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叁 | Angkor · 辽阔的废墟

10
の煦 👼 (北京) LV.6
2017-02-15 10:05 202/3


因为一本书去到一个国家,这是第一次。在蒋勋老师的《吴哥之美》中,他说自己从1999年起竟已去过吴哥十四次了。我问自己,是一片怎样的土地竟令他如此着迷。

2016年的2月,我在柬埔寨。吴哥王朝留下了辽阔的废墟。


柬埔寨人从不翻修古迹,整个吴哥城就是一片辽阔的废墟。你可以想象没有现代建筑,只有未翻修的故宫和老城墙的北京城,再将红褐色的砖瓦结构变为单一色调的石头建筑,这便大抵与吴哥王朝相似无二了。但还是不可比。北京太多元了、太现代了、太缺乏对神的敬畏了。吴哥则不一样,他与世隔绝无欲无求。如果你在行前读到了每一处雕刻的故事,读到了每一方门楣的情感——你会觉得吴哥是场浩瀚的梦,停在12世纪末的阇耶跋摩七世时代,甚至更早的耶伦跋摩一世时代。



19世纪欧洲人在强盛的巅峰走进了吴哥废墟,他们震惊古文明的伟大,他们想占有美。他们用最贪婪粗暴的方法掠夺美、霸占美,试图把美占为己有。但是美,从来不属于任何人。美无法掠夺,无法霸占,它只是愈来愈淡的夕阳余光里一片历史的废墟。帝国和我们自己,有一天都要成为废墟;吴哥使每一个人走到废墟的现场,看到了存在的荒谬,或惨然一笑,或动人心魄。


然后你会发现,美,总是走向废墟。也许诚如蒋勋老师所言,人们在初次见到吴哥窟及其古迹之前是无法作一些心理准备的。世界上不会又第二方土地,几千年来人们守着一片废墟生活,历史和宗教似乎合而为一。从阇耶跋摩七世开始,吴哥这方土地便世代信仰印度教,这里的宗教信仰并不像圣城耶路撒冷那般狂热,好似神与人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中恬然共处,承蒙庇佑。


今日的吴哥除去星级的旅游酒店,是依然没有路灯的。日落之后,没有灯光的寺和山和整个吴哥,又一寸一寸地暗了下去。走出吴哥城,在今日的暹粒市闲逛。大部分的柬埔寨人仍然居住在树叶草秆搭建的屋子里,草棚用两三公尺的木柱架高,有梯子可以上下,上层睡人,下层堆放货物。长年炎热,许多人就在户外树上拉一条简便吊床,睡在树间,自在摇晃,怎么翻身也掉不下来。很多人把家搭在棕糖树旁,在采糖的季节,糖水会一滴滴流到竹筒里;棕糖果熟了,便拿到街边去卖。

从日出说起吧。


定了四点半的闹铃,
打了手电筒去吴哥寺等待黎明。
吴哥寺的设计者太懂得阳光了,
有人说吴哥的经文在日出日落中传唱,
供奉着湿婆神和释迦摩尼的城中之城。


印度教相信,人间的君王是由天神毗湿奴化身,统治王国之后,死后还要回到须弥山,与毗湿奴合而为一。在吴哥城门的每一个角落,在巴扬寺每一座高高的尖塔上,在每一个清晨,被一道一道初起的曙光照亮。一百多个微笑的面容,一个一个亮起来,使每一个清晨都如此美丽安静。


“ Ming, 我静坐在夕阳的光里,在断垣残壁的瓦砾间,凝视那一尊一尊、高高低低、大大小小、面向四面八方、无所不在的微笑的面容。远处是听障者组成的乐班的演奏,乐音飘扬空中。我走过时,他们欢欣雀跃,向我微笑。他们的微笑,在巴扬寺的高处,无所不在,无时不在。

一次又一次,我静坐在巴扬寺的尖塔间,等候初日的阳光,一个又一个照亮塔上瞑目沉思的微笑,然后,我也看见了你们脸上的微笑。

我走出寺庙,蜂拥而来的乞讨者,缺手缺脚,有的五官被毁,面目模糊。他们是这土地上新近战争的受难者,在田间工作,误触了地雷,手脚残废,五官烧毁,但仍庆幸自己没有送命,仍然可以拖着残毁的身体努力认真地生活下去。

乳汁之海仍然掀天动地,那些肢体面目残毁的众生脸上,泪水和浅浅的微笑同时在这土地上流动。”


因为微笑,文明不会消失。

以上。

本篇游记共含1448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楼主去的时候当地游客多么?

2017-02-15 10:20

引用 の煦 👼 的图片:

2017-02-15 13:03



南京人的南京骑行游记http://www.mafengwo.cn/i/6663119.html?h=28239706  求互赞!

2017-02-15 17:0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