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加纳做义工,2个月的西非村落生活

  • 出发时间/2017-02-21
  • 出行天数/60 天
  • 人物/一个人

        自从去年6月辞职搬来美国,一直忙于申请商学院的事情,到了年底总算完成了所有的文书,专心等待面试。在申请期间,不断回想过往30年的生活,记忆的碎片犹如施了魔法一般重新跃然纸上。记起了从6岁开始就加入了希望工程,攒下自己做家务赚的钱,资助一位在景宁县的贫困学生,持续了8年,一直到她初中毕业为止。从最初的每年60元人民币,到后来的一年200多块钱,就能支付她上学所需要的所有费用。还记起了小时候拿着自己的大号机器人型存钱罐,跟着父亲前往某报社,为西藏那曲捐款。一分,两分,一角,五角的硬币争先恐后的冲出存钱罐,总共10元人民币。还记得在小学的时候,偷偷从压岁钱中拿出100元,悄悄的给了班里的一位贫困生。。。但是也许是生活中的琐事越来越多,或是自己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浅显的功利的事务上,年少时那颗乐于助人的心逐渐被遮蔽了,我似乎都忘了自己也是一个具有爱心,期望能够帮助他人,传递正能量的人了。这次商学院申请文书的工作,让我幸运的重新找回这些人性中的闪光点,让我能够再次思考,如何发挥自己有限的能量去尽可能多的帮助其他人,朝更好的方向去改变这个世界,就算是一点点,也要去做。
        感恩节去高中同学家party,她无心的说起了她在MBA期间去印度的所见所谓,以及她对志愿者的一些看法,这却给了我一个想法。回了家立马开始在网上查找相关的信息,并进行申请。几周的等待之后,被告知有两个项目可以参加,一个是去加纳,一个是去马达加斯加马达加斯加的项目介绍明确表示没有自来水,对于第一次去非洲,第一次去做几个月的志愿者的我来说,处于西非,被世界银行界定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的加纳,或许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选择。
        在加纳的工作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在学校教书。我在一个农村的基础教育学校的初中部教数学。另外还要负责足球队每天早上6点到7:30的训练,并兼任备战运动会的田径教练。一个中国人来给非洲人当足球教练和田径教练,我恐怕是第一人吧,哈哈哈。另一部分工作是给当地基金会建立一个microfiance的项目,其实就是小微金融,做一个贷款平台。
        一月份也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确定了开学时间,这样也就能够定下去非洲志愿者的日程安排了。

出发前的准备

        非洲大陆是我踏足过的第六个大洲了,而这次行程也是我外出时间最长的一次,达到6周。在北京签证,与加纳美国大使馆所提供的签证类型不同,国内大使馆并没有义工的签证,所以就申请了游客签证。因为恰逢春节放假到来,所以就多花了1000多块钱办了24小时加急。

加纳的签证看着有点寒酸。签证费360,但是加上服务费,加急费,总共花了2000多人民币。

        然后就是去北三环的出入境卫生中心打疫苗,拿小黄本,黄热是必须的。在加纳下了飞机入关前就有专人查小黄本上的黄热病疫苗证书。还买了霍乱的疫苗,口服,三颗。国内没有防疟疾的药,我是回了纽约买的,走之前两天开始吃,每天一粒,离开非洲后还得继续吃4周。
        还买了医保,国内的朋友可以在万能的淘宝上买。

到达加纳

        航班是从华盛顿经停阿克拉最后飞往约翰内斯堡南非航空。机上人不多,我所在中间的四个座位都没有,所以整段航程我都是躺着睡觉。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总算踏上了非洲大陆。没有廊桥,飞机上前后两个门都打开了以供乘客下机。新的航站楼还在建造当中,有跑道也在造。先通过防疫,红外查体温,一人检查黄热疫苗。过了之后填写入境表格,然后去柜台,十指手印。过关拿行李,有电话卡卖和换汇的地方。
        基金会的人在门口接我,然后俩人拖着我两个大行李箱一路走到一个公交车站,不断有出租车司机上前招揽生意。经过万豪酒店,还没营业。各种中巴车经过,拉客的人就站在门口大声呼喊目的地。人们头顶货物,穿梭在马路中央,试图向过往的乘客兜售商品。看到了不少豪车,奔驰G系,BMW X5,陆巡更是到处出现。

