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死亡谷里没有破烂(PLAN)—— 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附赠摄影爱好者行程攻略)

  • 出发时间/2017-01-2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我的预约】为了100罐蜂蜜?

2016年12月16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月20日-1月23日,
我计划去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安全抵达 安全归来~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写游记是为了留下飞扬的时光,美好的风景,和曾经的你我。
写游记也是为了分享有用的经验,难言的心情,和远方的美景。

这一次,我想把死亡谷国家公园推荐给你。
美国连续大陆的这一片土地上,不仅有五彩的黄石,雄伟的大峡谷,朦胧的大烟山......
还有,这占地极大,风景别致,充满未知的死亡谷国家公园

【预告】视频照片先来一波?

去死亡谷的计划是在去年10月敲定的。由于时隔太久,已然忘记是谁提议的了。“浪得飞起”四人组还没有动用换人名额。全员出击,放飞自我,一路撒欢。
原定三天半的行程计划,因为死亡谷的天气,完全被打乱,连Plan B都只能无奈丢弃不用。但幸好,死亡谷里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依旧。狂风,浓雾,暴雨,冰雪,挡不住的是青春里躁动不安的热血。如果说遗憾,大约是,银河被云雾遮蔽,不肯为观赏者露出真容;Titus峡谷被泥沙冲洗,挡住了游客们前去探险的路。

死亡谷里,没有计划。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死亡谷里,也没有破烂。因为自然处处是美景。
死亡谷,一起去?

【Tips】死亡谷行前小指南

死亡谷国家公园,是美国连续大陆占地面积最大的国家公园,拥有着北美洲海拔的最低点,还拥有着全世界近地温度第二高的记录。在内华达和加州交界的这个位置,有盆地,有沙漠,有死火山口......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在官网(https://www.nps.gov/deva/index.htm)可以下载各种地图。可以一览死亡谷国家公园的“全貌”。

在维基百科下载了1981-2010年的平均气温和降雨量。本来想下载近十年的,可惜没有找到。
上面提到死亡谷拥有全世界近地表温度第二高的记录(57摄氏度),所以什么时候去死亡谷不会被烤糊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看上图来说,比较推荐2、3月,10、11月。我们是1月去的,赶上死亡谷难得的降雨,虽说这景色也是不容易见到,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去不要遇上下雨啦。1月晚上还是很冷的,特别是起大风的时候还要裹着羽绒服。另外,如果是雨季,会有泥沙冲刷而导致各种封路,这样就会错过不少景点。

我在打印的地图上标注出了官网给出的景点(上图)。
死亡谷总共分为四个区域 (4 area: https://www.nps.gov/deva/planyourvisit/places-to-go.htm)
Furnace Creek Area (绿色)
Stovepipe Wells Area (黄色)
Scotty's Castle Area (红色)
Panamint Springs Area (黑色)

Furnace Creek Area(上图黄色):
可以看到这个区域的景点比较集中。放在一天玩比较好。不过还是要注意时间的安排。
1.往Natural Bridge和Devil's Golf Course都要开一段unpaved的石子泥沙路,车速很慢。
2.粉红色特意标记的Zabriskie Point非常推荐早上日出去!日出后一小时非常非常漂亮!
3.Badwater恶水之地可以在傍晚拍照。

Stovepipe Wells Area (上图绿色):
1. Titus Canyon非常想去!可惜封路。下雨的话一定要4驱越野,牧马人这种,平时是需要4驱的。有条件的可以在油管上搜Titus Canyon,有一对老夫妻驾车拍的视频。感觉这段路开着一定特别爽。官网对这条路有特别的安全说明。
2. 粉红色特意标记的Mesquite Flat Sand Dunes非常推荐傍晚去!因为要往沙漠走走才能拍出有bigger的照片,所以最好手机显示的日落时间前1.5小时到2小时就到这个点。

Scotty's Castle Area (上图蓝色):
1. Scotty's Castle封路到2019年。
2. 粉红色特意标记的The Racetrack是移动的石头所在位置。离Furnace Creek Area开过去来回8小时,需要单独安排一天。而且路上没有特别的其他景点,只有一个死火山口。不过,我个人还是非常非常推荐去看移动的石头的。普通游客,不推荐去那里拍晚霞,虽然是特别赞,真的随随便便就可以有糖水片及以上,但是回程的时候太危险了,天都要黑的不成样子了。摄影爱好者,请看《【路线】福利!摄影爱好者行程推荐》,会有小秘密哦~

Panamint Springs Area (上图紫色):
封路全部没去成,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惊艳的景色。
值得一提是游客中心有专门给Aguereberry Point的徽章卖,所以应该也是一个很特别的点吧(?)。

上图是官网给出从拉斯维加斯到死亡谷的几条路线。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从洛杉矶出发。
拉斯维加斯出发的Most Scenic Route非常推荐!我们是从这条路去,然后走最快的回城的。

下面是注意事项!

下面是注意事项!

下面是注意事项!

1. 走之前一定要去官网看看有没有封路信息(例如上图),不然真的挺影响行程的。
当然也有可能,到达以后因为各种特殊原因,有一些点也去不成。反正,达到以后一定要去visitor center咨询!

2. 一定要租4驱车!4驱!4驱!因为unpaved的路真的超多!我们就因为懒,租车的时候拿了2驱以后没换车,到了死亡谷就懵逼了。当场在那里租了牧马人(上图是死亡谷里的Jeep租车信息),花了一笔额外的钱。哪怕你没有租越野,也至少得租个城市越野吧!

3. 死亡谷很大,点和点是有段距离的。官网地图很明确的标示出了英里数。正常路一般可以以50-60miles每小时计算,unpaved的路可以以15-25miles每小时计算。行程计划一定要预留路途上的时间,游玩时不管是徒步还是下车拍照,要记得看时间。

4. 水和水果!我们还是1月温度偏低还降雨的时候去的,四个人3天3箱水(24瓶装)。所以一定要备好水!万一你轮胎爆了,在路上等人来救,至少还有水啊!
去超市推荐购买:水N箱,面包饼干,各种水果,牛肉干若干,巧克力或者能量棒,湿纸巾。
如果你要露营烧烤,记得购买:柴火,锡纸,纸盘,点火棒,油,刷子,烧烤夹等。

5. 露营地只有Furnace Creek可以预定,其余都是先到先得。旺季的话,建议提前3个月预定。我们当时10月底订,1月中两周的几乎订完。最后订1月20周末的,好的位置也不多了。

6. 路上几乎没有餐馆。做好吃苦的准备吧。

7. 路上几乎没有厕所。做好亲近大自然的准备吧。

8. 天气好的话,记得出门看银河啊!
你有多久没有看到漫天繁星了?
露营地直接可以看,住旅馆的话可以去Dantes View,不过开夜路要小心。这地方,晚上没有路灯乌漆麻黑的。

Day1: 向着死亡谷一路撒野!

