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刚察 青海湖 仙女湾湿地 祭海台 仓央嘉措诗歌广场随笔 《刚察请佑我如神》

17
颜冬青 (西宁) LV.5
2017-02-14 16:53 224/0
  • 出发时间/2016-10-0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RMB

     (一)
      我曾很多次说起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特别想去发呆的地方:或者是一堵墙,或者是一片沙漠,或者是一百亩松涛,又或者是一个不停摇晃的秋千,或者是一排转经筒,或者是在西风下猎猎的经幡,又或者是摆满佛龛的冉冉酥油灯,也可能是一片海,又或者是一片大草原!
      而如果有个地方,不但有沙漠,还有海,还有一片大草原,就连满山的经幡,成排的转经筒和佛龛上的酥油灯,也有着浓浓的诗情画意,甚至就连那摇摆不定的酥油灯芯上的光焰,也会不停的撩拨着思念,那就是发呆到可以笑着死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女人会为了什么而发呆,可我知道,如果一个男人发呆,那他一定是为了女人,而且他一定是欠了她许多!
      很多次做梦,能梦到同一个女人,她有着清秀的容貌和精致的五官,我抬起她红扑扑的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和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借着酒意吻上了让我朝思暮念的柔软之上。我承认,梦中的我依然是借着酒意,不是怕她拒绝,而是怕自己不敢。梦中,我嘴里含着一团东西,软软的,酥酥的,有着特殊的香味,甚至还有血一般的腥味,却叫不上名字。 
      我紧紧拥着她,无视她微微的挣扎,一手箍着她的腰将她固定在自己怀里,那种温度感真真切切。四唇紧贴在一起时,她停止了挣扎,只剩下突突的心跳,她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特别享受的我,也闭上了眼,我便加深了这个吻,将嘴里的酥软送到了她的嘴里,她嗔怪着,吸吮着,特别香甜……梦里,我已经闭上了双眼,却还能看清她的脸。梦里,也不知道喝了什么酒,跟谁喝了酒,为什么要喝酒,可就是已经醉了!
     嘴里,那团柔软的东西和着唾液的特殊浓香,在舌头的搅拌下越发的浓郁,香味在血管里挥发,让人浑身炙热…那一刻,我仿佛还听到了海潮声,此起彼伏的澎湃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多少天以后,刚察的索南弟弟陪我去仙女湾,聊起刚察的命名含义,我才明白了,多少年来梦里含着的东西,竟是一团骨髓。

     (二)
      八月末,青海高原秋色已至但尚不浓郁,受海晏文联杨淑贞主席和刚察文化局才旦局长的联合邀约,我们一行数位作家踏上了归向刚察草原采风的行程。在海北山区逶迤盘旋的公路上,以车代步,我向着我的梦深入,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有一段,公路和青藏铁路是并行的,那是一种明确的方向感和轨道感。母亲曾在铁道兵部队服役,这一段铁路就是她所在的部队修建的,而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在乌兰县生活,经常会路过这段草原,那时候火车走的慢,时常停下来会车,而我就有很多时间透过窗子向外张望,好奇我下次还能不能再见到它…所以竟对刚察沿线有一种特殊的熟悉和情怀,所以我说这次采风,不是去,而是回归。
        天,一直没晴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谁又在伤心落寞。这时又下起了雨,一滴滴,一阵阵,冷冷的落在车窗上,车内便开始渐渐的冷了下来,蒙起了一层雾气,需要开窗,可我心里终有一丝热气不肯散去。因为我眼巴巴的看着不远处的青海湖上空已经绽放了蓝天,我相信,晴天已经不远了,只是会比平时晚一些。或许,草原上正漂浮着秋天阳光的颗粒,正弥漫着秋天阳光的气息。在这丝希望的支持下,痴心不改的向着梦里的草原继续前行。
     很多人都会有一种公路情结,向往那种自由、流浪与狂野。我不止一次憧憬着:有一片幅员辽阔的草原,有着一条笔直的通向天际的路,我有一艘航行在公路上的快船,可以肆意飞驰。那一刻,世界已经被我抛在了身后,空间的纬度里,只剩下船长和他的船,我便会升起海盗旗,戴上墨镜,坏笑着,狠踩着油门,以动辄160迈的自由,飞驰在惬意之中。

