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常德姑娘的香港游记

                               刘美丽

        去香港呆的时间不长,不过漫游了三日。才从香港回来,就有些想念香港的叮叮车、天星小轮和牛腩捞面的气味了。

         我曾一次次游荡在小城夜晚寂静的街头,以至于在深夜的中环码头等末班车,抬头看见马路对面的国际金融大厦时竟然有些恍惚:那么,这就是香港了?

       一次临时起意晃荡香港,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她的美丽和可爱。


金钟廊17点的下午茶
        “香港其实很小的。”到达香港的第一天,申哥请我喝下午茶时对我说。

          查到的数据显示,香港岛面积约78平方公里,九龙半岛约47平方公里。地方不大,交通发达,很适合自由行。

         申哥一年前来到香港工作,是一名报社摄影记者,为人谦逊随性,性格很有力量。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在金钟附近忙完手头的工作赶过来。

         和申哥的下午茶是17点,差不多是我平时的晚饭时间。金钟廊商场里的咖啡厅坐满了人,气氛很是活跃,食客们像学校教室下了课的学生,表情轻松,侃侃而谈。

      “刚开始来我也很不习惯,香港人上午10点上班,下午5、6点下午茶,晚上9点晚饭,不过我们还是早上8点上班。”申哥说。

         在咖啡厅,我点了黑咖啡、朱古力饼,申哥帮我加了一份蓝莓蛋糕。没有刻意的寒暄,没有虚伪的客套,我们边吃边聊,愉快地谈论对香港的印象和感受。

         申哥拿出手机给我看他最近拍的几张很有意思的照片:一群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牛,一步一步跨越十几米宽的深圳河,“无视”边界警察的存在,大摇大摆地从深圳的区域直接走到了香港的地盘。对比两岸居民往来的种种规定和程序,一群不见主人的牛就那样毫不费力地跨越了两个政治制度迥异的地区,喜感十足。

         连接金钟廊商场的行人天桥上,不断有着西装打领带的男士往商场这边走来。他们步履匆匆,眼眸明亮,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自信和光芒。申哥告诉我,确实有一些穿着比较正式的男士是从事金融服务业的高收入群体,他们的收入足以让他们承担香港的高昂物价,能够在香港体面地生活。


在街市转角发现香港品性
         从住的酒店出发,我随机坐上了一辆香港著名的慢行交通工具——叮叮车,去了铜锣湾。在香港,可以选择地铁、的士、巴士这样现代、快捷的交通工具出行,也可以选择叮叮车、天星小轮、缆车这样传统的交通工具。  

         叮叮车就是有轨电车,在香港有了上百年的历史。坐上叮叮车“慢游”在城市街头是非常有腔调的事情。

        慢,总是与从容、优雅相伴。坐上复古车型的叮叮车,伴着清脆悦耳的“叮叮”声,眼睛可以不慌不忙看城市的新鲜。

         几只灰鸽在车窗外的站台边飞舞,落单的鸽子在站牌上悠闲踱步,不由得想起香港作家也斯先生的《灰鸽试飞》来,原来,香港街头也会有自由自在的灰鸽,真好。

         叮叮车往铜锣湾方向开。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行人如织,灯箱广告密密麻麻。广告牌大多中规中矩地明艳华丽,也有一些用繁体大字写就的广告牌,朴素大方却也颇具风范。

          香港的街道比内地要窄小拥挤,但秩序井然。路标十分细致显眼。一些地区和街道如旺角、皇后街、轩尼诗道取名也颇为文艺。虽然人多车多,但并没有看到内地比较普遍的堵车现象,这让我很是佩服。

         叮叮车在一个拐角处转弯,就开到街市边上了。香港的街市有点像我们的“菜市场”,生活气息浓郁。

         临街的铺面蔬菜瓜果、海鲜干货琳琅满目,老板忙着打包找零,顾客忙着查看挑选。人们忙忙碌碌,勤勤恳恳,烟火气息繁盛。

         到达铜锣湾,逛了著名的诚品书店,看了毕加索的画展,决定去中环一带走走。

         在中环,港剧里必出镜的香港中国银行大厦近在眼前。富有工业美感的摩天大楼密集,香港政府总部、立法会、银行、跨国金融机构及外国领事馆都集中在这里,人流量大、老外多,大型奢侈品商场几乎随处可见。香港的摩登和国际化触手可及。

          街头张贴的海报欢迎市民和游客到立法会参观,还可以去听免费的法律知识课。考虑到时间比较紧,就没去体验了。

           相比中环地区的精英气质,油麻地、旺角、深水埗更接近普通香港人的生活,很有老香港的味道。

          深水埗破旧又密集的住宅楼令我印象深刻。香港房价走在世界前列,房子就是普通人昂贵的奢侈品。香港也有不少低收入家庭挤在逼仄、狭小、破旧的高楼里生活。普通人在大都市讨生活尤其不容易。