第一天,5点45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里醒来,外面的天才刚刚冒白。难抑兴奋。
6点45,车子发动。沿着Most Scenic Route(景致最佳)的路线,一路向着死亡谷。
在Tecopa Road撒野,在任何想停下来的地方撒野,就这样一路,大约11点摸到了死亡谷的东边。

于是,
到Badwater(恶水)尝尝天然盐的味道;
在Natural Bridge(天然石桥)想象千年前瀑布的巨大冲击;
去Devils Golf Course(恶魔的高尔夫球场)卖卖萌;
被拦在Artists Drive(艺术峡谷巡礼)入口外猜想里面的色彩斑斓;
迷失在Golden Canyon(黄金峡谷)纵横交错的小路里。

这一晃便已经四点半,太阳降到了山后。
急急忙忙赶去了Mesquite Flat Sand Dunes(麦斯奎特平地沙丘),还是没能目睹夕阳下五彩绚丽的沙漠。
在Furnace Creek(火炉溪)露营地搭起帐篷生起火烤肉,看着天空一点点挂上小小的星星灯,慢慢汇聚成河。然而,7点以后却起了风,刚刚那淡淡显露的银河又盖上了纱。
大伙开始时担心半夜降温下雨,幸而旁边的Furnace Creek Ranch有房间。于是,迅速撤离了营地,入住温暖的旅店。

也许因为雪山的关系,路上不时会想起大提顿。可是这里的雪山,又不似大提顿的。它仿佛只是仙女在做糕点的时候,不小心在小山丘上撒了糖霜。

有时,又会让人猜想,那落基山国家公园的雪山,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是高耸独立,还是连绵柔和的么?会是更接近这里的,还是大提顿的呢?

这一路开来,山,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厌。

虽说天气预报报了今日下雨的可能,可好在,这一路只见白云不见乌云。偶见一大片云,形如帘布,却也如白玉剔透,正好让那金色阳光透过而照耀在群山上。

火腿君拿出了小汽车。这是准备开着小吉普,加速前进了么?

嘿,你这小吉普的方向可不对噢~我们是要沿着大路向着死亡谷呢,可不是要去那远方的雪山。

会有那么一个地方,你抑制不住内心的骚动,不顾一切地跳下车,在空无一人的旷野里大喊,在没有人来车往的路上奔跑。你跳跃,翻滚,叫喊。你看到一个纯真无比的自己在这天地之间,你因此欣喜不已。

如果可以,我愿意向着雪山,我愿意赤足而行,我愿意还一个干净的我给这个干净的世界。

明明一路都是黄土,突然冒出青岩。造物主的搭配,始终是让人看不懂也猜不透,却也始终让人惊艳欢喜。
车子爬上去以后,拐角回望走过的路,好像镶嵌在这冒出的青岩里,甚是好看。只可惜不好停车来按下快门。

许是被这风光感染,拍照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刻意拗造型。被拍的人,只要放声地笑,放开地闹。而持着镜头的人,只需不断按下快门来捕捉。

你的镜头里是她镜头里的我。

就这样一路撒野,不知不觉到了178公路上死亡谷的边界。就要进去了,你准备好打开造物主放在这的潘多拉魔盒了吗?

等一下。
打开前,不如来个仪式吧。
我仿佛看到了四个假人。
不过,接着,
嘛哩嘛哩哄~

哈,是谁放出了这四个妖魔鬼怪。还是,这是先要用“妖魔鬼怪”护体,再勇闯死亡谷呢?

实际过了死亡谷边界以后,路和景都没有发生突如其来的变化。
柏油马路还是那条笔直的柏油马路。
群山还是那黄土堆积起来的群山。
雪峰还是那只可远观的雪峰。
而我们,依旧一路放肆。

每一个弯道都会引起一阵欢呼。那景致些许的变化已经足够让我们惊喜不已。

我们一直在猜测,远处那水平的一条是不是就是雪线?
雪线以上,天寒地冻;雪线以下,也不见得绿意盎然。

快!快停车!
路边有一头郊狼。

他看似悠闲温和,却还是让人畏惧三尺。
在这闲庭信步的他,还真让人羡慕。阳光打在这柔顺的毛发上,泛出金光。

而我们可不能像他那样,卧在这石子沙土上,不说我们没有这时间,我们也没有这皮肉护我们在烈日干旱下周全。
与他告别,我们继续向着前方驱车而行。

火腿君做司机的时候啊,彷佛带着什么美景探测器。总能恰到好处地把车停在美景里。
下了车,看到这一层一层的色彩向两端无限延伸,好像禁锢的灵魂莫名解开了束缚。对这突然的自由喜出望外。自然地,便在这天地间,起舞。

我画下一颗大大的爱心,献给这无边的旷野,献给这斑斓的色彩,献给这无声的美丽。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拍照的人,拍人物的时候会带着私心。
我喜欢拍火腿君。她好像总是本身就在那个风景里,带着风景里的风情,诉说着风景里的故事。

四个人,一辆车。死亡谷里穿行。
我要我们这青春,独一无二。

走吧,走吧。前方,还路漫漫。

为了节约时间,很多时候我只是在副驾的位置里,透过挡风玻璃,按下快门。但这样也已经足够精彩。

明明说得抓紧时间去Badwater,却还时不时被路上的风景打断。
“不要停车了”这个flag,还没来得及立起来,就被生生地打断在下一个风景里。

我有一辆小吉普,我带着它翻山又越岭,闯荡在这广袤无垠的世界里。

在这的大部分时间里,情绪被大自然而感染。回头看当时照片,会觉得有趣而好笑,不知道为什么当下会有那样的动作。却也一定记得,那时候,我一定就是我,露出最真的样子的我。
对着照片,嘴角上扬,不是因为嘲笑那傻傻的模样,而是因为记得那真实的快乐。

