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逃跑计划(上)(川藏南线徒搭之旅)

  • 出发时间/2015-07-17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200RMB

逃跑计划(上)

       你可以忘记很多事情,但你永远不会忘记你跨出第一步的那一天。
       2015年7月17日,我背上了我的55L小红包出发了!还记得老妈送我上公交的那一刻,满眼的不舍与担心,我差点就要告诉她我要行走川藏线这个伟大事迹,幸好公交大叔开的太快,才使得我的计划完美进行!

准备

装备:55L的小鹰背包,登山杖,魔术巾,墨镜,遮阳帽,一次性雨衣,手电筒
生活用品:沐浴露,洗发露,洗面奶,牙膏牙刷,护肤品(那里很干),润唇膏,防晒霜,旅行衣架,电吹风,拖线板,垃圾袋(不要乱扔垃圾哦~)
衣服:春夏秋冬的都要准备,路上温差比较大,一次性内裤(我比较懒)
药品:我是学药的,所以带了满满一小盒药品,包括碘伏,双氧水,棉签,创可贴,纱布,头孢(大家要注意吃完头孢不要喝酒哦~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对乙酰氨基酚(退烧解热),黄连素(治上火),诺氟沙星(吃坏肚子用),葡萄糖粉(高反可以泡着喝),奥美拉唑(我有胃病)等,事实证明,我杞人忧天了,路上只用到了感冒药和退烧药,怕高反还可以带一些红景天口服液或胶囊
电子产品:手机,ipad(我没有相机,路上都用ipad拍的照,有没有很矬),各种充电器
文具:本子,笔
现金:我带了两千,路上基本没地方可以取,到了繁华点的地方可以通过旅店老板支付宝转账获得现金
证件:身份证一定要有,进藏区后路上每过一个县都要刷身份证,另外可以备一个驾照或护照,以免身份证丢了可以代替一下
寻找小伙伴:能不一个人尽量不要一个人,我在贴吧上找了四个小伙伴作为这次徒搭川藏线的同伴(虽然这么看过去也有点风险),不过小伙伴都挺好的

路线

雅安-巴塘属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
芒康-拉萨属于西藏

Day1:成都→139km→雅安→168km→泸定,搭车4辆
Day2:泸定→49km→康定→75km→新都桥,搭车5辆
Day3:新都桥→74km→雅江→143km→理塘,搭车2辆
Day4:理塘稻城理塘,搭车4辆
Day5:理塘→165km→巴塘→36km→竹巴龙→71km→芒康,搭车6辆
Day6:芒康→158km→左贡→107km→邦达,搭车1辆
Day7:休息
Day8:邦达→94km→八宿→90km→然乌→129km→波密→89km→通麦,搭车2辆
Day9:通麦→61km→鲁朗→71km→八一,搭车2辆
Day10:休息
Day11:八一→127km→工布江达→206km→墨竹工卡→68km→拉萨,搭车1辆

路上每天的住宿费基本30元左右,餐饮的花费20元左右,加上额外的零食费等,十一天总花费768元。

2015.7.17-18 宁波→成都

    从宁波成都的火车,要坐32个小时。
    而四个小伙伴由于天气原因,火车停运,所以只能换辆火车,比我晚一天才到。
    经过两天一夜的煎熬,我终于到了大成都
   走出站的那一刻,我自动忽略了身边的嘈杂,只是久久地深吸一口气.......嗯,这便是我要来的地方

乘公交到青旅。
青旅叫季风客栈,总体感觉还不错,就在西南民族大学旁边。
然后等小伙伴中。。。。。。

2015.7.19 成都

       小伙伴凌晨就到了。我由于在成都有朋友,便让她带我出去尝尝成都的美食,成都的美食果然名不虚传

成都的冷锅串串按签算钱,几毛钱一支,味道不错!

