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借我江南』 素雅南京,浪漫爱。诗的故事,在南京。

47
麦姝儿 LV.10
2017-02-12 22:04 627/5

与南京

我居然写了不止一万字。是听着《离别的车站》和李志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人和你说话》写完的。
南京归来,我第一次听到了这首曲子,在专辑“梵高先生”里。我给它填了词――
《致宁》
上次是九月  花未谢
又翌年五月  想念你们和宁
南京变了吗  就像我一样
被子还是潮  梧桐树还是高
城墙莫愁      南大钟声敲
雨天尚温存  我有一束蔷薇

南京又下雨了 你在哪
小屋没有窗  那夜嘀嗒一晚上
就让时光慢  让我记住南京
着素雅旗袍 温柔软的梦
这也有格桑花 西藏般神往
梧桐树还是高 爬山虎还满墙

       (当然,没有词的音乐最为包容。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故事放进去。)

1.又见南京

南京 下
小泽说小五啊,走吧,去南京吧,机票才300!我去无锡看赵雷和陈粒,你也把丢掉的照片补回来。“啊,我下下周就要考试,就,就不去了吧。”
做决定的头一天晚上没睡好,是很久没没睡好过了(此处偷偷告诉一个我的缺点,不会拒绝。。。)去不去,去不去,心心念念的丢掉的照片好想补回来,没有它们《在南京 下》该怎么写完全。那天晚上应该做了好多梦。
醒来之后我去买了行李箱。
还买了两双小白鞋,一双系鞋带,一双有跟。五月,最白搭的伊始。
居然没买保险!喂喂喂!补保险需要去机场办理,吃了一碗牛肉面也错过机场大巴了。有一个男人过来我们身边替我们着急比我们还着急(其实我当时也没那么着急,就是那个男人太夸张搞得我也紧张)。好心好意帮我们拎行李,还说帮我们赶时间,绝对不多收钱,打表来的。好吧好吧,还差一个多小时,赶咯,赶咯。赶不上我就回来准备复习考试。
往机场的路上越走越荒凉,这地貌都不长草的→_→为了避免堵车的贻误,下个大赌注绕着更长的路程走。是第二次去中川,又是太阳落的时间,特价机票一般都这么晚的吗。。。只是可以看到夕阳落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款待,不应该更贵么。
窗外的景越来越稀疏,映衬了我那时拔凉拔凉的内心。这人是怎么想的啊!!!坐飞机都不买保险的〔手比鄙视〕。信号格基本看不见,但还是给大家打电话,k说他被我吓到了,l顾着说他穿着新袜子去跑运动会感觉不错……
那会儿我已经想好了,要是在机场补不了保险,那我就不去了。就看泽叔拿登机牌给他拜拜,自己坐铁轨撤回学校。
到达。车费RMB250+ ! ! !难怪同情我们同情地那么不正常。人情世故的事瞧见的多了,总是有经验的。黑男人(车是黑色的,故名)向我们报价之后我立即反应给他说身上零钱不够,因为他有声明没有pos机,我正要说,姓泽的哗啦啦掏出三张红色毛爷爷,余下的零钱还在凑。当时只想和那个人绝交了,遇事能不能先动动脑袋再开始行动啊,很明显我俩被忽悠了好不,并不是自己圆滑,只是经历过类似的事,可这次连学聪明的事实都不给我机会呈现。你土豪,however,我!不!服!
补了保险。现场买比网上便宜10RMB。嗯,补上了,那就出发吧。考试考试,我在行李箱里装了三本书。早已做好了在空闲间隙比如乘地铁之类的时候看书,信誓旦旦,以为旅行和学习可以兼顾。
突然变得很开心,因为想到可以在飞机上看日落了。却忽略了自己是在朝东边飞去,目极之处的夕阳会越来越远。

“女士,你好,请把相机收起来。”Miss空姐过来提醒。明明飞行时是可以拿相机的,上次有向大叔叔问过呐。让我不拍这难得的夕阳,我才不呢。

“小五小五有饭吃嘞。”“小五小五喝什么。”“小五小五你倾一下好不我也要拍。”“哎呀!别打扰我,我喝矿泉水就行。”
(以前想着和一个喜欢拍照的人一起出去会多棒,这次我算是体会到了,存异其实是很完美的状态。一路上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用我的拍,别用你的拍……)
完完整整地瞧见了天黑的过程。向我这样目不转睛一直一直盯着窗外看的旅客也是稀罕。

鸟瞰视野繁荣起来,街道街灯整饬。这座城市的人,都在干什么呢?

