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年12月一个人穿越广西千家峒——迷途知返

前些时侯忙里偷闲一个人去广西穿越千家峒原始森林,由于临时计划,所以准备不充分,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忘带了登山鞋和睡袋,于是联系了一个当地向导并且让他帮我带一条毛毯,碰巧赶上修路不通车,就提前几公里徒步前往出发起点,到了起点才发现这里没有人家,手机也没有信号,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过来,我想向导联系不到我而且修路不通车也许不会来了,这时已经快到中午了,觉得再走回去会浪费许多体力和时间,耽误行程计划,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个人冒险出发了。

负重15公斤一路爬升,虽然有点累但是神清气爽,走了一段路突然听到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手机显示有信号了,虽然信号比较微弱,我赶紧给家人发了两张照片还有向导的电话号码,一来分享一下我的快乐心情,再者如果遇到困难家人联系不到我可以联系向导进山找我,此后没过多久电话就再也没有信号了。

大约用时3.5小时到达第一天行程的最高点,这时gps显示爬升高度约1200米,行程约10公里,短暂休息之后一路下山,进入峡谷之后沿溪流上行,遇到走不通的地方就过溪寻找可以继续前行的路线,几次过溪,穿过几道湿滑狭窄的小瀑布,来到了第一晚扎营的一片开阔地,这时大概下午4.30天色还亮,打算继续赶路,从gps地图看应该穿过营地旁边的小溪继续翻山前行,来到山脚下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可以供人通行的地方,粗细不一的树木杂乱无章的纵横交错,还有一些带刺的荆棘缠绕在树林之间,我艰难的往前移动,努力的寻找人类来过的痕迹,例如绑在树上的标记、遗留在地上的零星垃圾或者植物被踩踏过的痕迹,可惜完全没有找到,几次突出重围,几次陷入绝境,几次无功而返,这时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把背包卸下来找头灯,居然发现头灯也忘带了,心里不由的一紧,别说继续往山上爬,天色再暗一点儿我连下山都没机会,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被困在这儿,连坐下来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想到这里我立刻转身连滚带爬的往山下冲,还好由于路途艰险我并没有走出多远,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露营地,天色和温度都很快的降了下来,身体已经开始瑟瑟发抖,来不及支起帐篷,想在天黑之前尽量多的找一些干草和干柴,生起一堆火取暖,拣拾干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手机连着充电宝在地上了一块儿石头上放着,还提醒自己手机放在这里很不安全,很容易被踩到,但这时只忙着寻找可以燃烧的树枝并没有在意,结果还没有过去5分钟我就一脚踩到手机上,把充电线的接头踩坏了,这意味着我只有靠这70%的剩余电量维持gps地图走出这片原始森林,此时我只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 突然想起来早上买充电宝的时候还觉得附带的充电线多余又扔回给老板,来不及过多的自责,要尽快把火生起来,山里天黑的很快,这时候的天已经完全黑了,由于戒烟多年我早已没有随身携带打火机的习惯,还好包里有野外应急的镁棒打火石,只是使用起来不像打火机方便,这是我前些时候从网上买来的,在家里研究实验过一次,今天是真正的第一次在野外使用这个,不一会儿第一堆火点起来了,可好景不长,干草烧完后火就熄灭了,这个扎营的地方是溪流边上的一块儿小平地,地势低而且非常潮湿,所以这里的枯草树枝也都非常潮湿,火熄灭后火堆里的树枝吱吱作响流出白色的液体,两次生火失败之后,我放弃了继续生火的想法,因为周围的枯草已经没有了,晚上到山上去找干柴是不可能的,还好月光很亮,我借着月光把帐篷支起来,然后把所有的装备收入帐篷,早就没有信号了,为了省电关闭手机,关机时候是晚上不到八点,没有睡袋我就把多带的一件夹克和牛仔裤也套在身上然后钻进帐篷,躺下以后才感觉气温已经低到我难以承受,我把背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然后把腿伸到背包里,再把软一点儿