晚上和小伙伴会和后,我们开始商量行程。
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在成都短暂待几天,但是既然来了,大熊猫还是要去看看的
于是接下来的行程为:成都大熊猫基地,锦里,休息

2015.7.20-21 成都

早上出发去大熊猫基地,顺便带上了同房间的两个姑娘
但是,由于大熊猫基地在郊区,打滴滴到那的时候差不多快中午了,于是便看到了萌宠们的各种睡姿

第一站结束后,我们去市区采购了一些必需品,晚上便出发去锦里,顺便吃了个火锅

我们原本以为能承受得了微辣,但是我们太高估自己了~

        晚上回到客栈,我们开始商量川藏线的旅程,由于得到前方消息,去往二郎山的路正在修,不通车,我们只好走成都-石棉-泸定这条路,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的难度。
        7月21号经过请教资深驴友,我们决定坐大巴到雅安,然后开始搭车走汉源-石棉-泸定这条线。

2015.7.22 成都→泸定

      早上赶最早的班车去客运站坐大巴,路上一批批自行车队从身边经过,差点就激发出了我体内的另一股洪荒之力
       到了雅安后,我们在雅安通往汉源的高速路口开始了我们的徒搭旅程。
       由于我们一共五个人,于是便分成了两队,我和两个男生一队,另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一队,晚上在泸定县会和。

       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搭车,就傻傻地站在高速入口处,举着牌子,竖着大拇指,渴望地看着路过的每一辆车。然而除了迎接别人异样的眼光外,没有一辆车停下来。怪不得别人都说雅安搭车难,果然如此。
       最后一辆越野车停了下来,车上是两位大哥。

     一路聊天,得知大哥以前当过兵,退役后在全国到处跑,而后安定在四川做生意。
     这是旅途上的第一个故事,我很庆幸能跨出这一步,很庆幸可以听到那么多故事。
     过了几个小时,我们的车到了汉源,大哥由于和我们不同路便把我们放在了高速出口。刚好另一组小伙伴也在那。大中午的,烈日炎炎,在路口试图搭车无果后,我们便启程往石棉方向走去。

       走了几个小时,只剩下我们三人依旧在穿越隧道,爬坡前进,就在我们绝望之际,突然一辆小轿车停在了我们身边,原来是小伙伴随手竖了个大拇指,这位大哥刚好经过,便停了下来。

       这位大哥是个公务员,正驱车前往石棉办事。他说他也喜欢旅行,希望像我们一样走一段自己的经历。于是,看到我们后,便载上了我们。

       我们一路沿着大渡河而行。
       到了石棉县,大哥把我们放在了通往泸定县的主干道上。
       接下来,又是一段徒步的行程,过往的车辆在身边呼啸而过,我们的心已飘到远方。
       走了几公里路,依旧没有搭到车,随着天色变暗,另一组小伙伴已搭上车在半路上,我们再一次陷入焦虑。这时前方一个拐弯,眼前出现了另一番风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的焦虑也随之消散。

       通过询问村民,得知后面基本都是山路,而且天色将黑,所以,我们决定就在这座大桥边等待下一辆车的出现。
      又是1个小时过去,终于有辆面包车停了下来,是个藏族小伙,载着一家人,刚好空了最后面三个位子。
      扎西德勒!

        一路朝着泸定前进,几乎全是山路,时不时会有山体滑坡,路也是坑坑洼洼,加上半路上的几个施工工程形成的关卡,这一路着实艰难,如蜗牛般爬行。幸好藏族小哥车技好,路上藏族姐姐和阿姨还分糖果给我们吃,第一次遇到藏民,着实体会到了他们的热情。
       走完了艰险的山路,到了一个三岔口,藏族小伙一家人要去海螺沟,便把我们放在了路口,还交代了旁边拉客的厨子几句,便驱车离去。
       有了前几辆车的经验,加上有厨子大哥的帮忙,这下我们充满了信心。
       虽然天色已有些许昏暗,但我们还是在天完全黑前,搭上了一辆小皮卡
       谢谢好心人的帮忙!

       天色完全黑去,我们的另一组小伙伴已顺利到达泸定县,并找好了宾馆,此时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顾虑。
       一路无言,除了和司机大哥聊天,我们都朝着车窗外看风景,漆黑的大山深处有星星点点地灯光。          
我的内心印着一句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自由。
      晚上七八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泸定,就在我们下车的那一刻,司机大哥问我们要车费,我们顿时三脸懵逼。在我们一顿解释之后,大哥作罢,扬长而去。
       和小伙伴会和后,吃了最便宜的面食,一天没有吃饭,身心疲惫,此时灌下一碗热汤,吃上一口热面,一身的幸苦都烟消云散。
       很感谢路上的人的帮助,才促成了我们旅程的开始