到了Badwater,才发现原来死亡谷的游客也不少。终于是多了不少人间气息。

Badwater盆地是北美海拔最低点。就着这牌子,标准游客姿势mark。

沿着小路往里面的盐湖走,地面还有不少水坑。可见上午刚过一场不小的雨。
为什么我肯定说是上午不是昨天呢?因为等我们在盐湖拍好照片走回来的时候,来回不过1小时,原先地方的水坑几乎都已经干了。这里的干燥程度可见一斑。

我有一辆小吉普,我带它跋山又涉水,闯荡在这千变万化的世界里。

走进Bad water,才发现它早已经不是盐湖了,还能算是盐滩吧。
用手指点了点盐,尝起来居然有种咸鲜的味道。这味道还挺适合带回去炒菜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有害元素超标呢。

Badwater这名字取得真的是干脆直接。
恶水恶水。穷山恶水。

水已干,徒留这白盐,与身后的雪山为伴。
那么大一片的盐滩,走起来咯吱咯吱作响,坐下去的时候扎着皮肤。
恶水啊恶水,大约现在只留下恶劣的“恶”了吧。

有时候,也会遇到莫名其妙的人来碰瓷。
这个时候只想带着小吉普走开。

哈哈,这好大一出戏。导演 火腿君。演员 小吉普。 道具 时间 三棵草。

玩够了,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身上都是盐渍,特别是火腿君的牛仔裤一片一片的白色。火腿君的手还被小盐粒划开了一些小伤口。
但在放开耍的时候,又有谁会在乎那一些刺疼,麻烦,和邋遢呢。

走着走着,太阳晒得热了,朝阳的一边的牛仔裤开始发烫。
看,恶水恶水,穷山恶水。
前面是恶水的时候,背后是穷山。前面是穷山的时候,背后就是恶水。
这造物主啊,让你惊叹他的鬼斧神工的同时,却又不留给你一丝生机。

噢,对了,这岩壁上还有一块不起眼的小牌子,标识着平均海平面的高度。
在停车场的时候不如抬头找找,然后深吸一大口气,试试含氧量有没有不同。再,和这恶水之地说再见。

看到Natural Bridge的牌子以后,在车里颠了1mile的unpaved小路,然后又走了1.5miles,才见到这天然石桥。

此时,阳光正好,蓝天为伴,黄土相依。

再往前走,走过拐角,就是现已干涸的瀑布了。
在那千年以前,这瀑布用它巨大的水量冲击着岩石,冲出了这天然的石桥,一路不知冲向何方。而如今,石桥依在,瀑布的水,却已不及那涓涓的细流。
这千年变化,实在是难以说,是翻天覆地,还是相差无几。

两侧前后参差的岩石和这天然石桥恰好组成了一个窗口,窗外是连绵雪山,窗内是尘土飞扬。
不知这当年的瀑布是否被也那远处的雪山吸引,于是飞奔而去,幻化成了那山峰顶的积雪。想这幻化也必是困难重重,冲出这如今的小路,蜿蜒曲折。

回停车场的时候,眼前慢慢开阔了起来,才发现这小路原是越走越窄的。
远处似乎还望得见那恶水之地。

人都说,登高望远。而这地方也着实有趣,非登高而望远,只因那恶水滩地势极低占地却不小。

自带的阳光滤镜,淡化那浓烈的色彩,那一层层变成了淡蓝淡紫淡红色,使这本让人感觉空旷生硬的地方生出了浪漫的色彩来。

离开自然石桥的时候,太阳正烈。难以想象夏日的死亡谷,大约那时对人类来说,死亡谷真正地“地如其名”了吧。

山丘快速从车窗后退。突然想起前阵子看彩妆,有一款眼影色盘,叫大地色。当时在想,不就是土色么,再俗气一点就是米共色啊,哪还能搞一个色盘出来。可现在,即便这烈日当空,这大地不还是生出了斑斓的色彩?大地色系。多好听的名字。
魔鬼是不小心打落了仙女的那整一盘大地色眼影,而粉末都洒在死亡谷了吧。

又是拐进小路,远远看到几辆车停着。可这一马平川的地方,难道不都是黄沙尘土么?为什么还专设景点?难不成,拐进去不过半英里,景色还能大不一样?

它,还真就不一样了。

Devils Golf Course,这魔鬼的高尔夫球场的名字可不是随便叫叫的。
一块块盐附在岩石上,配着不知道怎么形成的一个个洞,很是奇特。

魔鬼打高尔夫球的时候是“乱箭齐发”的么?洞太多,不知道怎么才算得分呢?

原本应该有的那些半球形的盐(岩)石块近处已经找不大见。想着去远处找找,可这硬梆梆的坑坑洼洼的地着实不好走。无奈放弃,还是在附近看看有没有有趣的小洞吧。

蹲在洞和洞之间,突然想到狡兔有三窟。魔鬼会放养些兔子在后院吗?可这里大概也不适合藏身吧。

在这盐碱地玩着,时间不知不觉就要跨过3点。急急忙忙上车去看看艺术家画笔下的景致。毕竟,这些艺术家说来,也是魔鬼圈养的呢。
哎,路的左侧是不是就是艺术家的调色盘呢?

我有一辆小吉普,我带着它走南又闯北,闯荡在着五彩斑斓的世界里。

Artists Drive因为今日连续降雨封路啦。小吉普被拦在了路口外。

既然我们不能向艺术家们巡礼,就在外侧看一看吧。是不是有些甘肃张掖的感觉?这也算是丹霞地貌吗?

再往前,路的尽头处突然出现一大块五彩山丘。难道前面就是Golden Canyon了么?艺术家是把手一路伸到了黄金峡谷吗?