禄口机场。
真是好听的名字。

第一次拍猫。只是因为门口有些孤单。应该。

从小一直喜欢床头的小灯,温暖的光线会映地人脸格外好看。也成了我订客栈的金标准:1.不偏 2.干净  3.暖色调的光 

铺床。被子还是潮。不在雨天。

房间的窗户隔两掌就是对面的墙。不透大风,不透阳光。不是很热。空气潮,不凉。向大家道平安。睡地有点晚了。
南京,明天见。

总统府与夫子庙

――总统府
起地算早。眯着眼去买了毛巾和拖鞋。洗漱好之后看看箱子里的书,想着拿上看吧。结果被批“作”再说这个词我真要和你绝交了→_→自己不看还嫌弃我看,你坐你的地铁咯!谁让你假装认识我了,姑娘我高三时十字路口上还看过书就不给你阐述了
胃疼。Oh my God!今早就迟些时间吃了早餐而已只能去找药店了。路过慰安妇纪念所,满脸的皱纹分明都挤不出水来,哪还有眼泪哭呢。那道墙围起来的角落格外寂静肃穆,铭记历史,反思历史,不忘国耻!
还是很人性化的。药店的阿姨听我说不舒服之后热了水给我。那个药有很好听的名字,叫胃苏颗粒。
朝向总统府走的路上中学生正好放学,校服好漂亮。活生生以为我是路过拍青春片的群众演员ing~
再匆忙的旅行至少也有提早就想出发的决心的。一天也好。所以,我一再踌躇的结果是:忘带学生证了然后xz告诉我他虽然带了,但带的是别人的……只想用家乡话着重地说一句:顶为没说→_→
“我只带了校园卡,那你……带校园卡了没?。”
“带了带了。”
嗯(´-ω-`),这应该难不倒我,都给我,让我来(磨刀霍霍状)
“你好,我们和同伴走散了,学生证在他们身上,还拿错了一个(本来这句话就不想说了,想着蒙混过关。之后想想,坦诚为相待,还是我先。)但校园卡在我们身上,买学生票可以不(此时一定要有足够的底气和说话的连续性!不然会被觉得是骗子小屁孩)?”
“嗯,身份证给我。”
噢耶!买票成功
遇到问题还是要想办法的嘛。之后夫子庙的票也这样买的,还搞定了中山风景区的套票。被戏谑“公关小达人”。不过旅行带给我的意义真的极大,虽然说话声音还是小,但再也不能等价我的勇气指数啦。嗯,我打四颗星👼
都没在总统府门口拍张照。有强迫症的z一直在取光影全景。
还是一开始的样子。选择一个喜欢的方向,中途参考地图标识,就这样很幸运的不重复的一圈。似乎总是能把主要的位置走完,却也避免不了对小家碧玉精致玲珑之处的遗漏。
一直不擅长写风景的。还是星星说的,如果情景交融,那也是属于有故事的人。反过来说,把自己的存在定格在风景之中,如此,不便有故事了吗?

一路风景。

遗迹,恰好年代上演的人才是主角。

竹子,天府之国可爱,江南纤弱温柔。

水与墙,枇杷自己长


小窗外的盆栽,有老上海的味道。晾晒的衣服在阳台上,楼下就是买驴打滚和老冰棍的零碎唱。

水侬倚栏杆,少一面镜子和一个要想念的人。

总是有尽头的走廊,总是一面暗着一面有光。

推心置腹。肝胆,本是相照。

我的故事里,似乎一直有窗。

俯瞰错落,情愿不尽收眼底。

整饬有些空空荡荡,缠绵冗长未免不热闹。

街灯。我的影子借了你的笼罩,是全是半?

