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勇敢者的天堂——北大壶

1,北大壶的前世今生

在我们家网络机顶盒的数百个电视节目里,中央九台是我的最爱,因为动物们都是真实的,在这儿曾经看过老虎、狮子等肉食动物不用一天三顿地吃饭,它们捕食一次可以连续半个月不用进食。而我上中学时,每天三顿都要吃许多苞米面发糕、白菜炖土豆,如此才能保证不饿。相比“高级道”只有300米长、17°坡度的铭山绿洲滑雪场,北大壶滑雪场就是吃肉的老虎。


北大壶滑雪场坐落在距吉林市50多公里的群山中,从吉林市的解放中路一直向南就可直上编号为G1212的吉草高速,到永吉县出口下高速转向省道205,再走上十几公里就转向去北大壶滑雪场的双向四车道了。20年前的我曾经开着五十铃轿货不可思议地载了十来个家人来此滑雪(儿子和他三个表哥还都是小不点),那时候滑雪场还叫做北大湖,从省道205去往北大湖还得走12公里穿屯过庄的雪路,经常遇到我行我素的牛群,我一直认为周围一定有一个大湖,近些年滑雪场却悄然改了名——北大壶。


我已经记不得20年前北大壶滑雪场的样子了,唯一留存的记忆是那一年去往北大壶最后那12公里积雪的山路特别的凶险,后驱的五十铃轿货在雪坡上经常摆尾,而滑下路基后那深度不敢想象,因为紧张手心儿湿漉漉的那份感觉仿佛昨日。那一年我们还年轻,人生中还有许多新奇的事情等着去探索,滑雪在我的生命中一晃而过,我故去好多年的老爸说过,“这世上的每一样事物都有它令人着迷之处,就看你是否有福享受它带来的快乐?”,他的这番话是想告诉我对待抽烟喝酒的态度,不过如今当我疾速掠过雪道时想起他的话,确实如此(indeed)!


人类向往自由自在地往来于天地间,游泳、驾车、滑翔伞、冲浪……,而滑雪也是这些令人着迷的运动之一,当你能收放自如地在雪地上穿梭往来,自如地享受雪上那份令肾上腺激素上升的速度感,自如地做出各种帅气牛逼的动作,那份满足感应该足以媲美凡人永无机会尝试的鸦片!


这个雪季滑过了吉林市松花湖和铭山绿洲滑雪场后,北大壶滑雪场在百度地图上凸显出来,事先在网上看了许多攻略得知北大壶有着冬季最小的风,有时候近乎无风,因为滑雪场三面环山;北大壶滑雪场的天然降雪多,也就是那种“有毒”的粉雪;北大壶的山高、雪道难度大;还有......,这许多特点让我们回家过年的目标之一就是北大壶滑雪场。


2,千山鸟飞绝

车行驶到距离北大壶滑雪场还有几公里时,南楼山最外侧的一条雪道就那么巍然矗立着迎接你,越接近滑雪场你越能感受到山的高大雄伟,那些源自山顶的白色雪道有种向你压过来的感觉,你需仰视才看得它们的全貌。和我们俩一起去北大壶的还有妻弟的孩子,还在读大学的苏新远远地望见北大壶山上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直立而下的雪道后,从心底升起到一丝凉意,在更换雪具时他说有点想吐的感觉,先参观一下滑雪场,缓缓情绪再滑雪。


我们俩买的是全天缆车票,给刚刚初步掌握滑雪技术的苏新买的是3小时魔毯雪票,用这张票可以有一次乘G索直达山顶游览的机会,苏新没让它浪费,坐G索吊箱直达1200多米的大顶子山顶,在山顶餐厅点了一份盖饭,边吃边欣赏着脚下迷人的风景及各条雪道上蚂蚁大小雪客们的滑雪表演。


吉林市的两座大型滑雪场万科松花湖和北大壶滑雪场都给人以置身国外滑雪场的感觉,雪具大厅的现代化设计和滑雪场的各项管理都在强化着这一点,加之滑雪场不时闪过金发碧眼的老外更让你坚信这一点。在全副武装从左面的半山海拔735米的N1阳光大道滑下来两次后,我在山下缆车站等LP时撇见一个年轻的女教练带着一群同样穿着双板雪具5-10岁的小不点们做游戏,我在边上就那么呆呆地看着,渐渐的我发现,其一,那个年轻的教练是个外国姑娘,卷曲的金发从头盔里露出;其二,她是用英语在教这些小不点儿,而孩子们也用英语回她。