一直绕过这彩色的小山丘,才到黄金峡谷的正面。
下车准备徒步。刚准备进去,就听见走出来的人说,“这一别就是两小时啊”。我们看看了时间,嗯,3点半不到,我们的脚程应该比较快,估计4miles的路,出来能赶上落日。
就这样想着,大家迈着轻松的步伐进去了。

这里得放一张黄金峡谷徒步路线说明了。
我们本来计划时去Gower Gulch Loop (4miles)的一个环线。

但是,但是!
峡谷里面的小岔路太多了。本来是1mile以后有一个岔路,向右走,可以走完环线。我们以为自己走的特别快,又猜测这里的分岔路可能没有标识,所以我们就凭感觉拐弯,走进小路里面去了!在小路里走着走着不对,又原路返回到大路,继续往前。有一些小路我们走进去特别深,到头又觉得不对,就差手脚并用爬上去了,只好再次返回大路。最后,我们终于说服了自己一直走在大路上,不再七拐八拐的。当看到真正的岔路路牌的时候,都不自觉地笑了,不得不说自己傻乎乎的。
实际,我们只走了来回2.5miles的Golden Canyon Trail,它的头就是Red Cathedral。大致花费了1.5个小时。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还是推荐走4miles的loop,可以从地图看到,这个loop是从黄金峡谷的外面绕回来的,应该是满精彩的。记得,带上足够的水噢~

进去黄金峡谷以后,能看到两侧有不少这样的小路。好像有莫名的吸引力,呼喊着我们离开大路走进去探险一番。

我往前跑了跑,发现是一条死路,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们仨在错开的位置上。整一幅画面好看的不得了。

其实走错路也不错啊。走错的路许是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呢?何况这对与错,本来就没有定义。

慢慢,太阳开始撤离了。峡谷底下已经布上影子。
走回大路以后,我们决定还是去一下Red Cathedral再离开。这天然红教堂在夕阳的光辉下还真的有些罗马风情呢。


有两个大叔,立着三脚架在等红教堂的日落。而我们想赶去Mesquite Flat Sand Dunes看落日,就与这红教堂匆匆一别。
没想到一转身,看到一个大胡子老头也在仰望落日。大概,他望着望着就定了形,身体融入了黄土,只还探着头看这天地日月东升西落。

跑出去的时候拍了一下分岔路的标志。对着自己又一次无奈地笑了笑。这4miles的loop以后如果还有机会再来吧。

快到出口的时候,太阳已经降得很低了,影子和光芒的分割线已经升得很高了。那位小哥哥爬得那么高,也是在看落日吗?

这出来以后,还真是恍如隔世。
明明才四点半,手机天气显示5点20才落日。可太阳降到了山后,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赶上Mesquite Flat Sand Dunes的余晖。

上车才15分钟,落日是完全看不见了。远处的山峦被余晖映得红艳艳的。
路过恶魔的玉米田,急忙忙地冲向Mesquite Flat Sand Dunes。

恶魔,你有多大的一片玉米田啊?天空已经快成了冷色调,我们还没有开出你的玉米田。
你也会在春天的时候向玉米田播种吗?

到达Mesquite Flat Sand Dunes的时候,人们都已从沙丘里面往外走了。看着天慢慢变暗,我们也不敢往里去探探,只好在脑海里印下一个枯树影,留一个念想。

回了Furnace Creek的露营地,天已经全黑了。搭上帐篷,生上火,这才感到自己饥肠辘辘。仔细想想,这一整天,我似乎都没怎么进食呢。
洗手准备做晚饭啦!
去洗手间的路上抬头看看了,出来了好多星星。可以看到当空的猎户座,还有接近地平线的北斗七星。这个节奏,晚上就可以看到银河了吧!这样想着,烤出来的肉都带着期待的快乐呢。

一开始火势太猛,香肠被明火烤焦了。可是真好香好香。大家围着火,对着这些肉虎视眈眈啊。

调味料只买了烧烤用的混合调味粉和食盐。就简单地抹在鸡翅上,再给鸡翅做做按摩,算是腌过了。这简易的做法,居然也使今晚的烤鸡翅格外的香。

可惜,等吃完晚饭,风越来越大。头顶的星星已经完全被云层遮住了。手机的天气显示半夜以后会降雨。
听见我们隔壁营地的那户人家说着”还是回家吧“,然后灭了火开车走了。我们意识到今晚露营可能有着极大风险。又在露营地逛了一圈,几乎留在露营地的都是房车,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小帐篷,而它的主人还没有回来。我们决定撤离。去Furnace Creek Ranch问了一下还有房间。迅速拆了帐篷去了旅馆。

今夜的火炉溪,不是火炉。
死亡谷,显露了它另一面的极端。
狂风大作,气温接近了冰封;暴雨突降,大水冲刷着黄土。
明天,我们还会在死亡谷里遇见什么?

Day2:这是全年的降雨量吧!

凌晨四点多醒了一下,拨开窗帘看了一眼,依旧狂风暴雨。略带失落地躺回了床上继续睡。八点不到喊大家起床,准备去visitor center问问有哪些景点和路段是开放的。
这里的visitor center早上八点就开门了,一直到下午五点。本来觉得Titus Canyon和The Racetrack肯定封路,没想到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们的车是四驱的,是可以去的。她还告诉我们公园里有一家租吉普的店。另一个选择是,出公园的东边去Rhyolite,一个鬼城逛一下。
我们立马回旅馆续房然后去租车。可是到了租车的地方,经理询问车主后,死活不肯把车租给我们去那两个地方,理由是这个天气太危险了。刚燃起的希望马上被浇灭。经理说你们明天来租吧,明天就可以了。
哎,那今天只能出公园东边去Rhyolite (ghost town),然后在Beatty吃个午饭,再去昨天没玩成的Mesquite Flat Sand Dunes,最后回旅馆睡觉了。

住的Furnace Greek Ranch的正门。早上九点的时候雨下得正大。
趁着有信号,google了一下死亡谷的年降雨量。60毫米。天呐,我们怀疑这一年的降雨量都在今天了。

趁火腿君去续房的时候,我和时间被马路对面的景色吸引住了。
烟雨使得死亡谷多了不少柔和的感觉,而似乎不再让人那么畏惧。山丘即便没有阳光渲染,那不同程度黄色依旧一层一层的向远处铺展开去。

即便租车失败,去不了原计划里的Titus Canyon和The Racetrack,可谁又能说换一种天气换一个目的地就一定看不到美景享受不了乐趣呢?

远处的山被烟雨遮去,目光所及只剩平地。反而使得身处的地方更加辽阔空广。
嘿,我是一匹野马,我也不需要草原。我只知前方,奔驰,奔驰,奔驰!