红叶参差点缀,苏绣的构思,或许无关秋天。

老树。曲折是藤,挺直为干。

水央画舫,最好有雨。

上座靠窗,只为比旁人有更多余地藏眼睛。

阳光穿透叶的间隙,空气里弥漫着我想你。

无人打理的时候,自顾自地垂下是最自然的生长状态。就如雨落大地,云散海角。


“看,xz,又一颗枇杷树。在束河的时候,妈妈摘给过我。”
“我也试一下。”

为谁的含苞,细腻柔软的春天过了,明白待放是该为自己。

没出发的时候,想着是西藏的天最蓝,是江南的竹子最绿,是每一个古镇都可寻得清净。瞧,这鹅黄枯叶蝶的颜色夹杂起的长度,还让我怎样用最初的理所当然定义眼见。憧憬不论当时和现在只该为部分,各有各美的姿态。


近下午了。我们绕绕转转一大圈自觉还是很充实。在学校的时候每顿饭都很按时,忽略为了不浪费而频频吃撑的不规律。在外面的时候,似乎总是晚点吃饭。就像15年那一包10块钱的七八块切片面包支撑了我一路下西南的几几个个昼夜,从来不以心情不好为由让胃也跟着空荡,只是那次真的是整个人都空荡了,也就难怪胃较之于整个身体少了重量。
“去吃饭吧,不然又胃疼。”
“也是,还要喝药。”
出了总统府之后我们寻找restaurant。遇见了一个很美的巷子,很多古典的建筑,整饬典雅中奢华地低调。
“真好看。不过,还是只看看吧。Now,we're window―looker,英语老师说过,只供‘买憨眼儿’。”
再向前走吧,前面应该有价位低一点的餐馆。



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并不娇弱,可以吃苦。尤其在外面,更是怎样省钱怎样来。目前的我,去电影院看场电影都推辞的我,没资格挥霍,没底气,亦不愿意那样。
xz说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吃饭这般重要的事就不必省了好不五哥(xz在总统府突然抽筋在那么多游客之间突发奇想喊我五哥,然后便一天没停下来地叫。当时我自然是被群觑了的,应了之后红着脸走到他身边解围:鸽子的‘鸽’嘛)。那会儿又不舒服,便赞成了他犒劳自己。
xz看着明明都不舒服地不想动弹但还是拍菜拍娃娃的我,只是一脸大写的“服”!
“拍照狂魔,你也是够了。”
“你懂什么啊,我要用来写游记的。切。”
吃完饭之后向店家要了一撮食盐,和着滚烫的开水喝下,好了好多。
要按时吃饭啦。

原本不停歇尽可能地踏更多的南京的路的雄心妥协给了不舒服的自己。
“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嗯,不能玩地这般落怜。”
回到寝室,姑娘们都不在。才眯了几分钟的我各种蠢蠢欲动。睡着好无聊啊,还是玩吧。然后我就一个人扎各种头发。时间过地飞快。xz打来电话,嗨,小五哥,休息好了没?不不舒服了吧。
“啊啊啊,好了好了,很快出来我们就去夫子庙。”我拽着已经设计失败的发型被我打成结的头发为自己圆场。(现在看到我那天原来没休息还等了我那么久不打我才怪)

夫子庙


还是一样的天色,走到乌衣巷口都刚好未瞅见夕阳斜。我有时都会惊讶那段记忆竟会来得如此深刻。
“看,就在这儿,我班sir给我拍过照。”
“还有这,那会儿天有些暗了,我穿粉色背带裤,阿祥把我拍地白白的。”
“还有这儿,还有这儿!”
……
“我要在这些地方重新拍一次,好好保存着。”是给xz说,也是给自己说。


不是对博物馆以及有关名人的旧迹有太多特殊情感,觉得自己历史累积不够,拜读晦涩起来,实质便不敬重了。直到看到长征时那个老班长把针烧成鱼钩,掉来的鱼给同志们而自己只噙着鱼骨头嘬了丁点鱼汤的公益广告时,我想到五年级的自己举手读过这个全文自己最喜欢最感人的段落,读着读着就哭着看不清课本上的字了。老师让我坐下,问大家我读地好不好,后来慢慢发现,生活中有时真的很难有一些不是很有关自己的事让自己那么发自内心了。当初若有机会参观那枚鱼钩的话,我一定都舍不得碰它,只是一遍遍地提醒自己现在的生活有多来之不易,只是一遍遍地想到老班长泪如雨下。五年级,十岁的年纪,为什么现在的我,有机会去眼见那些被历史小心翼翼保存下来的珍贵的宝贝之后却又那么着急地只是眼见仅仅匆匆略过呢?不该这样,历史不应该只用来观看,我们该想想,往深处想。即使晦涩也去敬重。不妨自诩大智若愚,把在每一件文物旁的走马观花换些驻足,即便仅仅是若有所思,也是一番大不同。
这方面就的确不如xz了,xz安安静静地拍了好多照,细读了很多阐释。之后想起来,他的这份耐心也是让我钦佩的。而我就显得涵养略欠了。

