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走街串巷,吃在天津

福宝爱美食,《日日煮》、《厨娘物语》、《日食记》是他喜欢看的节目,有时候也喜欢自己在厨房试着做点什么。家里老人说不要让男孩子围着锅台转,长大了没本事怕老婆,我们从不恪守这样毫无根据的禁忌,因为在福宝心里,美食就是一门艺术,怎么可以打击他热爱艺术的积极性?!所以,每当去到一个有特色美食的城市时,寻找好吃的往往就成了我们的重要目标。
2016年4月,福爸要去天津考试,我和福宝顺便去逛逛天津,也去这个有着众多小吃美食的地方享享口福。

1狗不理

天津最有名的小吃当属狗不理包子吧?!我们决定到天津的第一站就是和平路的狗不理大酒店。福爸周五一早就先去处理考试的事儿了,我和福宝是下午放了学才出发的,高铁一个小时多就到了天津站,我给福爸打电话我们分别坐地铁在和平路地铁出口汇合,然后一起去狗不理大酒店,建筑外观已经很老旧了,但内部装修的很豪华,有两个包间放了龙椅,装修的和皇宫似的,用栏杆围着,不知道是招待什么人用的。我们去的时候五点多,客人不算多,我们坐电梯在三楼围廊上找到一个位置,点了两屉最经典最大众的包子,一道用面筋做的菜叫“独面筋“,包子上来数了数褶子,好像比十八个还多几个,味道不错,无论是皮还是馅都做的很好,之前在网上看评论说”狗不理包子名不副实,价格高只卖给外地人“,可能本地的居民有其他更多的选择,但“狗不理”的价格的确也配得上这么多年来发展的响当当的中国品牌!就像有许多人愿意花好几大千去买一双耐克鞋,实际上都是美的因柴那,他会觉得美国牌子值啊!而相对于此,在我看来,品尝中国自主品牌的”狗不理“包子其实更值!

吃完饭坐电梯下楼,我们与一个穿着长大褂的老者擦肩而过,老人是个相声演员,应客人预约来这里演出,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他几眼。出了酒店我们三人坐地铁到大学区,一起去了福爸已经订好的商务旅店入住,旅店与天师一街之隔,晚间我们在大学生们经常逛的巷子里走了走,满足福宝的心愿玩了一回射击气球,得了一个能飞的挺高的塑料螺旋桨,他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房间去。

2起士林

第二天早起,我们就坐地铁3号线从大学城到小白楼站下车,出了地铁口走了几步福宝就看到了起士林餐厅别具特色的小楼,福宝很高兴,因为来天津之前他告诉我天津起士林是历史悠久的西餐厅,大概他从美食节目里看过介绍,我想当然的认为既然那么有名肯定是土豪消费的地方吧,后来到美团上翻看竟发现了起士林巴德西餐厅的团购信息,大众消费水平,这下该轮到福宝欢呼雀跃了。
起士林要中午才营业,当务之急是解决早饭问题,我之前在地图上查到在小白楼地铁站附近有一个大福来的分店,可是打听了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哪儿,一个大爷告诉我说他在这附近住了十多年,根本没有大福来,我和福宝逡巡了很久最后决定打车去最近的一家分店,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利民道的那一家,下了车我到处看也没有看到店在哪儿,问了一个老人家,非常热情的给我们指路,原来这家分店门头很小,还被公交站挡住,不熟悉的人根本注意不到,这家老天津人吃早点的地方里面外面都给人一种油脂麻花的感觉,人很多,拼桌坐,选吃的交了钱发个小牌,然后进里面领餐,和两个老大爷坐对桌,福和生人一起吃东西比较腼腆,也不说话,我点了嘎巴菜、豆腐脑和牛肉烧饼,嘎巴菜很大的花椒面和五香粉的味道,不太吃的惯,我正勉强下咽,对面大爷突然和我说了一句:“这孩子不大有礼貌啊”,我吃了一惊,“啊”了一声就没有再理他,草草吃完我们就赶紧离开了这个又拥挤又没留下什么好印象的地方。后来福宝说,那个老头儿真爱管闲事儿,对于这一点我表示赞同。
我们乘公交回到起士林门口,从欧式风情街穿过,绕着这个区域漫无目的的逛着,感受这座城市的中西融合、传统和现代的碰撞,随处都能拍到高楼大厦和西式洋楼同框,几乎每一处西式建筑上都挂着“历史风貌建筑”、“文物保护单位”,没有什么封闭式的景区,整个城市即自成独特的风景。

"起士林"是天津最早的西餐馆。在清末,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天津以后,相传有一个随着德国侵略军来津的德国厨师,名叫起士林,以制作面包、糖果著称。起士林的西餐传播了西方的饮食文化,也是老一辈天津人津津乐道的传奇篇章,它与上海雅克红房子西餐厅,北京马克西姆餐厅和哈尔滨华梅西餐厅并称为中国四大西餐厅。从精美的餐具到花样繁多的西式菜品、从布置考究的店堂到周到礼貌的服务,起士林为天津的餐饮界谱写了靓丽的华章。——360百科

沿街向五大道方向走,路上偶遇一群在一小教堂前排婚纱照的人,请在旁等候的一个大姐给我俩照了张合影。

小教堂的侧门被封住了,福宝从门缝里张望,然后我俩又攀着高墙从窗户上看到里面,黑漆漆、空荡荡的凌乱景象,让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格林童话里巫婆住过的地方。