190公路上,过Salt Creek以后7千米有一个90度的向左转弯。去Beatty的路是转过这个90度弯以后右手侧有一条小路,开上以后再走右侧小路。相当于有两次右侧转弯。而我们没看清路,只转了一次。就这样不小心看上了去The Racetrack的方向。一直到Grapevine的信息服务站,才发现走错路了。来回多开了66英里。但一路也是欢歌笑语,这傻乎乎的小错误也是让人忍俊不禁。

在Grapevine的信息服务站的时候停了一下车,上个厕所休整一下。
大约是因为海拔升高了。车外的温度不是一般的低,而且风大得仿佛能把人吹跑。远处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在这个trail的小牌子前拍一张照纪念一下,也算是为去The Racetrack做过努力了。当时,我想这大概是我里moving rocks(移动的石头)最近的距离了——27miles。

改道去Beatty的时候,发现雨变成了雪。有的路段上有薄薄一层冰。可见度也变的更低了。
当时就想着,幸好听话没有去Titus Canyon和The Racetrack。毕竟还是命重要。如果美国人都告诉你,不要去那里,真的就不要去了。出门在外,当对风险的评估没有经验的时候,就要听从当地人的建议。不要一时冲动为了一时一刻的“欢乐”,付出承担不起的代价。

如果昨天中午我们经历的炎炎夏日,那今天中午我们就在感受冰雪世界。
那枯黄的枝条杂草开出了一朵朵晶莹剔透的冰花,惹人怜爱。

地面薄薄一层冰,提醒我们小心驾驶,小心驾驶。

虽说死亡谷处在加州和内华达的交界处,可实际基本算是在加州地界内,只有一个小三角的区域在内华达。在过两州交界的地方,能看到欢迎到内华达的牌子。牌子的色彩就觉得内华达应该是一个很浪的州啊,哈哈。

在Beatty的时候,居然找不到一家开着的餐馆。才意识到今天是周日,小村庄里的餐馆基本都不营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集赌场住宿餐饮一体的旅馆,吃了点美式快餐。这赌场也是提醒着我们,我们已经在内华达啦。
3点了,雨似乎停了。Rhyolite这个鬼城不去逛了,这样应该还有时间去Mesquite Flat Sand Dunes看看。

一路上会有挺多写着DIP的路牌。就是说前面路段有突然的下降。一般来说,车速快的话只会颠一下跳起来,不过有积水的话,会飞溅影响视线。所以看到这个牌子话适当减速通过噢。

开着开着,雨停了,身边的云雾还未散去,但突然看到前方有红光。向着那个方向追逐而去。到了发现是一大片空旷的红土地。

向世界呼喊,向自我呼喊!嘿,我要这无边无际的自由!

再向前开,就看到牛皮癣山了,我们是将要开出这条路回到90号公路了吧。

开出去之前,还有最后一个景点呢。mud canyon。
咦,难道不就是这两年的小土坡么?

下去看一看,小土坡也不小。这土坡后面是什么呢?
噢,还是土坡噢。

大约是一天在一条路上开得太顺了,到分岔路的时候我就傻了一下,指错路,差点又要开33英里去Grapevine的信息服务站了。幸好同伴们反应快,连忙掉头,朝牛皮癣山开去。山下仍然是恶魔的玉米田,只不过经过了一天雨水的冲刷。

刚到了Mesquite Flat Sand Dunes(麦斯奎特平地沙丘)的时候,整个天空还是冷色调的。太阳一边下沉一边奋力打开云层。

往沙丘深处走几步的时候,可以看到远处有了一圈小红光。蓝白紫红,甚是好看。

因为下过雨,沙漠走出了沙滩的感觉。之前游客们来过的痕迹还没有消散。脚印的横竖,显露出麦斯奎特平地沙丘的受欢迎程度。

云雾翻腾,沙漠无边。人呀,多么渺小。

在沙丘之间,有一些干涸的沙地。似乎是之前的雨水快速蒸发形成的,很是奇特。

火腿君一个人走在另一个山丘的脊上,山丘侧崖他人的脚印还没被风沙拂去,可是似乎还是给人一种无人寂寥的感觉。

我有一辆小吉普,我带它翻山又越岭,闯荡在这茕茕孑立的世界里。

走在这里的时候在想,如果外星人着陆地球的时候是在死亡谷,会想什么呢?会不会也生出一丝悲凉来?亦或者心境开阔了?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拍小吉普开上沙丘高地,没想到拍了两张,小吉普自己开始倒车了,滑到了底下。车翻在了一个沙坑了。慧姐刚好走上来,帮我们捡起来了。然而我们拍照玩的太开心。她把小吉普就放在了这个拍照的位置。我们谁都没有注意车被留在的沙丘上。

当我们回去的时候,就我和时间是原路返回的。当时我们一直在看西北方向的云,出现了金色的鱼鳞。我突然发现西南方向有一大片紫红色的火烧云,赶紧喊时间看。这时,一低头,看到了我们的小吉普停在沙丘上。我和时间都懵了几秒,然后笑得前俯后仰。

我们心爱的小吉普,陪我们闯荡世界的小吉普啊,差点就迷失在麦斯奎特平地沙丘了。

远望这麦斯奎特平地沙丘,在氤氲之中,有一种丝滑的质感。

实际上,因为下过雨,沙子是黏在一起的。我们也没有滑沙板。我和时间,硬生生靠屁股的摩擦,蹭出了滑沙的感觉。

脚印太多了,并不能拍什么孤独寂寞冷的bigger照。就衬着这紫光蓝云,拍一张游客照吧。

往回走的时候,整个天空都已经变成了紫红,美到不行。完全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这茫茫大地上,斑斓而又转瞬即逝的色彩。

面对着牛皮癣山,就可以走回停车场了。虽然我们没看到落日,但是我们看到了落日给我们的无与伦比的晚霞。

落日,他藏在云后,逃到山下,却烧红了这西边一大边的云。这火光仿佛溢出来,要吞噬到整一片天。

可是火光仿佛克制着他浓烈的爱,慢慢,慢慢,收拢回了山后。

东边彤云西边殇。

明明是一个位置,只是放一辆小吉普的时间。紫霞已经完完全全匿到了山后。有时候,越热烈,越短暂。

回去的时候,我们看了一下天气预报,这几小时内,都是多云。我们决定回营地解决晚饭。毕竟我们还有一捆木柴,还有肉饼和方便面呢。

小锅是从家里特地带过来的,就是为了煮这一碗面。又是三个人虎视眈眈地,这回是盯着锅了。

面好了!辣白菜牛肉味!