      (三)
       走什么路,听什么歌,这是我一贯的风格。我曾笑谈自己的车里只有DJ和慢摇,其实,还有很多情歌,只是平时不怎么听,但此时,不听情歌听什么呢?刀郎一路与我们相伴,当那首苍茫的《西海情歌》透过车载音响系统唱响时,那没有经过华丽雕饰的深沉男中音,流露着草原上苍茫悠远的情怀,回荡在车厢内,一直浸透到每个人内心深处。
      歌手忧郁的声音里满是悲伤:“自你离开之后,从此就丢了温柔,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听寒风依旧,一眼望不到边……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的那么远……”那时,我想,我的草原一定会拨开蒙蒙雨雾,以雄健的身姿走进我充满渴望的视野,因为,我敢听情歌的时候,心里一定是敞亮的。
        对向而来的一辆辆汽车从眼前疾驰而过,呼啸之势如同挥刀劈砍而过的马贼和他的战马,凛冽的让人想骂娘!笔直的公路,就是这么的硬朗,对我们而言,它又是一幅无声的画面。在这个只有音乐的嘈杂车厢里,只需用眼睛去看这仅与我们一窗之隔的同样嘈杂的世界,这不正是大多数人想要的么?
      这种感觉就是行走!我们骨子里,都是行者!
       海北大草原是我开车来过多次的地方,那壮丽的景致是在别处找不到的。对一直深居城市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纯粹的世界,纯粹的只有湛蓝的天空和大片的草。此时正值夏秋交替之际,季节的变化让草原呈现出了立体多元的颜色层次,与天空连为一体,两辆越野车载着我们数人徜徉在画中。
        闻着雨后的清新草香,我想,前世,我一定在某片广袤草原的深处,骑着一匹时而温顺时而狂野的马,从缤纷的草原野花中穿行而过,呼啸之处,马蹄飞扬,撇下泥土点点,或许还会唱一路豪迈苍凉的藏歌,任碧空中丝丝云彩在歌声中颤栗着飞行……
       遇到拦路的羊群,打喇叭没用的时候,我便对着窗外学着狼一样嚎叫:嗷嗷!

       人,不能抵御最本能的欲望。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最好的自己在远方。只有让身体走在路上,才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风景,体验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想着草原,念着草原。这样的念想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和欲望。
       当一个人的灵魂长时间的与某种自然环境相互浸染时,他的血液里肯定也有着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的某些特质!    
       驶过一段梦里的路,车子便进入了刚察境内,从此开始,将是一段完全陌生而又超乎寻常熟悉的旅程。我必须将沉浸于梦境的思绪收回来。因为我很清楚,在很多陌生的路途中,会有一些你难以预料的风景和场景。我必须全副身心地去关注我身之所处的这段现实的时空,去抓住这段陌生旅途中可能有的一些不曾有过的经历。

       只是,当我决定抽回思绪的时候,却发现了高原阳光的霸气,蓝天眼睁睁的强吻了湖。
       只见远处青海湖面上波光粼粼,在和风爱抚下,漾起层层縠纹。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会有很多鸟雀亲吻她的脸庞,为她热切地奉送赞美之声。雨后看青海湖是最美的,震雾像轻纱笼罩在湖面上,看上去那么温柔,湖面上碧波荡漾,一层盖一层,湖水像碧绿的绸段,又像被周围的花草染过似的,阳光则透过蒸汽,撒在湖面上,顿时满眼波光,醉醺醺的美。
       蓝天抬起了西海红扑扑的小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借着酒意吻上那让他朝思暮念的柔软之上。我想,蓝天应该承认,他是故意借着酒意的,不是怕海拒绝,而是怕自己不敢。
       蓝天紧紧拥着西海,一手抚摸着她的脸,无视她微微的挣扎,一手箍着她的腰将她固定在自己怀里,将唇凑了上去,四唇紧贴在一起时,西海便停止了挣扎,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仿佛享受着的蓝天,也闭上了眼,天便加深了这个吻……嘴里,骨髓和着唾液的特殊浓香在舌头的搅拌下越发浓郁,这便是五龙吸水的壮观场面!很多人不是都亲眼看见了吗?
       天仿佛用尽毕生气力一般,他紧紧箍住西海柔软的身躯,薄有醉意的他不让她有任何逃跑的机会,只是把她抱得更紧,要将她揉进自己温暖的胸膛里。
        之后,天便放晴了    

     (四)
       爱一个人就是爱她的全部,类推下去,爱一个地方也要爱着她全天候的容颜,爱雨中的她,爱风中的她,爱晴空万里的她,爱阴云密布的她,爱着她身躯内涵纳的一切,爱她的脾气,爱她的性情。这就是有情人,怎么看,她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而我想念的草原,也真的一如我思念着的情人,愈是远离,那种独特的源于想象的美便会愈发凸显,而愈是走近,却又颤巍巍的心惊和忐忑。
       我其实不很清楚,踏上刚察的那一刻起,我该以怎样的行为来表达我长久的思念。如果说“大象无形”,那么,大喜大悲都应该无声吧?当我真正成为草原归来的游子时,是一头扑入他宽厚苍劲的胸膛,如雄狼般仰起脖子嚎叫?发泄来自骨髓里的豪情?还是忍住满心的悲喜,静静地、深情地与她对视,犹如一位阅尽经卷和红尘的高僧,将半生的思念与向往通过眼神淋漓尽致的张扬? 
        我不知道,但很快就会有答案的,因为听说刚察第一个迎接我的地方,便是仙女湾,一个有仙女存在的地方,会有什么在苦苦等待和祈盼?“等待”,是因为“未了”吗?“祈盼”是因为“相欠”吗?哦!那应该不仅仅是一场与水有关的邂逅吧                   

