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带上微笑去南疆

33
葛村人 (南宁) LV.8
2017-07-10 19:38 567/0
  • 出发时间/2017-06-28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500RMB

       南疆之行,是从去年7月“甘南行”之后开始计划的,但要真正成行,还多少有一些顾虑。一个顾虑是,新疆、尤其是南疆幅员辽阔、地广人稀。南疆行,是否会过于舟车劳顿?另一个顾虑自然是有关她的安全,新疆安全吗?南疆安全吗?
       不过,这些顾虑并没有阻碍我们的出发。 5月27日至6月9日,我与我的三位大学同学从各地集结于新疆,开启了南疆之行。
       我们的行程安排是——
       day1-从各地集中于伊宁
       day2-伊宁霍城县(约50公里)—霍尔果斯口岸(约50公里)—赛里木湖(约131公里)—果子沟—伊宁(约145公里)
       day3-伊宁—木斯乡(约138公里)—那拉提草原(约127公里)
       day4-那拉提-巴音布鲁克(约120公里)
       day5-巴音布鲁克—库车(约222.5公里,途中游天山神秘大峡谷)
       day6-库车-克孜尔千佛洞(约30公里)—库车库尔勒(火车)
       day7-库尔勒—罗布人村寨(约90公里)—库尔勒
       day8-库尔勒—博斯腾湖(约30公里)—库尔勒喀什(火车)
       day9-在喀什市区游老城、高台民居、香妃墓、大巴扎、艾提尕尔清真寺等
       day10-喀什塔什库尔干(约300公里,途中游白沙湖、喀拉库里湖等)
       day11-塔什库尔干(塔县)—红其拉甫口岸(约120公里)—塔县—金草滩—塔吉克人家
       day12-塔县—八寨沟
       day13-塔县—喀什,途中游慕士塔格峰
       day14-各回各家
      此行最大的遗憾是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去成喀拉峻草原和特克斯八卦城。唉。

1—— 伊犁,鲜花盛开的地方

       我们的南疆之行,其实是从北疆开始的。有塞外江南之称的伊犁,给我们此次旅行一个美好的开始。

       塞里木湖,因为是大西洋的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所以被称作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又传说它是由一对为爱殉情升天的年轻恋人的泪水汇集而成。在那里里,碧水、雪山、草地、野花,融合成一幅美伦美奂的图画;

       有“伊犁第一景”之美称的果子沟,山沟内野生苹果遍布的景象是没看到,但深沟之上,国内第一座公路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凌空飞架,那景色已是雄伟壮观。

       至于位于中国哈萨克斯坦的边界的中国陆路最大的通商口岸,霍尔果斯口岸,站在那里已有自豪感油然而生,更何况口岸景色竟也那般辽阔美丽。

       5月29日,我们开始向南疆挺进。首先是经218国道到达那拉提草原。
       一路上,禁不住鲜花的诱惑,我们几度停车观赏木斯乡的红花和芍药。大片的野婴粟红得艳丽妖冶,那芍药也是风姿绰约。重要的是,这是天山下的红花哟。美丽鲜花有了连绵起伏的天山和蓝天白云做映衬,自然是别有韵味的啦。

2——那拉提,有太阳,有太阳

       恕我孤陋寡闻,此前居然未曾听闻过这个草原的名字,加上此前已经游历过若干草原,在心里,还真不太把这那拉提当回事。
       然而,乘坐区间车刚一进入景区,已是惊讶;再进入景区深处,更是震惊。放眼望去,只见一片起伏连绵的嫩绿直铺天际。那嫩绿中,间或有深绿色的灌木,一丛丛一簇簇,犹如写在嫩绿上的音符;间或还有墨绿色的彬木或成片或成组地矗立。绿草、灌木、云彬,营造出一片深深浅浅的醉人的绿。
       更过分的是,这里还有雪山环绕,有蓝天白云,有散落草地的各色野花,有流淌于草地的清澈溪流,有徜徉于草地的马匹羊群……这片草原的美丽,格外丰富而有层次。

