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沾衣欲湿黄花田,梦里故乡思亲眷

353
汪汪 (上海) LV.14
2017-03-30 00:27 8420/103
  • 出发时间/2017-03-17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 人均费用/700RMB

一种思念,一种遗憾,一种感恩

阳春三月,江北之野。
我们家乡的习俗是在清明前回乡祭祖,虽然我没有在这片土地上出生长大,但是对故土的血浓于水的深情是在我的基因中的。曾经最疼爱我的外公也长眠于这片日渐萧瑟的土地,内心有不舍,有遗憾,也有回来看看的执念。
更多的是一种遗憾吧,自从老人家离开到现在,我都没有回到这里,来看看自己最思念的亲人。还记得小时候黄土坑火车道旁,外公佝偻着瘦瘦的身躯,捡遗留在车轨旁的汽水瓶,我就沿着火车道走啊走,天真的说,“外公,我们一起沿着火车道,是不是就能走到大上海了。外公,我想去上海!”20年过去了,我乘着人生的列车来到了大上海,为了来大上海,为了在大上海生存,外公去世快7年的时光里,我一直没有机会回去望望外公落叶归根的小山村。今年的清明,我一定要回家,回到我的故乡。

村店:春天的散伙饭

村店·这是很普通的一家小商铺,而这家铺子的年龄比我大很多了,曾经这个铺子几乎满足了闭塞的村子里所有人的生活需求。我也曾过年过节回家见到过村店外面小孩子追逐疯跑、店里人张起桌子摸麻将、客人与老板讨价还价的情景。然而现在在这个山间复苏的季节,店里却格外冷清。大多数年轻人都出门务工了,孩子也被带走了,晚上10点,我们吃完山间好吃的饭菜之后,坐在条凳上发呆,昏黄的灯光,寒意阵阵。除了山间昼夜温差大之外,我想没有人气也是一种冷清的原因吧。

老品牌承载岁月的变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油油的风扇多年未清洗,想起夏日的蝉鸣与孩子的嬉闹。老式农村的瓦草房夏天是很阴凉的,现在这样的房子在这里已不多见,大部分村民都盖了水泥楼房。

斑驳的墙壁

斑驳的墙壁

记得小时候酱油铺子有好多这样的打油机;老虎机🎰,农村赌风盛行,在外务工者过年回家,有时间也有闲钱了,忍不住会摸两牌。而现在,它是清闲的。

农民伯伯的劳防用品

农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人们多半8点多就睡啦。屋后就是菜地,能闻到泥土与湿气混合氤氲的味道。

春食:吃土里长的新鲜东西

刚破土的春笋片、软糯的年糕,用农家的鲜肉片小炖。撒上翠绿色的葱段,香气恣意。

安庆老一辈的最爱:山粉圆子。山芋面做成的烩饼,在大铁锅上烙香,放进用上好猪五花的红烧肉里,软糯苏口,酱香浓郁。

山间的野泥鳅红烧,我不喜欢泥鳅的味道,所以没有尝试。

辣腐乳,安庆腐乳与他处不同,拨开香油与辣椒,洁白的腐乳心,略带发酵的味道,又有辛辣的挑逗,抿一口,嘴留香;放饭里,化成汁,一碗香。

这样美味的新鲜春之餐估计要等到明年细雨清明,黄花爬坡之时了吧。

老式的炉灶,土食材与柴木火焰像融合才能有忘不掉的味道记忆。

春探:春天,要自己去发现

来自蒲公英的问候,春天,好像身边什么都适宜,就是这种感觉

独自在田间小梗走一走,置自己于油菜花田,仿佛这片黄色的海洋将自己浸没。

旧叶退去,新芽抽枝,令人欣喜。生命力永远给人以正能量。

油菜花梯田,仿佛春天就是踏着来了。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生命早晚有一天会逝去,而养分却给了新的生命,这不就是一种轮回吗,能量永远在大自然间流转着。

明年春天的约会

旧生命的失去,新生命的诞生;去年的离开,今年的到来;春来了,春去了,明年还回来。我们有第一个春天,有第二个春天,也会有我们看不见的春天。在永恒面前,我们只能经历。春天有生命的迸发,也有失去的哀思。春天在轮回,而下一个春天却不是这一个春天。来年君看春天时,春看君也觉怜。

本篇游记共含1316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