     (五)
      据说当一个人看到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人或事物时,瞳孔就会不知不觉地放大,这样,看见的人或事物会变成刻痕烙进心窝。于此,男人女人都一样。
       我生来眼睛就小,不曾清晰的感受过瞳孔放大的感觉,可我清晰的记得,第一次专注的盯着一个女人时,我那如野兽般的鼻息告诉我,我是一头狼。
       雄狼的瞳孔里,世界是不安分的。特别是獠牙刚长出来时,我曾贪婪地觊觎着一切,每次进食,我只吃猎物的骨髓,为的是让自己的基因变得更加纯粹。我只吃猎物最精髓的部分,只汲取最宝贵的营养,也让死于我嘴下猎物的灵魂能够更加恨我,因为我注定将是狼群里最特殊的那一只。
      那个年代,血管里的欲望令全身的野性膨胀,我抖着鬃毛在寒风下的狂野上四处招摇,所到之处,杀气凛冽,直到有一天,我巡视领地来到一处湖畔,突入其来的一团靓影映入眼帘,搅乱了雄狼骨髓里的杀性,眼前纷乱不堪的世界竟然一度变得有秩起来。那一刻,我看见的应该是湖畔湿地里一只受伤的天鹅,正在养精蓄锐,我本该转身去找寻鲜嫩的羔羊下嘴,却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静静的潜伏在一旁,盯着它。
       狼的瞳孔里,天鹅是多样性的动物,白白的,不动的时候看着像羊,可动的时候,却是另一个不常见的物种,扑闪双翅就可以飞翔,可她却若即若离,我相信,她在用水疗伤。
       相信很多狼都想知道天鹅的肉是什么味道,可我只想知道她的骨髓是什么味道。但是我没有立刻下嘴,因为有股莫名其妙的,冥冥中存在的羁绊在抵挡着杀气,似乎我就是不能咬她。
       只盯着猎物不下手的狼,终归是奇葩一枚,甚至配不上“狼”的称号,最终,他在湿地里趴够了,浑身湿漉漉的离开了,头也没回。
      以后,多少次,夜里那荒芜的梦境一遍遍闪现:一头狼潜伏在湿地里,静静地忍受着潮湿和阴冷,盯着不远处的一只白天鹅,久久没有扑过去

      (六)
        这梦境让我眼晕,醒来后,有种莫名的躁动和不安分。很多次,身上的伤让我害怕夜的来临,我曾眼睁睁地看着,黑暗将我慢慢吞噬。我极力挣扎着想摆脱这黑暗的桎梏,却发现黑暗仍然漫无边际,你躲的越快,它来的越猛。我只好退缩到用沉默和内敛堆砌起来的自我的城堡之中,忧伤着可以忧伤的一切。不断想起白日里,在太阳下,那头只吃骨髓的野狼的窘样,那么多的情感在心头回荡。彼时的我,只守着一颗炽热的心,瞳孔在城堡的阴暗之中,闪闪发出绿光,心里,时不时还会嗷嗷地对空嚎叫!
        有的女人,明明心中对一个男人爱之甚切,却又拼命想抑制住自己,不让对方有所察觉。她会装出一副没有看见对方的样子,故意把目光移向别处,但她仍会从眼角偷偷地,迅速地瞥对方一眼,而后翻着白眼看着远方,嘴角还带着一层撒娇作嗔的戏愚。
        谁会相信,天鹅会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雄狼?她不担心被咬一口吗?不担心骨髓被吸干吗?她会闻不到青春特有的膻味和气息吗?
       那时,我恨的只想猛咬她的脖子,一口下去,就把她的血全吸干,我会让她呻吟和颤抖,继而绵软。
       可是,狼终究没有咬,而是退却了。因为他发现,命运的猎人正在追捕自己。
        逃脱了的狼,总害怕自己会被命运捉回去,回到那个一度自认为逃脱了的,以为再也不会回去的角落。当铁栅栏的声音沉沉落下,他就再也出不去了。逃脱了的狼,绝不会让这种可能发生,于是,只能把自己交给足球场,交给公路,交给大山深处,交给流浪。
       流浪惯了,每时每刻总有一些声音在拉扯我,拽着我离开心狱,说:你已不再是狼,就去找一个新的世界吧,一切重新来过。不要去走同样的路,不要去买一模一样的花,不要总是去听熟悉的声音,不要见到一扇窗户就想着呆呆的遥望,你要不停的换身衣服装扮自己… 