       第一天徒搭,不知道太阳的毒辣,我居然穿着件短袖在外面暴晒了一天,导致手臂和腿相比,黑了不知道几个度
       晚上我们五个人下榻在一个三人间,一天奔波下来着实疲惫,大家都倒头而睡。。。。。。

2015.7.23 泸定→新都桥

       早上,我们六点起床整理行李,在路边买了早点便徒步出发。
       刚下过雨的早晨,新鲜的空气让我们充满活力。我们继续沿着318国道行走,路上经过许多车队,但是人数明显比成都出发时少了许多。
       途径大渡河,一时兴起拍起了合照。

一路沿着大渡河行走,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泸定桥。

可惜泸定桥在修缮,无法上桥走走体会下当年红军在湍急的大渡河上的惊险一幕。

       也罢,继续赶路。
       我们边走边竖大拇指,我和小凯走在后面,他们仨走在前面,相聚一百米左右,这样方便搭车,晚上在新都桥会和。
       路上遇见一个骑行的大妈,很高兴地回应我们对她的祝福,原来不管在什么年龄,年轻时候的初心终究不会变。
       好运总是喜欢跟你捉迷藏。
       我和小凯在一个三岔路口吃了1小时灰尘后,有两辆越野车停到了路边,一位大哥下车来邀请我上车,可惜他们只有一个座位,我满怀激动地谢绝了他们。
       不一会儿,又一小车停下,车上只有一位司机大哥,问了行车方向和获得大哥的许可后,我立马招呼还在另一个路口搭车的小凯上车。

       司机大哥载了我们几公里后,便在一个工地边把我们放下,他是给工地输送物资的。
       我们继续边走边搭,路上不时有大卡车开过,然而没有一个司机停下来,我们搭大卡车的梦想破灭

        技术不好,拍出了这个鬼样
        一路尘土飞扬,我们不时边竖大拇指边回头观望,没过一会,迎来一辆面包车。
        司机是位藏族大叔,操着一口川版普通话,交流甚是困难
       得知大叔直达新都桥,我们便厚着脸皮毅然决然地蹭上了车

       路过康定,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叔停下来让我们去欣赏传说中的康定情书,于是我们开始爬行川藏线上的第二座山-折多山。
      一路盘山而上,高海拔加上陡坡,这些都考验着骑友们的意志,而这,仅仅是开始。
      我们帮不了他们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是向车窗外竖起拇指,为他们喊一声”加油“!

        盘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折多山口,好心的大叔把车停在了路边,让我们出去看风景。
        起初,我还担心等我们回来,会车包具飞,然而,事实证明,我真的想多了

请忽略小凯的表情,重点是石碑

满山的经幡,随风祈福。

骑友们都在山顶休息。

看到远处山上写的“康定情歌”了吗?

        为了不让大叔等太久,我们匆匆拍完照,继续出发!

        一路都是连绵的群山,随手一拍即可成桌面
       下了折多山不久,我们便发现手机不能上网了,问了大叔才知,原来最近达赖喇嘛生日,政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骚乱,便关闭了三家运营商的网络,只能打电话,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且还将持续一个月
        一想到接下来几天要在无网络中度过,心情顿时好失落。。。。

       到了新都桥的一个三叉路口,由于大叔不去镇里,我们只好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
       此时正值下午4点,阳光明媚,走在路上,置身于这蓝天白云大山中,风景美不胜收。
       正当我沉浸在给一头牦牛拍美照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狗吠,原来是一只大黄狗不知抽了什么疯,突然对一个过路的骑友的绿色驮包产生了兴趣,幸好骑友骑得快,躲过了一劫,但是它朝我们走来是什么鬼!我的背包外罩也是绿色的!吓得我立马摘掉外罩,和小凯快步往前走,也不敢跑,还好它放过了我们,估计是牦牛兄帮了我们吧!
        没走几步,我们搭上了一个藏族小伙的小车,车上还有他的两位小伙伴,年龄估计比我们还小,普通话都说的很溜,车上放着嗨翻天的中英藏文三种歌曲,这一切都颠覆了我对藏族年轻人的想象。

       到了新都桥镇,得知另一队小伙伴直达了不远处的塔公草原,于是我和小凯找好旅店,放好背包,便出发去塔公草原。
       在问路的间隙,一位帅哥得知我们打算搭车去塔公草原的时候,当即放弃原本打算徒步去那的想法,他对我们的方式更感兴趣。
       于是我们一拍即合,顶着烈日上路了,很快,我们就搭到了一辆车,是辆警车

