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纯情布依,纯净山水

19
渐行渐悟 (重庆) LV.15
2017-02-13 16:32 107/8

黄果树气势磅礴的轰鸣犹在耳畔
天星桥灵秀山水间刻着生日的符号
万峰如林布依山寨响起的山歌还在荡气回肠
明镜般的万湖水倒映着绝壁山凹
何先生故乡传说他的抗战传奇
马岭河的飞珠溅玉还湿润着我的梦乡
双乳峰的母爱情节犹如永恒的歌谣
……  ……
啊,多彩贵州,美丽黔西南,一幅幅画卷常在我梦里萦绕!

5月22日:渝黔电视人,相聚于安顺

        多彩贵州,中央电视台每天早上都在引诱我的蠢蠢欲动。我的行程,一次接一次的被贵州的侵染。下一站我将去哪里?
        对,贵州,那方山水不同寻常;对,黔西南,那份风情多姿多彩。
        当我正在谋划着春天的行程,突然接到重庆广电集团音像出版社的通知,渝黔广电人要在贵州组织交流学习活动。欣欣然,收拾行装,组织队伍,出发而去。
       2011年5月22日,天刚朦朦亮,我们便疾驰在了渝黔高速。重庆的,江津的,万州的,永川的,贵阳的……一声集结号,四面八方的广电人奔涌而至。中午时分,我们便相聚于贵州安顺黄果树瀑布景区附近的酒店了。
       欢聚一堂,把酒叙旧,畅谈广电发展,共话事业与人生。茅台酒香,弥漫开来。贵州行旅,就此开启。

5月22日:黄果树瀑布

       黄果树,以一棵树而命名,可谁都知道它并非一棵树。驰名中外,老少皆知。我曾在 2006年的六盘水三人行路过此地而到访过。那一次,因要赶路,只远远的打望一会就因为行程而匆忙告别。今天,有足够的时间,更近更细的欣赏黄果树瀑布的风采。

       它位于贵州安顺境内,但安顺之名气,远不如其境内的黄果树瀑布。再访黄果树,从远而至,远望,近观,步入瀑布之后的洞穴,全方位领略了这个有着世界吉尼斯总部所命名的“规模最大的瀑布群”美誉的群首之瀑之风采。

       景区的大门口,鲜花呈树状在开放。早到的游客,已是成群结队在等候着。春天的阳光正好,赏景的心情正好。

       进入景区大门,就进入到一个雅致园林。绿树,红花,盆景,奇石,雕像,错落有致,精雕细作。多好的云彩,多好的风景。漫步其间,似在画中游,也陶冶在艺术的世界。那些树,粗壮的老杆茂盛着新叶;那些果,像个个的小灯笼挂满着枝头;那些枝,柔软着伸展,婀娜的腰身;那些石,雕刻如花,身姿万千……

       粗笨老根,似乎奄奄一息。细一打量,根深厚土,枝头的新芽洋溢着暖暖的春色。

       风之摧,雨之涤,洗礼出磐石的千疮百孔。岁月恰如艺术的刀斧,自然天成的石头,经时光的打磨,雕缕出一件绝世佳作。

          尊尊塑像,栩栩如生。头顶蓝天,脚踩大地,傲视人间。他们是黔地英灵,他们是黔人杰士!

       瀑布在深谷之中,电动扶梯将我们送到谷底。从扶梯上游客的目光中,上行的仍在回望,下去的已在神往。传世的黄果树瀑布终将露出她传神、传情的真正面目。

       涌出扶梯,一幅天然画卷呈现眼前。峰峦之间中,清水淌流。两岸青山,一潭碧波。阳光披洒,波光生辉。听见上方传来轰轰的水声和游人的大呼小叫,可以判断出瀑布藏身于水流的上方。沿溪边小径而上,水声越来越清晰响亮。终于,转过弯弯小路,远远的,我们看到了那幅熟悉的画面。再往前走,又感觉到了迎面飘来的水雾,温柔的打在脸上,这是一种很久都不曾感觉过的舒坦。水雾是冷的,可落在脸上之后又能感觉出一种热量,就好像一种温暖,一种爱在抚摸着你,让你静静的不想动弹,不想失去。再往前走,水雾变成了雨滴,弄湿着单薄的衣衫,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见到有些有准备的游客,穿着雨衣,打着雨伞,一种雨中漫步的浪漫境界。我的衬衣掀起,只为了保护手中的相机,却又不想错过眼前的美景,结果,不仅湿了半身,相机还是被溅了不少的水气。 

