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讲一个Anura和Aayiska的故事

320
戴坨坨 (朝阳) LV.11
2017-03-12 14:44 6976/214

想讲一个年龄已经有一岁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Anura和Aayiska
嗯...插一个不太有关的题外话,虽然已经在别的不同场合说过几次,但还是想讲啊,反正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你想管得着那你也得管得着啊,呀哈!最近很喜欢“呀哈”这个感叹词,听起来好激动好开心有没有?不信你自己默念看看,呀哈!(这里口气需要变身为李小龙)
是讲,你走过的每一年都存在于今后你所有的日子里,在那儿不断地被重新发现重新理解,比如二十一岁,你对他有多少个发现多少个理解你就有多少个二十一岁。跟本文没有任何关系的一句话,不过你可以理解一下,如果你理解出点什么,可以私信我,接头暗号是“论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昆汀啊,罗里吧嗦罗里吧嗦。今天网易云很不给力,到现在也没推给我一首满意的歌曲。
另外再啰嗦一下,这篇文章是一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文章,有点儿像小学刚知道有作文这回事时在田字格里写的那些流水账
Anura,就是上图右数第二那个驼背表情扭曲的小黑妹,要是被她知道我放了她这张丑照,我可能会被暴打六个小时
我是16年6月端午节前后去的尼泊尔,在尼泊尔加德满都CBIA小学教中文。一般每天上三节课,教三个班,二年级四年级和六年级。其余的时间我就待在学校附近的孤儿院里做义工,陪伴那里的孤儿也帮孤儿院的mother做一些打扫的事,心情不错的时候还会在孤儿院里做一些中国
 Anura是孤儿院里的孩子。我好像从来没跟她交流过她是为什么会在孤儿院,“是被爸爸妈妈抛弃还是爸爸妈妈不在了”。虽然我很好奇,但是我没有问
她有一本相册,里面是她小时候的照片,我们很熟很熟以后她才悄悄地拿出相册来给我看,从照片看她应该出生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幸福到过生日会收到洋娃娃,幸福到家里有游泳池可以在夏天开派对。照片中的她大眼睛里装满了让人发腻的快乐。她很开心地跟我分享她的照片,告诉我每一张照片发生了什么样的事,虽然是在这个时过境迁铺着脏脏地毯照不进阳光满是潮湿霉味的孤儿院里

我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孤儿院,叫孩子们起床,给他们把早饭准备好,然后再护送她们去上学,Anura是孤儿院里最大的孩子,每天她最忙,要给其他的小姐妹扎好辫子,尼泊尔上学女孩子要统一扎一种辫子,很复杂,我看Anura每天都扎一个要很久。窗台上是她们的“化妆品”,凡士林和妮维雅,还有各种颜色的指甲油

这是Anura给我设计的指甲,她说这个颜色是为了搭配我的牛仔裙

吃完早饭,差不多快九点的样子,我就护送她们去学校,把她们送到各自的班级去

 安排好她们,然后我也该去上课了,我的课学校安排的很坑爹,要从十点五十连上三节课到一点十分

每天上课的内容很简单,重要的是教学生拼音,会了拼音,他们会念出来各种有拼音的句子,我再告诉他们句子的意思,带领他们在不同的生活场景里应用,不断重复然后记住。回国后很多人问我教课的时候用什么语言,其实尼泊尔很重视教育,几乎所有的小孩都会说英语,正常交流不会有压力

尼泊尔有一个和我们国家很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说“Yes”的时候是摇头的,说“No”的时候是点头的,我适应了很久,刚开始,上完课我问你们都会了吗,这么一大群小可爱一起对着我摇遥头,我是很崩溃 

我的学生们很可爱,会持之以恒的跟在我后面,就为了让我在他们的作业本上画星星,让我在他们在本子上写我的中文名字等等各种让我想笑的小事情


还有一件关于我可爱学生的事。记得有一天中午突然下了一场大雨,我教的那个班刚好在一个刚建好的简陋教室里,屋顶是用铁板先铺上的,大雨让屋子漏水,而且噼里啪啦的雨声打在铁板上根本听不清讲课内容,我只好放弃讲课,让他们安静地坐下来听雨声

一个平时很文静很害羞的梳着两条厚实麻花辫的学生,突然从我身后凑过来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Welcome to Nepal”
这件事让我我真切体会到,毫无防备的感动最要命

在CBIA小学我总共带了二年级四年级六年级共九个班,差不多二百多个学生,导致我不上课在库塔区闲逛的时候,到处都能遇到我的学生,他们从家门口从田间从楼顶上突然冒出来大喊我的名字“Cola~Cola~”一声一声的,声音清脆响亮,我只能笑着回应他们,问一些“牛鬼神蛇”这类的问题试图吓走他们

下午一点上完课,我会花一点时间去库塔湖边的咖啡馆看书写日记

或者坐公交车没有目的的左瞄右看

其余大部分时间,我就会在学校附近闲逛,记不起哪位先哲说过,闲逛才是人生中的正经事?