在我们对着面,准备开动了时候,一阵狂风,把我们的塑料碗都吹跑了。
慧姐说,白色垃圾还是去捡回来吧。这里给慧姐手动点赞!时间和慧姐打着手电去找,发现大部分挂在了小灌木的枝干上。

这风是越吹越起劲,我们吃面也是越吃越热烈!

当晚是中国时间的火腿君生日的当天,我们用面代蛋糕,用手电代蜡烛,给我们可爱的火腿君过了一个小小的简陋的生日。
谨以下面的小视频作为纪念。在死亡谷的营地,吹着寒风,吃着泡面,希望她永远18岁,永远纯真快乐。

Day3:这块石头不是我推的!

早上5点多的的时候看了一下外面,雨已经停了,只有狂风呼呼作响。至少今天有一个多云天。这已足够让我高兴。
5点45喊大家起床。穿了衣服,6点15就出门去Zabriskie Point(扎布里斯基角)去等日出。看到了让我觉得这三天最最惊艳的风景。看过这么多日出,这个大概能排进前三了。
终于租到了牧马人,然后驱车4小时去了The Racetrack看世界七大自然奇迹之一——移动的石头。也许,有人觉得只为了看这“疯狂的石头”,开来回8小时的车,很不值,但是火腿君,时间,和我一路玩的真的很开心。至少在我们看来,目的地不重要,过程中的体验很值得。

对了,回来的时候还到了Ubehebe Crater(幽比黑比火山口),第一次亲眼看到死火山口。

今天最后一天,就要离开死亡谷了。
最后返程遇见一件超无语的事情,暂时按下不表。
先来一起走走这无雨无雪的死亡谷吧。

到达Zabriskie Point的时候,天空已经过了鱼肚白的阶段,西面已经出面了紫红色的霞光。

亮度足够看清楚远处的雪山。
至少这平台的狂风大的吓人。我的轻便的三脚架完全立不住,一吹即倒。

当阳光染红的雪山顶峰的时候,几个扛着大相机的大叔们已经按耐不住往平台下的大岩石走去。

有时候晨光下的雪山不是金顶,是紫红紫红的,那么撩人,那么风情。

下去的大叔越来越多,一个个居然都等间距排开,占据有利位置。

晨光不断蔓延,好像一点一点给大地穿上了彩纱。身体被风吹得极冷,可是心却是暖的。
看啊,这就是新的一天。这新的一天,好像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新的一天,好像会有永恒的希望在这天地里回响。

《东邪西毒》里说“山的后面可能是另一座山,沙漠的后面可能是另一个沙漠,当你走过去以后可能你会发现那里还不如现在这边。但你的性格会选择亲自去看看,而不会因为别人告诉你还是另一片沙漠就停止前行。”

山的后面还是山,那又如何呢。我想去那一座山看看,然后再去后面的一座山看看。也许我一辈子都走不出山,都在看山。可是我就是要亲自去看看,去看看那座山在我眼里在我心里的样子。

终于忍不住,往下去了。风大的睁不开眼。
当我拿着三脚架,和时间一起到达大岩石平台的时候,有个大叔和我们竖了竖大拇指。大约是表扬一下我们这小小的能被风吹走的身躯下也有着一颗放浪不羁不畏狂风的心吧。

东边的太阳已经露出了星芒,西南边的山峰这金色,却不知要延去何方。

正西面已经被染成了橘红,晃得让人睁不开眼。

这太阳的光啊,总是会蔓延,会照射到整片土地。却也总会有阴影,有照射不到的角落。也许这角落,阴暗、寒冷。可却也是有了阴暗、寒冷,才有了光明、温暖。
光影,大约和善恶一样,前者组成了摄影爱好者们眼里的美丽世界,后者构成了有笑有泪有苦有痛的复杂人世。
似乎这样一组组一对对,才是完整。

天地太大,人,太小。

恶魔在死亡谷里放下宝藏。有人,看见,或看不见,他从来不在乎。

当我不停不停按下快门的时候,我在想,死亡谷,今晨,你送我一个无与伦比的日出,接着,你又会带给我什么呢?
我怀着喜悦,期待和害怕,好像接到了魔鬼送来的礼物。它诱惑我,喊我打开。我双手接住,小心翼翼,不敢解下丝带。

很喜欢这一片的延伸。因为太喜欢,不知道怎么去描述。

每当我看到自然的壮美,总会怀着这种不知道何缘由的害怕情绪。
也许正是因为这壮美吧。

人呀,太渺小。放佛一迈出脚步,就会跌倒,会磕得头破血流。
可人呀,又太倔强,非得去闯一闯,碰一碰。

上帝,看到他这样的儿女,会笑吧。
只是不知道是取笑还是欣喜了。

又跑去租车的地方。今天总算让我们租到车了。
只是经理不让我们去Titus Canyon,只同意我们去The Racetrack。来回八小时,租金300美元,限制里程200英里。

又一次到了Grapevine。昨天烟雨濛濛,牌子后面什么也看不到。今年虽不是晴空万里,但至少知道了这远处原来是雪山。

在Grapevine休息了一下,快要到unpaved小路了。
看看小仙人掌,做一下心理建设吧。

在Racetrack Road的入口。
我想,青春不是某个岁月,是我们一同冒险一起感受的每时每刻。

小吉普,有一天变成了大吉普。
那颗想闯荡世界的心,依旧是想闯荡世界的心。

火腿君这个司机师傅,棒棒的。在这里手动点赞。

Teakettle Junction,还剩下7英里的路了。一路开过来,都用录像记录了下来,却没怎么拍照。
一是因为赶时间,二是每次停车的时候,后面不远处偏跟着一辆车。

我是很喜欢这一路的。
大约是,地为琵琶路为琴。
总能奏出世间最美妙的音乐吧。

我有一辆小吉普,我带它逾山又越海,闯荡在这广袤深邃的世界里。

终于到了会移动的石头了。下面大约不需要一个文字。这几张仅仅在中午拍的图片,都足够表达出我心心念念到这里的原因了吧。

上面有一张,我做了手机的屏保。我实在太喜欢这里了。

你问我为什么这些石头会移动?
让这些物理科学解释见鬼去吧。

在这里,我只想到
——天为被 地为床 岩石为枕
我只问你敢不敢睡?