     (七)
        一个梦,就这样经年的做着,一种思念,能遥遥的折磨着情绪,其间总会隐含一些特别的理由才是。否则,变成人的狼,如何面对一生的质问?
        在这样的怀想中,索南弟弟告诉我,藏语的“刚”为“骨髓”之意,“察”为断骨和子孙后裔的意思,据传很早以前,按藏族风俗教规,新生婴儿口内须放少许酥油以示庆贺、吉祥,生活穷困无计找寻酥油,便断野牲骨取髓以代,故有“刚察”之说,并成为部落名称。刚察就是口含骨髓的子孙后代,也可以理解为断了骨头还连着骨髓般亲密的亲人,它也是早期环海八族最大的一个部落“刚察族”的命名由来,该地区有很多个后缀名为“察”的部落,刚察部落最大,以大为名。
        啊!刚察,这是多么硬朗的一个称谓?是多么豪迈和野性的图腾?这便是我苦苦寻觅和灵魂深处一次次莫名亲密于该地的由来。
       梦做到这里,似乎已经到达了某种极致。而我梦里的草原和湿地距离我的生活到底还有多远?我终于有机会,用身体和灵魂去同时感受这段距离,缩小这段距离。
       所以,第一站,就是仙女湾,有仙女的地方,做狼,也不孤单!

      (八)
        仙女湾位于青海湖的北岸、刚察县城正南十余公里处。这里属于高海拔湿地,陪同的朋友说这里动植物品种繁多,是鸟的天堂,特别是大天鹅的故乡。每年在这里栖息的鸟类有斑头雁、鱼鸥、鸬鹚等,到了秋冬季,约有数千只大天鹅在此越冬,这块宝地是数十种鸟类的迁徙栖息之地,使它们心之栖息地。青海湖湿地作为世界七大湿地之一,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已经被有关部门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加以保护。青海湖观鸟最好的季节一般是在四五月份。而今随着迁徙鸟和冬候鸟数量的增多,国庆节后的秋冬季节也成了观鸟的好时段。
        传说这里是西王母设宴邀请中原天子穆天子相会的地方。据有关历史文献资料记载,瑶池西王母选择美如仙境的仙女湾,接迎九天之外的大周王朝穆天子姬满先生,而多情的穆王,居然驾着神奇的八骏,以日行三万里的奇速赴约,史上便有唐朝李商隐的诗《瑶池》为证。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李商隐用西王母的神话写了这首诗,诗中后一句“穆王何事不重来”,是以西王母唱歌邀请穆天子“将子无死,尚能复来?”,问穆天子如果没死,能不能再来瑶池作客?穆天子回答她,回去把万民安顿好,三年后会再来。然而西王母朝思暮盼,穆王却没有再到瑶池。
        大周王朝天子,夏之后裔,历史上与西王母自然都是“刚察”,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的深,这源于相同的基因和骨髓,这种亲密感是距离所左右不了的,也难由时光割舍。而这首诗却告诉我们西王母迟迟未能等到心上人的到来,现在只有这些天鹅仙女们的化身每年飞到这里,向世人展示:在无限蓝天下,仙子们在这里驻足、栖息,她们各个冰清玉洁、婀娜多姿,自由翱翔,不禁让人唏嘘,天界与地界,在爱情面前仅一步之遥。这给青海湖增添了几份神灵之气,形成靓丽风景,“仙女湾“也因此得名。这便是西海的情调!
        还有传说这里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失踪的地方:这位雪域高原的宗教领袖和以多首情歌流传于世间的著名诗人,受到当时西藏政府拉藏汗政权的迫害,在其离开拉萨前去北京见觐见清朝皇帝时,途径青海湖边,多情的可怜人被这里透明的湖光大自然吸引,恍惚中,仿佛听到神在呼唤,便踏浪入海,隐遁不见。而女性的青海湖顿显神灵,仙女奏琴吹唢,仙鹤结群飞舞,大师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也有人说他随从仙子们赴天上仙境了,仙女湾也因此更加出名了。
        远古的浪漫和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被仙女湾成群结队的白天鹅和水天相连的美景演绎着,渐渐成了一个不老的传说。

