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正月·细雨·迷雾·武汉

26
婧女其姝 LV.4
2017-02-14 02:26 554/6
  • 出发时间/2017-02-0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前言

初五到初七的旅行计划得十分仓促。
大年初三才召开家庭会议决定去武汉
临行前一天黄昏突然想起来查查天气,
初四-晴 初五-雨 初六-雨 初七-雨 初八-晴
感情就挑雨天去的。
无奈,一度想临时改道山东
而最终,决定顺应天意。
我们,偏就要伴着风雨,怒闯武汉

想想有一天,你身着旗袍,撑着油纸伞,漫步在悠长的江汉路欧式建筑群中。
雾气弥漫,你青丝扬起,留下一个温婉而孤寂的背影。

嗯,事实告诉你,别想太多。
画风不过是你裹紧大衣哆哆嗦嗦犹豫要不要下车拍照。
没办法,人生苦短,必须精(wei)彩(suo)。
世界太无聊,那就做个有趣的人。

关于我

我是姝。
朋友口中外表平静却追求刺激的人。
刚念大一,计算机系。
从小跟着父母四处游历,进藏入蒙,从此爱上东奔西走。
一发而不可收。

第一篇游记,并未将之写成攻略,只是故事,是记忆,也是纪念。

路还长,慢慢走,最美的往往不是终点。

关于武汉行

一家三口外加奶奶的武汉行,本来是我和老爹一起进行路线安排和行程计划,老爹富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甩甩袖子走人了。
而我,终于不负众望的,搞砸了。

武汉,一个被热干面、三鲜豆皮、鲜虾云吞所环绕,被武汉大学、黄鹤楼、东湖所簇拥的名字。
至于,我是什么时候对武汉产生了想法,
许是因为她的大江大湖
许是因为她的鄂中名吃,
许是因为想感受“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壮阔之景,
许是因为曾经梦想,却无缘的武汉大学。
终于,在这个冬天,我遇见了武汉

行程计划

Day 1: 济源 - 武汉,江汉路 - 江汉关大楼 - 古德寺 - 汉口江滩 - 吉庆街 - 户部巷,宿户部巷。
Day 2: 户部巷 - 黄鹤楼 - 户部巷 - 武汉大学 - 东湖 - 光谷,宿光谷。
Day 3: 光谷 - 湖北省博物馆,武汉 - 济源

原本计划四天,却因种种原因无奈被压缩成三天,只好舍弃晴川阁、古琴台、楚河汉街等计划。
但旅途不就是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吗?
只要自得其乐,便不虚此行,残缺的,才是最完美。

更何况,计划之外的江汉关博物馆与光谷,惊鸿一瞥,不也带来无可言喻的惊喜吗。

行前准备

交通:
此行是自驾,目的地武汉又是省会大都市,有地图+导航,其他便无所顾忌。

美食:
行在小吃王国的武汉,哪还用计划吃什么,遍地美食,不经意间的相遇才最动人。

住宿:
一方面,由于准备仓促,另一方面,繁华的武汉给了我充足的信心。
导致第一晚的住宿是我们在晚上近九点抵达户部巷之后才找的。
第一晚:
宿户部巷7天快捷酒店,酒店较老,又处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
距户部巷美食街仅百米,
距黄鹤楼只差一个天桥几级台阶,
武汉长江大桥只隔一条小巷。
而住在这天然交通港的后果就是——没地停车。
只好自己费了半天劲,才找到30块钱一晚,无比拥挤的“停车场”。

第二晚:
有了前一晚的教训,我立志要提前订一个有停车场的酒店。
然而光谷步行街较之户部巷的繁华程度, 有过之而不及。
终于,在紧邻光谷广场的民族大道上,我瞄见了一个有停车场的汉庭酒店。
于是眼疾手快地订了它。
没有连锁酒店的舒适,但好在还算干净。

