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巴塔哥尼亚——百内公园徒步之旅

巴塔哥尼亚之前,我心里就有些不安。尽管我曾有过数天连续爬山的经历,但是这些经历好象都不足以给我自信,因为巴塔哥尼亚很有挑战性,我们还得全程背上二、三十斤的行李。事实上,无论你曾经走过什么样的步道,爬过哪座高山,每一次都将面临新的考验,天下没有完全一样的路。

 去年12月20号,我们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乘3个小时的飞机,自东往西南,到达与智利交界的埃尔卡拉法特市(El Calafate)。第二天,再乘6小时的大巴到智利。大巴一离开埃尔卡拉法特市,就是无尽的山脉和黑黄的土地,一眼望去,无遮无拦,好象到了地球的尽头。空旷中云显得很低,一朵一朵地开在蓝天上。满目荒芜,美丽的云朵显得格外孤独。除了公路,好像什么都与人类无关。

 沿途唯一露出点儿人气的地方是海关,两国的海关相距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在阿根廷这边出关、在智利那边入关。两国海关的屋子都很小,电脑系统也很落后。我们一车旅客,象是到一个乡村办公室,排个队、盖个章,是进村而不是去哪个国家。反倒是站在屋外,顶着呼啸的狂风排队,让我们领教了这里是南美,是巴塔哥尼亚。而我始终没搞明白的是,两国的国界是在哪儿。  

 阿根廷智利大概因为地理环境的局限,人口稀少,交通设施也很单一,除了飞机就是长途汽车。从地图上看,智利细细长长象一条长虫趴在阿根廷旁边,从北到南4300多公里长,平均宽度才200公里,也就是咱北京六环的长度。要不怎么会有“丝带国”的称号呢。

 在智利,我们下榻的第一个城市是纳塔莱斯港市(Puerto Natales)。说是城市,其实是智利最南边的一个小镇。前篇文章提到的“佛罗伦萨∙迪克西夫人”酒店就在这里。凡是要到智利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的游客大多都经由这里,再转乘大巴,行程需3个多小时。我们刚到百内公园,就赶上狂风暴雨。刺骨的凉风卷着雨水打在身上,那阵势象是头凶猛的狮子张开大嘴朝你怒吼。这里的气候变化无常,狂风是常态。虽然早就有思想准备,但是想到要在这样的风雨中徒步,心里还是打颤。风雨中,一艘中型快艇将我们带到步道的起始地点。如此周折的路程,加上我还晕车,没起步就已精疲力尽了。

 百内国家公园,2013年被《国家地理》杂志排名世界第5个最美景观。那里的“W”徒步路线,是世界各地爱好爬山、摄影、驴友的梦寐之地。“W”线路可从西往东走,或反过来走,也可以只走东、西各一段。我们选择的是顺风路线,自西往东。

 我想巴塔哥尼亚最特别的地方是多变的气候。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突然会刮起大风。那风是劈头盖脸,又硬又冷地朝你拍过来,有时候站都站不稳。我曾在海南生活过,领略过台风的利害,可是巴塔哥尼亚的风刮起来有股野劲儿,蛮劲儿。你若想在飓风中加穿件外套可不容易,那衣服好像突然有了股魔力,随飓风在空中耍蛮,让你的手臂愣是伸不进衣袖。暴风过后,老天也许会哭上一把,或撒点泪,也或许会是一片祥和,热的要你脱衣服。这四季的温差,老天的喜怒哀乐都浓缩在一天里。幸运的是,狂风和大雨的双层“威胁”,在我们以后几天的徒步中再没有出现过。

 我们徒步走了四天。每天行走的距离、难度都不一样,大约在6到9个小时之间。百内公园的景观与多变的气候一样,今天看到的是雪山峻岭、瀑布冰川,甚至雪崩,明天却是湖泊小溪、森林原野。而无论是山,还是水都有股子“野”劲儿。我曾在冰岛看过冰川,很美,尤其是大量的浮冰落入湖中,不时地变换着形态、颜色,仿佛是优雅的艺术表演。可巴塔哥尼亚的冰川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冰川会如此展现在眼前,那是块铺盖在大地之上,连着天边的极为硕大的冰阵,一个“川”字哪能容纳得下。那种美是以巨大的规模,粗线条呈现出来的,你的心会一下被它打开,被它震撼。