     (九)
       男人想去会仙女,这纯粹是狼性荷尔蒙在作祟。群狼一行就这样到了仙女湾。站在景区大门口的硬化水泥路上远远望去:如丝如缕,袅袅依依的薄薄轻雾中,仙女湾如同一个拥着轻纱裸睡的少女,白皙的肌肤、均匀的线条忽隐忽现,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远处,东西两侧连绵的湿地,伸出长短不一的胳膊紧紧地拥抱着亲吻着乳汁色的湖水,生怕呵护不够,湖水会从自己的指缝间流去。湖边的湿地上,虽是初秋,可水汽充足,碧草依旧青青,勾勒着一幅恬淡美丽的自然图画。
       由于之前一夜暴雨,上午天气阴沉,这里游人稀少,沿着硬化的步行道漫步向南,一路绿草遍地,面朝湖水,迎着阵阵清风,呼吸湖面潮湿的空气,全身顿觉清爽,甚是惬意。
       绕过眼前的“三牲拉则”,就可以去亲近仙女。
      拉则是藏语,蒙古语称“俄堡”,藏语叫“拉则”,是祈求平安的吉祥建筑的意思,一般是建在山头上的,是藏区祭奠山神的标志和象征,是藏区地方原始宗教自然崇拜之地,是当地的信教群众年年择吉日煨桑、祭祀之所。仙女湾的“三牲拉则”与一般拉则明显不同,造型上更为奇怪,显得特别神圣:它是由自然死亡的神马、神牛、神羊的头堆砌起来的,所以叫“三牲拉则”,三牲分别代表牛羊马,能给牧人带来陪伴,食物和收入。
       仙女湾“三牲拉则”高三十七米,是该景区的一座主题性建筑物。据有关历史文献资料记载,一六五二年,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进京受封返藏途中经过此地,看到这里的马、牛、羊膘肥体壮,水草丰美因此在此立拉则来保佑草原的人畜兴旺、繁荣昌盛。当时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三十七岁,为此这个拉则高度以三十七米这个吉祥数而立。
       该拉则也是仙女湾祭海的重要之所。这里的祭海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神秘的宗教文化色彩,青海湖在历史上一直被视为仙海,历代都有“祭海”的宗教政治活动,早在唐代天宝年间,唐玄宗曾赐封西海神为“广润公”,北宋仁宗庆历元年,就有隆重的大型活动。

       满怀崇敬缓缓绕过三牲拉则,便是仙女湾著名的九九九廊桥,因为它贯通东西湿地,直达青海湖深处的祭海台,长度为九百九十九米,所以得名。是一座寓意爱情和和美美,天长地久的笔直廊桥,搭建时间不久。
       沿木质廊桥行走,脚步声清晰可闻,能看到一片开阔的湿地由东向西后仰而去,湿地里长满了茂密的芦苇丛,芦苇丛里栖息着不少水鸟和野鸭,只要人一挥手或者高叫一声,栖息的水鸟就会从芦苇丛中惊飞而起,或者就有野鸭从芦苇间浮到水面,或一大一小,或一雌一雄,相互招呼着嬉戏在湖面。
       走在廊桥上,看看远处的水天一色,才感到浩淼的世界中还有一个微不足道的我正在亲近一团爱的迷雾。
       湖面平静而美丽。雨后的她最美丽,空气泛着草香特有的甜润的味道,平静的湖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犹如柔顺的面纱,笼罩国色天香的美貌容颜。很难想象之前有一场暴雨倾盆而至,打碎了原本多情的宝镜,唤起湖中沉睡的仙气。暴雨过后,宝镜轻轻地舒展身姿,展现出其迷人的风韵,并惨杂着缕缕轻烟,把仙女湾点缀成如诗如画的景致。
       旁边,栈道经过暴雨的洗礼,一尘不染,偶有小段积水,却显得愈发干净和清秀。扶手上不时地滴落的水珠,发出滴答滴答之声,宛如一曲清幽的曲子。

        行走几步,朝身后望去,来时的路已是影影绰绰,唯见一汪碧波,在阳光下泛着微波向我的脚下荡漾过来。人生匆匆,有多少人能在自己的道路上留下清晰的脚印?只要走过就无憾了。
        看一看湖面,蓝天白云倒映水中,野禽戏水,白鹭飞翔,芦苇苍苍,不觉想起《诗经》里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廊桥的尽头,祭海台上经幡招展,有几个游人正在拍照,打闹着,行为甚至亲昵。那嬉笑声中飘摇的色彩,是不是就是在水一方的“伊人”呢?
       好吧,见了伊人,照我的方式打个招呼吧!
        于是,我仰头吼了一嗓子,阳光顷刻间便洒向湖面,微波晃动间,湖面上金光闪闪,光芒四射,耀眼的光中我仿佛看到,楚楚动人的仙女从天飘然踏浪而至,爱抚的目光,娇媚的面容,修长的秀发,凸起的乳峰,细细的腰肢,线条清晰,形态逼真,层次分明。     
千百年来,在有形的现实和无形的虚幻中,她就这样含情脉脉的守候着,一直在云端等待她的爱,等待呼唤她的爱。站在她的面前,我分明感到有一种奔放的激流在脉搏间跳跃,一种狼性的汹涌在全身澎湃。
       她婉婉而来,那天上的云彩也被她拖着而来,那一定是隐匿起来的发髻。长发飘逸是流淌的云,云鬓高挽是舒卷的云,秀发轻绾是奔腾的云……这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没有带礼物,顿时,我有些局促了,准备了那么多年的礼物,却终究没有带来,也没有送出去。而如果有礼物,就该是一支珊瑚做成的发簪吧,我想亲手插在她的云鬓之上,让她的典雅端庄,唯美成风花雪月旖旎的春光。
       而我终究没有送出礼物,就是这样,可我动了心念,她会立刻就知道吧,如果是这样,她会轻易让我离开祭海台吗?都说仙女不好惹呢,不然为什么潮水已经砸在了我的身上,犹如牧羊姑娘的鞭子!
       没有相欠,就没有泛滥
       西海发威了,看来我要说点什么了