        黄果树露出了它的俊美容颜——整个瀑布从上到下大约有百米多,上面是一线的天边,下面是一个深潭开头的河谷。奔腾的水流仿佛冲破了天一般倾泻而下,无可阻挡的气势恰似李白笔下落入九天的银河,从天边划过山崖直入深潭。洁白的水柱像一粒粒巨大而闪耀的珍珠串联在一起,绑成一捆,跳跃着闪动着,在落入深潭的最后一刻凝聚成一朵朵巨大的莲花,却又瞬间化作仙气散开在了河谷。瀑布的侧边有些凸起的岩石,串联的水珠便一个接一个的不停地击打着这些凸起的岩石,迸发出一粒粒极细的水珠,四处飞溅,给壮丽的景观中增添了些许耀眼的亮点。

        站在它的面前,被眼前这宏壮的一幕所打动。伫立在画幅前,水珠的跃动,水流的鸣响,水花的飞舞,慢慢地静止下来。忽然,一声惊叫——“彩虹!”永恒的画卷中一道七彩之虹跨在清潭上的白练,像一座仙桥通往天界……那一刻,我被震撼了! 

        更加的走近,已经站在瀑布面前。其云蒸出的水舞缭绕飞旋在了我的身边,如万马奔腾的水流从60米高处的悬崖上直泻深达70米的犀牛潭,喷溅的水花丰姿俊采,溅晶如珠。山中的绿叶愈发苍翠,蔼蔼的雾气弥漫,潭边的草木全被浸染成墨绿色,与银白色的瀑布水帘相耀潆洄,衬托成难以拒绝的妩媚。瀑布可以说在咆哮,或者就称她在朗声吟诵,吟诵的是千年抒情不尽的绝句,把丝缕的情愫演绎出万丈的豪情,你读不全懂的,因为她悠远而又神秘。一条峡谷穿银波,一条河水一川歌,一挂瀑布传千古,一幅画卷从天落。世外桃源中,我是仙子,我是诗人,我缺少清冽的美酒,就饮一口潭边的水吧,甘甜爽心,同样让我醉了,不思远去。

        要不是同伴的唤起,我会在那幅仙境之中忘却时间与空间,我会为此情此境而长久的注目与流连。随着人流,踩着瀑布下的石径,目光却一刻不愿舍弃。
        脚步的移动,把我的沉醉牵到了瀑布的侧面。瀑布触手可及,珠玉在纷落在我的手上脸上,青幽的石壁是画卷的底色,脚下是清澈而荡漾的犀牛潭,涓流喝着欢快的歌舒缓轻舞,升腾的水雾笼罩着山谷,绿色的生机映衬着白色的烟雾。水波映青山、白云浮水面,青山、白云也随波而动;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奇幻万方,像是仙女们在舞动着宽大白绫,像是银河坠落凡间,泻落的是洁白,纷飞的是晶莹!

        继续前行,移步换景,我们朝着瀑布后面的悬崖走去。石头上的“水帘洞”题字,让人感觉来到了孙悟空曾经的家园。水帘洞就在瀑布的背后,是高约2米、宽1米多的岩洞,洞内修有石阶,有几个宽敞的洞窗。一进入洞口顿时感觉凉爽许多,只是洞内很黑,时而有水滴落入脖颈内,不禁让人打颤;时而又踩到了水坑,水花溅起时清脆的声音在洞内飘荡着。

         在一阵抹黑之后,终于看到了亮光,我们到了悬崖的一个洞口,外面被一层厚厚的瀑布遮住了,看不见外面。这么近距离的面对瀑布,很想伸手去触摸一下,但太远够不着。从这个洞口又进入另一个隧道,拐了一会之后就到了另一个洞口。

