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书香树香——2017年 春节 绍兴诸暨

18
叶叶心心 (上海) LV.19
2017-02-14 16:01 223/1
  • 出发时间/2017-01-29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1000RMB

前言

        都市的年味,如同这冬天里透过厚厚的大玻璃窗斜射进屋内的阳光,淡淡的。虽然还是习惯地用年初几来计日,却挡不住假日尾声的临近。厨房曾经是年轻时的我并不喜欢的地方,而今却十分享受炉灶上氤氲的蒸汽带来的家的温暖。
       尤其是在试做一道新菜的时候。
       其实这是个古老的菜谱。
       

        材料是——五花肉——我知道这颇有挑战,基于我是个完全没有美食天赋的人。新年里大鱼大肉已经腻了,何况还是大家比较忌讳的肥肉!但我只是等不及想要试一试前几日带回来的土特产,还有老板娘和厨娘们的真传……
        

        既然是试,材料放得比较少,而且这些天没去菜场,存货里的这条五花肉因为超肥而被挑剩下了。找个小碗码了两层肉三层菜,不曾想越吃越好吃,转眼竟然吃了个精光。
        于是自然,抛砖引玉,一碟小小的唇齿留香的梅菜笋干蒸肉便将大家带回了几天前…

裕昌号 十里红妆(爱吾庐)

        这是一个热得估计老天爷都不好意思了的年初二。气温飙升到近二十摄氏度。短短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顺畅,只在进村时堵在桥上呆望了些许风景。这一发呆便感觉昏昏欲睡。幸好再过一次桥,绕回溪水的这一边,裕昌号“爱吾庐”高大的院门便为我们徐徐打开了。
        院子里一番迎春的景象让我们又精神了起来。粉墙黛瓦红灯笼在风中飘摇,鸟语花香人群的嬉笑阵阵传来。一方浅池中太湖石伫立,树梢后露出小亭的檐角。当我们停好车,提着行李牵着小狗走向房间时,一路暗香浮动,红白的梅花在蓝天下绽放,石子小径上花瓣如雪。 

        因为前面是一整排画廊,走廊就十分幽暗。老板在高高的顶上挂了一长溜红的宫灯,护墙板则以多余的收来的橱柜门装饰,立刻变得很有意境。砖墙的玄关,高窄的天井,木板的护墙,卫生间四方的透气孔,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家具都透着古朴,连浴室的浴巾搁板上都有着描花。只有美标的洁具充满现代气息,以及舒适的一次性拖鞋和柔暖的毛巾,如同一款独特配方的香水,柔和地从沉沉的前调里溢散出另一种激越。
        悬挂的小柜子里有棋和两本书——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和散文《乡土诸暨》。于是想即使在这里小住个三五日,即使外面下雨不适合出去,在天井里的竹影下或窗边的床上,静静的读读书也是很不错的。

(天井和我家的小奶狗。它表示很满意     ^-^刚吃完脸有点脏……)

(裕昌号-爱吾庐。住在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收藏馆随时看,库房随便逛。我们也不用费神点菜,和美丽率真的老板娘说一声,就给准备好晚饭。玩了一天饥肠辘辘的回来,总是先冲到厨房,老板娘忙得脚不沾地,还是笑嘻嘻的盛一碗香喷喷的桂花汤年糕给女儿:“先吃一点,马上菜就好了。”每天准备的菜,基本上扫光。不浪费,很默契。)

(其实裕昌号还有一宝:千工小姐床。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提到胡村边的一个村,财主人家雕一张床费三百工,而这千工床便是另一位更厉害的财主了——费了四千多工——师徒四名长工历时三年,仔细观察了无数小动物、植物,采用了平雕、浮雕、透雕、圆雕、镂空雕等手法,雕刻了九十九只动物和几十种植物, 栩栩如生,兽的毛孔虫的须,树的纹理花的蕾,精雕细琢。据说躺在床上,能听得到鸟鸣,闻得到花香……虽然只是民国的收藏,价值却不菲。最值钱的玩艺儿,我没有拍照。你自己去看^-^)

        
        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天天往外跑。
  

坑口村的古香榧林

       深家坑的古香榧林与同在诸暨的赵家镇的国家级香榧森林公园比,名不见经传。没有千年树王压阵,规模相对也小了很多。但好处就是——秉承一贯的宗旨——人少景美表门票。尤其是大过年的,一家三口加条狗逛了一个上午,居然没有再遇见一个人影。