        坐上了一辆丰田的大面包车,就是当地所谓的Tro Tro,包括司机总共可坐15个人,坐满。但是座位极小,我的脚后跟都不能着地。经过3个多小时,总算到达了加纳东部与多哥接壤的Volta Region的首府Ho。到非洲的第一天,见了很多以前从未见到的事情:马路旁边成群结队的野猴子,还有站着小解的妇女。。。
        虽然是一个省的省府,但是由于靠近多哥的边境,这边的经济水平并不太行。整个城市没有城市的感觉,更多的像是一个县城。

让我惊奇的是监狱竟然就在市中心,医院的对面,政府办公机构的隔壁。这要是有个什么暴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Ho的城市全景

中国援建的大学校舍

居住

        我住的地方是在加纳东部Volta Region首府Ho附近开车20来分钟就到的一个叫做Kodzobi的村子。由于靠近城市,所以很多村民都能进城讨生活,这里的生活水平也比很多其他偏远的村子要好一些。我住在村长老会一成员的家中。男女主人在村子里经营着一家小店,他们的儿子则在一小时路程外的一个叫Waya的地方当老师。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由水泥砖砌成,房顶则是铁皮。这导致房子在白天极易吸收热量,而在晚上又散发不出去,屋内的温度始终要比屋外更高。房子是平房,5室两厅一卫。男女主人一间卧室,他们儿子自己有一间卧室,平时都锁着。我住一间,一间当厨房,还有一间堆满了杂物(我觉得更像是垃圾)。可以淋浴,还有抽水马桶,只是我每次用之前都得用酒精试纸擦一遍。

        床单,毯子,蚊帐,枕头都是得自己带去。村子里都是土路,所以屋内也经常积一层黄土。

        村子经常停水,差不多是每天一半时间没水。刚到的我还没有经验,有一天早晨用完洗手间之后发现没水,就在那儿受了几小时确保没有其他人来用知道来水。现在想想也是醉了。村子里只有酋长和美国来的传教士两家有贮存水的设备。所以每次停水,我就去酋长家洗澡。酋长家的条件要好得多,家里都是铺的地砖,还有一个超大的孩儿智能电视。不过也没有空调。
        记得有次去另一个叫做Waya的村子,跟当地一个高中老师聊天,称赞他所在的学校有专门的蓄水罐和管道,用来收集落在房顶上的雨水。我说这样在停水的时候也能用上,不像我在的村子。谁知那位老师说他们那边由于距离城市太远,没有通自来水。所有人的用水都是收集的雨水。而且那边下雨的频率也要比我在的村子小多了。过去五天,我所在的村子天天下雷阵雨,而他的村子只下了两回。而在干季没有雨的时候,学生则必须走来回6公里去附近的河打水。搞得我好羞愧,竟然还跟他抱怨停水。
        停电也是时有发生,尤其是我住在那里的后期,有一回整整停了24个小时。加纳没有四季,只分干季和雨季。雨季通常是4,5月份开始。干季的加纳每天最高温度都是35度以上,每次洗完澡还没擦干就开始出汗了。在铁皮房子里全靠屋顶的那个吊扇,若是没了电,那根本就是苦不堪言。依然记得停电24小时后来电时人们喜悦的欢呼声,以及酋长家孩子兴奋的在屋内跳舞庆祝。

酋长家餐厅

酋长家

        偏远的村子也会有人住在泥墙茅草顶的房子。

        有些村民比较穷,所以房子只有窗框没有窗户,有门框没有门,都是用一块布遮住。

        由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房间内的灯光在晚上又不够亮所以不能看书,所以每天我都很早就睡了。作息是这样的,早5:30起床,晚8:30睡觉。
        可能是我所在区域的地理位置原因,又或是铁皮房子吸热太厉害,屋内并没有蚊子。就是经常看到蜘蛛,壁虎,蛾子什么的。