       一个洞口就是一扇观景的窗口。通过洞窗观赏瀑布的内幕,眺望水幕前方的山水、蓝天、白云,尤其是可以零距离地接触瀑布。洞窗前的瀑布别有风味:有时细雨霏霏,有时大雨倾盆,有时雪花纷飞,有时紫烟缭绕。但不管风吹、雨打、水击、日晒,绝壁上的草木,却依然嫩绿、抖擞。

        这个洞口比刚才那个要大一些,依然是很厚的水流从眼前咆哮着奔了下了,但洞口没有完全遮住,旁边有一些稀丽的水珠顺着洞口的上缘哗哗的落下,极像挂了一幅珍珠做的帘子。洞中观瀑,如置身于流水之中。洞内湿雾如云雨,缓缓前行,千万不要打搅沉睡恒古的一廉幽梦。从洞窗望外看,黄果树瀑布就在外面。天然的国画镶嵌在层次分明的画框中,青藤和芳草杂乱缭绕在急泻的水流旁,错落排列,无规则但却动静结合,让人美感突兀。把手一伸,瀑布就在你手里,清凉的水会让你通体透彻,杂念不生。向下看,是犀牛潭的深渊,但看不到底,因为瀑布溅起的水雾早已朦胧了视线,只有远处古榕垂荫,竹林依依,山涧淙淙,诗情画意也描绘不出我的思绪了。

        水幕倾盆着,动感的美韵古朴而又壮观。水是山的血脉,山是水的筋骨,静静的青山其实并不孤寂,绿环翠绕,茂林修竹,黄果树瀑布从高悬的钙华洞口奔涌而下,挟雷霆万钧之力直插潭底,潭水怒腾翻升犹如潜龙奋起。犀牛潭潭水碧绿,漾出的水花竟然蜿蜒流淌成河,曲折泻向峰峦深处,不知归处。

         出了水帘洞,洞外的世界豁然开朗。溪流淙淙,白云悠悠。仙界固然可以暂时洗却烦恼,世间也有灿烂阳光。其实生活中的风景不是没有,只是我们的心情时时把它忽略。越来越多的喜欢旅行,因为旅行中的风景可以净化心灵,可以愉悦心境。其实人生本也是一场旅行,我们如果能把旅行的心态带入生活,我们的身会安静,我们的心会愉悦!

       过了一座摇晃的索桥,我们就回到了彼岸。在瀑布的下方,潭水缓流而下,流向远方。就像每一次的行走,无论走多久走多远,终归又会回到来时的路。但是,每一次的回归,有收获的旅行,还是原来的地方,却已不是原点,而是新的起点。

       出了景区。景区内外是两重天的世界。喧嚣,贩卖,讨价还价,争执纷扰。老太太手中的水果,好看。我不爱水果,却体恤老人的辛劳,便买了。导游说,肯定的短斤少两。又尝果味,酸涩得吐牙。清清瀑布,就不能洗涤凡间人心?

           美哉,黄果树瀑布!更愿清澈之水能洗却这方尘埃。

5月23日:天星桥景区

       第二天的行程还在黄果树景区。天星桥,是黄果树景区的另一种风景。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缔造了这方美若仙境的山水。很遗憾把照片开丢,费力找回了几张,仍然能把我带回到那贵州喀斯特地貌赐予的雄奇与秀美。     

       天星桥,虽属于黄果树景区,实为不同的地点。与黄果树几为孪生,同在黔西南,同属喀斯特,同为山水风光,但天星桥更为低调。其实,在我眼中,天星桥更为细腻多姿,景区也较之宏大。瀑布的方式多样,山形的造化神韵。

        走进天星桥,虽不见桥,却有星星般的石头散落在岭间的水潭溪涧。美其名曰“数生日”,每块石板上都有一个日期,踩着脚下的石板,数着行走的步数,寻找属于自己生日的那一块。这给徒步行走增加了旅行的乐趣。

        踩着一块块错落于水中的石头,其实真的不容易。既怕错过了山水美景,又怕走过了自己生日的那块石头。如果太东张西望,还担心落入水中砸坏了脚下的“镜子”。这让大家的行走都小心翼翼的。
    进入了“下半年”,我的脚步放得更慢了,因为隔我的生日越来越近。差不多同行的每个人都会趣味的在自己的生日石上留下记忆。我也俗套的站在生日石上,拍了一张与山水同在的照片。 