从国内出发的时候我还特意准备了一箱子的零食,后来都被我当作礼物送给了当地人,也算是为中尼友谊做过贡献

闲逛时还印证了之前听到的一种说法,说不管你在白天的什么时候遇到尼泊尔的狗狗们,那么它们一定、肯定是在睡觉,真的、果然是这样,下辈子投胎来尼泊尔做一条狗也不错,我认真地想

很快就到四点了,学校这个点就放学了,我会拐个小道去学校把孤儿院的孩子们接回来。陪他们做作业,辅导他们的功课,虽然我通常帮不上什么忙

一天没有见面,Anura比早上还要粘我

尼泊尔的时候,我随身带的书是杜拉斯的《情人》,她看我每天都在读这本书,问我这本书里讲的什么,我告诉她这本书讲得是一个越南女孩和一个中国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她听后笑得很大声,搞得我很尴尬,我想可能她还小,我跟她讲“爱情”是不是不太好呀,我还没想完呢,她就拿过我的书,刷刷在上面写了起来

When I say,I love you
Please blieve its true
When I say forever
Know I will never leave you
When I say goodbye
Promise me you want cry
Cause the I will be saying that would be the day I die
 这应该是她脑袋里关于“爱情”最美好的颂诗吧,嗯...天生浪漫人小鬼大,我不敢再小瞧她,作为回礼我也在她的课本上写了一段话,是泰戈尔《园丁集》里我最喜欢的一句,“My heart,the bird of wildness,has fouds its sky in your eyes”
然后两个假模假式的“诗人”捧着彼此的赠礼哈哈哈哈哈哈地不知道笑什么

写完作业,我会给她们准备晚饭,做一些中国菜,红烧鸡肉、西红柿鸡蛋、香菇青菜之类的,我做饭的时候Anura会在我身边各种捣蛋
煮出来的东西通常因为条件有限不是很好吃,但是他们会很给面子吃得很开心。我就每天这样用我蹩脚的厨艺喂饱我们一大家庭的人,感觉自己是孤儿院这个大家庭的小伪“家长”

吃过晚饭,为了不打扰他们休息,我一般很早就会回到学校安排的住所。我的住所是在一个当地人的家里,干净整齐的小房间。房东是一个特别胖特别胖的胖阿姨,胖到她一出现就会遮住我的整个世界,我经常会调侃她让她减肥,她用尼泊尔语骂我“坏东西”。我跟着这个胖阿姨学会了好多尼泊尔语,从尼泊尔回去几个月后,我去青岛出差,在东亚商品展里摆摊,离我不远有个摊位摊主是尼泊尔人,我就靠这几句尼泊尔语和那位摊主建立了几天的国际友谊

回到我的小房间,我会赶紧做点正经事,备课啊写教学日志等等

备完课我会爬到房东家的楼顶上,在这里吹风,听歌,看夜景,和房东家的小孙女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聊点啥,一直待到被蚊子咬了一身包再去睡觉。
运气好遇到晴朗天气还可以从屋顶看到远处珠穆拉玛峰的雪山

就这样,我把上面描述的“我觉得简单美好的一天在”尼泊尔重复了很久很久,中间没有做过其他任何有价值的事,不工作,不学习,不挣钱,我就把自己抛弃在这里,闲着,懒散着。网上有个鸡汤,记不起那鸡汤是怎么煮的了,大概就是批判一类每天重复昨天庸碌生活的人,我是很开心成为了这样一种人,如果可以,能一直重复到八十岁就好了
想起梭罗隐居在瓦尔登湖的时候有时什么都不做,不读书,不种豆子,就坐在阳光下的门前,坐在树木中间,从日出坐到正午,甚至黄昏,在宁静中沉思,他认为这样做不是从他的生命减去了时间,而是比通常的时间增添了许多、超出了许多
我想我也一样

一直到学校开始放暑假,我才离开尼泊尔,离开的那天,孤儿院的mother给我额头点了尼泊尔子女都在会点的红痣(Tika)

孤儿院的所有小孩也都给我准备了他们亲手做的纪念卡,并且集体送我到机场
离别的场景很盛大,不想去回忆有眼泪的东西,就不具体写了

在我离开前几天,Anura特意给自己搞了一个新造型,一个和我一样的齐刘海和哈利波特眼镜

关于离别其实我们早就约定好,谁都不许不开心,谁都不许掉眼泪
虽然很难,我们还是笑着说了再见

Anura送给我的卡片,她写了To Cola(Aayiska),Cola是我的英文名字,Aayiska是孤儿院的mother给我起的尼泊尔名字,和Anura一样首字母都是A,意思是“心里装着很多美好的事”

本篇游记共含3574个文字,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