        天空始终阴霾,零星飘着些冬雨。望着不远处云雾袅绕的山崖,深吸一口气,理性的半边称之清新,感性的半边谓之诡异。近600公顷的芳草坡地上,静静地与我们相伴的,只有上千株几百岁的姿态各异的遒劲的古香榧树,以及散落的嶙峋的怪石。我们迷失在这片童话里的秘境,偶尔路过的风,带来古老的山林的呢喃。在这里时间不以分秒为单位,每一个存在都是岁月的积淀。

(几个月和几百年。。。"终于爬上来啦,大家新年好" ...怎么没有掌声?老树们以他们特有的宽容慈爱呵护这只不谙世事的小不点——好吧,我们一起摇摆一下吧。于是风走过树林,于是听到一个叫谢倩霓的姐姐在讲故事……)

Tips
1)这个古香榧林不是诸暨国家香榧森林公园,所以被冠以南园以示区别。级别是低一些,但胜在人少。适合喜欢清静的人,或者正好顺路,天气好的话,可以在清晨和黄昏去欣赏透过林隙的光影。是消磨时光的地方。如果只是赶路就不要去了,因为从另一种角度看,就是跑了大老远看几棵树而已。
2)从斯宅村的游步道可以走到森林公园大门。也是大多数导航所指的地方。但其实还要再过几个村,前进好几公里才能看到满山坡的古树。我们幸好也是和老板聊起,不然是准备步行进入的,因为斯宅村的车道在节日里太拥堵。最后还是开车赶早入园,进了园门后的盘山路就不太有车了。

斯宅村的老台门

        中午时分,沿着蜿蜒的山路,再次经过几个村,出了“香榧森林公园南园”的大门。小溪的另一边是完全不同的热闹景象。千柱屋门前偌大的空地上停满了车,游客、小贩、居民、亲朋人声鼎沸。太阳适时地探出了头,给老屋穿上暖暖的新年新棉袄。 

[千柱屋(斯盛居)  由斯元儒建于清嘉庆年间(1798年),位于斯宅村(螽斯畈自然村),现为斯姓后裔居住。因屋有千柱而得名。斯元儒(1753--1832),字翼圣。太学生,议叙登仕郎。千柱屋分布5条纵轴线,3条横轴线,为庭院式组群布局。总占地面积6850平方米,为座南朝北依山而建的建筑,东西宽108.5m,南北深63.1m,长与宽比例为黄金分割点。屋内有8个四合院,10个大天井,36个小天井,楼房121间,柱子1322个,柱子为杂木.东西侧以正门为轴线设门四座,共发纵向五进。
千柱屋正厅门额以青石制作,上镌“於斯为盛”4字,为九重篆,临摹宋代书法家米芾。门额四周用砖雕人物、山水、龙凤等图案装饰。
过门楼即为正厅,五架抬式结构。正厅两侧分设“丛桂堂”、“双槐堂”、“福寿堂”、“仁寿堂”,均用青石镌刻楷书堂名镶嵌于壁上。今尚保存有“孝廉方正”、“彤管重辉”、“一枝挺秀之轩”、“石涧听松之馆”等匾额多方。
正厅照墙上有《百马图》砖雕。有53匹白马,用21块长0.34米、宽0.30米的青砖浮雕拼幅而成,总长7.04米,为全国少见,是名副其实的国保。]

        一踏进正厅,四处弥漫着饭菜的香。几桌酒席刚散场,居民们怀抱着婴儿,搀扶着老人,各自沿着回廊散去。
        我还是蛮喜欢这样的老房子。江南的明清建筑保留完好的不少,我没有经过美术或建筑专业的训练,所以虽然不同的地方建筑稍有差别,走的地方多了,难免审美疲劳。老房子的建筑是骨骼,居民是肌肉,故事是灵魂。所以这样的老房子最能吸引我的,就是家的味道,和说不尽的故事。
        斯宅的千柱屋在CCTV《走遍中国》有过记录。所以故事时在来之前就听过了。而走在这热闹的老台门里,与充斥电视的假模假式的真人秀比,更喜欢它原汁原味的“人气”。梁下挂着红绿的裤衩袜子,柱上悬着腊鱼腊鸭;老人在门口敷着太阳,女人则在天井里把菜摊开来挑捡;家门口码放着树枝,笼子里鹅在昂昂的叫……这样杂乱的场景可以说不美观,但充满温馨。它无法拍成照片给别人看,但能在过客的心里留下一片暖意。
        不论原住民,还是后迁入的房客,居民们对游客也早已淡然,有空闲的会给你聊上几句,大多则忙着自家的“生活”。这份从容倒真是我们城市人所欠缺的。就如“爱吾庐”漂亮的老板娘,当我们指着吃饭桌问:“这也算个老物件吧,怎么就随便拿出来给吃饭了?”她边忙着上菜边轻描淡写地笑着说:“是的,不实用。”