     (十)
      世间的一切都早有安排,只是时机没到时,你就不能领会,而到了能够让你领会的那一刹那,就是真正属于你的缘份了。有缘的人,一定会在刚好的时间里明白最应该明白的事,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晚,才能在刚好的时刻里说出刚好的话,慰藉平生!
       面对刚好从天而降的仙女,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不少,我告诉仙女:您很美,我希望自己真诚的赞美之音如同一朵永不易冷的烟花,高高绽放并流连往返于您画眉扑粉的梳妆台前,也希望我那如狼一般的瞳孔,能饱览您各式各样熠熠生辉的精美发簪,继而看穿您骨子里的妩媚和超越世俗的高贵。我说这种话无意亵渎,只是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如果说的再狠一点,那就让我的赞美之音再高高的升起,在九霄之外炸开,散落成团团花火,那是多少男人对您回眸一笑的倾倒…您在时光里游走,在岁月里妖娆,您的美,让天鹅为谁梳妆,沾水理毛?您的美,令无数王孙将相尽折腰;您的美,又曾撩拨过多少心弦和年少痴缠?
        人生,注定是一段荆棘漫生的逆旅,就像这座栈桥,芸芸众生里错身而过的人何止千万?爱河的鹊桥上始终人声沸鼎,摩肩擦踵,唯独万千人中您只能选择一人情定终生、执手相牵。
       于是,您等待着,为了等待而等待,便过了几千年!
       您不语,只微笑,之后转身不见。我再看水平如镜的湖面上,几只野鸭游过水面,划开一道波痕,待到野鸭潜入水中,湖面又恢复平静,心灵深处就会少几分尘滓,多几分宁静,慢慢地,心就如湖水一般平静了。西海,真的太能藏住负心的伤害了。
       一路看水,走走停停,差不多过了半小时,我们才来到深入仙女湾的祭海台上,这时太阳也开始朗照了,身后的游人也多了起来。
       祭海台上,西海的海潮如同某种想念一个人的痛,时不时排山倒海般涌来,硬生生把孤独释放出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这时我知道,穆王终究回来了!

      (十一)
        游了一路,看的水多,可别以为刚察只有西海和仙女湾,其实有座建筑很有意思,在县城的东北部,有一座佛塔气势庄严、造型极富民族特色,它由塔基、塔座、塔锥和塔冠四部分组成,听陪同的导游讲:这座名为“慈悲慧眼感恩塔”的建筑高为三十三米,象征海滨藏城地处海拔三千三百米地理表位,四个塔柱周长五十三米代表刚察建 政年份—一九五三年。
       镀金华盖外缘所悬挂的三十一珠铜制铃铛发出的清脆叮当声代表刚察县三十一个行政村各族群众在海滨藏城跨越式发展进程中祈愿天下众生太平盛世,国泰民安。
        塔的四面均有十三层台阶则代表了成佛的道路。四个塔柱分别以其立式结构代表“地”、条形结构代表“水”、方形镀金藏物结构代表“火”、极顶塔形结构代表“天”,形成佛教中所称的“四大和全”,构成了客观大自然物质存在的排列形式,代表生命之精华。

        极顶铜制宝瓶高度为六米,象征六道轮回,即:天、非天、人、旁生、饿鬼、地狱,塔壁四面均绘有巨大的佛眼则为佛教五眼(肉眼、慧眼悲慧眼感恩塔取意于尼泊尔博达哈大佛塔慈,亦称“慧眼感恩塔”,其建筑风格独特、法眼和佛眼)中的慧眼,慧眼意为智慧之目,又称灵眼,代表佛的智慧、慈悲和觉悟,象征佛陀目视四方,警示世人善恶自有因果,只有止善,方能离苦得乐,只有心存感恩,才能带来希望,慧眼极具穿透人生和宇宙的力量。双眼间的圆形标志则表示完全证悟佛法的标志,慧眼下方宛如“?”的标志为尼泊尔文数字“一”的写法,提醒人们世间现象显现的不二性,表示慈悲心和智慧心须在一行,象征和谐一体。
        整塔从半空俯视形似曼陀罗,意为圆满和完整,象征和谐完整的宇宙。绘有慧眼的方形镀金藏物中装有藏传佛教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行人在此下方穿行一次等同于念诵大藏经一遍,可辨明是非,忏悔往事,消灭灾难,修积功德。镀金藏物底座方形红色“三面”则表示佛教中的“三界”,既代表神仙和圣人所在的天庭为天界;人间或现实宇宙为人界;充满恐惧的地府般的世界为魔界。又象征众生所居之欲界、色界、无色界。