        走过数生石,也就结束了纵横交错的水上石径,可以不再管脚下的石板路了。而这时的溪流和峡谷更加美不胜收的接踵而来。山岩上藤蔓密布,溪涧间水声潺潺,一步一景,移步换景,景景相连,赞叹不绝。散文家梁衡的笔下这样对天星桥的赞美:“全国的山水也不知道去了多少处,竟没有想到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天星桥的美就美在你突然发现世界上的风景还有这样一种美。因为这景你从没见过,从没想过,就是在小说中,在电影上,在幻想时,在睡梦里也没有出现过。现在,突然从你的心灵深处抓出一种美,摆在你眼前。你心跳,你眼热,你奇怪自己心里什么时候还藏有这样的美。” 

        我也有差不多的感同身受,便用大师之笔来表达我对天星桥的观感吧。

    这里有大大小小的天然山石、水石盆景。弯弯曲曲的石板小道,穿行于石壁、石壕、石缝之中,逶迤于盆景边石之上。沿小道游览,抬头是景,低头是景,前后左右皆成景,仿佛到了天上的仙境,地下的迷宫。  追寻着“天星桥”的名字来历,这座似天公所造的天然石桥给出了答案。日光照耀,一桥横卧波涛,似银河上的鹊桥,人在桥上,伸手可摘天上星斗。

        在高老庄休息区,有好多各色的蜻蜓飞舞。这时孩童时我也喜欢的生灵。见到它们,如与多年未见的老友的重逢,顿然生出欣喜。当年会以追逐与捕捉它们为乐,今天,我愿意看着它们自由的飞翔与歇息。悄悄的在它的身旁,不想把它惊扰。

       天星桥最壮美的,我最为称道的是美伦美奂的银链坠潭瀑布。这个瀑布上面成漏斗形,底部是槽状溶潭。在潭沿面上隆起的石包,象一张张下覆的莲叶,交错搭连,河水在每一张叶面上均匀铺开,纵情漫流,象千千万万条大大小小的银链,轻音嚷嚷地缓缓坠入溶潭,永远没完没了。水围圆石而下,宛如条条银链坠入深潭,绚丽无比。我在它的身前身后,不停的变幻着角度把它欣赏,它那千丝万缕的情态和如泣如诉的瀑声,让人留连往返。

    震撼于黄果树的气势磅礴,游历于天星桥的秀美精致。它们俩,以不同的风格,展示了多姿多彩的贵州之美。这个春天,一天旅程,舒坦,酣畅! 

5月24日:万峰林

        有人说,万峰林是兴义的一张名片,它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五大峰林之一。
    百闻不如一见的兴致,在一个团队中扩散。贵州电视台的东道主的津津乐道,勾引起我们一路上的遐想。不偏不倚,径直而去。旅行车直接把我们送到与峰林对峙的观景台上。

       奔跳下车,伫立观景平台,放眼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实地,还是画中?一座座馒头山矗立在碧绿碧绿的稻田里,布依人家坐落其中,小河弯弯曲曲,宛如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300多年前,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就曾到过万峰林,赞叹它“磅礴数千里,为西南形胜”。

        变换着角度,从全貌到细节,慢慢的欣赏着这幅天然画卷——
    走在观峰道上,俯瞰万千山峦,高低相间,错落有致,就像是列阵的士兵,整装待发,气吞山河。峰林间隙,一片开阔地带,是百姓家园。
    这些峰林,根据形态有着不同的名字,分为列阵峰林、宝剑峰林、群龙峰林、罗汉峰林、叠帽峰林。仔细看,越看越像哈。

       山峦与田野之间的布依族新农村的小寨子,一个有着诗情画意的好地方。 峰林如同一道屏风,护佑着村寨田园。这里奇峰如林,田坝似锦,河水如带,村寨如云,恰似一幅朴素、清丽的布依族织锦。又像一座座奇峰从锦绣田园中拔地而起,瑰奇挺秀,姿态万千,峰与峰之间若连若断,错落有致具有极强的透空感。