       此前去过内蒙古西藏甘南川西,草原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但不得不说,那拉提草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草原。回来上网一查,有网文说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另外三大草原分别是呼伦贝尔草原、潘帕斯草原、锡林郭勒草原。也不知这说法是否权威。
       传说成吉思汗西征时,有一支蒙古军队由天山深处向伊犁进发,时值春日,山中却是风雪弥漫,饥饿和寒冷使这支军队疲乏不堪,不想翻过山岭,眼前却是一片繁花织锦的莽莽草原,泉眼密布,流水淙淙,犹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时云开日出,夕阳如血,人们不由的大叫“那拉提,那拉提”,意思就是“有太阳,有太阳”,于是这片美丽的草原就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
       游那拉提,一张门票可使用两天,共有四条线路,你可选择不同的线路购买相应的区间车票。我们头天走了空中草原这条线路,想想不过瘾,第二天一大早又走了盘龙谷这条线,结果还是意犹未尽。

       中午,出了景区,在一家小店吃了一顿水煮羊羔肉。就是用水煮,然后撒上辣椒末和孜然,就鲜嫩可口,美味至极。

3——独库公路,一路都是风景

       5月30日,我们离开那拉提,开始进入217国道。也就是鼎鼎有名的独库公路
      独库公路是从独山子库车,连接南北疆的公路,全长561公里,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由解放军工程某部数万名官兵奋战10年修建而成,有168名官兵为这条公路献出了生命。公路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其中280多公里的路段都是在海拔2000米以上 ,4座达坂(达坂:意为冰雪蔟拥的高山)海拔在3000米以上,路经5条河流,沿途有那拉提草原、乔尔玛风景区、巴音布鲁克草原等自然风景区,两侧还分布着大小龙池、天山神秘大峡谷、克孜利亚景观、布达拉宫山地景观等独特的山地自然景观。
       在这条公路,行路也是观景,路边景致可以说是美不胜收。我们此行,采取的是一贯的做法,到目的地包车自助游。于是,行驶之中,久不久就有人惊呼“停车停车,这里我要拍”。而这条在风景中穿行的公路,在风景最好的地方,会设有观景台,司机们每到这样的地方就会主动停下车,让我们拍上一阵。

       这是5月30日在独库公路上拍到的美景。
       一个高原牧场,铺开在巍峨的群山间,让人心旷神怡;
       一片高原黄花,花瓣油亮亮的象刷了一层漆;
       一个高原河谷,干涸却开阔。
       ……

       走独库公路到达的另一个草原是巴音布鲁克草原。说实话,这个草原有点让我们失望。也不是草原不好,是我们到的时候不对。因为这里海拔更高,气候尚冷,我们到达时,辽阔草原还绿得稀薄。本来这个草原的重头戏是观九曲十八弯的落日,我们到的那天,天公不作美。不但没有落日可观,还让我们赶上了吓人的大风,继而还赶上了下雪。狂风冷雪中,我们只能落荒而逃。没办法,旅游本就是一件要碰运气的事情。只是,经历让人站立不稳的狂风,见识了巴音布鲁克的六月雪,这也算是一种独特体验吧。

       翻越天山,真正地翻越天山,从北疆进入南疆,是在5月31日。能感觉到车窗外景色的变化。那天刚起程时,我们还行驶于一望无际的草原,还在为草原上的羊群、马群兴奋。进入天山腹地,景色陡变。先是雪山,白雪铺排于黝黑而峻峭的大山,传递着一种险峻苍凉;然后就是连绵的雅丹地貌景致。

       “雅丹”一词来自维吾尔族语言,意为陡峭的土丘。雅丹地貌是一种典型的风蚀地貌。在极干旱地区,一些干涸的湖底因干缩裂开,经荒漠中强大的定向风的吹蚀和流水的侵蚀,裂隙愈来愈大, 使原来平坦的地面发育成许多不规则的背鳍形垄脊和宽浅沟槽,这种支离破碎的地面便成为雅丹地貌。
       在我们眼里,雅丹地貌那些陡峭的土丘姿态千奇百怪,又因土质的不同而色彩丰富,实在是具备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此后几天,不同地方的雅丹地貌景色时时给我们以新的惊奇与感官刺激。