xz想坐船。而我看着船上歌舞笙箫,粉妆霓裳自觉奢侈,便拒绝了。年轻时流浪的我们,至多恭维成驴友,勇气是我们的天下,灵活是我们的资本。过于惬意的事物,还是留一点如人饮水的滋味,尝一点冷,鞭策自己。


不马虎地把记忆重识了一遍。没有微微下雨,其他的一切都是老样子。半年多前和阿祥走到这儿时的敦敦介绍,第一次置身江南水乡的极致兴奋,乌衣巷小地让人一不用心就会忽略了的那口井,历历在目。

这张照片应该就是水了手机之后拍的最后一张风景了。现在用更高分辨率的设备拍下它,也算是完成了这些日子来对自己久久的承诺。至于xz,那是大师了。他会使用长曝光将行船拍成流线,而我还只是会对静态景物的构图,在桥上我们拍了很久很久。身旁不断走过一些人,印象深刻有拿佳能――的女孩子们,那是我一直心仪的款式,心里只想她们用那么好的相机拍出不辜负的画面。那我也随着开心。

买了一些纪念品。手帕,承受得起价格的苏绣和明信片 。
之后看到这副画面。男孩子把女孩子的头当支点,如此便避免手抖。不禁噗嗤笑了。心想着我头大也是有好处的,“自带”三脚架,哈哈。迅速拍下这幅图,其实是想把照片留给他们的,二人出行,如若是爱人,有人随行,定格他们不经意的点滴,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至于我和我的驴友,我们互相的美好就是拍照时不要互相打扰就好了。


下雨了,像如期的一样。夜泊秦淮,我没坐着船,灯色摇雨,也算渡。

又是雨天,上次,也是雨天。该回忆起多少呢?有关我心里几近哭了却还挂着笑阿祥说烧卖好吃呢,吃完烧卖溜达一圈手机真的就修好啦;有关下雨时风就同时吹地很大很大那么黑阿祥带我去南林借了何二蛋的旧手机说保持开机;有关和zx再见南京,就在这块地方听着雨听着河流着踩进了雨洼说啊呀没事;有关和阿祥坐在擦了好久的雨迹才擦干的在古城墙与河之间的石凳上等待手机修好了的期冀之时被蚊子咬到没完阿祥说他流量多给我下冰雪奇缘的动画片看吧,是新的,叫生日礼物……都是有关这雨天,都是有关这秦淮的河。
写到这儿,一定会被觉得过于耿直,一些细节都要这么笃定地交代完完完整整的地点人物时间,这样,岂不是没秘密啦?这不是秘密。和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事,感恩他们的情谊,我没有渲染自己的幸运,亦没有矫饰他们的过于完美无瑕。只是想写出来,把最真实的感情与事实描述出来,多少年后,锐化我的记忆,感恩历久弥新。

回到青旅。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穿同校文化衫的男孩,是来南京学习的学长。觉得亲切有缘,聊了很多。
早上借给充电器的对铺女孩留给我一张她的名片,向我再见 。再见,再见,好好去闯,趁年轻。

2.又翌日,中山风景区

早上。
听得见是露天的角落有别致的声音回荡。循着声音走去,原来青旅还有这样一廊地方。是一位外国人在全身贯注地晨读,我莫敢离地太近,让恰好距离的长度把快门的声音散淡。不去打扰,由心钦佩。也想到自己由于旁人的阻拦而让书躺在行李箱里沉默顿觉虚伪。之后又在地铁上瞧见了专心读书的人。是啊,为什么不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箱子里的书,该有点潮了。