       这些峰峦,都是贵州特有的锥状喀斯特地貌。并且,这里还是中国锥状喀斯特发育最典型、最完整、最集中的地方,并做为贵州锥状喀斯特的典型代表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中国喀斯特世界自然的遗产预选名单。听介绍,在这些峰峦中,其间还有河流、溶洞、伏流、漏斗,组成一漏斗群奇观。

       万峰成林,列于眼前。八卦田园,播种着美景与心愿。一座座峰峦分布于绿色秧田之,好像是碧玉巨盘上托起一个个硕大的翡翠。 
    真的佩服这些农人。他们就是大地艺术家,可以把庄稼种成艺术。大地是画布,勤劳为画笔,庄稼地成了一幅巨大的锦绣画卷。

        以此为中心,盘旋散开,像螺丝,如八卦,极具创造,甚是有趣。庄稼地里,有的是成熟的金黄的麦田,有的是收获后翻红的土地,有的是郁郁葱葱生长的庄稼。红黄绿,大地的三元色,煞是好看。

          庄稼地边,小溪像一条翡翠玉带,流过村庄,绕在田园。

    隐约可见到地里劳作的人们。他们在忙碌的收割成熟的麦田,也是在大地上纺织新的锦绣。

       徐霞客曾感叹道“天下山峰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此话从何而来?反正这句话成了兴义旅游的广告招牌,万峰林也因此名列兴义旅游之首。其实我们仅是“王小二到此一游”。若有时间,可进入到山中探幽,进农户体验布依人家风情。我们仅在高处的观景台上远观而止。没得山中奇妙景,只缘身在群峰外。

5月24日:万峰湖

        游毕万峰林,转至万峰湖。小小一个区域,有林有湖,方寸之间,就展现了贵州山水特有的魅力。

       从万峰林的观景台到万峰湖,途中路旁景色宜人,翻越大山,来到红椿码头。

       站在岸边,只见万峰湖周围万峰环线,烟波浩淼,构成一幅天然山水盆景。与贵州其他地方自然山水不同,万峰湖其实是一个人工湖。1998年云贵高原修建天生桥电站后拦江蓄水形成今天的旅游胜地。万峰湖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是珠江三角洲水质调济的重要源泉,是“珠三角”经济区的重要水源供给地。万峰湖是云贵高原上的一颗平湖明珠,享有“万峰之湖,西南之最,南国风光,山水画卷”之美誉。

       万峰湖被称为“钓鱼人的天堂”。钓鱼爱好者都慕名而至,听说连台湾东北都有打飞机来此钓鱼的。本来我们都是要乘船游湖的。团队中的蒋虎竟然早有准备,他的车上还自带了渔具。到了岸边后,我们兴致着往游船而去。他却独自一人,钓鱼去了。
    正巧有一只捕鱼的小舟划到岸沿,船上,已是小有收获。

       游船驶离岸边,开始了我们的水上游览。因为是五月,还是枯水期,万峰湖并没有描绘的那般美。特别是因水枯而在绿山与碧水之间形成了一道水际线,看起很刺眼并煞风景。所以这个季节的游人也不多,船只的航行非常的自由开阔了。

    偶有迎面而来的船只,吆喝着打着招呼,互致问候。对面船头的那对年轮人竟然悬坐船舷,任清风拂面,任微波轻溅。因为湖面开阔,因为风平浪静,船工也没有限制他们的任性。

       除了那道枯水线有点影响观感外,其实,万峰湖的之美还是值得一赞的。首先是这里的水,它的纯净、透明、轻灵、柔软、随和;还有沿湖的山,它的俊郎、沉稳、扎实、倔强和坚韧。山与水的结合,组成了“山水画卷”。

        万峰湖沿岸峰林、石林、溶洞、天坑、森林密布,构成众多的景观景点。我们的船先游的方向是水面开阔处。远山看似在逼近,其实还有很远。船在行,峰在转;船向前,峰靠近;船一转,峰在变形——一会儿是尖顶,一会儿又变成了圆帽。

        行驶到湖面稍稍变窄处,船便调头。船家说,湖内岛屿与半岛80余个,大小港湾湖汊50多处,内湖2个。继续往里走,湖面只能小的船只进入,我们无缘去探幽深处的港湾湖汊了。

       仰望岸上,在几乎全是石头的山脊间,并不全是贫瘠与荒凉。绿的树,黄的麦,清幽幽的菜畦,竟然能在薄薄的土壤里生长出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这荒远之地,勤劳的布依人,水中有鱼,山上有菜,加上清新的空气,美丽的风景,这样的日子,也是怡然自乐啊!