食物

        我每日的三餐都是在酋长家进行的。早饭7:30,中饭12点,晚饭7点。能够看出酋长的这位夫人很用心,经常会给我准备西式食物,比方说意面,薯条,炸鸡。但更多时候都是吃当地的食物,比较常见的有:FUFU(木薯、山药、香蕉、大米等混合磨碎做成的糊),Banku(玉米粉和木薯粉做成的糊),Waakye(豆煮饭),Dabili(木薯糊加鸡肉)。反正就是天天吃糊糊。下面上图,大家自行鉴赏。。。

这是FU FU配鸡肉汤

早饭的豆类糊糊

早饭的炸面粉

豆和炸芭蕉

木薯蘸酱

Banku配鸡肉

Dabili,木薯大米鸡肉糊糊

芭蕉配蔬菜杂烩

鱼肉做的酱

        这里的农作物主要就是field corn(注意,不是黄色的甜玉米,而是白色的,颗粒不饱满而且巨硬),还有豆类和芭蕉。酋长家门前有一颗芒果树,小孩儿打了芒果下来直接吃。

        当地人吃饭都是用手,两个手指夹起一块儿糊糊,然后就往汤里面蘸,由于汤一般都有些粘稠,所以还得晃荡晃荡在舀一下,才放进嘴里吃了。而且当地人吃糊糊从来不咀嚼,都是直接吞。我用手吃了两回,真心hold不住。

做FU FU需要像国内打年糕那样敲打,我也兴致勃勃的试了几下,还是有些累的。

        这边普通村民一般一周吃一次鸡肉,酋长家虽然条件比较好,但我也不是能够天天吃上肉。再加上食物,口味等原因,时常会饿肚子。幸好带了9包方便面,36根能量棒,还有5包锅巴,再加一些小包装的零食,可以充饥,哈哈哈。
        这边的人也不怎么吃蔬菜,第一是没有吃蔬菜的传统,第二也是因为蔬菜在这比较贵。所以我每次进城办事的时候都会改善一下伙食,去一家在当地比较高级的快餐厅。我的最爱就是牛肉鸡肉鱿鱼大虾包菜萝卜青椒,详见下图

加纳期间也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当地啤酒

        饮用水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我这回去带了一个Brita的过滤水壶,还带了一个UV灯消毒笔,叫做Steripen,100美元。一升自来水,消毒笔90秒消毒,在倒入过滤水壶除去异味,就可以放心无忧的饮用了。但是到了当地,我还是买了瓶装纯净水来喝。1.5L装的水是2.5GHC一瓶,500ML24瓶装的一箱也就17GHC。然后到了后来,我连瓶装水也不买了,开始买袋装水。一小袋500ML只要20pesos,一大袋里头有大概将近30小袋水只要3GHC。这个袋装水不能存放时间太长,否则水会有塑料袋的气味。消毒笔则用来消毒刷牙用水了。而当地的小孩都是直接饮用自来水。

穿着

        虽然加纳的天气很热,每天最高温度都会在35度以上,但是当地人似乎对高温早已习惯,成人一般都是穿长裤。一来是防晒,二来也可以防止蚊虫侵扰。

        我实在受不了热,所以天天穿短裤拖鞋,所以就有下面这张在加纳第25天拍的照片,自带黑丝啊

        酋长穿的就带有浓郁的非洲特色了。明快的颜色,各种几何图形,汇聚在一块儿布上,披上身,犹如袈裟。还有专人打伞,让我想起以前皇帝的华盖。。。难怪当地人叫酋长为king