的东西塞到背包里,即便是这样也有没有解决多大问题,十二月的广西的深山里到了晚上气温接近0°,又过了一会儿我已经可以在帐篷里借着月光看到我自己的哈气,我的身体不停的哆嗦,翻来覆去尽量将身体卷曲,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我这次的行动是多么的冲动和愚蠢,但我不敢多想,更不敢去想家里的床有多么温暖舒服,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坚持到天亮,我认为坚持到天亮就赢了,就这样一边哆嗦着,一边盘算着时间到底过去了多少,有时候感到自己产生了幻觉好像半梦半醒,但是没过多久又被钻到帐篷里的冷空气带回了冰冷的现实,实在觉得难熬我就把手机打开看一下时间,每次开机大概间隔三个小时,还好时间过的并没有比我想象的慢太多,大概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帐篷外面传来了动物踩在树叶上的声音,从它的脚步声判断应该是一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小动物,我这个时候已经精神恍惚,所以并没有太多在意,直到它把帐篷顶撞了一下,才发现它比我想象得要大一些,同时我也清醒了很多,身体也不再卷曲着打哆嗦了,马上把登山杖拿到手上,并且学着动物一样大吼了几声,在这之后好像帐篷外面就安静下来了,很快我就又回到哆哆嗦嗦精神恍惚的状态,一直到早上七点多天才开始蒙蒙亮,虽然一夜未眠,可是一想漫漫寒夜总算是结束了,精神也振奋起来,钻出了帐篷发现周围的植物上面都是一层白白的霜,赶紧做做热身运动,迫不及待的打点行装准备出发,早餐是两个冰凉的红豆馒头和一瓶冰凉的现灌山泉水,天彻底亮了,背上背包再一次向营地对面的山坡“冲锋”,虽然能见度比昨天好了很多,但前进的速度和难度并没有得到改善,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山坡上植被茂密山势陡峭,但是到了山梁上情况就会大大改善,甚至可以找到供人通行的小路,想到这里我放弃了沿着山坡前行,朝山梁的方向爬升,除了纵横交错的树木和荆棘,还会被陡峭的石壁和山泉冲刷的深沟挡住去路,几经周折大约经过250米的艰难爬升,来到了山梁,但是这里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植物见缝插针一般野蛮生长,视线被阻挡能见度不足三五米,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拨开挡在前面的植物,快到中午了,我开始失去耐心情绪也烦躁起来,好像赌气一样不顾一切往前冲,从头到脚多处被划伤,伤口在汗水的作用下隐隐作痛,也许是这种轻微的疼痛使我的情绪逐渐平复,昨天我觉得漫长寒冷的夜晚是我此行最大的困难,可是今天我遭遇了更大的困难,接下来还有多少我无法预料的困难,此刻信心崩塌了,我决定原路返回,必须快一点,晚上才能走出这片森林,为了加快速度,我收起登山杖挂在背包后边,转身往山下冲,下山的困难并没有减少,只是我的手机上有来时的gps轨迹,沿着我来时的轨迹往回走心里多少还是踏实一些,但是时间紧迫我必须加快速度,挂在背包后面的登山杖总是被植物缠绕,我总是不耐烦地用蛮力挣脱,大概下山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挂在背包后面的登山杖不见了,我马上慌了神,前一天的行程我的体能消耗很大,加上一晚上受冻没有睡觉,今天上午的行程更是让我身心疲惫,感觉肩上的背包也越来越重,没有了登山杖身体会受到很大损伤,行走速度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可是转身只有茂密的树林杂草丛生,根本找不到我回来的方向,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多做打算,无奈只好继续下山,登山杖丢失让情绪很受打击,藏在杂草和枯叶下面的是一片片乱石和泥潭,我一脚深一脚浅稍不留神就滑一跤,手背和胳膊上已经布满了往外渗血的伤口,衣服裤子也多了几个大口子,走着走着脚底又是一滑坐在一棵横断的松树上,旁边还长着一个很大的灵芝,我把灵芝掰下来装到背包里,继续往山下走,正当我感觉快来到山下,要拿出手机看gps地图的时候,突然发现一直装在我背包侧袋里的手机不见了,这一瞬间真的觉得天空好像晴天霹雳似的一亮,整个人呆在那里,这里没有路,没有了gps地图和轨迹我就完全失去方向,而且我过来的时候有过四五次穿越溪流,每次过溪流我都要沿着溪边走一段,找到水浅并且大石头多的地方穿过溪流,并没有固定线路,我急忙转身去寻找手机,可是完全没有方向,地上依然是厚厚的杂草和枯叶,找到手机好比大海捞针