4——库车,就是那个古国龟兹

       库车,是我们进入南疆的第一站。如果“库车”这个词让你感觉陌生,那么“龟兹” 这个词呢? 注意,是读qiūcí,不是guici哟。龟兹是中国古代西域大国之一。国学大师季羡林说过,龟兹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地方。龟兹以库车绿洲为中心,最盛时辖境相当于现在的新疆轮台库车沙雅拜城阿克苏新和六县市。在历史中,她是丝绸之路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道的重镇,宗教、文化、经济等极为发达,产生于印度的佛教很可能最初就是由龟兹传入中国的。早在公元三世纪时,佛教在龟兹地区已广为传布,僧俗造寺、开窟、塑像、绘画、供佛等活动已很频繁。大名鼎鼎的高僧玄奘到印度取经,就特地绕了远路来到佛教圣地龟兹。龟兹的冶铁业也是名闻遐迩。
       库车最具代表性的景点,一是雅丹地貌的代表作天山神秘大峡谷,一是她的石窟群。

       这就是天山神秘大峡谷,又叫克孜利亚大峡谷,克孜尔是维吾尔语的译音,是“红色”的意思。整个峡谷从距今1. 4亿年前 的中生代的白垩纪开始,经过亿万年风雨剥蚀、山洪冲刷而成,是我国罕见的旱地自然名胜风景区。它的山体群直插云天,在阳光照射下,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克孜利亚大峡谷的迷人之处,在于它的雄奇、险峻,幽深、宁静和神秘。山体千姿百态,曲径通幽,别有洞天,沟中有沟,谷中有谷,是古丝绸之路通道。整个峡谷犹如一条曲身九十九的巨龙劈山而卧,呼风唤雨,神秘莫测。

       龟兹石窟群是中国境内保存的最完整的早期佛教艺术瑰宝,包括克孜尔、库木吐喇、森姆塞姆、玛扎伯哈、克孜尔尕哈、托乎拉克艾肯、台台尔、温巴什、苏巴什和阿艾石窟等,总计保存约洞窟600余个,壁画近2万平方米。
       克孜尔尕哈石窟是其中的姣姣者。它大约开凿于公元5世纪,和敦煌莫高窟同享中国 “四大石窟”之美誉,历史却比莫高窟早了200多年。克孜尔石窟坐落于悬崖峭壁之上,绵延数千公里。 其中保存壁画的洞窟有80多个,壁画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只可惜,石窟中的壁画多被贪婪的德国人盗走,后来又因宗教冲突,洞中佛像尽遭损毁。我们在各洞窟中所能见到的仅是残存的壁画。可就是这些残存的壁画仍然色泽鲜艳,精美生动。在网上搜克孜尔尕哈石窟的资料,发现有几篇文章提及一位名叫热合曼•阿木提的维族汉子,2012年以前,克孜尔尕哈石窟居然还无水无电,只有这位护理员由一棵树作伴,孤独守护18年。还好,2012年,克孜尔尕哈石窟入选国家2012年度全国十大文物维修工程名单,我们到时,这里已经有了一片绿色,有了一个研究所。

       遗憾的是,龟兹故城如今只有部分城墙残存。

5——库尔勒,从这里走进塔里木

       6月1日,离开库车,我们折回到处于南北疆交界处的库尔勒。这里等待我们的是塔里木盆地,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是千姿百态的原始胡杨林。而这些,都曾经离我们那么遥远。

       罗布人村寨,听名字象是一个民族风情浓郁的民族村落,实际上却是一个集沙漠、胡杨林、河流、湖泊于一体的旅游区。它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尉犁县墩阔坦乡的塔里木河河畔,总面积为72平方公里。此处有中国面积最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有千姿百态的原始胡杨林,塔里木河与渭干河在这里交相辉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望无际。而罗布人,就是来自楼兰古城的楼兰人的一个分支。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他们 “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在罗布人村,没有见到想象中的罗布人,倒是吃到了鲜美无比的塔里木河烤鱼。