        当地妇女一般都是把小孩儿驼在背上,用一块儿布一裹,小孩就舒舒服服的枕着睡着了

我和初中部的老师们

        为了防晒,我白天都会穿一件长袖透风的外套。个人觉得其实长裤也是比较必要,虽然我没怎么穿,后果就是腿上被各种虫子咬。蚊子咬的话一般一天就不痒了,但若是被一种特别小的飞虫咬的话,不仅肿块比较大,而且瘙痒会持续差不多4天。带了美国的OFF,带了中国的风油精,带了泰国的tiger balm,都还有用。

交通

        村子里的路都是土路,而且有许多石块儿,对轮胎损害挺大。市里头就都是柏油马路了,最起码也是平整的水泥路。

        出粗车都会统一刷成几种颜色,车顶也会放个taxi的牌子。一般来说,成色看着好些的出租车都不愿意出市区来村里,因为路太差。所以拉活来村子的车一般都像下面照片这车一样,里程都已经超过30万公里了。需要打车的话就站在路边招手即停。从村子去城里任何地方都是2.5GHC,在城里打车无论远近都是1.4GHC。但是回村子就得先在城里打车去一个叫small market的地方,然后那里有专门的车去村子,车满才走,一人2.5GHC。有一回下午到的市场,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4个乘客坐满一辆车才走。

学生们去临近村子参加运动会就用上卡车了

        城际之间的交通我知道的分两种,一种是国营公司STC,车型包括旅游大巴和中巴;另一种就是私人的tro tro,其实也就是中巴车。我在做完义工之后去Cape Coast和Accra都是坐的tro tro。一辆tro tro里面一般有5到6排座位,每排坐3个人,有的有空调,有的则没有。tro tro一般开的都比较快,之前有见到游客担心安全而选择包车。有一点不爽的就是tro tro没有地方放行李。我有两个大行李箱,只能再买一个座位放行李。

这里的人

        加纳人非常nice,至少我接触的是这样。我吃在酋长家,他们会单独给我做饭,而且经常会做些西式食物,比方说意面,薯条,炸鸡什么的。有一次我说起在中国我们每顿都要吃蔬菜,而在这里几乎吃不上,从那之后,我发现我的食物里都会零星有些蔬菜。尽管不多,但是我也感受到了他们对我的关心。
        我住在一位长老家。他会尽量让我的居住环境更加舒适。在我刚到的时候他就找机会跟我聊天,并送了我一包饼干一罐饮料。在我住在那里的后半段,长老花大价钱找人建了储水罐和管道,这样就算停水,房子里也会有水。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
        那边的学校也有教师家长联合会,联合会主席在我到了没几天的时候便差人送来了一大筐水果,是橘子和香蕉。我估摸着我肯定吃不完,吃不完就要坏,就拿了一大半分给大伙儿。

带了我高中发的本子送给当地学生,算是把杭州学军中学之名传到遥远的非洲吧,哈哈

学校里简易洗手装置

这是一个15岁男孩儿的自拍,看起来长得有点老

球队获胜,教练躺在地上喜极而泣

你能相信这是一个3岁小孩儿的手么

        酋长管辖着一片区域,该区域大部分地也都是归酋长个人所有的。在当地称呼酋长为Togbe。我所在村庄的酋长有四个老婆,11个孩子。每个老婆有自己单独的房子。酋长会轮番在各个房子过夜,有点像古代的中国皇帝。
        在我吃饭的这座房子里,住着酋长的一位夫人和6个孩子。还有两个来自贝宁的女孩儿,她们的父亲和酋长是好朋友,但是其夫人过世以后自己无力抚养,就把这俩小孩儿送到酋长这来了。酋长一开始付费供两个小孩儿去城里的私立学校读书,但是就在不久前把她们转到了村里的初中,自然而然这俩小姑娘是村里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了。

        在学校工作的最后一天,校长和另一位老师还得我进城挑了件带有浓郁非洲特色的衣服送给我当做临别礼物。这一件衣服也要好几十块钱,真是破费,但他们说这是当地的传统,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带回非洲人民这片热忱之心吧。
        酋长本来要给我在村里办送别大会,被我用各种理由推辞了。当地人热情好客的性格也得以窥见。

