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等一下! 走啦,走啦......----尼泊尔小记(Poon Hill环线+滑翔伞)

  • 出发时间/2016-12-07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10月27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2月的某天-12月的某天,
        我计划去尼泊尔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准备去尼泊尔10天,去小环线徒步,去玩滑翔伞,去看寺庙,去看神山。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这是一次不期而遇的出行,这是一次记忆难忘的出行,这是一次BIG很高的旅行。
       人生的乐趣在于惊喜,是惊还是喜,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阿甘说“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nna get。”

        原来只想朝拜阿弥陀佛么么哒,一不小心飞到了众神的国度。原来只想在FEWA湖边喝杯咖啡发个呆,一不小心绕着FISHTAIL走了一圈。原来以为只是一场休闲的国外自由行,一不小心变成了苦逼的TREKKING。

        苦逼的TREKIKNG,绕着FISH TAIL徒步四天的小伙伴们,都有着一颗超强的逗逼心,每天增加的除了行程还有BIG。

        BIG爆表的旅行是值得的,是难忘的。

出行前的准备

        来回都选择了在昆明转机的东方航空:上海虹桥(08:15)——加德满都特里布万(15:35)
                                                                     加德满都特里布万(16:35)——上海虹桥(13:40)
        提前了20几天,小伙伴们分别在支付宝上预订的,费用在2600——2800元。据说,在成都转机的国航的航线是穿越喜马拉雅山脉的。
        
        尼泊尔中国是落地签。我们是通过蚂蜂窝商场事先办好签证的,19元一个人。

上海——昆明——加德满都:梦幻花园

        坐在虹桥T2机场的饺子店里吃早餐,再过一会,就要登机飞去众神的国度。应该有点激动吧,努力体会了一下,木有感觉到。再用力的体会了一下,终于有了一丝丝激动。麻木了吗?应该是短短几月,三次飞抵祖国的大西南,频率略高。

       在昆明顺利过安检之后,面条身价暴增,居然要80元一碗。出国了,居然连中饭都吃不起了。买个方便面坐等机上的餐食。

       出发之前,根据驴友的经验,提前选了右边靠窗的位置。经过几小时的飞行,透过舷窗远远的看到天边有一小坨白色,分不清是雪山还是云朵。用单反把镜头拉近,模模糊糊,应该是吧,是吧。在犹豫未确定之间,连绵的雪山开始出现。

        感觉飞机在绕着雪山飞行,等到雪山比较清晰的时候,飞机开始降落。尼泊尔,拥有8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的国家,世界上惟一以印度教为国教的国家,一个神比人多的国家,是众神的国度。

        加德满都特里布万机场和天朝的小机场差不多大小。有了签证就很快出关,通过BOOKING预订的宾馆有接机服务,小伙伴们很笃定。
        小插曲:帮忙接机和拿行李的小哥,最后是要给小费的。他给我们看了一张20元的人民币,土豪哥就给了20元。事后才知道,小费一般50——100卢比就够了(汇率1:16)

        小伙伴们都有着一颗永恒的逗逼心,在研究了机场的欢迎语后集体变身。BIG一下子升高至爆表。

        入住JAY SUITES HOTEL,位于泰米尔区,地理位置比较方便,值得推荐。

        安置好行李,去寻找传说中用支付宝换汇最高的凤凰宾馆(我们换到1:16.2)。大名鼎鼎的凤凰宾馆招牌不够亮,害的我们多走了一个来回。5K人民币换回厚厚的一沓卢比,瞬间有了富翁的感觉。太多钱,实在太厚,都找不到地方装钱。
        凤凰宾馆里还可以办理电话卡,需要一寸照片两张(木有照片的可以现场拍,500卢比8张一寸照)。我选择的1000卢比,1G流量,期限30天。这里的沟通全程中文无障碍。

        有了微信,有了卢比,心里妥妥的。依照攻略,第一个景点是酒店附近的梦想花园(门票200卢比)。修建于上世纪20年代,是当时实际控制尼泊尔的陆军元帅Kaiser Shumsher Rana到英国,参观了英皇爱德华七世几处房产后回来修建的欧式花园,梦想花园不大,紧挨着泰米尔区,是喧嚣的加德满都一处安静角落。

       我们到达梦想花园的时候天已经全部暗了下来,无法好好欣赏这里的花花草草,拍摄不出白色文艺的长椅,更体会不了古典风建筑的精美。只有华灯初上的环境,依旧小资的餐桌,可以略微弥补一点遗憾。整个安静的小院子里面貌似只有我们一行五人。在这里,我们吃了此行中最最奢侈的一顿。

杜巴广场——博达大佛塔——烧尸庙——猴庙

        在JAY SUITES HOTEL的第一晚没有异域的感觉,一觉睡到天亮。醒来看了手机,恰巧在日出前。到顶楼迎接加德满都的第一丝阳光。

        在酒店吃完早饭。口罩、帽子、墨镜全部装备起来,开始加德满都一日游。清晨的加德满都,人群大致可以分为四类,摆摊做生意的;去菜场买菜的;做早课朝佛的和朝佛结束回家的。

        我们沿着事先准备好的路线,朝着杜巴广场前进。在每一个不论大小的岔路口,几乎都有一个神庙,供奉着我们不认识的神灵和林加。

        泰米尔区不大,闲逛在大街小巷感受尼泊尔的气息,不失为一种乐趣。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杜巴广场。在主要的街道入口有门票购买处,至于买不买就看你的心情了。

        作为马拉国王时代(Malla Kings)和沙阿王朝(Shah Dynasty)时代的旧王宫,这里囊括了尼泊尔16世纪至19世纪之间的古典建筑,广场上有50多座寺庙和宫殿,从中古世纪以来就维持原有的建筑形式与风采。

        我们是从小路穿到乔琴街进入开阔的巴桑塔布尔广场。首先看到的是哈努曼多卡宫,白色建筑的部分。也称老王宫,是尼泊尔的故宫,始建于 13 世纪前的李查维王朝。右边红色的建筑是巴桑塔布尔宫,也称九层殿,是老王宫的一部分。以前如果进王宫,九层殿是可以上去的,能一览杜巴广场的全景。现在看到的巴桑塔布尔宫顶部已经在地震中坍塌了。广场的另一端有一座白色的新式建筑,是伽迪拜塔克庙(Gaddhi Baithak)。伽迪拜塔克庙借鉴了欧式建筑的风格。然而,这座建筑似乎难以融入广场上其他的尼泊尔传统建筑的风格,显得格格不入。

        不经意经过一座三层红砖建筑,居然就是库玛丽女神庙(Kumari Temple),活女神居住的地方。我们是错过了,这里提醒一下,看到这个游记要去的人,千万不要留下遗憾。

        杜巴广场上的代表性景观是湿婆-帕尔瓦蒂神庙(Shiva Parvati Temple)。这座以红砖砌造为主的庙宇,隔着广场和库玛丽女神庙遥遥相对,供奉湿婆神和他的妻子帕尔瓦蒂。门口蹲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主殿的五扇木门非常精美,更令人称奇的是楼上正中窗户上的彩绘木雕。湿婆神和他的妻子帕尔瓦蒂在这里俯视广场上来往的人流,已有数百年之久。近看湿婆与帕尔瓦蒂神庙,要看仔细噢!湿婆是用手放在帕尔瓦蒂的胸部。

        广场上的神庙高台上总是坐满了人,有的在晒太阳,有的在发呆,有的在读书,甚至还有谈情说爱的情侣。在这理应神圣膜拜之地,谈情说爱也不稀奇,促膝而坐的情侣比比皆是。充分体现出人神无界的和谐。如果时间足够,我也愿意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晒晒太阳,聊聊天,放松悠闲的坐一坐,静静等待日落。