,我只能的放弃了寻找继续下山,可是每走一步就越发纠结,想到昨夜的漫长煎熬,突然感觉无法迈步前进了,不行,必须找到手机,否则难以脱离险境,我再次转身去寻找,再次失望,再次放弃,我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往山下走,头脑一片空白,走的速度越来越快,摔的跤越来越多,但此刻已经全无痛感,没有过了多久我回到了昨晚的宿营地,坐下来稍事休息,内心充满自责,我怎么这么大意把手机弄丢呢,会不会是在我摔倒的时候手机掉了,是不是我只顾着摘灵芝却忽略了手机,我对自己说接下来要冷静,凭着记忆努力寻找来时的路,一定要再天黑之前走出去,不敢过多停留,稍微定了定神便起身寻找来时的路,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虽然一边走一边努力回忆来时的情景,我的行走还是速度非常快,完全忘记了疲惫,可是我的心中除了焦虑还是一片空白,遇到湿滑泥泞地势危险的路段也没有多加小心,我小跑的通过一道狭窄长满青苔的石壁瀑布,回头看去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石壁有七八米高上面长满湿滑的青苔,山泉顺着石壁流下去形成一道小瀑布,宽度容不下两只脚,稍不留神脚打滑后果不堪设想,我再次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不要慌,要冷静,一定可以走出去,走着走着一道溪流冲刷形成的水沟横在我的面前,似乎对这里有印象,可是却找不到继续前行的方向,尝试着继续往前走,走不通就换个方向,还是走不通,我只好返回原地,心中是无法控制的焦虑和绝望,此时此刻自我安慰已经毫无作用,就在这个时候,帐篷包从我背包底部不知什么时候松开的拉链处滑落到地上,瞬间打断了我焦虑和绝望的情绪,我赶紧卸下背包检查我仅存的装备,还好没有发现又丢失了什么,必须要面对现实调整一下状态了,我坐在地上看着天空平复一下情绪,我想家里人联系不到我,一定会按照我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向导进山找我,现在应该没有偏离我来时的方向,最坏的打算不过我在这里待上几天,接着我想,这里不缺水到处是山泉溪流而且非常清澈洁净,食物没有我应该可以抗几天,这里植物很多,但不知道哪些可以吃,竹子熊猫可以吃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就吃竹叶,晚上冷就把帐篷支起来,然后上山找些干草尽量把帐篷填满,晚上钻进去应该会暖和一些,还有就是趁天亮多找些干柴晚上可以生火取暖,想到这里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我拿出一瓶水来喝,打算再休息一下我就按照计划安营扎寨,我不经意的往旁边看一下,突然发现水沟对面一块七八米高的石头山壁旁边有几块错落的小石头,踩着这些石头似乎可以爬到大石壁上面,爬到大石壁上方果然找到我来时的路线,继续往前走我的心情平静了很多,追寻着人踩踏过得痕迹往回走,找不到路的时候就把背包留在原地自己在周围搜索,这样不但有了坐标而且找路的时候也比较轻松,如果有人经过发现背包也会在附近停留,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山脚下的一片茂密竹林,可以确定我就是从这里来的,而且这里已经有了明显的小路,只要翻过这座大山就回到了出发的地方,我加快了步伐心情格外的愉快,心里开始盘算着出了山好好的吃一顿,美美的睡一觉,可是没走多久我就遇到一个岔路口,虽然都是上山但是方向截然不同,心里不由得一紧,心想我高兴的太早了,来的时候走gps地图遇到岔路基本不会走错方向,可是现在我只有凭着自己的记忆和感觉来选择了,在这之后放松有所收敛,继续小心前行,所幸我的感觉还算正确,经过一段时间的爬升回到来时的最高点,虽然时候已经不早了,但是我确定今天一定可以走出去,稍作停留喝了几口水立刻下山,来的时候这里的岔路还是比较多的,但是很有规律,过来的时候遇到岔路几乎都是走左边,下山的时候只要按照这个规律遇到岔路往右边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这里踩踏痕迹比较明显形成一道小路,也有了零星的垃圾,走几步就会看到烟蒂和食物包装之类的垃圾,我一路下山,记得来的时候山顶上有一块倒了的界碑,这个界碑是个很重要的坐标,这里的徒步攻略里也提到过,刚才经过山顶的时候没有看到,因为有明显的小路就没有多加注意,以为记错了也许要在往山下走一段才回遇到那块界碑,可是沿着这条小路下山一直没有看到,内心又开始纠结起来,难道走错路了,我是不是又高兴的太早了,要不要回到山顶找到经过界碑的那条路,离山顶越来越远了,再回