       一上车,警察大哥就说很羡慕我们,他是四川考过来的公务员,虽然生活过的不错,但是却有一颗出走的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远方,有些人被琐事所困,有些人被生活所迫,幸好,我们无所顾虑

       新都桥不愧为摄影者的天堂,可惜我没有相机,算了,给自己留个遗憾,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练好技术带着单反好好记录下来
      途经一条溪沟,里面的每一块石头上都写着藏传佛教六字真言ༀམཎིཔདྨེཧཱུྃ། ,溪边以及山上也未能幸免,大一点的石头上还画着莲花生大士。这也许就是藏民们祈福的方式吧。

       我们在塔公寺处下了车。
       已有上千年历史的塔公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寺庙之一,有“小大昭寺”之称,是康巴地区藏民朝拜的圣地之一。“塔公”藏语意为“菩萨喜欢的地方”,其最大亮点就是寺内有一尊与拉萨大昭寺一样的释迦牟尼的12岁等身佛像。
        经过路人指点,我们终于到达塔公草原和伙伴会和。

经过一排转经筒。

一对新人在拍结婚照。

远方两支冰淇淋。

帅哥帮我们拍了合照

        我拍的很烂,大家有机会亲眼去看看比较好。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位藏族老婆婆在转转经筒,虔诚向佛,这是他们每天的必行之事。

开启搭车模式。

        走了差不多一公里多的路,他们四个先行离去,我和那位帅哥不久搭到了一位喇嘛的豪车。

        热情的喇嘛还带我们去他的豪宅做客。

        我们和小伙伴在新都桥镇会和,找了家饭店吃晚饭,顺便尝了下我们在塔公那边买的一桶酸奶,大概20元一桶,但是实在太酸,最后我们送给了一个乞丐

       帅哥是广东人,军医大学出身,这次是来四川这边出差的,既然来了,就顺便来新都桥玩下,晚上还要回康定去。由于无法上网,我们便互留了手机号码,方便以后加微信用。
       晚饭后,互相道别,他企图边走边搭车回康定(后来还是在半路住了家青旅),我们回客栈休息。
       高原的晚上很冷,客栈没有电热毯,水也是刺骨的冷,睡觉时我们把能盖的全盖在了身上。而且电压也不够我们手机充电,然而这些和后面的客栈条件相比已经算中等的了
       由于白天在塔公草原那边兴奋的又跑又跳,晚上我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反,我让他们泡了葡萄糖粉喝。而我只是轻微的太阳穴痛,就没吃(第二天果然好了,而且后面再没有过高反)。
       晚上的睡眠很浅,凌晨两点左右,我隐约听到有几声大炮声。联想到白天的时候,听老板娘说,雅江那边发生了暴乱,难道现在打到这里来了?(佩服我的脑洞)
       于是担惊受怕了一晚,第二天才知原来是地震,老板娘还为此在大厅候了一夜,以便剧烈的时候及时疏散我们。
       在客栈遇到一个纯徒步的驴友,从成都新都桥花了20天左右,看他晒的模样,不禁联想到了网上的进藏前后对比,除了笑点,内心更多的是敬佩。
       

2015.7.24 新都桥→理塘

       早上我们七点启程,在路边买了锅盔馒头当作一天的干粮。
       刚走出镇不久,我们便搭上了一辆电动三轮车。
       一路超越了一位位骑行者,很是拉风

        两位大哥载了我们一公里后,我们便开始徒步。
        美景加好心情,美好的一天开始!(然而并没有)
        几公里后,孟松和嘉庆坐上了一个车队的唯二两个位子(由于男生不好搭车,就先让他们上去),直达理塘
        又几公里后,太阳渐渐崭露,阳光愈来愈烈,我们仨仍在徒步。

风景甚好,自拍模式开启!

        不久,我们遇到两位自驾走川藏线回来的大哥,他们想把剩余的食物赠予我们,然鹅东西太多,我们没好意思要,便只要了解渴的水果。

       终于在太阳暴晒下又步行几公里后,一对夫妻的小车停在了我们面前。尽管车后座的东西塞进后备箱有些勉强,但他们依旧给我们腾出了三个位子。
       山路崎岖,路道泥泞,一边是群山连绵,一边是万丈深渊,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蜀道难”,感觉穿越时空,与古人邂逅于此。
       我们一路盘旋而上,随着温度骤降,我们来到了海拔4412米的高尔寺山顶。

        山顶的厕所是2块钱一人的棚搭天然坑位,绝对自然!