       至于博斯腾湖,分为大湖区和小湖区两部分,它的大湖区倒也一般,给我们深刻印象的是它的小湖区,也就是它的芦苇区。在去博斯腾湖的路上,满目皆为荒漠戈壁。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居然有一大片青葱的芦苇,这里居然是中国四大苇区之一,这让人真的好有穿越感。博斯腾湖也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新疆奢侈,我们这一路已经游了好几个5A级旅游景区。

6——喀什市,她的风情非同一般

       此行的最后一站是喀什
       在喀什塔什库尔干,见到过一块标语牌,上写两行字,一县连三国,两口通两岸。这就是塔什库尔干的非凡之处,当然也就是喀什的非凡之处。喀什地区西部与塔吉克斯坦相连,西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接壤,边境线总长888千米。周边邻近国家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印度。因为处在一个军事要塞的地理位置,周边区域地下石油储藏丰富,加上在新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中又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战略地位,所以有种说法,喀什的战略地位比乌鲁木齐更重要。
       喀什的非凡之处还在于,这里生活着中国唯一的纯血统的欧罗巴人(白种人)、古代伊朗人的后裔塔吉克人。加上同样高鼻深目的维吾尔族人,在喀什,你时常会有身处异国的错觉。在这里,普通话变得不那么管用,和上年纪的人语言交流基本是不通了,与中年人、年轻人交流,也得把语速放慢了。

       喀什是维吾尔语"喀什噶尔"音译的简称,含意有“各色砖房”、“玉石集中之地”等不同的解释。所以到喀什,首先要到它的老城看看那些“各色砖房”。与古国“龟兹”无老城不同,喀什的老城完整而壮观,让我等欣喜不已。这个老城面积为4.25平方公里,约有居民12.68万人。是中国唯一的以伊斯兰文化为特色的迷宫式城市街区。其中街巷纵横交错,建筑独具风情。不少传统民居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大多为土木、砖木结构,墙面上大多贴着精致的有凸出的花纹的磁砖。色彩斑斓不显张扬,岁月蹉跎不显老态,大大小小的清真图案随处可见。临街,自然开有各色工艺品店,让我们觉得稀罕的是开有各色铁器店,乐器店,这让人觉得喀什老城不仅是用来旅游观光的,也是用来过日子的。

       喀什老城的对面就是传说中高台民居。或者说,高台民居也是喀什老城的重要组成。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维吾尔民族聚居区,现有居民600来户,居住人口有说2000多的,也有说4000多的。房子大多是土房,已经很破旧了,可里面还是有人居住。它们建在高40多米、长800多米的黄土高崖上。层层叠叠这里维族人有这样一种风俗,家族每增加一代,就在祖辈的房子上加盖一层,或者向四周加建。依势而建,任意建造,无须规划,没有规则。如此一代一代的延续,就形成了房连房,楼靠楼,层层叠叠的格局。我们去时,正值高台民居在维修,谢绝参观。据说里面有50多条巷道,犹如一个规模宏大的迷宫。没有人带领,极容易迷路。

       上了年纪的高台民居就静悄悄地站在大马路边,与颇具现代化的喀什新城隔河相望。透过喀什老城的城门洞,也能看到远处林立的高楼和绝对先进化的大马路。古老与现代,就这样在这里汇合,既泾渭分明,又融洽和谐。

       接下来,说说喀什的几样美食吧,因为此前手抓肉,馕坑肉都吃过了,到喀什的第一顿饭,我们寻摸出一种缸子肉。老式的搪瓷大口盅里,鲜美的汤水中浸泡着一大块炖得烂烂的羊肉,配上馕,好吃。另外,喀什的烤包子、烤羊肉串、水煮羊羔肉、冰激凌、酸奶也是极好的。当然,到喀什大巴扎去卖上几大包各色干果及其它工艺口品,也是到喀什的必要功课了。