 百内公园里有许多湖,诺登舍尔德湖(Lago Nordenskjöld)在那里虽不算是最大的湖,我们沿着它走了几乎一天,那是我最喜欢的景观。诺登舍尔德(Nils Otto Gustaf Nordenskjöld 1869-1928)是瑞典的一个地质学家,1890年到巴塔哥尼亚考察,发现了这个湖。为纪念他,后人以他的名字命名。

 诺登舍尔德湖面的蓝色,深深浅浅,在阳光下变换着颜色,十分迷人。在新西兰我曾第一次看见浅蓝色的湖面,那是天空的颜色,反射在湖面上,美极了。然而,诺登舍尔德湖面的蓝色不仅迷人,还让你感到一种静。远处的山脉,远远近近地坐落在湖中,给整个画面增添了一份恬静,一种深沉的力量。那水面好像总是纹丝不动,即便是刮风,也始终保持着平静,似乎容得下世间所有的纷纭。在巴塔哥尼亚这般充满“野味”、“刚硬”的地方,诺登舍尔德湖展现的是刚中的柔、是另一番美。

 原来以为在那里可以看见星星,没想到我错了。因为巴塔哥尼亚多是云雾密布的天,晚上黑不见五指。有一晚我半夜醒来,竟然什么也看不见,真以为眼睛瞎了。

 上山看三塔山(Torres base)是我们最后的目标,那天是圣诞节,凌晨4点戴着头灯启程。黑夜中只有脚下那片光亮,那种紧张就不必说了。一路的徒步中我们总是走在同伴的后面。可是这黑灯瞎火的山路,一旦跟不上,看不见前面,很可能走错。再说,起早赶路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太阳升起照到三塔山的时候能到。我们总不能拖后腿,那可是宝贵的十几分钟,太阳一过就只剩云雾,白折腾了。结果,我们还是拉在后面了,不过天已经亮了。

 这辈子我从来没走过这么难的路,幸好不用背20斤的行李,只带水和一些干粮。上山的最后一段是石头山,虽然只有1公里长,却要爬高300米。满山只见石头,不见路,惟有橘黄色的标杆提醒你朝哪个方向走,每步几乎都是在石头间隙中找下脚的地儿。我每走20步就得停下来,喘匀了气再上。有位白人妇女,累得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站不起来了。原来就很窄的“路”被她挡住了。她丈夫在旁边直对我们说“对不起”。我们笑笑说“理解”,然后绕道而过。要知道,在那种山上能少走一步是一步。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6:40,比同伴多花了40分钟。同行的一位朋友,身上穿的羽绒衣全湿了,我问她“你咋出那么多汗呀”。她说“是害怕,紧张出的汗。”我这才想到那石山的陡峭,幸好我只顾“见石缝插脚”,想想真有些后怕。

 三塔山是指三座石山,象是被神刀劈开一般,只有在阳光直射时才骄傲地展现它特有的金黄色。石山脚下有个小湖,倒影如一幅美丽的图画。三塔山的照片在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不过当你站在它面前,那感觉完全不一样。无论是眼前所见,还是逼到身上的寒气,照在脸上的阳光,甚至疲惫的身体,兴奋的心情,一切都融在一种感动中。

 下山后,见到一位美国纽约的小伙子,他上了两回山。第一天上去是阴天,见雾不见山。第二天是与我们同一天上去的,可是去晚了,太阳过了,还是没看见三塔山最美的时刻。我问他还去不去第三次,他说实在没有力气再上了。看来我们真是幸运。

 有朋友曾问我征服了几座山。我说,一座也没征服,我只是在征服自己。

我们的行程路线。

百内公园的清晨最为迷人。

百内公园的冰川

驴友们的爬山鞋

诺登舍尔德湖

我们终于上去了。

本篇游记共含2882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2017-02-13 20:40

引用 kmlive 发表于 2017-02-13 20:40:11 的回复: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回复kmlive:我常常是旅游回来后才有时间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这种学习很有帮助丰厚旅游记忆。

2017-02-14 00:47
相关目的地:   智利   南美   乌尔蒂马埃斯佩兰萨
223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