吃了最喜欢的粽子。今天去中山风景区。
斑马线和铁轨是最钟爱拍照的地方。火车不经过或遥不见车时总想去多拍一张,再一张。

买了套票,便可以尝试多一种选择的待遇。这次是从左边入口。不一样的风景。

五月时分,花正开地柔软。

小学末,初中始的时候,爱极了古筝。一直想着要学要学,觉得最应该最是古筝的弦拨地悠扬与深动。夏天的时候,隔壁邻居有姑娘在庭院里弹地那么清澈柔软。好几次走去她家大门口探头去望。却又忘记了瞧瞧她,只是顿步在门口听地出神。曲罢不禁感慨:如若当初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现在应该也如她一样。
提笔人在这安静的一隅低头认真一撇一捺,有荷花,古筝声清净。


蝴蝶留了又走,风又吹地静了
竹篱上停留着蜻蜓
青苔入境,檐下风铃
摇晃曾经

西安的雨天,南京的晴天,与古城墙。旧老的砖砌起的高度刚好把胳肘放。一本南京,落笔我的故事在每一页。

阳光刺眼调不好光,便没有站在中轴线上拍明孝陵的大殿,不如拍中山陵,不如拍夫子庙那样。屋子和树各半,被遗忘又倏忽弄拙成巧的角度,或许才是坟茔最隐秘的保留与存在。

又见中山陵。不是周一,可以踏着台阶一直走上去。我注意到了台阶底端右边的父子三人,当拍这张照的时候,我深深地斥责自己,当我嗔怪被拍地太小看不清楚而他们只拿着一部很简单的智能手机在那三人两两轮换仅仅想着留念即好时。
我示意小泽过来,“我们给他们拍照好吗?用我的相机拍,拍完立即传过去,他们真不方便呀。给我不拍了不拍了,我现在只想给他们拍,就这样就这样。”小泽很稀罕的眼神看着我:“好啊,小五哥。”
走向前去,叔叔还在给他父亲教怎样拍照:按下中间的这个按钮,对……“我们来拍给你们好吗。我,我,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我的相机拍完照就可以立即传,比较方便,所以,所以,那个刚刚看你们拍照挺不方便的,所以,我就……想拍给你们。我们不是坏人,真的不是。我们不要钱,我们只是学生……。”怕他们就要离开立即冲过去也怕拒绝和怀疑一口气语无伦次说了这么多话。
叔叔喜出望外,欣然答应。
“来来来,再一张,对,就这样,笑一下。是的,三个人再靠近一些。”那会儿是真的开心啊,真的真的开心。
“其实有专门留念拍照的,但一张照要30块钱。太贵啦。我们老家在山东,带老人家出来转转,就想着拍照留个念,谢谢你们咯,真的谢谢呦,传过来咯,传过来咯,真清晰嘞。”在给叔叔传照片的时候叔叔对我说到。
“啊?哦,他们是帮助我们,他们不要钱。”那位爷爷对叔叔说到,原来爷爷想要报答我们,让叔叔给我们钱。“哦,不不不,我们是学拍照专业的,不要钱不要钱。”我立即反应过来,让老人家宽心。知恩图报,应该最是老一代人践行地深刻。
“叔叔,走吧,我们一起上台阶。”
“不了,太高啦,老人家走不动了。走到这里就好。”
“也是啊,老爷爷真棒,已经走了这么高。”
“孩子们在夸您呢!”叔叔向老爷爷说到,他随即开心点头。

要转头的我又停下了步。“那,那你们先别走。叔叔我加你微信好吗?这样万一你的照片丢了我还可以再发给你。这些照片真的太珍贵了。”
“哎呀,姑娘,你心思细。”

之后储存卡一次又一次地满,删过自己的一些照片却始终不敢亦舍不得删掉这三代人的照片。直到南京归来几日,叔叔发来消息告诉我他已经洗出了照片。心里的燕子南飞,总算完满来了春天。

终于这片视野。此刻无垠,只想这叫南京

套票上的孔只打了一个,却近黄昏。南京偏东,天暗地早些。

在音乐台。放飞白鸽,也被qian 。夕阳刚好。想起苏打绿:我想我很适合,做一个歌颂者。

夜晚来了来了,我们瞧瞧还剩下的未打的两个孔的位置。遗憾吧。也充实。一天有时会这么短暂,当眼睛里一直是风景。

和不同的人同行会有不同侧重。xz对吃饭甚是重视。我在每个旮旯或繁华都可以津津乐道的西红柿炒鸡蛋和酸辣土豆丝在此是被鄙视的。
“就去南京大排档!来都来了。”
“又要好贵了。”我喃喃道。
却也有收获。
小桌巧椅。味觉也玲珑起来。小楼中央有戏台。精致笼屉,小家碧玉模样大小碗筷。xz是对的,更好的待遇要拿更高的价值来换,这是规律,是生存的存在。