可是如果你问火腿君,火腿君大约会甩给你一篇文献吧。
Richard D. Norris等在《PLOS One》2014年8月27发表了关于研究移动的石头的成因的报告《Sliding Rocks on Racetrack Playa,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First Observation of Rocks in Motion》。
同时《凤凰科技》2014年9月1引用了他们的研究成果。我就摘录如下吧:
岩石移动需要几个小概率事件的叠加——首先,干湖中有水,水量必须足以在寒冷的冬夜形成浮冰,但又不得没过岩石。因为夜晚温度骤降,湖水冻结成薄冰。这一冰块的厚度还要恰到好处,薄——可以浮在水面自由移动,厚——维持既有的强度不破裂。天亮后,冰块开始融化,破碎成大块的浮冰,在微风的吹动下四处飘动。如此一来,浮冰就可以推着岩石移动,在水中软泥上留下轨迹。

回去的路上,依旧只是在副驾上按按快门。
后面的乌云又开始往上压了,我们只能快快地走。

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了一种“看云卷云舒”的自得。

回学校两周,遇到一位教授,在计划3月去死亡谷。我给他看照片的时候,才得知这似乎是“仙人掌”加“棕榈树”的结合体的植物,叫做Joshua tree。死亡谷往南,还有专门一个Joshua tree的国家公园呢。

在路边拍到它们的时候,好像是迎客松。
逆光的时候,看山丘上的它们,好像镶着金边,甚是可爱。

回程的时候,我们车速开始加快。今晚要赶回洛杉矶,坐飞机回波士顿

远处放佛又开了天光。一束束射下来。
死亡谷真的很有趣,有时候不知道它应该是天堂还是地狱。可又想想,天堂,不一定美好,地狱,也不一定苦痛吧。
你看,这无人的路上,走着走着,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开出了Racetrack Road,路上的积水飞溅到车窗,留下的是心里对这一条路难忘的记忆。
如果要再问我一次为了几块石头,单程就是4小时,值不值。
我想我只能再回一次——

地为琵琶路为琴,谁人敢弹
天作棉被地作床,谁人敢躺

如果有机会夜晚再来,应当在接一句——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Ubehebe Crater。
第一次看见火山口,我的感觉是震撼。
就算是死火山口,也能感受到自然的威力。
死亡谷,有太多太多,大自然强大力量里留下来的痕迹了。它们,一遍,又一遍,地叩动我的心门。

第一次这样玩手机的全景。虽然有一些形变,不过它的价值在于拍照时候的乐趣吧。这远大于成品的精美。

死火山口的背面,光线太暗,反而看上去像是假的。觉得有些有趣。

再次开回了大路。已经要开始接近地标——牛皮癣山了。

这座山的名字是时间取的。我们都觉得挺合适。
我想,这山,连同着这死亡谷的三天,都会被美好地保存在我们的记忆里。

车的右边,阳光击穿了云层,透出金色。

而远处的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青色。且这青色极其好看,好像该是中国水墨里的颜色。

再走,再走。
便又是旷野。
偶有小车路过。

死亡谷里最后的一段路。

造物主把这潘多拉魔盒打开以后,恶魔放出。
这里绚烂的色彩,神秘的地貌,丰富的矿藏,曾经夺取过多少人的鲜活生命,却仍然诱惑着多少人奔赴而来。
我们小心地接过恶魔给的礼物,并没有因为这是恶魔的礼物而停下打开的手。不是因为难以抵挡的诱惑和欲望,而是我们知道这恶魔的礼物一样是造物主送来的。他呼喊我们,去这片他建立的世界看看,带上冒险和好奇的心,去看看。

死亡谷,向死而生。

现在可以聊聊最后一晚,令人无语的小插曲来轻松轻松了。
我们赶着时间到拉斯维加斯,准备赶紧吃个晚饭去机场,然后上网查到我们的航班取消了!
航班取消了!
取消了!
消了!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没有邮件。
就那么取消了!

我只想说,不要买spirit的机票!不要买spirit的机票!不要买spirit的机票!
就算是特价航空,你也不能取消的时候连个短信邮件都不通知吧。

我当时只有一个年头,我今天为什么要回拉斯维加斯啊!
天气预报里说,死亡谷今晚没有云啊!可以拍到银河啊!我还可以尝试拍星轨啊!
死亡谷明天是大晴天啊!我可以去Titus Canyon了啊!

好吧,一切都晚了。
我们四个人当场买了Delta的机票回波士顿了。多花好多钱啊 T_T

下图是转机候机时慧姐拍的瘫软的我们。
就这么作游记的结尾吧。

被打乱的行前计划一览

原先的计划会放上绿色银光笔标记的图,描述行程。然后会加上批注,说明在实际旅程中发现的原先安排的不妥当之处,给之后要去的朋友一个提醒。这也算是我们的经验教训(?)吧。

第一天:
行程:LV- Dead Valley (camping ground)
*搭帐篷前主要行程:6:30准时出发,走most scenic route 3.5 hours, 最后一段CA Hwy 178 West (Badwater Road) (是Furnace Creek Area的一段)
景点:
1. Badwater (Badwater Salt Flat,½ mile (0.8km) to edge, 5 miles (8km) across)
2. Natural Bridge
3. Devil’s Golf Course
4. Artist’s Drive
5. Golden Canyon Interpretive Trail (走Gower Gulch Loop 4-mile loop hike) 
经过Furnace Creek Visitor Center,要公园地图 以及hiking的地图(Mosaic canyon);询问具体日出日落时间,Titus Canyon Road的路况 ;买好明信片等纪念品。
搭帐篷 (only Furnace Creek can reserved, 有烤架)
6. Harmony Borax Works (历史遗迹)
到下午4点左右。

*搭帐篷后主要行程:Stovepipe Wells Area的一部分
景点:
1. Salt Creek
2. Mesquite Flat Sand Dunes (落日时,精华!)