        继续往前,走到一个小广场。看到神庙顶上、屋檐上、广场地面上停满了不计其数的鸽子。偶有撒食,一大群振翅而起,漫天飞舞,尤为壮观。在群鸽之中,有一身披橙红袈裟、脸色黢黑的僧人持钵而立。僵硬的表情,深邃的眼神如被定格,如冰冷的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仿佛置身在熙熙攘攘的凡尘世界之外。

        离僧人不远处有一根十余米高的石柱石柱的最高处应该有由四头雄狮和四头大象托着的方形宝座;宝座上应该有普拉塔普.马拉国王神态安详,双手合十端坐在宝座中央。国王前面和后侧应该分别坐着他的三个王子和两个王后。可惜这座建于1690年的马拉王朝后期的精湛雕像在2015年四月地震中掉落损毁了。现在只剩下一根光光的石柱落寞的伫立在杜巴广场。


        石柱后面的贾格纳特神庙(Jagannath Temple)是杜巴广场最古老的寺庙之一,该庙以印度教的“生殖图腾”而闻名于世,所以又称“爱神庙”、“性庙”。神庙支撑屋檐的斜托木上都是以千姿百态的性爱场景为题材的性爱浮雕。这些斜托木长一米多,宽三十厘米左右,在每一个立姿的佛像下都有男女交欢的场景。或二者忘我;或三者无忧;或四者乐极;本真、稚拙。其中也搀杂有动物交配的雕塑。对于尼泊尔人而言,这些令人脸红的浮雕,只是来自宗教和艺术的形式。

        在广场的边缘,耸立着表情狰狞的黑贝拉伯神像(Kala Bhairab),黑贝拉伯是湿婆神最恐怖的化身。据说这个雕像是用一块石头雕刻成的。头戴宝石和头骨制荣冠,愤怒无比的脸,白色眼珠及犬齿暴突,几只手分别持有宝剑、斧头、盾牌和头骨,脚底还踩着一副尸体,非常引人注目。印度教中,黑贝拉伯可以毁灭所看到的一切。尼泊尔人相信,在黑贝拉伯面前撒谎的话会立刻毙命,过去人们还曾经把嫌疑犯带过来审问,让他供述自己的罪行。有很多人在此朝拜,并用红色或黄色的颜料涂抹在神像的手臂上。朝拜者、烛火、鲜花汇合成强大的信仰力量。

        杜巴广场上地位最高的是位于东北角塔莱珠女神庙(Taleju Temple)。塔莱珠女神是马拉王朝最尊崇的女神,被历代国王奉为家神。神庙建于1564年,曾经是加德满都的最高建筑。当时的人们认为高于它的建筑都是不吉利的,所以它的最高纪录保持了数百年。女神庙太高了,要照全景的确不太方便。

        就到了哈努曼多卡宫(Hanuman Dhoka)的入口处。神宫的门不大,但金光灿灿,是精美的鎏金铜门。地震过后,门楣上方只剩下中间的千手千面薄伽梵神像。门前的一对彩绘石狮上分别坐着湿婆神和他的妻子雪山神帕尔瓦蒂。进门后可参观部分宫院。我们匆匆打卡行,就木有买票进入参观。宫门左侧高约2米的石墩上竖立着猴神哈努曼雕像。这尊撑着小伞的猴神立于1672年,身披红色斗蓬,双眼终年被红布包裹,不愿目睹人间罪恶。哈努曼是史诗《罗摩耶那Ramayana》中,代表保护神毗湿奴(Vishnu)的化身─罗摩王子之座骑,深受尼泊尔人信仰。

        告别杜巴广场的时候,在最北端看到了建于1562年Mahedra Malla执政期间的玛哈德喜瓦神庙(Mahendreswor Temple),神庙前门廊上塑有一尊湿婆神骑着公牛Nandi的小像。很多教徒进进出出,唯独木有游客。

        在通迪凯儿广场东侧(Tundekhel)的Durbar Marg大街上,我们找到了红房子——加德满都尼泊尔旅游管理委员会(NTB:Nepal Tourism Board)。徒步安纳普尔纳需要单独办两个证。一个是 ACAP(Annapurna Conservation Area Project) Permit,安纳普尔纳保护区的进入许可证,安纳普尔纳保护区收取的维护费,费用为2000卢比。还有一个是 TIMS card (Trekker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是徒步信息登记卡, 有两种颜色,绿色(FIT:Free individual Trekker)的是自己背包的徒步者使用,费用为2000卢比;蓝色(GT:Group Trekker/s)是带向导、背夫的团队或个人使用,费用是1000卢比。
当时办证的时候工作人员并没有询问我们是否有请向导或背夫等情况,直接就给我们办了绿色TIMS。办完证件的时候(在不知道徒步有多苦逼的情况下),心里有点小激动和小兴奋,甚至都开始期待起来。

        寻找吃饭点的时候,途遇卖饮料的地方。看到当地人喝的很欢,我们决定尝试一下,应该是柠檬汽水。费用不贵50卢比,不过无福享受。一股很怪的味道,似臭非臭,爆酸爆咸。边上尼泊尔MM一饮而尽,偶们浅尝几口后,默默的放下后离开。
        中饭在当地小吃店吃的,除了我们几个歪果仁,都是本地人。点了饺子、炒面和煎饼。偷偷看了后厨,卫生条件不表……。饼的味道还凑合,其他味道不表……。

        下午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是博达哈大佛塔(Boudhanath),加德满都谷地七大世界遗产之一。外型是尼泊尔式的,但却是百分之百的藏传佛教佛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圆佛塔。

       博大哈大佛塔的塔身共分成五层, 第一层为复钵状半球,代表水,是建在三层平台上的白色大圆顶,象征宇宙浑圆博大。第二层为方形塔,代表地,塔身四周绘有洞悉世俗的“慧眼”,象征着佛眼无边,意在警告世人多做善事,戒除恶念。鼻子位置的问号则是尼泊尔数字“1”,象征和谐一体。第三层是座金色的尖塔,代表火,相轮由十三层方形台阶组成,层层缩小。第四层为伞形结构,代表气,是相轮上的圆形华盖,华盖下挂着牵引到塔基底部铁杆上的五色风马旗。第五层为螺旋形结构,代表天,是“生命之精华”。以地、水、火、风四元素表示万物的组成,在佛教中称“四大和合”。在佛塔的前方,有两座雕塑像,一座是吐蕃王松赞干布,另一座是嫁给松赞干布的赤尊公主。

       在尼泊尔圣河巴格马蒂河的岸边有一座帕斯帕提那神庙(Pashupatinath),是尼泊尔最大的印度教神庙。是印度教四大朝圣地之一,其余的三个均在印度。神庙始建于公元5世纪,是世界文化遗产和印度教圣地之一,供奉创造和破坏之神湿婆(Shiva)。帕斯意为“众生”,帕提意为“主”,众生之主是湿婆神的其中一个化身。中国游客称之为“烧尸庙”,因为巴格马蒂(Bagmati)河畔有六座石造的火葬台,是尼泊尔印度教徒举行露天火葬的场所。


       买了门票以后,一个工作人员全程陪同给我们介绍了烧尸庙。由于事先做了攻略,所以用我的破听力水平加上猜蒙,听懂了大概。虽然是收费的,还是觉得很值得。有精美的木雕浮图的金色屋顶是帕斯帕提纳神庙的主殿,非印度教徒不能进入的。透过寺院大门依稀可以看见庭院内一头身形健硕的金色公牛像和信徒们忙碌的身影。