3.『雨天』南大与浦口火车站

下了一夜的雨。我的床正好靠窗。被子潮了一夜,整整一夜。仿若初中时有一间自己的屋子,一个人在夏天没完没了的雨天里听各种惆怅的音乐。房间有很大很大的窗子,落于床。床与窗之间有一面侧台,雨水持久的时候渗进来,粉刷的白色有了形状,微微褶皱。拿手去碰,只能感觉却攥不起任何。有时幸运,低头会遇见味道,而身旁并无泥淖。至今好奇那是否就是雨的气味:清淡地像不经意吹起的风。

十二三岁的年纪,年少时的情感。如今回忆起那些有雨的日子还是令我怦然心动。妹妹们偏爱tfboys,下给她们他们的歌她们一遍遍地听。欣慰会意。当她们长大后,应该会如我,想起那些一个个夜晚一遍遍听过的歌怦然心动。雨是有记忆的,比方旅行时反反复复听的歌。

去南大。我顿时有点失措不知该穿什么去真正置身其中感受它。之后踌躇。雨天,南大,素色旗袍。这样很好。
南大是和北大一样有气质的文居之处。像这样的学校,足迹所至,亲眼所见之后还是被其底蕴感染,留恋一叶一瓦,雨天静谧地温柔,日晷划过落日的痕迹归来一天的剪影,那么就真的是好学校了。因为会留恋,所以担当“好”字。

之后看到了南大主楼,竟是我今早在路旁公交浮层留恋的建筑。“原来是南大!没想到这么快就真实地看到了。”我兴奋,招呼xz快快拍照。xz却像变了一个人,久久沉思着构图。南大主楼侧旁有伫立起来更高的玻璃楼。嗯,苦恼,他应该是苦恼了。
每分每秒都很珍贵,而他竟在那兀自坐了下来一直一直思忖。我不开心了,是,我真的不高兴了。雨细细地下了起来,我心里嗔怪他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我那会儿是想回学校了的,或者去找阿祥志霞,心想摸不清脾性的人在一起真难受啊。
我几近想要哭的时候猛戳自己在矫情什么。“很多次不都是你一个人拍照的嘛?这次有帮你拍照的伙伴一起来了,你还这么依赖!雨停了一会儿,下了半天没有彩虹它都不愿意哭呢,我哭什么→_→。走起,姑娘我一个人也可以,啊哈。”
找台阶,有高度;调好角度,定时然后冲过去!在定时自拍余留三四秒之内即刻正襟危坐,逆袭女神姿态。
“咔嚓。”
去取相机的时候不忘看xz一眼:这厮强迫症,还在坐!我一个人在这玩地多开心,待会儿让你仰视我自己拍的照。切!
然后,这是我拍的照。
我qu(四声“qu”)(最近看韩寒,看大冰,看张嘉佳,所以~)

天空还是没有彩虹,那我不难过不难过,重新来重新来。越是阴天越是无助越要发挥我革命主义乐观精神!镜头再缩一点嘛。
搞定!

婚纱各种姿态点缀了主楼前的草坪。原来那天是520。细雨又下了起来,没彩虹的光,我觉得每个新娘都好看。没有其中,没有某些。之后才在网页看到新闻,5月20日,南大百对新人庆贺母校建立114周年举行集体婚礼。我们是在老校区,仪式在仙林。我觉得每对新人都般配,因为他们一起成长。
情愫极致膨胀。霎那间拙于感慨,只是描述。爱情是过程,相濡以沫。

他终于恢复正常,我想他应该是找到了心仪的角度,我们言归于好。xz喜欢历史,喜欢胡适,情绪上会有文人的周折,后来他向我道歉,说这是他的自私。我回复:那是你的性格。自己得寸进尺去依赖的懒惰未免不该归咎。存异是很完美的状态,友谊之间,难得不合,之后反思,才来了箴言,加深理解,得了诤友。这样很好,你可以反思但大可不必自责过多。