通往南楼山半山N1雪道可乘坐四人的吊椅眼下只坐了我们两个人,北大壶如同被剃了鬼头样的两座大山此时皆身披阳光;缆车仿佛无声地在静空中穿行,只有经过塔架时才发出咯噔噔的声音;阳光把前面吊椅的影子投在脚下几十米的白色世界上,光影婆娑;山林中时不时传来“啊~啊~啊~”的乌鸦叫声,在山谷里回荡片刻,一切重又归复平寂;在这一时刻时间仿佛停止,世界跨入永恒,如果不是脚下白色雪道上那些移动的黑点儿,眼下的景色就是活脱脱一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东北版。


每每提及北大壶,岳父都会记起他的侄子我们的二哥家就在滑雪场的山后,此时LP望着对面的两座大山说,二哥滑雪不用买票。然而我琢磨他得爬上山顶或者自己建个缆车,很可能的是二哥会因为买不起这根长绳子而作罢。世界就是这样,他与滑雪场近在咫尺,却一辈子不会滑一次雪,每个人的生命旅程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是上帝给每个人的时间基本一样。


北大壶洁净的空气和瓦蓝的天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太阳明晃晃地挂在没有一丝云的天空中,除了在贡嘎雪山上,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天还可以这样蓝。此外,与万科松花湖滑雪场相比,北大壶的雪道难度更高些,安全措施也差一些,大多数雪道没有护网,就那么在山林间穿过,而且雪道的标识也不是太规范,有些缺失,这常常使人产生误解。


在龙潭山东边的鸣山绿洲滑雪场300米长落差40几米的小雪坡滑上一天雪也没有什么饥饿感,而仅仅滑行5次北大壶长1055米落差190米的N1雪道以及3次缆车站另一边风景秀丽的初级N6+N10雪道(两者相加约1300~1400米)后就让我感到有些体力耗费,“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在北大壶滑雪一天相当于铭山绿洲滑两到三天的运动量,可能还不止!吃肉的老虎和吃素的羚羊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在征服了北大壶著名的中级道N1阳光大道和C索缆车站另一侧的N6初级道后,我那颗不安分的心也开始躁动起来,跃跃欲试准备搭G索直上山顶。时间已是午后2点钟了,我们决定先转回雪具大厅吃点东西,雪具大厅里有一片就餐区,人们可以把滑雪板插在隔离就餐区的雪具架上,餐桌上铺着有情调的格子桌布,遗憾的是桌面上前面顾客留下的茶蛋皮、食品包装盒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人收拾,柜台里漂亮的女服务员笑眯眯地说有烤肠、提拉米苏蛋糕、煮玉米、热饮茶蛋什么的,我们俩要了茶蛋、提拉米苏蛋糕、热奶茶,顺便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3,勇敢者的天堂

因为在万科松花湖滑雪场曾经数次全程滑过过山顶那条著名的4.1公里长的A1雪道,那种时而大风大浪时而林间漫步时而小桥流水的滑降体验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愉悦,此时我也想尝试一下起自北大壶海拔1215米大顶子山落差690米据说有4750米长的E13+E15绿色雪道,吃饱喝得的我登上G索的吊箱直上山顶,意图再攀新高。


可以用一样的词语来形容松花湖和北大壶滑雪场的山顶——阳光普照景色怡人,它们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刚刚从缆车吊箱下来的人们急匆匆地奔向各自的目标,观光客们稀奇地看着周遭的一切。用苏新的话来说,乘G索上到山顶的只有两种人——完全不会滑雪的游客和滑雪高手,象我这样的刚刚征服一些初中级雪道后上山来寻找绿色的初级雪道滑下的人应该不多。让我大惑不解的是山顶餐厅的对面赫然停着一辆奥迪Q5!它是如何上来的?用意何在?广告?


有着一堆标识牌的雪道起点是从山脊的西面开始的,快接近山崖般雪道起点的时候,远处层叠山峦不甚清晰的影子从崖边露出,身姿矫健的家伙们在“崖”边略做停顿后就没了踪影,我心怀畏惧磨磨蹭蹭着接近“崖边”,尽管在万科松花湖滑雪场也从山顶滑下过,但眼前雪道的这个坡度还是让我有些胆寒,这应该就是绿野滑雪论坛中传说中的大奔头雪道(就是不到尽头不见坡,不走到坡边看不到坡),不过滑雪的技术要领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的坡度上完成的问题。

在陡坡上滑不好往往是心理因素,比如在平地上画出一条脚掌宽的路让你走过去和在高空架上这么宽的一条工字钢让你走过去是完全不同的,在平地你可以稳稳地完成,而空中的工字钢你敢不敢走都是个问题,你不是不会走路了,而是缺乏在其上行走的胆量和信心!