       穿过感恩塔,旁边就是刚察著名的仓央嘉措文化广场。仓央嘉措(1683——1706),六世达赖喇嘛,出生在西藏门隅,取法名为罗桑仁钦仓央嘉措,活佛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出众的才华,成就了他在藏族诗歌艺术圣坛上的地位。他写下了世间最深情的诗篇,演绎世间最美最纯的情怀。他用年轻的生命,阐释了诗歌之美、佛法之真。
        这位诗歌大师,藏传佛教的圣者曾驻足环湖草原,在圣洁的青海湖仙女湾悄然遁去,他和他的诗歌在青海湖得到了永生!善良而质朴的刚察人民因地制宜,自出心裁,修建了别具一格的仓央嘉措文化广场,让世人徜徉于仓央嘉措神圣的文化乐园,领略世间最美的诗歌,品味和感悟大师最具人格魅力的一面,它印证了刚察儿女最深情的缅怀和追思——永远怀念这位步入红尘之中的圣者。仓央嘉措诗歌千古流芳于雪域高原、梦幻湖畔,普照世间所有的心灵。

      (十二)
       朋友相见,自然少不了痛饮一番,可是因为坐在一起喝酒的几位朋友都是不能随便外出喝酒的,所以我不能出卖他和她们,哈哈,于是,就只说说喝完酒之后的感觉吧:青稞酒最大的特点是浓烈,酒香袭人,这东西是表达淳朴感情的绝佳之物,随着一线喉的灼热之后,身体瞬间有被束缚进一个有力怀抱的感觉,醇香的酒糟味如同炽热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我的气息和记忆,而后挥洒着能量,用力地探索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那一瞬间的悸动,也能使酒桌上的彼此亲近起来,只记得有太多的声音:劝酒声,美妙的歌声,朗诵声,笑声,甚至还有撒娇声…
  酒不会负心,但能让人伤心。一个人孤独了太久,活在回忆里太久,凭吊的记忆太久,一回头,发现刚察的雨,也是说下就下。生平第一次连续十个小时奋战在酒场,到后来竟然越喝越醒。窗外的雨点沿着屋脊撒下来,留下一室的昏黄,可我们的祝酒歌还在唱着,一切仿佛都是那么自然,可“自然”真的是绝对存在的吗?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样的雨夜里,能喝几杯酒真好!

      (十三)
       次日天气很好,离开刚察的路,我们沿着环湖公路逆时针环青海湖一周返程,随着公路的延伸,路基渐高,在高处能够俯视青海湖,这里能够看到湖底因深浅不一而使湖面显出不同的蓝色:远处的海水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海波平稳如春晨的西湖一样。偶尔起风,只吹起了绝细绝细的千万个粼粼的小皱纹,金光灿烂的水面显得温秀可喜。天空上也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只有几片薄纱似的轻云。平贴于空中,就如一个女郎,穿上了绝美的蓝色夏衣,而颈间却围绕了一段绝细绝轻的白纱巾。这是一片很美的海天。 
        位于湖中央的海心山清晰可见,那是一座孤岛,岛上有寺庙,呈现出一片亮白色,而湖边的草地、青稞田和油菜花田像片片绿的、黄的色块,看似宁静的湖水向西北延伸,一望无际,湖对岸的山峦起伏也清晰可见,湖中的游艇画出道道白痕,如同抛开的哈达。    
       行不多久,到了上海头,这里可以观潮,便索性停车看看。曹操当年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而今我和文友亲临西海,以观大潮,时光隔不开一样的豪迈!
        青海湖的潮来了,很有特点:汹涌的潮水,后浪推前浪,一排排白花花的潮水簇拥着冲过来,声似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西海霎时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古战场,任凭海风吹着尖厉的“号角”,海浪似乎是千百个英勇的战士,向海岸猛烈地进攻着,发出隆隆呼喊。一排排浪撞在湖岸沙滩上,溅起一片片浪花,如同进入肉搏战的激烈画面。 
        草原上的西海就是这样,如同青海的女人,各个具有狂野和娴静两重性格,有时候真的惹不起。如同我熟悉的,也是很多人心里都熟悉着的,暗藏着的一个角色。我想,可能是昨夜滂沱大雨之后,山洪猛发,沙柳河汇入西海的激情太多,它需要在我面前释放,所以此时的潮尤为气势!看吧,那是一群疯狂奔腾的野马,万千只飞蹄击出隆隆涛声,以不可阻挡之势奔向岸边。而西海的海岸就像巨大的海绵,以柔克刚,吸尽海潮的卷来的污垢之后显出一泓清碧。这里,海岸和潮就这么纠缠了N多万年。我静静的看着,心想:很多人是不是也是如此纠缠不清?