        稍作休息后,我们挤上小车继续出发!

        一路下到低海拔的雅江,经过美丽的相克宗村(大家一定要看看!),再而盘上高海拔的剪子弯山,几小时内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幸而我们脱可耐热,穿可抗寒,所以小伙伴们在准备的时候尽量准备衬衫短袖和冲锋衣哦。

        天气渐晴,碧空如洗,偶有几朵白云飘来,触手可及!

        我们不断超越艰难爬坡的骑友(喊加油的时候不小心吓到了一个正在尿尿的小哥),经过举手敬礼的藏族孩子,忍住了不去帅哥如云的康巴汉子村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毛胚前,大哥看看时间已差不多一点,便招呼小凯一起摆锅煮面,而我们和姐姐便去坡上寻觅新鲜。

随手一拍便是桌面!

小凯难得一张萌照!可惜太黑~

        午饭过后,继续上路,朝着理塘前进!

        路上尽是一群群身价不菲的牦牛,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几个亿。

        驱车195km,我们终于到了世界高城理塘
        然而大哥大姐还要继续赶路,争取在几天内赶到拉萨,我们便在此处道谢告别。
        这一路下来,竟忘了问及他们的姓名与联系方式,只知他们来自深圳,姐姐是浙江人,由于身为教师的姐姐暑假突然嚷着要去拉萨,大哥便携带姐姐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路上和大哥的谈话也无不流露出对姐姐的溺爱,让我们三个饱受狗粮!

        那时候的理塘县可能正在建造修缮,所以城里尘土飞扬,丝毫没有仓央嘉措情诗说的那样美丽。(理塘是他爱人的故乡,他本人从未到过此处)
        不过现在去的话,应该已经焕然一新!

        我们与孟松嘉庆在邂逅客栈会和。
        虽然攻略里都说进藏后不要轻易洗头(可能是怕感冒后引起高反),但我还是耐着寒冷任性地洗了个舒服头(小伙伴要根据自身条件来哦!)
        在青旅休息的时候,遇到两个背帐篷的小哥,原来他们是有车就搭,没车没住宿地便在路边搭帐篷,这一路虽然辛苦,却是旅行人生的另一种修行方式。

        晚饭过后(这一路最好吃的就只有川菜了),我们商量了第二天的行程:理塘-稻城亚丁-理塘
        稻城亚丁不处于318国道上,靠近香格里拉,算是个支线任务,相信大家已在某电影里看到了它的美。

2015.7.25 理塘→稻城→理塘

        依旧是分批搭车,我和小凯一队,我们搭上了两位满手玛瑙金戒指的康巴大叔的豪车,并超越了先于我们出发的另一队小伙伴,一路飙车直达稻城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午时行至稻城,经打听,去亚丁风景区还需几小时,我们有如晴天霹雳般失望(亚丁风景区快接近香格里拉了),最后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从心立马回理塘,不能离主干道太远。

        很幸运,我们五人刚出城不久便搭到了两位师父的面包车。

这次的师父又带我们去了他家。

        又驱车不久,我们在一寺庙处告别。
        然后很顺利地搭上了一辆拖拉机,没错,就是下图中的那辆。

        由于车上有货,我和王夫人只能委屈坐在拖拉机连接处的杠上。
        一公里后,他们的目的地到了,我们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空旷的公路上,我们肆无忌惮地体验着大城市里无法释放的自由。嬉戏打闹,拍照追逐,好不自在!
        快乐的时光总是能缓解等待的煎熬,不久一辆藏族专用旅游五菱车停了下来,一位腼腆的藏族小哥大方地招呼我们上车。
        车上还有两位大哥,我以为我们是同类。但是在听完大叔开玩笑地抱怨小哥收他们的包车费后,我们真是受宠若惊。看来那一天人品大爆发了!