不过还好我没有被眼前这条陡峭的雪道吓住,至少它还够宽。连续的陡坡没有阻挡住我,我边立刃推雪滑下边寻找那条绿色的E13雪道,此处的雪厚且软,大约就是传说中的粉雪。在意识到我可能错过了E13雪道入口时已经为时已晚,我的眼前摆着两条雪道,每一条向下看去皆深不可测,路口处有一个蓝色的牌子E14,从我身后的雪坡上不断有身形矫捷的滑雪者燕子般从我身边掠过消失在这两条雪道中,其中还包括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查了下手机中北大壶滑雪场的雪道图,目前我处在图右侧两条蓝色的中级道岔路口E14那儿,而真正的绿色E13雪道入口是和黑色的高级道E12在一起的,在我刚刚滑下来的这个雪坡之上,但滑过它时我只看到黑色的E12标识。从这个高度望下去,山下停车场边上的滑雪公寓楼如同孩子摆的积木,远处对面南楼山上我刚刚滑过几次的那个N1阳光大道还远在我之下,我知道那个位置的海拔高度是735米,有一个成语形容我目前的境地——进退维谷。


显然爬回身后的雪坡上再去找寻绿色的E13雪道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只好硬着头皮随便选择了左侧的雪道。这是一条建在山脊上陡峭、狭窄的雪道,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林在这条雪道上投下柔和的光影,下面几十米处的缆车站清晰可见,有连续的转弯的雪道大概没有十米宽,右侧是积雪的山体树林,左侧的深坡下满是荆棘树木,如果从这边冲出去,想来没有什么好下场。


如果它够宽陡峭些也无妨,然而它的坡度就像那根空中的工字钢摧垮了我的自信,滑下三分之一时我本能地重心太过靠后被自己的滑雪板别倒在厚厚的粉雪上,实话说那雪的感觉还真不错,无奈之下我只好拖着雪板沿着左侧雪厚的地方一点点挪向下面。即便是坚硬的雪鞋刻着积雪,有时连人再雪板还不自觉地下滑,可见雪道之陡。举步维艰之时,上面滑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小伙子,向我建议他来帮我拿着滑雪板,我知道我此时的困境在于恢复自信心,于是宛然谢过他的好意,临别时他建议我走雪厚的地方,之后转身消失在E14里。


十几米的下面B索缆车站已经清晰可见,不断到达的人们从吊椅上下来绕过缆车站从另一边的狭窄雪道出来,再拐个弯儿从更加陡峭的E14道轻灵滑下。未几我也挪到了缆车站处,想了一会儿总不至于坐上这条吊椅索道返回山下吧!于是蹬上两只滑雪板,沉下心境,心里默念着平行转弯的技术要领,不再犹豫引身提重心旋转雪板推雪下山,因为E14连续的大坡度迫使我必须持续发力控制下滑姿态,不一会儿即感觉两条大腿的前侧肌肉酸痛,不得不刹停休息一下。


手机上的雪道图显示E14的下半部分就是北大壶滑雪场著名的青云大道,然而从它的宽度来看我觉得叫大道有些牵强,它在密林中延伸向山下,午后的阳光已经照不到这里,透过雪镜看到的景物都是青色的(难道这是青云大道名称的由来?),雪道两侧是厚厚的粉雪,滑行在上面有种软绵绵的感觉,中间部分被反复滑过的雪板压实,疲惫酸疼的双腿带着我滑过阴影里的青云大道,随着E14在山角下拐了个弯汇集到各条雪道的终点——雪具大厅前的缆车站。虽然没有依图而行,然而滑行带来的快乐是一样的,沿途欣赏到的雪景一样不差。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大约用时半个小时。


4,初级野雪道E13+E15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但仍把对面山上的阳光大道的上半部分照的通亮,依然有滑雪者活跃其上,我的双脚不自觉地又带着我重新走进了G索站,这次打定主意在半山索道站下,一定要探寻一下E13到底在哪儿?G索只需15分钟即可跨越690米的垂直海拔高度抵达大顶子山顶,没用上7-8分钟我就站在了半山的缆车站,高级道E9以足有40多度的坡度向山下伸去,索道站的工作人员一个岁数也不小的中年男人,热情地提出帮我穿好滑雪板,我谢过了他的好意,他告诉我横穿过40多米宽的E9高级道,对面的那条林间的野雪道就是我一直找寻的E13。