        向东,巴格玛蒂河出现在眼前。河上有一座桥,以桥为界,上游为富人和贵族所用,下游属于普通的老百姓。我们碰到了一个贵族和一个老百姓的火葬仪式。对印度教教徒而言,死亡只是另一个轮回的入口,他们不畏惧死亡,重视来生及永恒不变的轮回。死后燃烧躯体、将骨灰洒入河中流向恒河,灵魂就可以脱离躯体而得到解脱。而湿婆神的庇护使火葬的仪式更添了一层神圣。巴格马蒂河畔的火葬台上,每天都有古老的火葬仪式,烧尸被印度教徒视为人生大事,仪式隆重,并不介意他人在旁观看,也没有禁止游客拍照。在我们走上桥的时候,工作人员指引我们去看河上游正在烧尸的贵族石台。LEG!看到了还未烧尽的脚!OMG……整个烧尸过程没有哭泣,有几个孩子穿梭人群中,嘻嘻哈哈,还在河中用磁石打捞着什么。又一次目睹了宗教信仰传递给人们巨大精神力量。

        过了河,有很多座石塔,每座石塔内都供奉着一根林迦。林迦是湿婆勃起的男性生殖器。湿婆神是印度教的大神,林迦是印度教最普遍的崇拜,底座是代表女性生殖器的“约尼”。工作人员介绍的这部分内容对于偶们的孩子领队(该字发音zhi,须卷舌)OOMM来说,貌似有各方面的难度……嘿嘿。


       石塔间,有苦行僧安静的休憩其中。他们抛下人世所有的欢愉而献身宗教,追求的是涅槃,因此灵魂无需重入轮回,也就不需要进行火葬烧尸。林迦代表着生,苦行僧每天坐在林迦外侧看着对面的死,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呢……也许这就是修行。原来想拍几张苦行僧的照片,甚至是合影几张。工作人员说,拍照费用需要二十刀。不由感叹,都已经苦苦修行了,收费还这么贵。

        老外要小费是种艺术。一路介绍烧尸庙是为了让我们Happy,临了应该我们让他感到Happy了。给了一张500卢比,他说,也许可以更加Happy。结果小费就变成了1000卢比。鉴于他的讲解比较到位,所用的时间都要让我们赶不上去猴庙看日落了。所以,我们愿意彼此都Happy。

       猴庙,本名叫斯瓦扬布纳寺(Swayambhunath)。因为猴子很多,便被人们称之为猴庙。久而久之,斯瓦扬布纳寺这一正式名称反而不为大众所知。有文字记载,猴庙是尼泊尔最古老的藏传佛教圣地,距今已有2500多年,为佛教与印度教并存的寺庙。也是佛教徒一个重要朝圣地,相传释迦摩尼曾亲临此地。


      我们赶到猴庙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为了目睹一丝夕阳,大家卯足经加快速度。山势虽然不陡,但足以摧毁我们的意志。努力登顶后,便可以俯览整个加德满都谷地。到达猴庙后发现这里并不是单独的一个寺庙,而是一个古庙建筑群。庙宇、经塔、神像和经轮密密麻麻,和谐的包围着斯瓦扬布纳佛塔。由于时间关系,寺庙和店铺都已经大门紧闭,游客寥寥无几。只有猴子们依旧不知疲倦的在玩耍;在悠闲地觅食、散步;还在佛像的各个部位间来回跳跃。在我拍照立定的瞬间,感觉到有好几只猴爪子在拉我的牛仔裤。


       还没品出猴庙的魅力,夜幕就完全降临,我们只好匆匆下山回泰米尔。加德满都一日游就这样结束了。对于猴庙蜻蜓点水般的走马观花,甚是遗憾。只安排一天时间游玩加加德满都,只能是打卡游。希望以后有机会补个缺。

加德满都——博卡拉:费瓦湖

        为了赶去博卡拉的班车,天还没亮就起床了,酒店的早餐都无法享受。在候车的时候,买了路边摊的鸡蛋和牛奶。鸡蛋带壳不存在卫生问题,至于牛奶,我不告诉小闫,嘿嘿。七点过后,车子出发,路况比想象中好,时间比想象中长。沿途看到的卡车都是花里胡哨、漂漂亮亮的车头,让人联想到动画片里的变形金刚。神奇的国度也许真会奇奇咔咔哦,哈哈……。经过若干次的休息,下午四点左右终于到达博卡拉。在车站远眺雪山,就是一副美丽的画。

       Hotel Middle Path & Spa(中道Spa酒店)是此行中住宿环境最好的,地理位置离费瓦湖很近。房间设施不错,干净卫生有热水,木有遇到停电现象。顶楼有休闲躺椅,我上去踩点的时候,看到一些人躺着享受下午的阳光。亮点是,酒店有一个热情的会中文的尼泊尔小伙子——小星。我们徒步的背夫、回来以后玩的滑翔伞、回加德满都的机票,都是他帮忙联系搞定的。幸福和谐的神奇国度,单凭姓名的拼音,不需要护照就可以搞定飞机票。得到小星的同意,把小星的照片和微信号发在这里,去尼泊尔的人可以加他,应该不会让你失望。。和小星沟通最好语音,因为汉字他看不太懂

        走在博卡拉宽阔的街道上,到过加德满都的我们惊叹尼泊尔居然还会有如此小资的地方。安静的小镇,漂亮的湖水和加德满都的尾气、灰尘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仿佛有离开了尼泊尔的感觉。途遇五个穿着沙丽,到湖边拍照的MM。五官特征各不相同,走在一起就像东亚佳丽集会,中日韩外加印度尼泊尔

        晚饭我们在Lemon Tree吃的。这是一家很多游记里推荐的餐厅。想想今天在大巴车上折腾了七个小时,想想明天就要进山开始自虐行程,小伙伴们都觉得有必要好好吃一顿,储备一些能量。吃完以后,又是一场“买买买”。补充进山装备——手杖和护膝,储备进山干粮,还买了尼泊尔特色的冰箱贴。我买了四个红牛饮料,准备每天一个(实际上第一天就消耗完了)。

徒步第一天

第一天:Pokhara(820M)——Nayapul(1070M)——Birethanti(1050M)——Hille(1430M)——Tikhedhunga(1540M)——Ulleri(1960M)

        在一楼吃着小星介绍的五星级早餐的时候,看到前台大厅里坐着三个小男生。难道他们三人就是我们此行的背夫?结果就是!瘦弱的小身板,貌似95后的年龄,不由升起不忍心让他们背的感受,觉得自己像个罪恶的资本家。把徒步不需要的行李全部寄存好,酒店的车子送我们一行去出发点Naypul。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沿途的风景很漂亮。小闫在水果店买了几个苹果,接下来几天发挥了很大作用。边上的杂货店里没有找到老干妈。

       到Nayapul的时间是上午10点,这里应该是个大村子,有很多民居。边上有背夫走过,看到他们背包的体积大小,被深深的吓到了。与他们背的相比,我们这次的装备数量简直不值一提。于是,资本家的罪恶感大幅度的减少了。和司机约定好四天后来此处接我们,突然间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走啦,走啦!我们的徒步开始啦!Poon Hill,偶们来了。此时天空正蓝,阳光明媚,青山如黛,茅屋木舍点缀其间,潺潺水声中偶尔夹杂的牛铃声,轻缓悠扬。心情如同美丽别致的乡村风景,一群不知深浅的人就这样愉悦的上路了。苦逼之旅正式开启,嘿嘿……

        兴奋的走了一小段时间,看到一座小的铁索桥。Nayapul这个地名就是以这座桥命名的,在尼泊尔语中Naya是“新”的意思,Pul是“桥”的意思。在很早之前,这里只有一座很小的桥,后来修建了这座铁索桥后,人们就把这个地方称为Nayapul。我们一路向着山里前行,大约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起伏路段后,看到一个检查站,TIMS Check Post。因为我们办理的是绿卡,所以背夫和我们商量,他们先行过去,让我们休息几分钟后自行到检查站登记信息。