        调头的游船,驶向另一面的雄峰峡谷。迎面两峰对峙,犹如三峡夔门。从三峡来的重庆人,能在贵州看“三峡”,不枉此行。

    船过“夔门”,两岸青山相对出。船头望山,仰疼颈脖,群峰姿态万千,突兀壮观;低头戏水,伸手可触碧波,甚至可以碰到游鱼……

        绝壁红崖,如鬼斧神工,似天然壁画。岩壁上的洞穴,像大山的眼睛,既是守护这片静山幽水,也在张望着世间万态。

        船行峡谷间,人在清净地。一小时的水上时光,终又重返人间俗岸。一群忽啦啦奔上岸边,唯见钓者蒋哥独立岸石,不为所动。水中鱼蒌里,活蹦乱跳着他的收获。      
    然后,我们将驱车往另一处——何应钦将军的故居。而独钓的蒋哥,仍不为所动。“你们去玩吧,我在这里等大家。”钓者的愉悦,是另一番风景。


5月24日:何应钦故居

       游毕万峰湖,时光尚早。听贵州主人介绍,附近是国民党将领何应钦老家。一路崎岖,驱车十多公里。这在何应钦生活时期肯定是穷乡僻壤。今天,仍是较为落后的乡村。但深山之中,却掩藏着何氏家庭的显赫。更有何应钦不凡的人生经历,增添了这个乡村的传奇。

       这个地名就够土得掉渣了:泥凼镇,风波弯。半山腰上,依山势筑石为堡。虽是僻堡,有仙则灵。出了国民党政府的二号人物何应钦,这里便成风水宝地。

       何应钦(1890年4月2日-1987年10月21日),贵州兴义人,字敬文。曾留学日本,历任国民党军政要职。去台后,历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病逝于台。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1909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在黔军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军参谋长等职。1922年夏任云南讲武堂教务长。1924年春任广州中山元帅府参谋。不久,任黄埔军校少将总教官,后兼教导一团团长,成为蒋介石的亲信。 

何应钦的故居占地10余亩,背倚青山,筑石为堡,房屋于堡内、石垣上设有炮口枪洞,遇有攻击,可依堡自守。石堡好像建在一条“回龙转向”的龙头之上,易守难攻,坚固沉稳。

       拾级而上,登临何家“城堡”,石级旁边的墙上是巨幅的历史照片——1945年9月9日,南京,何应钦以陆军总司令身份代表国民政府接受日本投降。有意思的是,投降方的日本站直着腰杆,而何先生去弓下身子去打接受日本的投降书。有个解释是这样的:代表日本方的冈村宁次是何应钦在日本留学时的老师。时矣,势矣,师生成为胜负双方的代表,但何先生仍不乏对老师的尊敬之意,所以弯腰接受老师的投降书。这应该算是礼仪之邦的风度吧。

       登上石级,便是故居大门。1890年4月,何应钦出生于此。藏在深山,成就为一代将领,应当是付出了比城里人更多的艰辛奋斗。“乾坤一夕雨,草木万方春”,既是描绘大山自然风光,也是何家的家风锤炼,还蕴含着对何先生的点赞吧。

       何大将军的旧居在贵州当地,也只属于普通民居。四合院,木结构,中有天井院坝,庭中有树木芭蕉,典型的农家小院。这处旧居是何应钦之父于1874年修建的。后随着何应钦职级的不断升迁,其家人先后改建加高了三次。即便如此,还是算平凡人家。作为国民政府的显要高官,可能当不到如今的乡长、村长的豪宅了