     (十四)
        据说一个人生活久了,总会羡慕别人的这样或者那样。可我不会,也丝毫没有任何羡慕,因为我一直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刚察,当然可以拥有各种轰轰烈烈,前提是只要我愿意。只是上辈子我欠了岁月一个人情,这辈子岁月要让我多等待,磨练我的心性。我知道,好事多磨。越是迟来的幸福越能让我知道等待与珍惜的来之不易。
  岁月就是这样,总是把最好的留在后面。最好的安排,是时间给予的。时间会替你带走放不下的一切。我要不急不躁耐心的等。在这个世界上,最英勇的事情不是奋不顾身的勇往直前,而是走一段路程后,观看一段风景,学会与自己对话,用自己觉得温柔的方式照顾好内心。
        就如同在生活中,你想找一件物品时,几乎翻遍了家中所有地方都找不着。而当缘分足够时,你曾经翻箱倒柜寻找的那件物品却会在不经意间反复的出现在你的面前。爱情也是如此,往往你越是渴望拥有的时候,越是遇不到对的人。即使贪图温存在一起,也是爱得两败俱伤,头破血流。而顺其自然的爱情,最好。不必伤心,不必费力,缘聚则爱,缘灭则离,彼此温柔的说再见,分开以后也还能做朋友。
        时间能做的,也并不只是单单的让你忘记一个人,或者一些事。时间也可以证明你的成长。可是,最难过的爱情是,突然有一天,你曾经撕心裂肺爱着的人回心转意了,突然爱你了,可是你却对爱情彻底麻木了。幸好,有些人还等得起,这世上一切孤独的等待他都等得起。
        因为这些人,名叫刚察
        每一个刚察都会相信,未来的某个日子,你会摘一朵他最爱的花,穿着他最喜爱的雪白的纱裙和红布鞋,笑眯眯的走过来,然后温柔的说:不好意思,让你多等了。
        而他会说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的日子里,他陪你走过春夏秋冬,陪你花好月圆,陪你看尽世间的烟花。

 (十五)
      我喜欢发微信圈,也喜欢开车的时候拍视频,尤其是在公路上行走时对着倒后镜拍镜子里的公路,最好还能拍到路上画的线,看着一切都在身后倒退,那种感觉很好。坐在驾驶室里,看着前方,又不时瞥一下倒后镜,从倒后镜里,可以看到我们走过的路。坐在人生的驾驶室里,全神贯注地望着未来,不时瞥一下过去,从过去中,可以看到我们走过的人生。
       倒后镜是重要的,没有了它的驾驶过程让人心慌,过去也是重要的,没有了它的人生是空洞的。但是,如果只看着倒后镜,不看前方,更让人心慌。来自前面的冲撞,比来自后面的冲撞要猛烈得多。如果只看过去,不看未来,更让人觉得空洞。未来的障碍比过去的障碍更真实,更值得提防。只看着倒后镜驾驶,铁定会出车祸,只看着过去生活,一定会把人逼疯。
        回忆是倒后镜里的公路,真真实实,却在一步一步离我们远去。而前面的路还很长。
        我把这种秀视频的方式叫做“冬青式狼顾”,俗话说:狼若回头,必有理由。
        来到了刚察,我才知道,曾经身为狼王,我大杀四方,无视天下,专吸骨髓,得罪灵魂无数,却因为一滩静水,放过了近在咫尺的天鹅。第二世转世为僧,狼性已泯,却为情所困,只因为布达拉宫的殿上,受不住你盈盈的一拜。于是,我说了一句话,继而隐遁三百年。
       “白天,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晚上,我是西海最美的情郎!”
       第三世,我亲眼看见,你摘了一朵我最爱的花,穿着我最喜爱的雪白的纱裙和红布鞋,笑眯眯的走过来,然后温柔的说:我们最终要赴的约定就是,将来我死了,你会来亲手埋我,到时候请收起眼中的泪花,只能喊一句情话,而且只能是两个字,要么是:冤家,要么是:刚察
        我喊了,喊了声:冤家,心疼了,腿软了,却耽搁了朝你的坟头撒下第一把土,于是,这一世,有个地方,我注定要去,有种等待,我注定要受。
        这种等待,叫:冤家
        这个地方,叫:刚察

                                                                (全文完)  本文发表于《西海文艺》2016第四期   

本篇游记共含13928个文字,2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