江汉路 江汉关 - 岁月捻指间

初四晚上正收拾东西,我娘推门进来问我。
“导游,咱明天几点走?”
我头也不回:“四点半!”
她啥也没说,转身走了。
几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变态了?
明明准备六点走,中午一两点到的,怎么就一兴奋提早了一个半小时呢?
拉不下脸去找老妈反悔,于是硬着头皮定了个三点多的闹钟。
你问我是不是作?其实我也觉得。
因为事实证明,老天爷闪了济源人一下,却给平顶山下了雪。
一路向南,并没有越南越南越美。
天未亮,平顶山的团雾,积雪,结冰的道路。
新年的第一次旅行终于就这么一开始就让我给搞砸了。

初五正午,抵达武汉第一站—江汉区江汉路步行街。
江汉路有两座路标,寄寓希望。

江汉路是全国最长的步行街,有“天下第一步行街”的美誉。
道路两旁,西洋建筑林立,俨然一个武汉二十世纪建筑博物馆。
入目最多的,便是二三十年代的银行。(下图1)
如今成了诸多国际商业店铺。(下图2)

这儿还有个有趣的故事。

据说以前的江汉路大部分商铺是租户制。
谁给的钱多就租给谁。
这就导致街上鱼龙混杂,各种品牌都有,甚至充斥不少地摊货。

“国际大牌不愿和那种卖一、二十元吊坠的地摊货店铺做邻居,担心影响自己的品牌形象。”

无奈,只好规划品牌,提高进街门槛。

而今的江汉路已“改头换面”,成为时尚霸主。
并向国际著名商业大道迈进。
这不,还吸引了游历四方的大师兄和贪吃贪色的二师兄。

狼吞虎咽干掉了碗热干面,只觉吃了碗芝麻酱。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悠悠逛了逛商业街,走到江汉关大楼。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战败求和,被迫签订《天津条约》,增开长江中游包括汉口在内的11处通商口岸。
汉口通商后,湖广总督三次上奏,要求在汉口设关征税。
1862年,清政府在汉口设立海关,名江汉关。
现存江汉关大楼落成于1924年,这是一座仿欧洲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建筑。
大楼外观。

楼顶是一个塔式钟楼,英式建筑风情,显得大气磅礴。
据说大钟按时奏乐,声传三镇,为武汉地标之一。
图为从楼内照钟楼。

大楼里面是个博物馆,就叫做江汉关博物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以从中了解武汉近代工贸、航运、金融等的发展变迁史。
奶奶看的格外仔细。
9:00 - 17:00开放;周一闭馆。
不要门票,凭身份证入馆。

值得一提的是博物馆楼上的观景台。
向外望去,便是长江。
我们去的时候正逢阴雨天,定是没有晴日的色彩。
那就干脆改成黑白片,还更有意境。

网上找了一张过度夸大的图片。
但并不妨碍体会她的美。

古德寺 - 烟雾缭绕的虔诚

下午四点多从江汉关博物馆出来,发现天更阴沉了。
老天爷不知受了什么委屈,却还饮泣吞声。
天气预报说17:00下雨,看来武汉的预报比济源的走心多了。

好在雨不大,未能影响计划,于是高德导航古德寺。
古德寺有两个门,西门和南门。
南门是正门,于是导的南门(下图1)。
不过在未到南门的时候,老妈眼尖的看到路边一个小门,打着向内的箭头,写着古德寺。
可能这就是西门(下图2&3)吧。
当即在路边找了个停车位,从小门进去了。
进去才知道,这段时间南门不开门,只有西门能进。
误打误撞还省了几百米的脚程。

古德寺是不要门票的,但是入寺须请香。
香资每人最低十五元,三炷。
还有三十八元三炷的。自选。

古德寺仿照缅甸阿难陀寺建造,是一座典型的具有浓郁异域建筑风格的寺庙。
他是汉传佛教唯一、世界仅存两座此类风格的佛教建筑之一。
他融大乘、小乘和藏密三大佛教流派于一身。
而最独特的,
是他融汉传佛教、印缅佛寺、古希腊神庙、哥特式建筑、伊斯兰建筑为一体的建筑特点。