(百马图,其实只有几十匹马。一说(当地民间传说)是雕刻师父中途去世了,没来得及完工;一说是主人斯元儒故意留白,让后人靠自己的力量与智慧去发扬光大。)

(千柱屋的后面。从这里走向笔锋书院。照片上方的小亭子,在屋子对面的一座小山包上,是眺望屋子全景的地方。)

(笔锋书院前的罗汉松。上山石路旁古树林立,树龄都在二百年至三百年,沿途而上有白玉兰花树,枫树,罗汉松,黄檀,大叶冬青树,柳杉等。)

(笔锋书院二楼。
据说书屋内古时无楼梯,斯元儒子孙在此读书,登竹梯上楼,读书期间撤掉梯子,以专心在上面读书。楼高三层,底下二层为读书场所,最高层是朝拜文昌帝和孔圣人的地方。)

(小狗也来上学堂:虽然我不能背诗经,但我会数柱子。。。)

(书院黉门。)

       沿着溪水的游步道可以指引游客一一拜访这些比较有规模的老台门。从香榧森林公园(南园)的大门开始一路向南,千柱屋,上新居,发祥居,摩崖石刻,新谭家,裕昌号,斯民小学/棋盘街,上/下门前畈台门,小洋房,华国公别墅,在小溪的两岸,如珍珠串串。


(以爱吾庐为据点,这是北向的建筑群)

(南向)

(上新屋谁家的门前。粉和馅,正准备做汤圆。)

(一缕阳光,上新屋)

(我又来抢个镜……上新屋)

(找到一个小朋友……嘿,你一定知道不少老房子的故事吧——发祥居)

(发祥居, 因门额刻“长发其祥”而得名,寓意久发、吉祥。建于清嘉庆年间,为斯元儒胞兄元仁所建住宅,俗名“下新屋”。坐北朝南,共三进,以中轴线为中心做对称式布局,总占地面积3255平方米。内部所刻木雕图案计有37种,互不相同。)

(发祥居)

(小洋楼)

(小洋楼在中门前畈,建于1920年,斯豪士和斯魁士兄弟共同出资建造,五进六厅二十六室,房屋建筑既有精美的中式木雕工艺,又有西洋风格的铁艺、拱门与玻璃窗。这在当时的斯宅是绝无仅有的。除此之外便是胡张的故事)

(下门前畈台门)

勾乘山 红峰村

       诸暨这一带自古山多林广,所以古时候这里的大户人家都喜欢木雕砖雕,造就了不少能工巧匠,以及令我们赞叹不已的建筑。
       现在林木虽然遭遇了毁与造的周折,总算这一片还是郁郁苍苍。东白山已经在几年前玩过了,这次选择了勾乘山。
       [勾乘山系属会稽山脉,史称句无山、九乘山、句践山、勾乘山等,在我国历史上,唯有勾嵊山是一座两代君王(允常和勾践)建都的“王者之山”,自古誉为越中名山。勾乘山山峦叠翠,溪水长流,古木参天,修竹成林。方圆几十里,大部分坐落诸暨境内,主峰王坟岗,高660米,位于义乌最北边大陈镇红峰村。
       宋《会稽志》载:“勾乘山,旧经云:勾践所都也。国语云:越臣于吴,吴更封越,南至勾乘,即此地,山南有勾乘亭。”]
    

       登山有两大起点:摇石头村和红峰村。过年,攻略不详,还拖着小奶狗,其实我并无登峰之意,当是去探一个路吧。所以选择红峰村,因为村里比较有看头。
       [红峰村的建村历史长达 600多年,文化底蕴深厚,历代人才辈出。金氏宗祠是红峰村文化礼堂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座初建于明朝万历年间、扩建于清光绪初年的古建筑,距今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了。现为义乌市一级文物保护单位。被改造成文化礼堂后,内设红峰讲堂、文化活动室,外有文体休闲公园。如今,红峰村中新旧房屋错落交叉,既有明清年代的古建筑,又有三四层楼的现代新居。村庄山水如画,四周群山环抱,翠竹绿树成荫,不仅有千年银杏、罗汉松、香樟群和马属松群等众多古树名木自然景观, 也有勾乘寺、金氏宗祠、下东间、上新屋、杨典桥等人文古迹,蕴含着丰厚的历史底蕴。 
http://www.yigecun.com/cityfild/showcun.aspx?id=A4EADF61E1472E48]

       义乌大陈镇红峰村真正出名的,是银杏黄了的时候。这两棵200多岁的古银杏树,一棵在金氏宗祠旁,一棵在杨典桥头。所以弥漫整个画面的,不仅仅是一地金黄,还有厚实的人文底蕴。
       