        这一片应该就是海子山,它是青藏高原上最大的古冰体遗迹,以“稻城古冰帽”著称,给人感觉就是一片蛮荒之地,如同月球表面。1145个大小海子,仿佛上帝失手撒下的一千颗钻石,闪烁在山间,其规模密度为中国之最,海子山由此得名。站在海子山,极目远眺,天地无止无境,心灵贴近天空。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达理塘县城,我们本想直接搭车去下一站巴塘县(所以我们背着背包去稻城),但是奈何从城东走到城西都没有搭到车,而且同一时间段搭车的驴友太多,我们便只好在城西找了个小旅馆,第二天再出发。

2015.7.26 理塘→芒康

        这就是那时候的理塘县城远景,远观如仙境,似雾非雾,天天吃土。

        为了远离搭车大部队,我们尽量早起赶路,果然刚离开理塘牌楼不久,我们五人坐上了两位藏族大叔的面包车。
        行至半路,司机大叔带着我们回他家拿东西去参加赛马节,还邀请我们一同前往,可惜我们忙着赶路,不能改变计划,只好婉然拒绝。
        一路聊天,除了无敌开场白:“你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聊到了搭车,他说这已经是他的家常便饭,每天总能拉上好几拨人。

        从司机大叔家出来,为了不走回头路,大叔任性地开着车上了草场,驾驶小面包犹如越野车般。然鹅中途被铁丝网阻拦,于是他们又任性地徒手拆了铁丝网,这才顺利上了公路。

        路上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朝拜的年轻人,在车辆呼啸的马路边三步一磕,口中诵唱佛经,朝着布达拉宫的方向而去。
        突然想起仓央嘉措的情诗: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初次见朝拜是在电影《转山》中,后来通过央视记录片《第三极》才得以深入了解。
        可惜车开的太快,没来得及记录下来,所以上图是盗的,但是一模一样。

        我们在一个三岔路下了车,可是真的好想去看赛马!

        这是318国道3170里程碑处,318国道东起上海人民广场,西至西藏樟木,全长5476km,现在已经过半!!

王夫人此时可能有些高反。

        随处可见的玛尼堆,它们也被称为“神堆”。藏族人每次路过玛尼堆,都会绕着它转一圈并祈福,同时在上面加上一块石头,有时也会放羊毛或者是动物的头颅。

        不久我们搭上一辆商务车,车上还有一个搭车的小弟。

美丽的姐妹湖!它们分别叫达里湖和多伦湖。

        两位大哥分给我们一人一瓶尖叫,这些平时都嫌弃的饮料在藏区对我们来说真是奢侈解馋的好零食!

        我们在一个村庄口与两位大哥告别后,便带着小弟一起徒步穿越隧道。没想到拉纳山隧道有3.5公里,而且里面灯光昏暗,人行的道路上的石板破碎不堪,随时都有馅下去的危险,还好我们都带了手电筒。于是我们一人在前面探路,后面的人一字排开紧跟其后。
        约过了20分钟,我们重见天日,却发现嘉庆裤子和鞋都开了口子,裤子破口处还渗有血迹。一问才知,原来他不小心被一根钢筋绊倒,那时刚好一辆车开过,幸运的是人是朝里倒的,看他的脸色,仍旧心有余悸。

休息处的一头萌萌的小牦牛!

        我们徒步到此处观看风景的时候,一辆摩的载走了那个小弟,紧接着我们搭到了一辆特警车!
我怕被特警大哥抓走,所以没有拍他的车。

        到巴塘县城的时候已差不多下午一点,吃过午饭(居然遇到了好几车的我的老乡),我们逛街买鞋买水果。
        听说巴塘甘孜十八县中最繁华的一个县,果不其然!

        刚出县城,一辆拖拉机载上了我们,大叔很热情,一路把竖大拇指的全拉上了!短短一公里路,我们挤得有如一群待售的小猪,不敢轻举妄动。

        下车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我们立马跑进了临近的房子里的牛棚,被主人发现后,他邀请了我们进客厅一坐。

        主人是位年轻的藏族小哥,腼腆不爱说话,整个房间就我们这些客人在那交谈说笑。
        雨停了,向主人道别后,我们继续上路。
        每队人走的速度不同,本来还很热闹的一个大部队很快就只剩下了我们五个,那个小弟跟着美女走了。
        走在路上,路两边院子里的小孩们都对着我们喊着:“扎西德勒!”我们也高兴地与之回应。这一路来,感受最多的是藏族人民的热情与帮助,有时候对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的了解,深入体会好过道听途说。