去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从丢手机开始我就没有时间概念了,感觉现在时候应该不早了,再回去的话可能天黑之前没有办法下山了,这条路走的人也不少应该可以走出去,又或许我并没有走错路只是没有注意到那个倒了的界碑,我就这样一边纠结一边继续下山,走着走着这条小路突然开始爬升,下山的路有时候受地形的影响出现爬升也是正常的,但是连续的长距离的爬升就有可能是走错了,又往上爬了很长一段路,我想一定是走错了,也许刚才有一个下山的岔路口被我错过了,现在走的小路只是有人走过的痕迹,还算不上是真正意义的小路,所以有的岔路并不是很明显,想到这里我又调头往回走,看到似乎有可能往山下走的地方都要研究一下是不是可以通过,一直往回返了很长一段路,并且确定没有错过岔路,才又调头再往回走,尽管这样很累也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是为了早点走出去我丝毫不敢大意,这段路走的一直很纠结,已经没有了再早些时候感觉脱险的轻松愉快,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一块巨石,远远的看去这块石头就像一只半站立着的霸王龙,我心想,不好,这次真的走错了,如果来的时候时候路过这里一定会对这个石头有印象,从山顶到这里已经走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再往回走只有回到山顶了,就算体能可以坚持,时间也不能在天黑之前到达山顶,今天晚上还要被困在山上过夜,无奈只能继续往前走,没过太久来到一个X形的岔路口,看起来一条路通往对面的山上,两条路是朝彼此相反的方向通往山下,我凭感觉选择对了面的下山路, 走了很久可是总也看不到山下的情形,路上的垃圾几乎没有了,我心里琢磨着是快到山下了吗,一般人们刚开始爬山的时候很少消耗食物和水,垃圾也自然不会多,还是这里来的人很少,这条路也许通向另一个没有人烟的山谷,也许还要再煎熬一个晚上,越往前走心里越不踏实,想早点脱离险境的愿望越感强烈,回想一路走来总是在慌乱大意和抱有侥幸的时候偏离正途,想到这里,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原路返回到山顶,找到界碑和来时的路,如果条件允许我打算连夜下山,就算还要在山上过夜也要离起点近一点,我又一次转过身朝山顶方向出发,身心已经疲惫不堪,但心里丝毫不敢想累,就这样辛苦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还没有经过那个像恐龙的石头,我忽然看到路边的树上钉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 象鼻岐山界十七大队林场,我昨天爬山的时候也看到过这么一块牌子,这是同一块牌子还是不同位置相同内容的两块牌子,这是昨天上山唯一看到的文字标志,所以我记得很清楚,象鼻岐三个字是分别用红油漆写在三个树叉上的,和今天看到的是一样的,这应该就是同一个标志牌,我突然很振奋,这条路也许没有走错,牌子很小,上面的字是朝着山下方向的,所以刚才下山的时候我是注意不到的,我又突然想到了那块恐龙石,从下山的方向看过去很像一只恐龙,上山的时候是从相反方向看过去,也许就是一块普通的大石头,不会留下什么印象,正是那块石头让我对这条路产生了怀疑,感谢上天在我迷途知返的时候给我提示,我又一次朝着下山的方向出发了,似乎又忘却了疲惫,步伐也稳健了许多,随着我一路下山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这时看到前面的路上有一只水瓶,我确定这是我掉的,我一直喝这个牌子的水,我从来不乱丢垃圾,上山的时候一共带了五瓶,剩下的四个空瓶子还在我的背包里,上山的时候掉了一瓶还没有喝完,我捡起这个瓶子把剩下的水一饮而尽,把空瓶子装进背包继续下山,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了几块荒芜的梯田,再往下走是一个废弃的木房子,房子上有一块儿门牌,写着七十二公所,没错,这就是我刚出发不久的一个地标,我解下背包瘫坐在地上,感谢过山神之后回想我这两天的经历,心中感慨万千,山里的最后一缕阳光把我身边的一切都撒上了金色,一只蝗虫爬到背包上面和我一起陶醉在这美景之中,等我再次起身才发现我已力竭到连背包也拎不起来 。

本篇游记共含6344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大隐于市 的图片:

简直是遍体鳞伤

2017-02-13 19: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