       走进宗祠边的小门,虽然是年初四的下午,依然有几名老人在改为文化活动室的大厅里看电视。据说村里居住着1500多个村民,他们中有1000多人是金姓。而这里很有特色的一件事,便是保留着“活金死刘”这个风俗。村里现存民国的宗谱,名字就叫做《刘金氏宗谱》。传说他们这一支金氏,本是姓刘,因为传说中的原因(还没考证出哪个正统),改姓了金。但是在死后,还是让他们认祖归宗,墓碑上,宗谱上,都还原为“刘”姓。这个小小的插曲,也是旅途中的点缀。喜欢旅行,喜欢对未知前路的探寻的乐趣。
       
       说到未知的前路,村里挂着胸牌的老树都看完了,人家的院里也不小心踏进了几次,小奶狗引得全村的汪星人都出动了,还是没有找到去勾乘山的路。说好不登山,勾乘禅寺还是想看看。于是厚着脸一路问,在村民们热情的指点下找到了后山的小路。

      路上依旧有古树,到了古樟树群,对面就是勾乘禅寺。寺庙在修,大门紧闭。又要讲到传说了,一说寺庙本来香火很旺,有一年庙里的和尚得罪了村里的人,村民就在修葺庙宇的时候做了手脚,改了风水,庙便一落千丈,逐渐破落了;另一说是庙里的和尚有一次无意得到一个类似聚宝盆的歪嘴尿壶,庙里的香火便日益旺盛。但是和尚太贪心,聚宝盆被财宝阻塞,和尚敲碎了盆,寺庙也渐渐破败。这不同的版本,大约是记录人不同的身份而流传下来的。大抵历史就是这样和政治保持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人关系。
      门口的千年罗汉松可能是唯一见证过一切的生物。但它庄严魁伟的身躯挺拔端正,似乎并不想说些什么。

(千年罗汉松)

       对岸的古樟树群则似乎更亲切,枝繁叶茂,最大的那棵下有些香烛烟火,似乎是村民们的祭拜。再往上一些跨过一条小沟,就是真正的登山小道了,有驴友们的布条和一个小指示牌。我们则打道回府,再去寻村外的杨典桥和另一棵老银杏树。

       如今的杨典桥已被整修一新了,少了点古韵,但也算是保存完好。看到资料说它也曾命悬一线,大风大雨把桥上的砖都给打落下来,靠桥边的居民给它穿个塑料布保护。还好风雨过后,彩虹依旧。此桥是古代长山(今金华)到会稽的官道,古桥承载的是沉甸甸的过往。
       
       古老的银杏树有个巨大的树洞,但是依然虬曲苍劲。正遇上一家老小提着香烛锄头不知是否来祭扫的,男子指着老树告诉小女儿:“爸爸以前小时候就一直来这里玩,这里还有个大树洞……”我想所谓传统的节日,就是应该这样其乐融融。

(这一片老树林,都是兄弟树,姐妹树,“姐姐我也要抱抱……”)

       我喜欢的女作家,除了张爱玲,还有三毛,还有席慕容。我一直喜欢席慕容关于一棵开花的树的诗,尽管我更喜欢花好月圆的结局。但我每次站在大树下仰望树叶外的蓝天,总会想到那一句: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让我无比崇敬的,便是树的守望。与不过百岁的人生相比,树轻而易举看穿你的前生来世,这不是一件让人肃然起敬的事吗?村口道旁,总有几株老树,悲欢离合,浮华沧桑,看过。树只是按着四季更替,开花结果落叶。看到老树便看到了家,让人放下疲惫放下心。任时光流转,老树总是默默守护村里一代又一代的人。

(摄于千柱屋去笔锋书院的路上)

(摄于红峰村进勾乘山的路上)

(摄于笔锋书院)

       几天的行程很快结束。一路上看到好几个村庄在修建宗祠,古老的门梁,现代的用场,都叫做了文化礼堂,也算是一种传承,至少说明大家的境界也有了提高,物质之后才是精神的升华么。只是希望这升华更多一些,不要总是在失去之后再弥补,或者用一种错误去弥补另一种错误——但也许我也只是看得不够远——得失对错,还是要靠时光来说了算。或者,我们还是去问问老树吧!

(路边某村新修建的祠堂。当我走进,门吱呀呀地被风吹开了。于是我们走了进去,一圈逛好,风又把门徐徐的吹拢。挺不错的地方,陈列着些农具,还有图书室 )

2017年春节   浙江绍兴诸暨义乌

(小y的作品,取名为“诗和远方”。 借来做个收尾

本篇游记共含6409个文字,5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7-02-21 18: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