礼堂门前。经历过某些年代历史底蕴敦厚的大学应该有校服,比如素色旗袍。

快要离开的时候,又是一片草坪。把伞和背包扔进草坪之外一辆旧了的自行车的筐里。要离开南大了。
夜灯有些挡。所以找角度耽搁了时间。这时有一位老先生从草坪对面的楼里(我记得好像是物理楼)出来,持公文包,戴着眼见朝我们放东西的自行车走去。我想着老师会很凶,赶忙起来去拿东西,随便放东西还践踏草坪,我要完蛋了😞。“这是我的,我拿我拿。”老先生已经走近了自行车旁。“没事的。”出乎我意外地,老先生很和蔼地回复了这样一句话,推着车走时还回头笑眯眯地看着拿伞拿相机拿包的在雨中凌乱的我们一眼并点点头……

。。。。。。。。。

是五二零啊。雨在街上弥漫,散开。街角处有位老奶奶在卖花。“要是我有爱人就好了,我想抱一束满天星,或着只爱上一枝太阳花。”看着那些被雨刚刚濡湿的花时我的想法在自顾自地甜言蜜语。
“真好看啊。我还没有买过花。”我出神地望着那些花儿自语。
“喜欢就买嘛。你这个人老是这么纠结干嘛。饭也不舍得吃贵的,花也舍不得买。”
蔷薇,我挑了一束小蔷薇。花开地小。我还暂时没有爱人,所以玫瑰开地偌大会藻饰我的状态;而百合,有点安静,在这个浪漫的日子里,我也该活泼一些。是因为要留有纪念,5月20号,多么美的日子。
“你听过那句诗么?”xz问我。
“嗯?”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直猛虎,细嗅着蔷薇。刚柔并存,我想,你是这样。”

这次匆忙,停留地并不久。却格外幸运邂逅恰好的天气。去浦口码头。中雨,离别,车站,废旧,情深深雨蒙蒙。

只是一遍遍地雨下地大了又冷地只剩空气的湿度。

只是一遍遍地听《离别的车站》看着火车没那么旧。一滴雨悬空,落下,像开在阴天里的烟花。

就像久违一处怀念就像置身自己在一段故事, 我疯疯癫癫地去淋雨,从小雨到中雨。雨落伞打黛玉葬花如此周折(From 《不奢》自己写的歌)。隔了伞纸,周折了对雨的触觉。
“小五小五快上来。不怕淋雨要拍照你也是大神。”

由近及远,我留了每一张照片。依萍送书桓的时候是怎样的朝着窗挥手再见车子是怎样的走远走远。忘记了是不是在雨天。零散小时候的记忆拼起来印象深刻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依萍从陆家出来扎着两个小辫,车子滑倒,泪水打转,与书桓第一次见面,是雨天。大雨天。

千言万语还来不及说
我的泪早已泛滥泛滥

从此我迷上了那个车站,多少次在那儿痴痴地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请为我保重千万千万

是雨天。

天色渐晚。xz想去阅江楼拍长江大桥。很冷,真的很冷,南京下雨起来真的很冷。过了桥,没有地铁。妥协于雨里的风,我们只想尽快回去,回青旅泡杯热水暖着,和每天像如约般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校友聊聊一天的收获。
龙蟠路,我们在立交之下,夜色的斑马线上兜兜转转。吃了街边小店镇江的锅盖面。出了小店,雨没有停,还是冷。
我那会儿应该被冻地嘴唇青紫,鼻尖粉红,头发也被趁虚而入的风吹地凌乱。xz给我他的衣服穿。
“我!不!要!”
“拜托,你看你冻成什么了。我至少比你抗冷吧。”
“不要就是不要。你要把我当男生看😪,啊哈。”
之后xz拿着外套说你不穿那我就穿一件短袖,你看你多坏呀,要让两个人同时冻着。
我。。。我,我应该是被冻感冒了。不敢踏重步子把雨水划开,头有点疼,拖着重重的头重重的步子,真的难受极了。
之后我一想我们两个都是single dog,也不存在被她女盆友误会这样的事情。嗯,那穿吧,我真的扛不住了。(写到这要被唏嘘了,喂喂喂,能不能坚持到底啊,姑娘,说好的是男生不穿呢。我,姑娘我真的是太冷了嘛。。。嘛嘛。反过来想想都是single dog,误会什么的有些夸张啊大姐。来南京一次必然下雨,之前ax给我他衣服穿的时候我就坚决没穿,人家有女票的,我冻死也不能穿嗯!(´-ω-`))
终于找到地铁,地铁站真暖和。
“小五哎。”
“嗯?”
“你穿我的衣服还蛮好看的。”
“切→_→这么丑的衣服!!!给你啦,我不冷了。”扔给衣服,咱家上地铁!“谢啦!祝你早日脱单,免得我这么不善始善终。”