我们最为熟悉的寺庙,
拥有黄瓦红柱、飞檐翘角的大殿。
古德寺却迥然不同。
古德寺的核心建筑是圆通宝殿。
它运用了古罗马建筑的结构,内外墙之间的回形步廊和许多方柱,立面墙上的圆窗和长窗,却是基督教堂的建筑样式。 
其九座佛塔的塔刹,远观,跟十字架毫无二般。
我和老妈就误以为是十字架,还当古德寺是教堂改造成的呢。
问了才知,原来是十字架的兄弟。
这种塔建风格,在中国塔文化中独树一帜。
下图为圆通宝殿。

寺中还有一尊四面佛。
我只去年在马来西亚槟城的泰佛寺见过一尊。
据说古德寺这尊四面佛是从泰国请来的。
四面佛是小乘佛教供奉的诸佛之一,亦称四面神,神的四面分别代表慈悲、仁爱、博爱和公正。
传说四面佛法力无边,所以殿堂内是不能供奉的,只有苍穹才能作其大殿。
殿前四面佛,也很有东南亚风格。

大隐隐于市的古德寺格局受限,却小而精致。
他没有被称为“汉西一境”的归元禅寺的名气。
他没有络绎不绝的前来参拜的市民。
没有导游讲解员。
并不十分旺的香火。

但就是这样一个他,必定让人不虚此行。

靠在长椅上,楼上传来诵经声,小雨骤停,阳光正好。
正如他的名字,古朴,安静,平和

汉口江滩 吉庆街 - 月满则亏

早听闻汉口江滩的芦苇荡是一大胜景。
虽早已过了芦苇摇曳的深秋,但还是想去看看连绵六公里的岸边芦苇。
江上百舸争流,江滩荻海絮语。
问世间有几个城市的中心地带能有这般靓丽的风景?
直教人心驰神往。

怀着雀跃的心情坐上车,
却在定位汉口江滩时出了点状况。
由于前期功课不足,我压根没料到汉口江滩这么多门。
忙求助百度,一查到永清门三个字就直奔而去。

永清门不大,门口也没人,是无法进车的。
但我们刚走进去就有一辆车开过。
据说别的门能进车,收费一票制六元。

是了,你没看错。
这里早已没了芦苇的踪影。
却留下了刺骨的寒风。

瑟瑟发抖的留了张纪念,似乎伞有些格格不入。
你问我为什么要照背影?
怕你们被我的盛世美颜迷倒。

拍着拍着天就暗了。
汉口江滩四个字骤然亮起。
在雨水的洗刷下更加耀眼。

芦苇虽逝,江水长流。

抗不了江风,敌不过天寒。
我们离开了阴风怒号,投向吉庆街的喧闹。

“过早户部巷,宵夜吉庆街。”
提起武汉小吃,就不得不说到这两个地方。
“户部巷大面筋”红遍大江南北,连济源御驾街上都有如斯招牌的小吃。
而作家池莉的《生活秀》道:“吉庆街是夜的日子,亮起的是长明灯。没有日出日落,是不醉不罢休的宴席……”
来了这两个地方,管你吃货非吃货,定叫你流连忘返。
这是武汉的自信,也是美食的自信。

户部巷在武昌区,而吉庆街就在江汉路边上。
从江滩出发,没多久就到了。
牌坊正对的是武汉长江隧道。

不知是因为年关刚过“百废待兴”,还是这素有“宵夜天堂”的吉庆街着实已渐渐没落。
这条街很长,但是著名的小吃街就只有一小段。
而且灯火阑珊,店铺打烊。
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边瞎逛边商量着要不要换地儿吃饭。

一片略显繁华的街区进入我的视线。
绕到前头一看,“吉庆街民俗街”。
原来现在的吉庆街已经重新规整了,民俗街区才是吉庆街正确的打开方式。

民俗街道口有一个彩塑群,绘尽汉味夜生活。
送菜端茶,热情洋溢。
吹拉弹唱,风情万种。
赤膊对歌,你来我往。
划拳畅饮,今宵且醉。
旧世纪街头艺人们的酒酣耳热,至今让人感同身受。

年初五,店铺多未开门,开门的也没几位光顾。
老字号蔡林记却已人满为患。
蔡林记热干面为第一特色,其样式种类丰富无比。
三鲜虾仁叉烧全料炸酱……只有你想不到。
后来在户部巷,就那么两条小街,光蔡林记的招牌都见了四五个。
可见其声名在外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由于中午刚吃过热干面,实在没有再吃一顿的欲望。
买了份三鲜豆皮,端到隔壁吃云吞去了。