这里的动物

        村子里到处可见鸡,羊和蜥蜴。狗倒不是很多。鸡和羊都是放养。人都吃不饱,更别说动物了。鸡和羊从来都是在找吃的。操场的草在几场阵雨以后疯狂的长到超过了膝盖那么高,羊群就犹如落入了天堂,欢快的进餐。

        顽皮的小羊则在玩耍

        这里的鸡就比较野了。可能是因为吃不饱,鸡普遍都比较瘦。较轻的体重使得这里的鸡运动能力更强。我曾经亲眼看见一只母鸡一蹦扑闪几下翅膀就跃上了2米多高的房顶。还有一次看到一只公鸡从四五米高的树枝上一跃下到地面。好多鸡晚上都不回鸡笼睡觉,而是跑到树上休息。
        另外,这里经常出现强奸的惨案。母鸡被公鸡追,边跑边惨叫。公鸡追上后就用嘴叼住母鸡的羽毛,一跃趴在母鸡背上进行交配,剧烈的抖动持续5秒左右,就跳下趾高气扬的走开。母鸡则站起,抖抖屁股,像是没事儿似的,又低头到处找吃的了。有一回竟然看到3只公鸡追一只母鸡,追上后两只公鸡对其进行了轮奸,真是惨无鸡道。
        不过,有时候,正义也会得到伸张。只见一只母鸡正在努力摆脱一只流氓公鸡的骚扰,并且拼命的呼救。这时,一只健壮的雄鸡从斜刺里杀出,母鸡顺势就躲到了他的后面,流氓公鸡立马调转方向落荒而逃。雄鸡追了几步便停下,仰天长鸣,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优先交配权。

        还经常看到像这样脖子一圈没毛的鸡。一开始以为是被公鸡侮辱太多,毛被叼秃了。后来传教士跟我说其实是这是近亲繁殖的结果。仔细看看,确实如此,这些鸡的毛特别稀疏,翅膀上也几乎是秃的。
        虽然先天有残缺,但是这些鸡的心智仍旧健全。有次我想近些观察,小鸡吓得直逃,母鸡一开始本能的也私下逃窜,但是好像忽然母性焕发,调转方向,面对着我,挡在我和小鸡中间,展开翅膀,保护幼崽,让小鸡先逃。让我想到一句话,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Cape Coast游记之Kakum

        义工工作结束之后,专门留出几天想在加纳逛逛。本来是想去北边的Mole national Park,但是有点远,长途车也不能保证到的时间。在网上查了有说13小时的,有说20多个小时的。比较保险的方式是从accra坐飞机去Tamale,然后再换车去公园。据说那个公园能看到很多动物。我这回没办法看到,只能等到下次去东非看动物迁徙了。
        去了Cape Coast和Accra。Cape Coast有两大景点,一个是Kakum national park,一个是奴隶城堡。个人建议,这两个景点一天可以搞定,所以若是从accra来可以当天来回,最多也只需要住一晚就够。
        宾馆是在booking上找的,其实就是普通住家改造的。不过有热水和空调!!!我心心念念两个月的空调,总算能够在睡觉的时候不用扇扇子了,总算不会洗完澡后就出汗了。
        先去kakum。我是坐tro tro去的。那边的宾馆都可以帮你叫车,一人100GHC来回。是按人头算的,不按一辆车算。我走了十来分钟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经过公园的tro tro,7GHC。门票还是2块,但是canopy要60块,4月1号涨的价,之前是50。canopy的票在进大门以后的一个reception卖。然后会有人带着去里面一个地方等一个guide带队走。

        遇到俩美国大学生,一大三密西西比的,一大四田纳西的。俩人都是参加四个月的环球游轮课程的。从加州出发,7天到夏威夷,再12天到日本,再去中国越南缅甸印度南非加纳,之后会在汉堡结束。有600多个学生,包了三到九层。游轮要比加勒比cruise小,也就十层,有很小的pool和电影院。一日三餐包括,buffet,也有grill可以另付钱,double cheeseburger也就2.5美元。还有一队来自伦敦的中学生,老师带队,说来加纳两周,之后也会去一个地方的学校做义工。canopy walk不错,有七段,最高距离地面40米,比较晃。