        再往前走,遇到了很多游记里介绍的第二座大铁桥。穿过铁桥,就是Birethanti(海拔1050米)。在尼泊尔语中,Bire是一种“盐”,而Thanti是“小屋子”的意思。在很久以前这里没有村庄,只有几个房子,尼泊尔人的祖先从西藏运盐回来,在这里停留,就把这里称为Birethanti。在桥边,有一个Check Post & Information Centre,需要检查登山证。手续全部办完以后,切切实实有了进山的感觉。

        在Birethanti可以有两个选择,向左走是去Ghorepani的路,顺时针方向徒步Poon Hill小环线;向右走是去Ghanduck的路,逆时针方向徒步Poon Hill小环线或去徒步去ABC。

        我们告别热闹和繁华,沿着左手的路出发了。路况还可以,基本都是土渣路,看不到什么人,偶尔有些小型车开过。沿途有很多的梯田和一些散落的村庄。山路起伏,但总体来讲是在缓慢上升的。在WELCOME的指示牌前,来个合影。身后远处的鱼尾峰将一路伴随我们接下来的行程。

        鱼尾峰距离博卡拉很近,是迈克普奇尔山的主峰(Machhapuchhre,Fish Tail),海拔6993米,是安纳普尔纳山脉中一座神秘的山峰。因其状似鱼尾的两个角峰而闻名,两座角峰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公里。在当地人心目中是一座神山,政府是禁止攀登该雪山的,因此至今鱼尾峰还是处女峰。鱼尾峰虽然不是尼泊尔最高的山峰,但是却成为尼泊尔的标志。

        有几个情况与预料的区别很大。首先是气温,烈日当头,天气出奇的好,与大天朝的天气预报差别很大。原本担心会很冷,带了很多衣服,结果抓绒衣和外套热的穿不住。其次是徒步的难度比想象中大很多,可能是山势的原因,海拔一路变高会消耗我们更多的体力。这个老少皆宜的路线,对于生活在大都市的我们来说,其实是一种挑战。

        徒步刚开始的时候,对沿途的景色比较好奇,拍了不少照片。到后来,随着景色的雷同加上体力的消耗,只能顾着走路了。单反相机比我更早的休息了。早餐的能量不知不觉就消耗完了,开始关心起中午的餐饮。每次问起小鲜肉,他总是回答,就在前面不远了,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经过N个二十分钟的跋涉后(大约3小时),我们到达Hille(海拔1430米),并在Annapurna Guest House吃了午餐。一瞬间,能体会到幸福感。我迫不及待的除去护膝、鞋子、袜子,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这一刻的姿势被记录了下来,回看照片,看不出当时有多么的累,所以,照片都是骗人的!难怪在做攻略的时候,看到徒步的人总是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和良好的状态。也许在镜头离开后,比我们更加狼狈吧。

        等午饭的时间是最放松的时候,觉得身上每一个细泡都需要充分的放松和休息。在暖暖的阳光里,很想率性的睡个午觉。但是,我心里是清楚的,今晚想要在Ulleri住宿,后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很多个台阶等着我们去征服。当然,这些我都不说,我只想吃饭,吃饭,吃饭。而等炒饭真正端上来的时候,过度的疲劳让我没有了胃口。

        午餐之后继续前行,景色与之前相似。中间出了个小插曲,在路途中耽误了一些时间。考虑到大家身体已经很疲惫,和OOMM商量了一下,想改变计划选择在Tikhedhunga过夜,明天再爬最难的一段台阶。结果小鲜肉说,安排不了住宿,估计已经木有房间了。如此这般,就只能坚持了。尼泊尔小鲜肉一直鼓励我们,他告诉我们,他第一次走这条线路的时候,走到一半因为吃不消就打道回府了。他的两个小伙伴这次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线,看得出来,另外两人加上背负的重量,的确走的很辛苦。通过复杂的沟通,小鲜肉学会了一句简单的中文“走啦,走啦”,听懂了更重要的一句“等一下”。

       不知道走了多少步,在下午16:30左右,我们到达了这段起伏路段的终点,Tikhedhunga(海拔 1540米)。游记上介绍,接下来是连续的3500级台阶,海拔会急剧上升,是Poon Hill环线里比较艰难的一段。预计要走1.5小时,之后到达Ulleri(海拔1960米)。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点时间应该远远不够。果不其然,接下来的路况对每个人都是极大的考验,我们已经顾不上聊天,顾不上照相,只顾着抬着沉重的双腿向上、再向上。走到后来,不敢抬头往上看,因为看到的是走不完的台阶,根本找不到村子的存在。原来计划每日一罐的红牛,第一天就全部消耗完毕。


        在晚上7点多,天色全部黑了,我们终于赶到了Ulleri,几乎感觉不到腿的存在。远远看到夜色中灯光的时候是激动的。尼泊尔的消费观念和天朝不一样。住宿是按照人头计算的。我和Eric,住一间需要200卢比,一人一间也是200卢比。趁有热水,赶紧洗澡,洗去一天的疲惫。晚饭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肚子抗议了N次,一对歪果仁去厨房看了N次,依旧木有上饭的迹象。我们终于熬到有饭吃,在即将吃完的时候,那对歪果仁仍然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最后,看到他们失望的回房间等待了。

徒步第二天

第二天:Ulleri(1960M)——Banthanti(2210M)——Nayatahanti(2430M)——Ghorepani(2950M)

    睡的很舒服,一夜呼噜声,感觉睡了好几个世纪!醒来的时刻再次在日出前,眼睛睁开的同时,伴随的是肌肉的酸痛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带上专门为此行准备的帽子出门。


    Ulleri,一个建在山坡上的小村庄,有房子十几间。我们住的客栈很小,仅在二楼有几个房间,但还算干净,。走到在旅馆走廊尽头的露台上,回头就能看到不远处的两座雪山。左边就是有名的安娜普尔纳南峰(Annapurna South,海拔7219米),右边的是Hiunchuli(海拔6441米)。难怪这个小客栈叫Super View Guest House。


    遥看大山,一条弯弯曲曲的台阶路通往山外,这就是我们昨天走过的路,居然这么艰苦,给自己赞一个。小鲜肉也起的很早,没有OOMM的翻译,我们只能在露台上连蒙带猜的简单沟通交流。他已经了解了我的英语水平,有时说完以后会问我是“Understand”还是“Guess”。


        气温上升的很快,暖暖的太阳驱散寒气。小伙伴陆陆续续起床了,发现露台上可以欣赏到如此美丽的景色,就决定在室外吃早餐。早餐没什么特别,是鸡蛋、土豆、面包和咖啡。但我们脚下有海拔,眼前有雪山,这是一顿高BIG的早餐。面对镜头必须笑的异常灿烂。因为上路了就是一天苦逼的行程。

        打包,赶路,离开Ulleri,继续是一路爬阶梯上山。今天的山势没有了昨天的陡峭,加之有了一天的适应。虽然疲劳度上升了,但感觉走的比昨天轻松。我时不时会喊小鲜肉“等一下”,小鲜肉就回答我 “走啦,走啦”。大约经过一个小时,到达Banthanti(海拔2210米)。村子名字的意思是“牛喝水的地方”,等翻过Poon Hill之后下山的路上,还有个同名的村子。


       离开Banthanti。我们开始进入丛林,穿行在树林中的山间小路,树木基本就遮天蔽日了,这样的路况看上去也更像进入深山了,除了背夫和我们一样的徒步者之外,已经看不到任何人迹了,山路幽静,森林山溪,心旷神怡。相遇的徒步者,不管哪个国籍,都用Namaste彼此招呼。山区早晚温差较大,晚上一般在零度左右,而白天在太阳下可达20多度。一件一件地脱下去,最后就是只穿速干T恤赶路。