          比起中心区域的现代与迷醉,深水埗的市井人情味让人倍感亲切。

         街边烧腊店的师傅系着沾了油渍的围裙在橱窗里挥刀做菜,样子专心认真。茶餐厅的服务员风风火火地在餐桌间穿梭、忙碌,对着说普通话的顾客皱着眉毛侧耳倾听。饮冰室里年轻的食客小心翼翼地接过一杯装得满满的冻柠茶,迫不及待尝试第一口的滋味。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印度小哥打量着来往的路人,目的不明。各色人等混迹其中。

          街道上也有卖便宜货和小玩意的市集,人们不紧不慢地走着,左看看,右逛逛,神情闲逸。不会有眼睛毒辣的柜台小姐通过他们的衣着打扮来决定服务态度。市集上没有音箱播放吵闹的音乐也没有人高声叫卖。人气旺但不吵,大家规规矩矩,和和气气。人们仿佛可以在那样平和的时空构成的一个个宁静普通的日子里安然度过一生。

          每次走路走累了,我就赶在香港人的饭点前随便拐进路边的一家餐厅吃饭,稍作休息后继续出发。什锦清粥、牛腩捞面、烧腊饭、丝袜奶茶、英式沙律、意式浓汤的美味各有千秋。不过,香港的饮食普遍清淡,作为一个喜辣的湖南人,两天没吃辣就有些不习惯了。


乘小轮、登太平山换个角度看香港
         天星小轮,是往返于香港岛和九龙之间的轮渡,和叮叮车一样,颇有历史。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但香港人对承载着岁月记忆的旧物深怀感情。

         有意思的是,傍晚去坐小轮的途中,我在中环码头附近听到了驻港部队嘹亮的军歌声,极戏剧地富有内地特色。想起今年正好是香港回归20周年,也算是一个特别又值得期待的年份了。

          坐小轮上,马达会“突突突”作响。这个还在烧煤的小怪兽,对着繁华海港幽蓝神秘的夜空里吐着过时的黑烟。小轮翻起一波波墨绿色的海水,驶向彼岸九龙的灯火阑珊。

          轮船上的游客安安静静地坐着,情侣们也依偎在了一起,迎着海风欣赏维多利亚港璀璨夺目的夜景。有人独自靠在船边,凝视着波涛泛起的海面,浸入自己的沉默。对岸高楼林立,霓虹闪烁,海面颠簸的小轮跨越了真实和虚幻的界限。

           小轮靠岸后,热闹的气氛便会扑面而来。放慢脚步,买个新鲜出炉的鸡蛋仔边走边吃,看看街头表演,帮异国来的小情侣们拍拍照,整晚的心情都会很美丽。

         白天在太平山顶俯瞰香港岛视野极好。依照香港细致到 “令人发指”的路标,我找到了缆车总站乘缆车上山。

          清晨出发,沿路植被茂密,空气里混合着泥土、青草的气味,耳边虫叫鸟鸣,简直到了闹市区的一个秘密花园。到达山顶后,我四处闲晃,误打误撞在太平山绕了一周,把香港几乎360度俯瞰了一遍。

          站在山上的小径卢吉道看香港:薄雾中的香港水天相接,随着天色越来越亮,天边也变得越来越通透湛蓝起来。高楼耸立,雾霭朦胧,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

          维多利海港里的大型轮船也变成了一只只水鸟,自由慵懒地游弋在海面,“尾巴”在海面拖出一条长长的优雅的白线。早晨的香港,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美好得惹人怜爱。

         然而,我实在是一个好奇心强又不幸路痴的游客,饿着肚子在太平山走了一个多小时,看了各种角度的美景,就是不见下山的路。

          由于之前在商场有遇到过说粤语的营业员因为我不懂粤语而直接被忽视、一位巴士司机因为我说普通话而拒绝开门让我乘车的不好体验,加上英语不够流利,我迟迟不敢向身边起早锻炼的香港人问路。

          有些着急下山,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用英语向一位散步的香港女士问路。经过交流,那位女士得知我是内地来的游客后,随即把英语切换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为我指路,并建议我搭乘15路巴士下山以便欣赏和缆车不一样的风景。后来我们一路攀谈,一起走到巴士站后愉快分别。

        路途中这位香港女士的真诚、友好和善意,让我在香港的早晨步履轻盈,在漫游香港的旅程中感到快乐和放松。

          在香港的时光很快就结束了,还有许多地方都没来得及去晃。离开香港的那天,申哥送我到红磡地铁站返程出关。带着我的香港记忆和一份浸在港式下午茶里的情谊,我回到我的小城市继续生活。

          我心中的香港不再活在别人的口中,而申哥以及和他一样生活在香港、热爱着香港的人,也有他们自己对香港的理解。于我,香港的美丽是复杂多面的,也因此具备足够的魅力。

本篇游记共含3783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