户部巷 - 白天不懂夜的黑

离开吉庆街后,直奔户部巷,打算第二天直接户部巷过早了。
到时已经晚上近九点了,才不慌不忙的找酒店。
最终选定了距户部巷不足百米的7天。
前文详细介绍过,位置很好,交通便利,就是老旧了些。

在酒店歇了歇脚,我忍不住拉着老妈去户部巷的夜市。
而第二天的事实证明,夜市的热闹程度犹胜早市。
照片只是门洞,越往里越繁华。
摩肩接踵,人欢马叫。
在我看来,“过早户部巷,宵夜吉庆街”这一武汉人素有的说法,
如今可以改为“宵夜户部巷,民俗吉庆街”了。

清晨,小雨淅沥沥。
大概是如今的夜生活取代了过去清晨热闹的过早,八点的户部巷街边小吃刚逐渐开摊。

早市与夜市的美食并不完全一样。
夜市多铁板烧烤,油而不腻,辣嗖嗖香滋滋。
而清晨,虽没有晚上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却别有一般暖意涌心头。
端一盘热腾腾的烧麦,尝一份外酥里糯的三鲜豆皮,吃一碗鲍鱼馅儿的大锅馄饨,喝一杯暖胃的八宝粥,让人幸福到骨子里去了。

上午逛完黄鹤楼,午饭是走回户部巷吃的,我就写在一起了。
值得一提的是户部巷名声远扬的山阿妹神农架炕小土豆。
即使天正下着雨,门前也排起了长龙,我足足排了半个多小时才买到。
不过品美食就得付出点代价。
小土豆确实比切块的大土豆好吃许多。
刚出锅的最好吃,味道新颖,外脆里嫩。 

黄鹤楼 - 唯见长江天际流

过完早,穿过天桥,就是黄鹤楼了。
岳阳楼、滕王阁齐名的“江南大名楼”之一,留下无数绝唱的“天下江山第一楼”,
就这么静立于蛇山之巅,看长江万里,奔腾不息。

黄鹤楼最早是三国时期孙权盖得军事瞭望楼。
自此后,多次毁于战乱,又历代重建。
唐宋明清每一代都改的“面目全非”,却无比贴合时代特征。
楼高更是由两层变为五层,气势恢宏。
现在的黄鹤楼其实是1985年重新盖的,跟古代黄鹤楼除了名字以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甚至位置都变了。
据说黄鹤楼真正的遗址现在压在武汉长江大桥武昌侧的引桥下边,在长江大桥的地基上还刻了一行字纪念。

清代的黄鹤楼被焚,唯一遗留下来的是一个铜铸楼顶。
现放于黄鹤楼景区内。

黄鹤楼因崔颢一诗而闻名遐迩,千古传唱。
不论是“白云千载空悠悠”的岁月难在,还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的缠绵乡愁,总让人感同身受。
而最能拨动我心弦的却是放舟长江,江流天际的渺茫。
登顶远眺,正如浩浩东去的一江春水,心潮起伏。

落梅轩每天有楚地特色的编钟表演。
具体时间与我蚂蜂窝上的场次有些出入,我们看的是十点半那场的。
以前不单独售票,凭门票即可,一次15分钟。
而今单独售票,一次半小时。
忘了说,门票全价80,<=18岁、学生或60岁以上老人凭证半价,70岁以上老人免票。
门票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也可以当明信片寄出去。

既为落梅轩,自然得当得起这个名字。
梅花环绕四周,仿佛置身前朝。
原来梅花的香味这般淡雅,姿态这般清傲。

武汉大学 - 彩云轻散,好梦未必难圆

没有樱花的武大,依然让我惊艳。

同厦大翔安一样,武大是可以开车进的,收费一小时三元。
由于非樱花季,并不会收取门票。

武大的牌楼是13年新建的,仿老牌楼所建,更加大气。
正面写着”国立武汉大学“,背面写着”文法理工农医“。

即便没有樱花,老斋舍的樱顶依然要登。

人不多,车直接开上樱花大道。
老斋舍的外墙右侧写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左侧的字迹已不可见,许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门洞的墙壁上留有“民国十九年建”的纪念。
宿舍门的编号都古色古香。