        又另花了20去看一棵280年80米高的大树,底部巨粗,估计得二十来个人才能合围。又看了个tree house,有一段台阶走的比较累。下山的时候遇到好多上山的人。

        就在入口附近的饭店吃饭,点了curry beef,还行。遇到一个悉尼来开会的人,说是明年一月去南极,23天25k USD,会进南极圈。强烈推荐去st georgia岛,英属领地,是世界上每平方面积动物密集度最高的地方。有taxi司机来找生意,报价回程50。我就说没钱,最后20成交。

Cape Coast游记之奴隶堡

        到cape coast castel,门票40,然后卖票的问我是不是学生,我说下个月就是了,但是没有ID,仍旧给了我学生价30GHC。也是有一个导游带一队人参观。总共耗时一个多小时。

        看了男奴隶的地牢,100见方的空间要关200个人,最少2周最长仨月,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说是俩考古学家来考察的时候发现排泄物呕吐物等已经积了10公分了,奴隶们就生活在这些淫秽之物上。有三个小窗口可透外面的光。五个chamber总共关1000人。

        女奴隶会被殖民者性侵,不从的就关到一个三平米不到的监狱。现在加纳有很多人的姓一看就是西方人的姓氏,都是当年被强奸所生下来的混血后代。试图逃走的奴隶会被关到一个没有窗口的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不给吃喝,任其死在里面再丢去海里喂鱼。殖民加纳欧洲国家一个换一个,最先是葡萄牙,然后依次是瑞典丹麦荷兰,最后是英国

Accra,购买木雕

        回程走到另一个地方坐tro tro,16GHC一个座,没空调。好在昨晚下的一场大雨,今天的天气异常凉爽。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厢内也并不闷热,只是停车上下客的时候,能干感觉到一下温度的上升,不过很快随着车子的启动,爽爽的凉风又不断的灌进挤满人的车厢。收费站前有上百个小贩顶着货品向来往的车辆乘客兜售。到了车站打车去宾馆,开价40,30GHC走人。后来觉得应该可以还到20,也就是10公里路程。Accra的酒店比较贵,我住的Holiday Inn要将近300美元。最好的应该是凯宾斯基了吧,万豪还没造好。Holiday Inn旁边走路3分钟就到了Marina Mall,里面有KFC还有家中餐馆。斜对面shell加油站有家pizza inn和chicken inn,都很推荐!
        下午去了culture market,在Accra mall斜对面。先把所有的店都逛了下,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先选了俩差不多50公分的女性形象,开价150一个,我直接还到150两个。最后200两个成交。然后是20公分的半人像。第一次看店主说80一个,120俩。第二次去有个小伙儿跟我说一个300。我以为是同一个,气的立马走人。后来店主来了,才知道不是同一个人。但也知道了这里价格的泡沫。最后105买的三个。

行程结束

        2个月的义工生活其实很快就结束了。从刚开始的抱怨没电没水吃不饱,到后来逐渐适应并融入当地的生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在我的“执教”下,我们学校的15岁组男子足球队获得了四校争霸赛的冠军!贷款项目的架构也基本建立起来,告知了他们很多他们从未接触过的流程和手段。看完了带去的4本书,还曾经做了一次长达半小时的冥想。在停电的下午坐在房间里心无杂念的听着窗外倾盆暴雨砸在铁皮房顶上,砸在干涸的土地上,砸在郁郁葱葱的树叶上所发出的犹如交响乐般的声音。
        短短的2个月时间,我不期望我教给他们的东西能让这里学生的数学水平能上一个台阶。而且我也很清楚,我在这里的所作所为,根本不能改变某个人的命运或是当地的经济水平。但是,有一句老话说的好,不以善小而不为。怀着一颗帮助他人的心,尽自己所能,能做多少做多少,这才是每个人应当遵循的为人之心,处世之道。

本篇游记共含9164个文字,1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