        孟松他们三个把迎面走来的三个藏族美女抓来拍合照。

        过了安全检查站,走到金沙江边的时候,一辆越野车载上了我们,大哥是去江边钓鱼的。
        由于座位不够,嘉庆就被塞到了后备箱。

        第一次看到清浊相接——金沙江与巴河交汇处。

        金沙江两边分别是西藏四川
        为何以江为界?这里还有一段历史故事。
        西康省是民国时期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早期的一个省,所辖地主要为现在的川西西藏东部,多数地区是以藏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地。由于第十三世达赖已在1912年宣布西藏独立,妄图控制整个藏区。因此西康与西藏地方发生边界纠纷,也称康藏纠纷。后在1935年藏军与川军达成停战协议,双方划金沙江而治。然而它在1955年9月被正式撤销,至此结束了它的命运。

        我们在金沙江大桥边下了车。
        过了桥便是西藏,桥两边的乡村名字分别是竹巴龙和朱巴龙。

终于到西藏啦!

        刚过桥,就在一休息处遇到了那个小弟(明明比我们先走的啊),还有一众驴友。
        问明原因,原来进藏区界限后,搭车十分艰难,地上墙上都写满了前辈们的各种吐槽文字,那一众驴友也在那试图搭车了一个多小时无果,现在他们在纠结是拼车去芒康还是等下去。
        听到这,我们的选择恐惧症犯了,那时候差不多下午四点,虽然晚上9点左右才天黑,但是这边离芒康县城还有70公里左右,如果走到途中没有车载我们岂不是要露宿深山中了?(听藏民说山里有很多“可爱”的野生动物)
        最终,我们还是在价格面前怂了,咬咬牙继续走了下去。

        路过检查站时(现在开始,站站都要刷身份证),一头小毛驴恋恋不舍地跟着我们(能骑就好了)。

        山重水复竟无村!
        临近晚上9点,天色渐黑,在我们绝望之际,终于,一辆小货车捎上了我们。
        司机是位四川汉族大叔,平时以货运谋生,这次是送货去拉萨
        夜路难开,更何况是没有路灯的盘山公路,还好大叔车技过硬,一路过弯始终稳如泰山

        晚上11点左右到达芒康县城。
        我们和大叔分别后在街上寻觅旅馆许久,终于找到了几个房间。
        随便吃过晚饭,我们商量决定明天继续厚着脸皮去搭那位大叔的车,直达邦达

2015.7.27-28 芒康→邦达

        一大早,匆忙吃过早饭,我们带着烟去寻找大叔,还好他还没走
        等待大叔的间隙,各位驴友也出发了。有轮滑的,有滑滑板的(通过牵引绳让车拉着滑),突然想起赵雷《理想》中的一句词:理想你今年几岁,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到东达山山顶的时候,突然飘起了小雪~

        由于路况不佳,这一路都是颠簸而行,于是我们在排队等待过安检的时候下车让屁股放松一下。

        下午四点左右终于到达邦达县,谢别大叔后,去寻找住处。
        虽说这是县,却和镇一般大小,所以粥少僧多,最终我们只能在唯一的多人间住下。
        但是由于多日劳累,王夫人发烧了(在高原发烧十分危险!)。于是经过商量,决定休整一日,让王夫人打点滴治病。
        没想到第二天嘉庆也发了烧,被我用捂汗大法和猛药恢复了原样,王夫人通过医生治疗也有了元气。

        由于从出发到邦达那几天一直没有合适的条件洗澡,第一晚的藏式客栈也是简陋不堪,我忍无可忍,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跑到隔壁的青旅订下了五人间,我们终于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
        青旅的客厅床铺中睡着一个姑娘,脸上有轻微的伤痕,一问才知,原来她在骑行的时候不小心摔得浑身是伤(未伤及筋骨),于是伙伴们让她先乘车到邦达等他们到了后再出发。
        她轻松地述说着她的故事,她的微笑驱散了我这几天的疲劳,让我不得不感叹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

2015.7.29 邦达→通麦

        第二天的早餐是久违的豆浆油条,但是价格翻上了一倍。
        从邦达县出来,眼前蜿蜒的山路让我们决定抄近路,于是选择了上图中的山坡。
        那坡看过去坡度虽小,但我们忽略了那可是在4000多米海拔的地方啊,爬一步就像上了一层楼一样,更何况我背着这么大个包!还好那三个男生一路帮忙推拉帮背包,不然我肯定会在中途窒息。

        终于爬上山坡,眺望远景,原来邦达县这么小!