        经过两个多小时丛林之行,我们到达Nayatahanti(海拔2430米)。在Hungry Eye Restaurant吃了中饭。为了喝点热的汤,我点了辛拉面,结果是一个很小的碗。很久很久没有把方便面吃的这么彻底了。小鲜肉三人不跟我们一桌吃饭,店主会专门招待他们。他们吃的当然是尼泊尔餐,用右手抓饭抓菜,略加搅拌后揉成小团送进嘴里。中午是幸福的时候。因为每一次吃东西,都必须等上很长的时间,这就是尼泊尔速度,上菜永远都是这么慢。尤其进山以后,就更加慢了,哪怕一个简单的泡面,都还得要半个小时。不过,我们不嫌慢,因为等吃饭的时间就是我们休息的时间,嘿嘿。

    午餐后我们继续在丛林中跋涉,一行人在缓慢上升的道路上走走停停。一个半小时后,视野终于开阔了,我们看到人烟的踪迹,看到了一片带有蓝色屋顶的房子。这里就是今天的终点,如释重负。往上走有一个检查站需要登记登山证,和小鲜肉们分开行动。看到工作人员把自己的护照号记录在册,一股高BIG的虚荣心缓缓升起。

        Ghorepani,Poon Hill前的重镇,所有要到Poon Hill去看日出的旅行者们都会在这里集合,然后第二天向着环线上最重要的一环Poon Hill山顶进发。在尼泊尔语中,Ghore是“马”的意思,Pani是“水”的意思。这是由于很早之前尼泊尔人的祖先赶马队到此饮水而得名。


        我们入住Nice Viewpoint Lodge。只要进山了,不管哪个客栈的客房都是景观房,窗外就是雪山。太阳在慢慢落山,光线打在云层和雪山上,煞是好看,拍了些照片。公共浴室的水温不高,赶紧洗澡换上羽绒衣,带上特色帽。餐厅中间有个火炉,坐在边上暖洋洋的。晚饭,小伙伴们尝试了小鲜肉中午吃的尼餐,我继续吃我喜欢的辛拉面,Double份。由于第二天要早起,我们吃完后早早睡觉了。

徒步第三天

第三天:Ghorepani(海拔2950M)——Poon Hill(海拔3210M)——Ghorepani(海拔2950M)——The Top of Gurung Hill(海拔同Poon Hill山顶相似)——Deurali(海拔2990M)——Banthanti(海拔2660M)——Tadapani(海拔2630M)

       凌晨四点多起床,经过简单收拾,带好帽子、手套,穿上所有能穿的衣服,上Poon Hill看日出。夜里的低温使得地面上形成了薄薄的一层冰霜,增加了我们上山的难度。小鲜肉说走上山约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我们打着手电,小心翼翼走,向Poon Hill的顶端前进,又是一路台阶。虽说很累,小伙伴们都很努力,四天环线的重头戏就是今天早晨,如果错过,就木有意义了。登顶的时候,山上已经有了很多人。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店铺,来一杯热热的Lemon Tea。此刻,群山未醒,但我们已在寒冷中盼望日出。

        天还没亮,Dhaulagiri(道拉吉利峰,海拔8167米,世界第七高峰)在通透纯净的天空中,巍峨耸立,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这是我至今为止看过的最高山峰。周围还有若干海拔六七千的山峰,不太认得。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太阳逐渐升起,天渐渐亮起来,远处太阳光线冒了个头,雪山越来越清晰,阳光逐渐打在山峰上。喜马拉雅雪山群峰就在眼前,仿佛触手可及,壮观,震撼。中间轮廓清晰,山峰尖削的是安娜普尔纳南峰(Annapurna South,海拔7219米),左边是安娜普尔纳峰一号峰(Annapurna,海拔8140米),感觉南峰更高是因为角度不同。右边的是Hiunchuli(海拔6441米)。

        一路的艰辛在Poon Hill山顶一下子觉得很值得。每个游人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照相,摆Pose,摆Pose,照相。小鲜肉中其中的两位和我们一样是第一次登顶,和我们一样兴奋。我们在Poon Hill逗留了很久,从寒冷疲惫到心情愉悦,到激动到幸福。在一阵狂拍之后,每个人都带着满足的心情离开这个观景圣地。下山时,售票处已经没有工作人员,幸福的工作每天只需上班一小时。回到客栈以后,匆匆吃完早饭,收拾好行李。就要告别Poon Hill了,我们在客栈前集体合影。对同行的小伙伴们心怀感恩,感谢此行有你!

        我们继续上路了。离开Ghorepani的时候,居然还看到一个篮球场,这么高海拔的地方要激烈运动,应该准备好氧气瓶。原本以为到过Poon Hill,应该就是下山的路,没想到,我们需要继续向上,翻过Gurung Hill。行走在山脊上,周围是草地,再远一点有大片的树林,成片的雪山在我们的左侧,美丽的风景不亚于早晨。经过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到达Gurung Hill山顶。此处,不仅海拔和Poon Hill相似,连风景也不逊色于Poon Hill。小伙伴们感叹,在这里看日出就可以省去很多体力。歇脚的地方,旺季应该有个小卖部,但现在已经荒废,没有人,也木有Lemon Tea。而小闫居然变戏法一样,从背包里拿出两个饮料。

        经过山顶后,我们进入了丛林。山路有时上升、有时下降、有时是平路,透过树叶的间隙,在左手仍然可以看到雪山。经过大约两个小时的行程后,我们到达了Deurali(海拔2990米),这是一个比较商业化的小村子,有一些卖小商品的商贩,还有餐馆。为了解决每天到村子后,穿类似裙装的窘境,ERIC在这里买了一条裤子。我们没有在这里吃午饭,经过短暂休息后,继续前行。这里开始,进入无人居住区,森林越来越茂密,海拔急剧的下降。某些地段根本称不上是山路。大段的下降,还是比较虐的,对膝盖是巨大的考验。手杖和护膝发挥了极其重要的重要。我们戏称回天朝以后,要把手杖洗干净供起来。山路有一条小河蜿蜒跟随,沿途看到一堆堆的玛尼堆。我们一路下行走到峡谷底部。


       在大约一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另外一个Banthanti(海拔2520米),在这里休息吃午饭。在这个村子的位置过于险峻,抬头上望,是高高的山顶。感觉一大块落石,就可以把这里夷为平地。

       之后继续在丛林中前进,仍然沿着峡谷急剧下降。到达底部,跨过一条小河,开始爬升路段。由于之前走了两个多小时的下坡,双腿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段爬升的路段走得异常艰辛,静静地走在路上,总觉得前方遥遥无期。尼泊尔小鲜肉走的很轻松,当我拍照的时候,总是能及时的摆出造型,做出搞笑的表情。看到我们缓慢的行进速度,时不时会说出标准的中文,“走啦,走啦…”

        在五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Tadapani(海拔2630米)。在尼泊尔语中Tada是“遥远”的意思, Pani是“水”的意思。取这个名字是由于此处显著缺水的原因。整个下午,大曼儿的状态异常的好,看到Tadapani的时候,几乎是冲刺杀进村庄。问清楚原因后,我们是捧腹大笑。原来当人体处在某种压力之下的时候,是可以爆发出巨大能量的。


        在山间徒步的这几天,我们几乎都是在一段漫长的爬升中结束,然后住在海拔略高的小村庄中。今天是最令人兴奋的一天,也是最累的一天。兴奋的是早起登上Poon Hill看了雪山日出,这是徒步这段线路的终极目标。之后登上Gurung Hill的路段也非常的漂亮,是最精华的一天。但是由于早起、徒步时间长以及前两天疲劳的积累,走到最后的爬升路段感觉异常疲惫。