       故居由前厅、两厢及正厅构成四合大院,均一楼一底。院中天井用石板镶嵌。院内石雕木刻图案多达百余幅,其中尤以刻在窗下石裙板上的“鱼跃鸢飞”四字最为引人注目,其书为行书阴镌,每字约60厘米见方,书法游刃如龙、俊迈洒脱,刻艺深浅得宜、洗练细致,堪称书法佳作。

       其实何应钦在此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他在少年时就离开家乡去了贵阳读书,然后参军从政。一去几十年,直到1941年底,他已成为国民政府的重要官员了,一次赴昆明公务才回家省亲,从此也再未回来。

        我在故居里穿庭过院,或驻足在庭前院中,或登斯楼感怀。老宅也成为开放的陈列室,基本按照当年何应钦生活年代的场景设置,让人信步其中,有重百年前的农家院落的感觉。乡居风情,厚重家风,传统文化,凝聚于一桌一椅一字一画之中。加上解说员的讲解,观看一些历史资料,可以借之大致了解何先生的生平之事。

        转罢何家大院,再步出山门。站在门前眺望,这里前临桂北丘陵,千山万壑,浩瀚无垠,一眼望去,大小山丘,有如“万马奔腾,气势磅礴。民间传说这千峰万岭,好像百万雄兵,后面大山犹如统兵大将,何氏故居为将台,称之为 "大将点兵"。 何应钦故居,既包涵了大自然与能工巧匠的神奇功力,又从其特殊的一面体现了何应钦先生非同寻常的一生。

     大院墙角,有一块石碑,应是后来改建时所立,以纪念何应钦代表中国下放接受日本投降书的那个历史事件吧。

         边上还有重建的“何府马厩”。马也去,厩还有,却如先生已逝,乡亲的怀念之情仍悠然于山间。 

        何先生何尝不是也常常牵挂着故乡呢。他也曾辗转拜托亲友,了解家乡情况及祖茔安然与否。特别是其妻病故后,他更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倍感凄清,受不了乡情熬煎。他不知多少次向人描述家乡泥凼的山川名胜,久而久之,听的人头脑里都有了一幅泥凼山水图形。1980年4月90大寿时,著名国画家张大千根据他平日的描述,精心画了一幅《泥凼风景图》作寿礼相赠。在众多或华贵、或荣耀的礼品中,他独独珍爱这幅家乡山水图。八十年代中期,贵州省有关部门拍摄了一部以兴义风光为题材的录相电视,通过各种渠道带到他身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看到后对家乡变化颇多感慨。他还时常把家乡人带来的照片拿出来翻看,照片上的景物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看到泥凼石林,他就想起童年与伙伴们在那里嬉戏玩耍的情景;看到大山中的羊肠小道,他就想起当年只身一人,踩着这条小路,到兴义求学,然后走出兴义,走出贵州,登上了中国政治军事的最高舞台……
  1986年4月,何应钦中风,被送进医院。1987年10月21日上午,向有“福将”之称的何应钦,得以寿终正寝,时年98岁。

5月25日:马岭河

        领队说,马岭河的瀑布有多美多美。我的家乡是千瀑之乡,有着称为神州第一高瀑的望乡台瀑布。所以,说起看瀑布,兴致有些漠然。毕竟是团队活动,也得跟随而去。

        从兴义到马岭河景区十分方便。跟着带队的车前行,不大一会儿,我们的车队就到了马岭河景区的入口。很冷清,似乎除了我们的人马,不见有其他的游客。倒也舒坦,就当吸着清新空气,在大自然中继续唤醒昨夜的宿醉吧。

       峡谷当然就在低处了。本来有电梯可以直接下到谷底。我们全都选择了步行。步道修得很好,又是下坡,满山的森林灌木、苍松翠竹,仍郁郁葱葱。其间,鸟儿啁鸣,泉水叮咚,天然成趣。加上一路的谈笑,七弯八拐,穿林听风,惬意在心头。

        走到谷底,回望绝壁上的玻璃墙,那便是观光电梯。科技是个双刃剑,给了人们便捷,这个现代化的东西搁在那儿,总觉得是给一个好生生的躯体却了手机一样,破坏了大自然本真的味道。 