        一路搭车积累下来的经验就是:大多数上图中那样的外地越野车一般不容易搭到。

背吉他骑行的情怀者。

        徒步了一个多小时,只剩下我和嘉庆两个人,最终搭上了一辆越野车,车上是去八宿办事的一位大叔和一位藏族小伙。

        终于来到传说中的怒江72拐,一路迂回婉转,体验着速度与激情,连我这个平时不会晕车的人都差点忍不住张口呕吐。

        我们在八宿告别后,继续边走边搭车。
        烈阳照射,我和嘉庆都走的很吃力。中途有一家人开车路过我们时硬要拿几瓶红牛给我们,被我们婉然谢绝了,虽然内心很想要。

        高原天气多变,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下一秒就乌云密布,还好我们在下雨前搭上了一位在拉萨开客栈的小哥的车,车上还搭了个大三小伙。

前面那朵云下起了雨。

        路过然乌湖,可惜雨后浑浊如浆糊。

        接近波密,已经有了些江南的模样。

        晚上十点多赶到通麦,小伙伴早已订好房间等着我们。
        既然都在林芝地区了,那必须吃一下特产——石锅鸡。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味,也许它和所有有名的特产一样也在经历着商业化的“洗礼”。

2015.7.30-31 通麦→八一

驴儿也早起赶路啦!

藏区的动物就是这么傲娇任性!

        由于通麦大桥还在建设,所以只能走临时搭建的破桥~

        那时候隧道已开通,所以并没有体验传说中的通麦天险。

        排龙大桥也在建造,所以我们过了一把在排龙天险吃土的瘾!
        过往的车辆除了能带来尘土飞扬,还莫名地对着我们拍起了照。

        上午一直没有成果,中午在一小卖部奢侈地吃了个泡面后继续赶路,直到下午四点,我们终于走不动了(走了差不多20公里),便在帕隆藏布江边休息打牌。

孟松走得快,已搭到车先行一步。

        我和嘉庆搭上一辆工程车走了没几公里后,突然心血来潮在路边捡起了垃圾,没想到立马来了辆越野车!
        车主是位工程师,为了祖国边疆建设在西藏奉献青春!

林芝不愧为西藏江南

        傍晚我们在繁华的八一镇会和。
        八一镇是林芝地区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海拔2900米,位于尼洋河畔。最初所在地原名“拉日嘎”,从前是几个零星的村落。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人民解放军开始在此建设,故得名。

        过了快半个月的野人生活,终于可以在繁华的城市里逛逛街,看广场舞,补充食物,好好休息一下啦!

2015.8.1 八一→拉萨

        出发那天是八一建军节,当地兵站门口的兵哥哥依旧威武站岗!我们对着他们敬了军礼祝他们节日快乐!

        我和嘉庆搭到一辆小卡车,算是了了心愿吧~
        司机大哥是甘肃人,也是为了边疆工程背井离乡。

        一路沿着尼洋曲朝着拉萨驶去。尼洋曲是雅鲁藏布江五大支流之一。

石头后面写着“激流勇进”

低海拔地区的青稞到了收割的时节。

        经过几个小时的爬行,终于到了进藏以来海拔最高的米拉山口!

        此时的我已经可以进行进藏前后对比了~

        由于大哥是属于建设高速那一块的,所以下了米拉山后带着我们在未开通的高速路上飙车如入无人之境。

        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拉萨

        历时十一天从成都拉萨,搭了各种车27辆,谢谢路上的好心人载着我们翻过了心中的那座山。
        而接下来在拉萨的所看所悟又将是一段新的旅程。

本篇游记共含13406个文字,23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7-02-15 09:26

引用 elain_dove 发表于 2017-02-15 09:26:25 的回复: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回复elain_dove:哈哈,每个人都有一颗说走就走的心,支持你

2017-02-15 19: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世界那么大,请到塞班看看,塞班岛风笛团队,期待您的光临!微微:330233244

2017-02-17 19:41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7-02-20 15:58

引用 mailhu 发表于 2017-02-20 15:58:44 的回复: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回复mailhu:

2017-02-23 21:1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