        趁着还有太阳,洗个热水澡,洗去一天的疲惫。在简陋的浴室里发现,这里洗澡是需要单独付费的。经过尼泊尔式的等待,吃到晚饭。饭后,小伙伴们没有过多的聊天,也许这一天太累,大伙早早各自回了房间。


        此时才晚上7点多。手机没有信号,客栈没有Wifi,完全处于失联状态,似乎我们已经远离了现代社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走出屋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在星空下,看着雪山发呆,确实是此时不错的选择。清冷的月光如水银般倾泻;漆黑的夜色中繁星点点;雪山静静的在不远处闪着银灰色的光;身后木头小屋门缝中透出几缕橙色的暖光。这一刻,世界真美;这一刻,才是自己。让思绪在这一刻随心而去吧。几颗闪亮的星,可以连线出M型,L型,只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星座。

徒步第四天

第四天:Tadapani(海拔2630M)——Ghanduck(海拔1940M)——Kimche(海拔1760M)——Birethanti(海拔1050M)——Nayapul(海拔1070M)——Pokhara

       日出前,准时醒来,推开房门,天色微亮,寒意尚在,太阳正在上升过程中。兜了一圈,发现我们住的小客栈叫Fish Tail View Top Lodge。在这里我们看到的还是Annapurna South(海拔7219米), Hiunchuli(海拔6441米),Fish Tail(海拔6997米),Annapurna 2nd等等。虽然从数量上没有Ghorepani那么多,但是感觉距离是最近的一次,别有一番味道。


        一对韩国老夫妻在等待日出。寒意让老妇裹着睡袋,捧着Hot Water。又是日照金山。鱼尾峰的壮丽,每个时段都不同,引得你要随时关注它才行。第一丝阳光照在Tadapani的时候,韩国老夫妻在雪山见证下深情M to M的轻吻。很想用镜头记录下他们恩爱的一刻,却担心快门的声音打扰了他们的两人世界,只能不由的感叹。不羡鸳鸯不羡仙……

       九点半开始行程,Poon Hill徒步的最后一天了,今天终于可以重回“人间”。看得出来小伙伴们心情都很不错,情绪彻底放开,一路吼着歌就下山了。脚虽然很疲劳,但气不喘了,山歌的高音部分都可以拖长几秒了。下山对体能要求不高,关键踩稳每一步。

        中午时分到达了Ghandruk(海拔1940米)。在Hotel Lonely Planet Guest House吃午餐。这是最后一个观景点了,拍照留念,放飞无人机。离开的时候,寄了明信片给远方的心,“2016年12月13日 下午1点半 天气晴,我在尼泊尔 Ghanduck”。

       走在山间的小路,风景和第一天有些类似,成片的梯田、散在的村庄,但是这段路上村庄的密集程度明显增加,村庄里的房子都粉刷的很漂亮。而且沿途的商业气氛非常浓厚,几乎每个村庄都有卖小商品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只狗狗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跟着我们的行进节奏,走走停停,始终跑在我们的最前面领路。到达Chane,终于有车出现,我们不再走路下到Kimche或者Birethanti,在这里乘车直接到Nayapul。回望山里,雪山已经在高高的云层中。早晨或者昨天,我们还离的那么近。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山脚下。要和狗狗告别了,掏遍口袋,只有一块克力架,虽然知道你不喜欢吃,但实在木有其他干粮了。



        再见了,陪我们走了一路的小狗狗;再见了,Poon Hill;再见了,Annapurna。

        在Birethanti的两个检查站再次登记,证明我们完成了这次徒步。到Nayapul的时候,司机已经在等我们。上车返回Pokhara,透过车窗眺望远方,夕阳洒在Annapurna 群峰上,每一个尖尖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温馨。它们见证了我们四天艰苦而愉悦的行程。心里透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随着徒步结束,仿佛失去了一些什么。

        Poon Hill Trekking,历时四天,行走山路六十公里;从海拔1060米上至3210米。对于生活在大都市的我们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欣慰我们都安全顺利的完成了。四天里,说的最多的是“Namaste”,听到最多的是“走啦,走啦…”。一次难得的高BIG的人生体验。为自己点赞,为我们的队伍点赞。感谢的Eric,大曼儿,惠惠和三位尼泊尔小鲜肉,特别感谢OOMM。我们一起流汗,一路欢笑,共享了四天的辛苦和喜悦!

博卡拉:滑翔伞

        昨天回到博卡拉以后,小伙伴们原本想庆祝一番,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吃了好多天的土豆、鸡肉,换个口味去吃传说中的兰花餐馆,号称是尼泊尔最好吃的中国餐馆。吃完以后,早早睡觉,应该是睡的最好的一个晚上,不知道有几个人会整晚打呼。


        很想睡个懒觉,但是积习难改,仍然在日出前醒来。一个人出旅馆向湖边逛去。博卡拉清晨的街道上零零落落没有几个人,安逸的走过小巷子,来到湖边。映入眼帘的是,岸边的草地绿树;宁静的湖水和远方朦胧的青山白云。费瓦湖看起来很清澈,很平静,很明亮。湖面上不时飞过一群群的叽叽喳喳的鸟儿.....

        费瓦湖的清晨就这样悄悄来临,让人怜爱得甚至不敢出声,怕一丝丝声音就会破坏了这里的恬静和安宁。灰黑渐变的湖与天空,唯有静默。于是,我只在岸边轻轻的按动快门。五彩的小船或整齐,或凌乱地靠在岸边,远处的山都藏在云雾里,萨朗阔特山依稀可见,今天上午我们就要去那里体验滑翔伞的魅力。开始看到偶尔几个晨跑的人。渐渐的,渐渐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湖边开始变得热闹。很多人都朝一个方向走去,好奇的我默默的跟着他们前行。应该是一个小码头,当地的居民坐着小船去了湖中的一个小岛。据说,小岛上有个寺庙。天色已经完全变亮了,我慢慢的返回宾馆。

        按照约定的时间,车来酒店门口接我们了。和以前有所不同,现在欧美人已经不能在尼泊尔当滑翔伞教练了,今天带我们飞翔的都是尼泊尔当地人。车子拉着我们往山上开去。泥泞的山路上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坑。车开的越来越高,颠簸的幅度让人很难受,教练在前面谈笑风生。坐在后排的OOMM还没有飞起来,就已经有了眩晕的感觉。

        终于,车子在一个大拐弯以后,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下了车。看到附近还停了好几辆车。教练背着很大的背包,里面是折叠好的滑翔伞。我们跟着往前走。一会之后来到一处辽阔的山坡地段,有五颜六色的滑翔伞,散落在各处,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游客。

        山坡上,有人在看,有人在穿装备,还有人,就在我们眼前,飞了出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滑翔伞的起飞。只见那人和教练绑在一起,教练拉拽着被风吹起来的伞,两人向前只跑了几步,人就腾空而起了。伴随着几声惊呼,人越来越远……巨大的伞在风中轻微的摇晃着,变得越来越小。远处,是费瓦湖和群山。


        坐着山坡上等了一阵子,看着一个个伞飞起来。有人过来分配教练,进行一对一的指导和准备。先是穿上装备,主要是头盔和衣服和各种锁扣。之后教练开始教一些注意事项。主要就是起飞前要使劲的跑,起飞的一瞬间不要跳,起飞以后要往后坐,等等。其中,起跑是他强调最多的。“1、2、3。跑、跑、跑”,大概是中国游客来的太多了。说了这么多次的跑跑跑,都让我想到了大胡子的阿甘一刻不停跑步的样子。