批注:
1. 行程安排太紧张。实际我们11点多到Badwater(恶水)以后,各种拍照什么的,等1-3的景点全部结束,已经3点了。
2. Natural Bridge和Devil’s Golf Course进去有一小段unpaved的石子路要开。车速很慢,即使1mile的路也要开个十几分钟。这也是我们对时间估计不足造成后续行程紧张的原因之一。
3. Artist’s Drive 可能封路。
4. Golden Canyon Interpretive Trail。再一次!这条golden canyon trail 来回(2.5miles,单程1.25miles)也要花将近2小时。如果走Gower Gluch loop(4miles)一定要安排约3-4小时的时间。带上足够的水。网上的等高线地图不能作为hiking的唯一指标。走在大路上,有路标!(特意上传了官网的说明,要特别注意!)
5. Salt Creek听说有唯一的快灭绝的小鱼,没有去看。

第二天:
*上午主要行程:Furnace Creek Area(剩余部分)和Stovepipe Wells Area (剩余部分)
景点:
1. Zabriskie Point (日出前半小时出发)
2. Twenty Mule Team Canyon (2.7 mildes one-way unpaved road)
3. Dante’s View
(原路返回)
4. Titus Canyon (https://www.nps.gov/deva/planyourvisit/titus-canyon.htm 大约需要3hours,注意安全! 27 miles; last 3 miles on west end are two-way 走mud canyon 到daylight pass road, 左转进Titus canyon, 出来时右转走上城堡路)

*下午主要行程: Scotty's Castle Area
1. Scotty’s Castle (可以吃饭)
2. Ubehebe Crater (傍晚前一小时一定要走!)
3. The Racetrack (!精华! 但是回程注意安全!A high-clearance vehicle with heavy-duty tires is needed to traverse the 27 miles of rough dirt road)

批注:
1. Zabriskie Point (日出前半小时出发),非常推荐!
2. 不建议把Titus Canyon和去The Racetrack放在一天。Titus Canyon需要4小时,从Furnace Creek去The Racetrack 来回需要8小时。时间太紧张了。如果傍晚到The Racetrack根本回不来,全黑特别危险。
3. Scotty's Castle 封路到2019年。
4. 注意轮胎气压,小心天热在unpaved的石子路上开,爆胎。

上午行程:Stovepipe Wells Area 剩余部分
1. Mosaic canyon (trial 3.2 km来回,一定要地图!)
吃饭。

下午行程:
1. Darwin Falls
2. Father Crowley Vista
回程走最短的route。

批注:
原定第三天的行程因为前面被打乱,以及因为下雨各种封路,一个点也没有去成。

【路线】伸手!正经普通版行程推荐

您嘞,伸手,伸手,伸伸手。

下面的行程,不适应于大部分封路的特殊情况。

再一次:注意在Golden Canyon Interpretive Trail的徒步时间。走在大路上,注意路牌。想去小路看看的话,记得原路返回。

住在Furnace Creek的话,Zabriskie Point看日出提早半小时。
看完去visitor center确定一下没有封路之类的情况。
Mesquite Flat Sand Dunes在日落前1.5-2小时到达比较好。

个人还是很推荐去The Racetrack的。来回8小时,然后回拉斯维加斯
去The Racetrack的朋友,记得带一条绳子,一个记号笔,一个大茶壶(铁制或者合金的)。有惊喜呦!
当然,觉得特别为了几块石头去没有必要的,可以去紫色或者蓝色标记的地方,然后回拉斯维加斯吃自助呀。

【路线】福利!摄影爱好者行程推荐

再一次!
去The Racetrack的朋友,记得带一条绳子,一个记号笔,一个大茶壶(铁制或者合金的)。有惊喜呦!

第一天行程与普通版基本一致,只是顺序有一些不同。在日落时分,可以去Badwater或者Golden Canyon Interpretive Trail拍照。就看你的审美喜好啦。
建议住在Furnace Creek Ranch。因为后面一天需要露营,比较辛苦。

上午的行程和普通版一致。
那我说的大招是什么呢?就是在落日时分去The Racetrack拍大片!可是我之前不是说不推荐下午去,不然回来太危险了么?
那是因为连在官网上找,你都不会发现,在The Racetrack的moving rocks的头,居然有campground(见下图)!天啊噜,这难道不是专门为摄影人士准备的么?日落日出星空一网打尽啊!
对的,这个campground的位置就在下图。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推荐去visitor center确认一下,是否可以在当晚camping。另外,去的季节需要注意温度之类的,也要注意银河雪山和移动的石头轨迹的方向是否一致。这个就要么多做功课,要么就拼人品吧。
(注意控制开车时间,从visitor center那到Titus Canyon走完需要大约2.5-3小时,再开车到The Racetrack需要大约再加2.5小时。务必在日落前1小时达到The Racetrack的moving rocks的头)

上图括号里面的可选择。落日时分,那个沙漠太适合拍片了。但再提醒,提前2小时到。

第三天结束,如果想安排第四天的行程,可以考虑去Panamint Springs Area。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是下雨封路的,所以还是不瞎发表意见了。请去之前咨询Visitor Center,估计所需时间。

消失的彩蛋......

因为一些原因,彩蛋木有啦。
单纯做个结语吧。对不起那些看了目录然后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了。(鞠躬)
也感谢居然看到了这里的小伙伴。(再鞠躬)

我很难告诉你,在这死亡谷的三天,我们到底是地狱穿行,还是天堂一游。
有人厌烦这里的枯燥无聊,了无生机,一成不变......
也有人爱死这里的广袤无际,生机勃勃,变化莫测......
你,不如亲自来,与死亡谷相约。
几天过后,总会感叹重返人间。从哪里回去?问问你心中地狱天堂的模样吧。

这是我的第11个美国国家公园了。如果这篇游记/攻略点“顶”的朋友超过200的话,想尝试做公众号了。名字也想好了,就叫三棵草的奇迹。

I understand that a dream job is not about dreaming, 
It's all job, all work, all reality, all blood, all swear, no tears.
I work a lot, very hard, and I love it.
--Shonda Rhimes

我是三棵草,一个在美在公共卫生领域三年,却不务正业想做个行摄作家的90后。
我是三棵草,一个跑着马举着铁还准备去打铁,一心想着在世界放开了撒野的姑娘。
我是三棵草,一个和朋友说“给我10年,我会包车包油邀你一起去环球旅行”的体验派。
白日梦想家的Flag已立。打不打脸,就等时间了。

本篇游记共含19379个文字,2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蚂蜂窝用户 发表于 2017-02-22 15:57:56 的回复:

楼主的游记写的很充实 收藏了 希望以后可以用到 楼主可以留个微信或者微博吗 正在学习怎么写游记 想多交流交流

回复蚂蜂窝用户:哎呀 我不要玩微博的 微信是私人用的 可以直接通过马蜂窝交流的 感谢支持我的游记呀 感谢感谢

2017-02-22 21: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endy就是小萱萱 的图片:

2017-02-23 13: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美国   加利福尼亚
458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死亡谷国家公园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