老斋舍的楼顶就叫做樱顶,大概也是因樱花得名。
但我想,不论是盛夏的葱翠,还是深秋的金黄,或是冬日的飞雪,也都必定惊艳。
站在樱顶远眺,远处的珞珈山,若隐若现的行政楼,背后的老图书馆,构成了武大最美的一幅画。

给樱花大道上刚经雨水洗礼的车车也来一张。

行政楼,武大最主要的地标之一。
果然只有在九·一二操场上才能看出它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
隔着操场,与圆顶的理学楼遥遥相对,静默无言。

新图书馆背后有一片梅园。
暗香疏影,凌寒独放。
艳丽而不妖,清幽而淡雅。

走出凌波门,就是东湖了。
正如厦大,走出白城校门,就是海滩了。

不知不觉又下起了雨,凉风阵阵,雾气弥漫。
若是天晴,骑一辆单车,沿东湖走走停停,心旷神怡。

犹记去年今日,还曾梦想夏天能走进神往已久的武大。
在樱顶泡一壶茶,远眺珞珈山色。
在东湖畔抱一本古书,穿梭时光的触感。
四月漫步樱花大道,与樱花来一场邂逅。
闲时登登珞珈山,却反被其征服。

然而人生万千,世事无常。
我既感激命运让我遇见厦大,又遗恨终是未能圆梦武汉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初见你将会何等欢悦,抑或失落。
而此刻我惊觉,风起,却没有惊涛骇浪。
只有温柔,轻抚内心。
彩云轻散,好梦已圆。

湖北省博物馆 - 荆楚韵味的惊叹

第三天早上又吃了热干面,照例对武汉人早上吃面吃粉感慨了一番。
省博是最后一个景点,逛完就返程了。
所以时间充裕,不用着急。
然而报应来得太快。
走错路,继而堵了半个小时,早饭都快消化完了,终于到了省博。

省博免费开放,里面也有编钟表演要收费,15元。
我们到的时候省博停车场已经满了,只好停在对面的美术馆门前。

博物馆外观高度体现了楚国建筑特点,屋顶坡度很大。

闲暇时间来省博当志愿者的“小小讲解员”,
一路讲下来愈发兴致勃勃。
从小就经历这样的锻炼,着实让我羞愧。

1978年出土于“曾侯乙墓”的曾侯乙编钟,音域宽广,音色优美。
知道钟面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凸起吗?
原来是为了消音。
最上方的编钟音调最高,所以不需要消音便很清脆。
越往下,音调越低,就需要消音来使它短促有力。

这就是四大镇馆之宝之一的越王勾践剑了。
剑鞘上刻有“钺王鸠浅,自乍用鐱”八字,即“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穿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但剑身丝毫不见锈斑。
利剑尚未出鞘,寒芒已势不可挡。

武汉的三天,我每天都要自行犬化三次。
一次冻成狗,一次撑成狗,还有一次乐成狗。
以后干脆起个艺名叫“三狗一生”吧。

尾声

武汉行的尾声,2017新的开始。
武汉难以忘怀,而我会继续上路。

再见,武汉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背景音乐《一身诗意千寻瀑》

本篇游记共含6694个文字,1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棒啊!!!

2017-02-14 14:15

好好好!赞赞赞!

2017-02-14 16:04

文艺小清新

2017-02-14 16:04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2017-02-14 18:26

引用 半柳依湖 发表于 2017-02-14 18:26:42 的回复: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回复半柳依湖:我是第一天中午到的,下午在江汉区逛,包括古德寺江滩等,晚上开到户部巷住。第二天逛武昌区,包括黄鹤楼武大等,晚上住到光谷。第三天上午去省博,下午回家。
具体景点的话目录行程计划有写。
如果要做参考,我觉得三天有点赶,时间充裕的话还是建议去晴川阁、楚河汉街等地,应该值得一看。

2017-02-14 22:41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7-02-20 13: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