向身后的警察叔叔问了去五大道的方向。

五大道也是开放的区域,街道纵横交错,坐落着多个使馆和名人故居,我和福宝在郑州道路口遇到一个出租自行车的大爷,于是我和福宝每人3小时20元的价格租了两辆自行车,骑着在五大道里逛,福宝虽然会骑自行车,但从来没有在马路上骑车的经验,我让他骑在道路内侧,有汽车或者自行车群经过是我俩就一前一后,遇到好看的景致我们也会停下来拍照,福宝玩儿的很开心,我们只骑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尽管福宝很喜欢这种玩法,但他心里更惦记着起士林的美食。

海棠花开的很美,四处飘落花瓣雨。

到了起士林,点了团购的套餐,福宝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在狗不理大酒店和起士林餐厅看到的服务员大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这难道是天津的特色?!西餐摆盘很精致,口味清淡。楼上楼下还有法式等其他风味的餐厅,价格可能比较贵。

福宝的肚子鼓鼓,我们决定步行去西开大教堂消消食。

从起士林出来,沿着天津音乐厅门前的大路一直前行,一路上聊着天,旁观着这座城市的繁华,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便到了西开教堂,很多游客来参观,我们在教堂四处观赏了一下便出来了,继续向下一个目的地瓷房子出发,好在要去的地方都在这个区域附近,相隔不是很远,但其实也不近,大约步行半小时左右,福宝也不喊累,问他只说愿意和我一起走走逛逛,听了心里一阵小感动。其实游览城市时我比较喜欢步行和公交的方式,这样可以更多看到市井的模样,感受这个陌生城市的生活,有时候还能在街头遇上小吃。福宝看到一个在胡同口卖熟梨糕的小摊,于是我们买了一份,用糯米做的挤上五颜六色不同口味的果酱,很吸引小孩子。

福宝把最喜欢吃的凤梨味留到最后,结果却被不知情的我吃掉了,他生了我五分钟的气。

瓷房子里挤了好多人,一看这情况果断撤退。等公交去估衣街和南市食品街,在公交站点旁边看到福瑞祥的会馆,福宝走累了,进去坐了会儿。

在估衣街的谦益祥一百多买了两张后排的票,我们去的时候相声已经开始了,只剩了最后的两排座,走了一大天落座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本是打算带福宝来相声之乡感受一下这传统的民间艺术,无奈福宝并不太感兴趣,前面几场大都是岁数大的老人慢慢腾腾的说,直到听到后场时上来一对年轻人演出,福宝才觉得有趣,看来这传统艺术真的也需要随着受众的不同跟随时代不断创新。
在谦益祥坐了半个多小时得到充分的休息,我俩坐公交去南市食品街买了些崩豆张、云片糕、十八街麻花之类的零食,在门口的麦当劳简单吃了点东西,接着坐上公交车去了天津之眼。

天津之眼售票入口的斜坡上我们遇到了一个穿着米奇装的人,很热情的拉着福宝示意让我给他们合影,还以为是景区的特色欣然拍照,没想到他竟然装成哑巴向我比划要收十元,既然入了坑只好乖乖交钱,再绕回来时发现他和穿着大圣装的同伴在聊天,所以确定他并不是残疾人,而是骗人!想想也是,哪里有免费的午餐呢?!

排队买票的人绕着售票处的厅拐了十几个弯,无奈我们在摩天轮下拍了照就准备打道回府了。在来时下车的地方对面坐了一辆公交车,车上的女司机人很好,最后车上只剩我俩了,她帮我们放到了离地铁站最近的一个公交站台,我们才能够很方便的乘地铁回到大学城

3古文化街各种好吃的

第三天早上福爸仍旧去考试,我和福宝在宾馆附近吃了早餐坐地铁去了意式风情街,

这条小街,欧式建筑很集中,有很多西餐厅,价位稍高,但大上午的我们没有在这里吃饭的打算,所以只买了30元一根的“德国味”香肠和20元一个的瑞士味“冰淇淋”,其实都是地道天津味......

一个和尚流连在酒吧外,大概是想参悟一下文艺小资生活与诵经念佛生活的不同。

出了意风区我们过了进步桥沿着海河一直向北走就到了古文化街。海河沿岸有许多欧式建筑颇具异域风情,有很多形态各异的桥连接两岸。

古文化街有许多传统技艺的延续,还有许多老天津的特色小吃。我们品尝了卷了油条的煎饼果子、石头门坎的素包、龙嘴大茶壶冲出来的莲子粥......在古文化街的北出口找到了耳朵眼炸糕和大福来较大的一家分店。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又开始到处找地铁站口,总觉得天津的地铁站都不在景点附近,标志也不太明显。最终没有找到地铁口却找到了公交车站点,于是坐公交去了天塔水上公园,天津的公交还是很好,人不是特别多总能有位置坐,福宝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就到了天塔,这孩子也走累了。

水上公园不收门票,是个很普通的城市公园,这里离南开的老校区很近,我们顺便去南开转了转,校园里好像没有本校上课的学生,只有游览的外地学生。

从南开出来打车到周邓纪念馆的地铁站口,因为要坐火车返程没有时间游览周邓纪念馆,我们坐地铁直达天津西站,福爸在那里和我们汇合。候车时福宝叠了纸飞机,在空旷无人的大厅里放飞,两天的劳累完全阻挡不了小朋友玩的热情。

返程的高铁上,必须得写完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

本篇游记共含3820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22061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