        一切准备就绪,此时要做的,就是“等风来”。以前觉得“等风来”是一个文科的词汇,是文青描绘的一种意境。现在“等风来”就是一个理科的充分必要条件。和教练站在一起,等着……。终于,风来了!教练挥着手臂,扭着身子用力拽着伞,风一下就把伞鼓了起来,它从草地上瞬时飞到了我的后上方。耳边听到教练在喊,“跑跑跑,跑跑跑”,几乎是被教练半推着跑了起来。跑出去几小步,突然,身体腾空而起,飞来起来。瞬间,我已置身在几千米的高空。原来整个过程这么简单,一点都不够刺激,都木有体会到失重的感受。飞行极其平稳,在热气流的带动下,一直在向上飞翔。半山腰的村庄,宽阔的费瓦湖面,都在脚下。视野很开阔,再看雪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阻挡。此刻,单反在手里该有多好。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教练一直在调整的伞的姿态。我已经兴奋的乱喊乱叫,反正他听不懂中文。

        过了一会,教练解开了通过绳索绑在我身上的自拍杆,交到我手里,可以开始拍摄了。头顶上,眼前,脚下都分布着很多只五颜六色的滑翔伞,居然还有一只大鸟从边上掠过。此时飞在空中的感觉太享受了。张开双臂拥抱蓝天,张开五指感受风的力量。兴奋之至,都闭上眼睛去体会遨游在空中的感觉。结果,教练以为我不舒服了,急忙问我是否“OK”。失重急降再上升,突然朝一个方向侧倾,好心的教练让我体会了一下滑翔伞除了温柔的方式飞行,还可以很刺激。三十分钟过的很快,教练开始降落。和地面接触的一瞬间,我没有做到跑跑跑,一屁股坐了下去。解开锁扣,感谢教练,缓走几步,平复心情。点缀在天空不同地方的滑翔伞,陆续降落在这里。


       Eric,OOMM,惠惠都回合了,比我们先飞的大曼儿反而找不到了。她会在哪里呢,远远看到湖对岸的旗帜下有个小不点。她难道和我们降落在不同地方。微信里让她用力挥挥手,然后我们看到远处有一个小不点在挥手,笑的我们都直不起腰。

        车把我们送回了酒店。大家除了兴奋的谈论着体验,还很期待视频和照片。一个非常美妙的上午。中饭,就去了“等风来”中餐馆。下午小伙伴们分散活动了。OO和惠惠回去休息了;我、Eric和大曼儿开始新一轮的买买买。再后来,我和Eric也累了,只剩下大曼儿还有力气买买买。

博卡拉——巴德岗:昌古纳拉扬神庙

        上午,小星安排酒店的车子送我们到机场。在博卡拉一共待了七天六晚。

        博卡拉机场很小,很破。机票上面没有个人信息,只写着起飞地和目的地。更像一张公园的门票。安检的时候,男女是分开的。当我进入帘子,准备接受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对我挥挥手就让我走了。还没反应过来,安检就结束了。在停机坪上,停着佛祖航空(Buddha Air)的大飞机,可以乘坐五十个人。我们乘坐的是Simrik Airlines的螺旋桨小飞机,只能坐十几个人。看到最精简的飞行班组,机长、副机长和空姐各一名。据说,这样的乘坐这样的小飞机会很刺激。可惜,起飞后不久我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了加德满都

        我们的最后一站,巴德岗(Bhadgaon),又译巴克塔普尔(Bhaktapur),尼泊尔语中意为“稻米之城”或“虔诚者之城”。这座位于加德满都谷地内的尼泊尔第三大城市,是“尼泊尔的文化之都”,也是“中世纪尼泊尔城镇生活的橱窗”。在这里,除了能体验到尼泊尔的古老文化,还能感受到一种极度宁致的生活氛围。英国著名旅行家鲍威尔对巴德岗有极致的赞誉,“就算整个尼泊尔都不在了,只要巴德岗还在,就值得你飞越半个地球来看它”。

        我们住宿的酒店Tulaja Boutique Hotel在一条安静的小巷子里。从窄窄的,斜度很大的楼梯爬上去。对开的小木门,古式的钥匙和锁,略有年代的木地板。OOMM为我们找了一间尼泊尔特色的本地民居。

        中饭,吃了一顿本地的MoMo。此行中最便宜的一顿,人均消费六十卢比。抓拍了老板娘的照片,年轻时肯定是个大美人!

        昌古纳拉扬神庙(Changu Nalayan Temple),尼泊尔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始建于李查维王朝时期的公元323年,直到公元5世纪才正式建成,至今已有1600年的历史,被公认为尼泊尔已发现的最古老的印度教寺庙。1702年,该庙因火灾重建。


       我们到达时是下午,前往神庙的路上两边都是手工工艺品商店。有唐卡,木雕,陶瓷等。可能是因为交通不是太便利,游人十分稀少,神庙更显清幽。纳拉扬神庙是尼泊尔最重要的毗湿奴神庙。寺内供奉毗湿奴神和其十种化身。在神庙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门,门前三级石阶两旁的石墩子上分别大象、狮子、半鹫半狮、带翅膀的似牛似羊的神兽。鎏金门上的刻花纹饰极其华美。大殿的四周分别坐落着好几座小型的神庙。

        在不大的庭院里走了一圈,庙门没有打开,据说一般都是上午敞开庙门,供当地印度教徒祈愿。印度教神像上大多都涂染着红色的颜料,就像脑门上涂染的丹砂,鲜红欲滴。印度教神庙很少燃香,没有袅袅冉冉的意境。每个民族,每个宗教都有着不同的理念和信仰,有着不同的祈愿方式,相同的是对未知世界的追求和幸福生活的向往。寺庙外的每根斜柱上都有精细的木雕,色彩斑斓,表情不一。神像下部也有小尺度的图案,比较含蓄,不是加德满都贾格纳特神庙那样赤裸裸的春宫。


        神庙西侧门前,有一尊真人等身大小迦楼罗(Garuda)的跪像(毗湿奴的坐骑),据说这是一件公元五世纪的作品。形象为半人半鸟,项上缠绕着一条巨蟒,呈双手合十,单膝跪拜的姿势在神庙前。逛到寺庙西北角的时候,司机过来介绍说,这尊骑着迦楼罗(Garuda)的毗湿奴是公元七世纪的神像,是独一无二的石雕,被印在尼泊尔10卢比纸币上。

        参观完昌古纳拉扬神庙回到巴德岗古城,闲逛时发现陶工广场的指示箭头。陶器是巴德岗的传统行业,现在巴德岗仍然有不少以传统的手工制陶技术为生的家庭。来尼泊尔之前就计划在这里购买烟缸、风铃、香炉。穿过广场和繁忙的街道,看到一片不大的露天制陶广场。地上铺着晾晒的陶罐,店铺门口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陶制品。这些陶制品是手工制作,工艺不精良,但是样式古朴。风铃的声音很脆,很好听。但是,陶瓷的材料总让我担心只有一阵风吹过的寿命。结果,淘了一对小香炉和一个拙意十足的象形陶烟缸。

        晚上七点多,广场上的店铺几乎都已经关门,整个巴德岗沉寂了下来,像个空城。犹如身处Poon Hill的小村庄,安静的只能让人回去睡觉。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仿佛听到外面有某种仪式的声音,不知道是在祭祀还是狂欢。在犹豫是否一看究竟的纠结间,一整天奔波的疲劳让我渐渐睡去。民居隔音的弊端在深夜展现,被某种声音吵醒,迷迷糊糊中以为自己在做梦,而第二波的声音是彻底把我吵醒了。

博卡拉:杜巴广场——加德满都——昆明

        古城睡得早,醒得也早。今天不是一个人看日出,有惠惠同行。人如其名,好贤惠的一个MM,为了不打扰OOMM和小闫的休息,木有洗脸刷牙就和我出门了。

        清晨的杜巴广场很空旷,让人感到一种宁静。布彭德拉·马拉国王双手合十于胸前,稳稳的坐在华丽的雕像柱上(King Bhupatindra Mallas Column),日复一日的凝视着曾经属于他的大地四季更替,日月轮回。巴德岗的国王比加德满都的国王幸运,顺利的逃过2015年的那场大地震。