原来太湖在无锡

“小五,你真的不去吗?你不是喜欢《奇妙能力歌》么。”
“我真的不能去了,我得回学校啦。你去看吧。”
我们一起给我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我要的硬座被xz生拉硬拽改成了硬卧。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吹头发。路过一个黑板:“现有太湖音乐节入场券一张,朋友有事不能去,低价出售。有意者电联xxxxxxx。”
未完全干的头发滴了发梢的水下来,
“xz,对不起。音乐节的票有点贵了,所以我不能去了。谢谢你不告诉我提早就邮寄过来青旅的的两张入场券(xz一直没有说他已经替我也买好票,他很希望我也去,毕竟这是我们聊过的梦想的一部分……我是之后才知道)。人情最难还了,嗷嗷待哺的友情不能有太多理所当然,我不能欠太多。”我看着黑板自语。

“小五哥,票我出售出去了,是个无锡人,我去音乐节的时候我俩交易。”
“嗯,亏了不少吧。少给你多少钱?”
“不多啊。反正我要去看陈粒咯!还有还有,我要听《玫瑰》,你就后悔吧。幸亏你在这边还有朋友,不然我十点的火车,你一个人等车到夜晚无聊爆炸。”

我轻轻地微笑,“学校见。”

玄武湖&先峰书店(五台山店)

自打来南京。每天早晨都吃粽子,窝窝头 。我们一起坐火车到南京站。
“记得多拍照啊!”我嘴里噙着粽子,嘴角的糯米黏黏地随张开的嘴巴置上,又平齐唇线向xz道别。
“sorry.谢谢你。”我看着xz茕茕孑立模糊于进站口处。


下雨,还是雨天。去玄武湖看雨,风把雨吹进鞋子里,鞋子有点湿了。应该就像没明白怎样准备一场旅行拉拽着无条理的行李箱,南京的雨天总是冷地让我猝不及防,总是恰好没带厚衣。

先锋书店。我们的伞被用保鲜袋装起来,还有未落的雨。刚刚在街上走买的挑担里的樱桃颗颗红红的,阿祥和我在一起,提着樱桃,就像提着整个樱桃的季节。

有两个叔叔示意给我拍照,我高兴地应允。毕竟多少楼台烟雨中,雨里总让中国人心里保留的古香古色氤氲。独立先锋,在雨中。

我带着在南大街上买的蔷薇坐上火车,xz去音乐节。蔷薇有些谢了,微微发暗。

一路的雨。

离开古都,换上便衣。看了一路的雨,想到离开先锋书店的时候安妮宝贝新作的第一页:得未曾有,心净踊跃。

附之后再来南京江宁爱情隧道图

已是不一样的心境,一年又一年。

本篇游记共含11261个文字,2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7-02-14 12:27

引用 麦姝儿 的图片:

楼主是个认真写作的好同学,赞…
问:这两本书的书名是什么?

2017-03-10 17:33

引用 天上大风 发表于 2017-03-10 17:33:15 的回复:

楼主是个认真写作的好同学,赞…
问:这两本书的书名是什么?

回复天上大风:一本诗集,一本英文童话

2017-03-11 00: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麦姝儿 发表于 2017-03-11 00:03:47 的回复:

一本诗集,一本英文童话

回复麦姝儿:Get.等鸡鸣寺前的花都开了,我也要去看看,晚安

2017-03-11 00: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天上大风 发表于 2017-03-11 00:08:15 的回复:

Get.等鸡鸣寺前的花都开了,我也要去看看,晚安

回复天上大风:我也想着去鸡鸣寺数数樱花

2017-03-11 10: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