         一道深而窄的峡谷,据说长达15公里。两岸峭崖对峙,河谷幽深,号称集“雄、奇、险、秀”之特色。
         我们计划只走一小段。最被称道的马岭河瀑布就在眼前了。步道穿过瀑布,飞雨扑面,小有湿身。比起家乡的望乡台、水口寺,还是少了些声势。更不可与前日观赏过的黄果树、天星桥相比了。可能还不到水季之故吧,那几溜折折叠叠的水流还是觉得小气了点。 虽不磅礴,细而长的水帘也有着轻风撩动之感。

        河边的步道从瀑布后面穿过,这个角度的美感还是挺不错的。帘悬绝壁,给幽深的峡谷披上一层朦胧的轻纱,浅水的小溪在山间蜿蜒,又恍若于无端截断。忽然想起曾经分管过江津旅游的老领导如此评价过四面山:“有山无水,枯躁;有水无山,单调;有山有水,绝妙!”此情此景,算得上他评价体系里的“绝妙”吧。

        谷,是深谷;桥,似天桥。巨大的落差,天上的桥,与脚下的水,是天与壤的距离。不敢去想象过桥之险,建桥之难。
      大桥的下面有小桥,一道索桥通到了小溪的另一岸。然后,就往回走了。

        比较喜欢的是峡谷内的另一奇观,一层层倒挂着堆积的钙化石状如舞台上的幔布,又似一根根倒插的笋柱,在岩壁上构成了一幅幅立体的“琼楼玉宇”来。 

         返回的步道要钻过一个石洞。洞是通道,不长。进去,一片幽暗;出来,豁然开朗。 

       有人把马岭河比喻为“地球上最美丽的疤痕”。一种忧伤感的名字让我不能理解。我再次回头的时候,我在寻思:很久很久以前,某位仙人一怒之下,用一把利斧横劈下来,在大地上留下一道百公里长,一百多米深、几十米宽的裂缝,便成为一道“疤痕”。只是经年下来,这疤痕虽不曾愈合,但定是有善良而又美丽的仙女时时探视,她那伤情的泪水滴落河谷,从此,峡谷中溪水奔腾;当她俯身而视时,如丝的长发变成了峡谷两侧飞悬的瀑布;她又轻拂纤指,唤来了轻风素月,送来了苍松翠竹,从此,马岭河峡谷幽深宁静、清荣峻茂,悬泉飞瀑,芳草鲜美,成为“地球上最美丽的疤痕”。 

        疤痕,也可以是美丽的。所以,不要为往事悲伤,不要因为曾经的痛苦而懊悔。心若静,风景就好,疤痕也美!

5月25日:双乳峰

        双乳峰,听着这个名,人们都怪怪的笑着。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生出许多的好奇。便早早的结束了马岭河峡谷的单调徒步,悬念着奇特的“双乳”。

        路上便开始打听双乳的由来。导游告诉我们:这里有两座石峰形同女性丰满的双乳,逼真得让女人看了脸红,男人看了心跳,被当地布依族称为“圣母峰”。宋代文学家苏东坡有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观看“圣母峰”也是这样。

        有黔西南州贞丰县电视台的接待,先到一个布依山寨。农家大院里,热闹的气氛。谈笑,交流,逗乐。还有现场的打糍粑。浓浓的农家风情,洋溢在田园农舍

        午餐安排在这里,在这里感受乡间大餐。豆花饭,还是老家的味道;炖鸭子,是农家的土产。菜还没上好,食欲也膨胀。

5月26日:归途

本篇游记共含11403个文字,11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风景真美

2017-02-14 11:0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7-02-14 11:44

引用 渐行渐悟 的图片:

2017-02-15 07:13

引用 渐行渐悟 的图片:

2017-02-15 07:13

引用 渐行渐悟 的图片:

2017-02-15 07:14

照片拍的真棒!!!

2017-02-15 07:15

引用 渐行渐悟 的文字:

多彩贵州,中央电视台每天早上都在引诱我的蠢蠢欲动

政治任务?

2017-02-21 12:07

引用 云贵川 发表于 2017-02-21 12:07:38 的回复:

政治任务?

回复云贵川:旅游广告片

2017-02-21 12: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