立仞穿过40多米宽的高级道E9不是困难的事,敢于从上面滑下来的都是老鸟,那些犁式滑下的“火箭”们一定都在这条大奔头雪道的起点瘫软了。绿色的E13是一条狭窄的野雪道却是我不曾想到的,在它的入口处徘徊着几个滑单板的年轻人,E13入口处十几米的坡下一个他们的同伴已经摔在那里,我没再有一分犹豫滑进狭窄的野雪道,风从耳边嗖嗖地掠过,两边的山林飞快地向后退去,不断的的搓雪让速度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好容易停在横穿黑色E12的路口前,却发现还要爬上一个雪坡方能穿过高级道E12滑进对面的初级道E15里,不过要精确地控制滑雪速度靠留存的惯性冲上这个雪坡且刚好停在黑色的E12上也不是不容易做到的,弄不好突兀地闯进高级道里与“高速公路”上的高手撞上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儿。有了前面穿越E13、E9的经历,再穿过眼前的E12、E15顺利多了,如此又一次回到了青云大道,古希腊的哲学家的哲句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不能阻挡我在这个下午两次滑入青云大道。


带着一身疲惫回到雪具大厅,大厅里的许多人们已经开始准备“撤退”,苏新正在就餐区悠闲地休息,把滑雪板安置在雪具架上后,摘下头盔我才注意到湿漉漉的头发热气蒸腾,这引得苏新一连串“我去”的惊叹,冲锋衣裤里面的内衣也已被汗水打湿,那感觉着实不好。从大门望出去,远处南楼山上的N1雪道已完全被青色笼罩,仍有许多人从上面滑下。东北的冬天太阳起得晚走的早,此时每隔一段时间天光都暗下去一分,黑暗和寒冷狞笑着准备登场主宰属于他们的黑夜,深度的疲惫换来充分享受滑雪后的满足感,滑雪是一种人生态度,它让你明白只要你不放弃,世界将不断为你翻开崭新的一面!北大壶——吃肉的老虎,我还会再来!


PS:

1,来北大壶之前在网上看到有网友写到,“冬季的北大壶近乎无风”,可我在一公里长的N1阳光大道飞驰而下的时候,迎面吹来的风如万把钢针刺入我裸露的皮肤,后来把抓绒的护脖提起来护住脸,再滑下时,那些钢针才奈何我不得——实践出真知!


2,千万不要以为你在一些规模小于北大壶、松花湖的滑雪场征服了它们的“高级道”你就成了滑雪高手,这儿的初级道恐怕都会让你胆儿寒、肝儿颤!且不说中级道了。


3,来北大壶滑雪之前一定仔细研究好雪场的雪道图,滑过之后我才发现E14中级道那儿的缆车是源自山下停车场后面的滑雪公寓酒店楼区,在那之前我一直纳闷为什么从青云大道滑下来的雪客直接滑向停车场?不玩了?


4,回来后仔细研究攻略得知,如果去北大壶滑雪最好早到,头一天晚上压雪机会把雪道压好,各条机压雪道都是一早上雪况最好,到了下午雪面都被雪板反复推得不好了,真正的滑雪者此时都转到宽阔的阳光大道上练习基本技术了,北大壶滑雪场开放时间:8:00-16:00,下午最后一次从阳光大道滑下来时,看到缆车站那儿停着的进口压雪机已经启动了发动机,那庞大的家伙象隔壁吴老二一样浑身抖动着准备开始工作。

它没冒烟的时候,我还以为它是一棵树。

下图中这种滑雪板架很贴心,一般小的滑雪场也可以这样,可他们没有这种服务顾客至上的意识。

苏新明显是被陡峭的雪道给吓着了。

N1阳光大道的D索

从E索的终点滑下来没什么意思,坡度太缓

阳光大道索道终点站

海拔735米,雪道落差190米

光影婆娑

景色优美

直通大顶子山的G索

山顶的索道出口

这台无牌子的奥迪是怎么上来的?

本篇游记共含6155个文字,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寻漫画式生存 的图片:

我也有点想滑雪了!

2017-02-14 19:17
相关目的地:   吉林
3460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吉林市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