        国王像的附近是巴德岗的“爱神庙”,帕斯帕提那神庙(Pashupatinath Temple)。是山寨加德满都的贾格纳特神庙。因为以前巴德岗加德满都是敌对的城邦国,这里的居民很难去朝拜,干脆在自己广场修了一座缩小版。寺庙的屋檐下有许多异常精美的性爱木雕,大胆露骨,惊世骇俗。这些木雕作品依然保存着原汁原味,是几百年前的木雕工匠们留下的传世杰作,很多雕刻作品是尼泊尔的代表作。这座神庙比起贾格纳特神庙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印度教的性文化在这里得到充分张扬。

        广场西面的神庙相对较小,拉梅什瓦尔神庙(Rameshwar Temple)里供奉着毗湿努神(Krishna),它的坐骑金翅鸟等候在神庙门前。继续往西出了大门,感觉要进入居民区,就和惠惠原路返回去了陶马迪广场。非常可惜的错过近在咫尺的的湿婆庙和世界著名的大象爱爱庙。这里也是一个提醒的地方,一定要再往前走一走。

        转到陶马迪广场(Taumadhi Tole)的时候,太阳慢慢升起。街上的人群多了起来。巴德岗人开始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祭神祈福。这是他们每天的功课,他们把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神灵。巷子口的老汉,正对着地面上的神器祈福。神器上有信徒撒落的米、新鲜花瓣和红色染料。用手在神器上方环绕一圈,再在自己的额头双眼间点上一点。我虽不懂却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祥和安乐。

        加德满都谷地最高的印度教神庙——尼亚塔波拉神庙(Nyatpola Temple) 耸立在陶马迪广场。这座建于1702年的神庙,整体高达三十米。有五层的塔基、五层的塔楼,也被称为五层塔。
神庙最有名的是五层塔基上分列着五对巨大的石刻,每一层塔基上各有一对。由下而上依次有:位于最底层塔基上的是传说中的金刚力士加亚和帕塔,据说他们拥有常人十倍的力量;第二层塔基上则是一对大象;往上是一对狮子;接下来是一对狮身鹫首的怪兽,最后,是两位守护女神巴希尼和辛希尼。每一层塔基的雕像都比下一层的大十倍神力,而法力无边掌管这一切的密宗女神吉祥天女(Siddhi Lakshmi)就在这座高耸的寺庙里面。除了祭司,一般人无法一睹其容颜。

        东南侧,是巴伊拉布纳神庙(Bhairavnath Temple)。最早建于1600年,经历了400多年的风风雨雨。初建时是一座单层寺庙,1717年当时的马拉国王(Bhupatindra Malla)将其改建为两层寺庙,1934年大地震之后修复寺庙时将其增至三层。用来供奉湿婆神的恐怖相巴伊拉布(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的黑贝拉伯,Bhairab)。正对面,是巴德岗很出名有尼亚塔波拉餐厅 (Cafe Nyatapola)。它的前身是一座传统的宝塔式神庙,是一处古迹。后来在地震中被毁坏,重建改成了CAFE餐厅。是汪峰那首《加德满都的风铃》MV的拍摄地。

        早饭过后,开始最后一轮的买买买。找到攻略中的那个店铺,花了大把的时间在里面淘。用蹩脚的英文和店主讨价还价,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受。需要搜肠刮肚,把能记得的那些英文单词全部用上。菩提、风铃都是计划中的采购物件。过程中,发现店铺墙壁上挂着几把青铜小茶壶,价格不是很贵。因为都是手工打造的,茶壶都不完全相同,也没有像现代工艺品那样整齐划一,外观也不够精致,不过仔细体会,发现粗糙才是它的本色,一点一滴的手工凝注它的价值所在。最终选择最小的一把茶壶买下。这里的星月菩提和金刚菩提应该也比天朝便宜很多,只是要鉴别一下,有些貌似质量也很差。不过,总的来说,值得一买。

        清点完自己的采购成果,回到杜巴广场参观皇宫。通往皇宫庭院的黄金门(Golden Gate),也被称为太阳门(Sun Dhoka),有士兵把守。建于1753年,其门框、门楣及飞檐顶盖装饰,均为铜雕镀金,看得人眼花缭乱。它是整个加德满都谷地重要的艺术品之一。据说,为了金门的独一无二,设计师与工匠最后都被国王秘密杀害了。黄金门的门楣上是宗教题材的女神群像浮雕,一共十尊,每一尊都有不同的表情,非常精美,金碧辉煌。顶端是一个有带翅膀的迦楼罗(Garuda)神兽,下方的雕像是四头十臂的塔莱珠女神像,是马拉王朝的守护神。

        虽然游人可以进入皇宫庭院,但你只能在色彩绚烂的塔莱珠女神庙(Taleju Temple)入口处止步,不能继续深入。那有持枪的卫兵守护并且提示No Photo。旁侧是一座建于17世纪的皇家水池——那嘉池(Naga Pokhari)。水池四周环绕着两条蜿蜒的眼镜蛇石雕。水池中央耸立着一根攀附着蛇神纳嘉雕像的石柱,和水池正前方粗大的眼镜蛇铜像遥遥相对。在尼泊尔,国王是毗湿奴的化身,而蛇是毗湿奴的护卫,所以蛇就是国王的保护神。下到水池,可近距离看到水池的出水口。鳄鱼口中伸出的山羊头,水就是从这里流出来的。目前已经废弃不用。

        与黄金门比邻的是闻名世界的五十五窗宫(The Palace of Fifty-five Windows),以五十五扇花窗而得名。这座砖木结构的宫殿建于1427年,曾经是马拉国王的后宫,每天傍晚,国王来此挑选过夜的妃子,精心打扮的妃子们从这些窗口里探出身来展示自己的美貌,渴望得到国王的宠幸。五十五扇窗的雕工非常精细,全都是檀香木雕刻而成,再涂刷黑漆,工艺繁杂却古朴。正是这些工艺品般的木雕,令这座砖木结构的宫殿平添了几分生气和雅致。

        剩余的时间,准备在广场边的小店度过。因为那里有我钟爱的巴德岗酸奶(Jujudhau)。有史以来吃过最好吃的酸奶,完爆天朝其他品牌。传统土法手工制作的原生态酸奶,用土陶碗装着。浓稠度和酸甜味非常符合我的味蕾,而且非常便宜,吃完还可以把碗带走。忘了自己吃了多少个,反正带回来好多个土陶碗。


        巴德岗古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宁静而休闲。这里的人们懒散悠然。坐在巷口的廊子里闲聊、打盹的老人;三五成群地,或聊天或做手工活的妇女;坐在家门口抽着水烟,吞云吐雾的男子;寺庙周边的高台上,窃窃私语的少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与世无争地与巴德岗一起老去。而我们一行将告别这里回去天朝。车子缓缓开动,回望巴德岗,古老的神庙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土黄色。

        加德满都特里布万机场是逗B的,候机楼的电子通告板上的内容是一成不变的。登机口是随时更换的。一共五个登机口,第三次更换的时候,我们顺利才登上东航的飞机。在机上沉沉睡去,醒来已到大天朝嘈杂、物质的现代社会。

       淡定豁达的情绪和功利烦躁的心理,就差一场高BIG的旅程。

本篇游记共含23559个文字,2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完美!

2017-02-27 15:18

棒棒的旅程!要是能不偷懒起来看个日出更完美啦!

2017-03-07 20: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壳壳 发表于 2017-03-07 20:52:59 的回复:

棒棒的旅程!要是能不偷懒起来看个日出更完美啦!

回复壳壳:日出还是很漂亮的

2017-03-07 23: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