7——塔县,据说是全国最牛的县

       在喀什呆了一天,6月4日是,我们出发去塔什库尔干。
       从喀什塔什库尔干,进入昆仑山脉,进入帕米尔高原,先后经过公格尔峰、公格尔峰九别峰,卡拉库里湖、摹士塔格冰山,又是一路风景。

       帕米尔,在塔吉克语里就是“世界屋脊”的意思,古代称之为不周山、葱岭。葱岭这个称谓很让我疑惑,基本上就是一不毛之地,为何叫葱岭?再查资料,解释是“相传因山上生葱或山崖葱翠得名,或说即《穆天子传》中的舂山。舂、葱系一音之转”。 
       帕米尔高原,它对我们而言,又曾经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存在。这里被认为是历史上中国的西域和中亚的分界岭,有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等交会。行驶于高原,自然会想起曾经让我们一遍一遍看不够的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司机王师傅给我们讲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去年,他与另一同伴负责拉一家子人进帕米尔高原,这一家子的核心人物是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年轻时是《冰山上的来客》的铁粉,其实就是阿米尔的铁粉。太痴迷了,以至于结婚生儿后,给儿子起名为郑米尔。老太太的儿女们孝顺,总想着要带老太太来一次帕米尔,了了她向往帕米尔、仰慕阿米尔的心愿。虽然因为高原反应,老太太一家没能到达塔什库尔干,也没能真正进入冰山。可老太太到底是走了一趟帕米尔,带着她的郑米尔。

       在帕米尔高原,一路上依是看不尽的雅丹地貌。司机王师傅煞有介事地把我们带到一座色彩艳丽的土丘前,告诉我们这是“红山”。待我们一阵狂拍之后,又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们,这个红山是他命名的。他觉得这山很漂亮,于是每次拉游客,都在这里停车,并且给这个景点起了这个名字。于是我也煞有介事问清楚王师傅的大名,告诉他,将来,在喀什的旅游史上应该记载:红山,由王雪松先生命名。

       白沙湖,也叫恰克拉克湖,就在从喀什塔什库尔干的314国道边上,是走出盖孜峡谷,在帕米尔高原遇见的第一个湖泊。白沙湖的南岸雪山嵯峨,绵延天际;北岸就是著名的白沙山,蜿蜒1200余米。我们到时,正是天气晴好,白沙山山体表面那经过了数万年风化生成的白沙,在阳光下照耀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不知道是光照的缘故,还是山体质地有异的缘故,白沙山呈现出或洁白,或浅灰,或深灰的色泽。一汪湖水如宝石般晶莹,露出水面的沙地上布满优美的曲线,好似一幅韵味绵长的水彩。

       卡拉库里湖,雪山环抱的高山湖泊。水面映衬着巍峨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白雪皑皑,山水同色,景色十分迷人。晴朗的天气里,碧水倒映银峰,湖光山色浑为一体,景色如诗如画,使人沉醉迷恋。

       途中,在一个蒙古包里吃羊肉汤配馕,20元一份。我们问还有别的吗?回答,没有,只有这个。
       此后几天在塔县,我们时常处于不用为点菜费神的状态。塔县餐馆里提供的食物大多品种简单,但绝对便宜而美味。最常见的有拉面、炒面、汤饭等面食,十几块钱一份。这里的拉面,在北疆会把它叫做拌面。上来一盘面和满满的一碗菜,菜里有羊肉、羊杂、红绿辣椒和洋葱等。把碗里的菜倒在面上,然后拌,然后吃。 这里的拉面都不带汤,带汤的面食只有汤饭,其实就是片儿汤。面片、羊肉、西红柿,汤汤水水地煮成一大碗,这是我的挚爱。丁丁炒面则是把粗面条切成丁,肉、辣椒、洋葱等也切成丁,然后炒,热气腾腾的上桌,也让人很有食欲。拉面、炒面,汤饭等配上烤肉串,是这里餐食的标配。只有在一家餐馆偶尔发现一个例外,一个大蒸笼里,热腾腾地蒸着大块的清水羊肉,15元一块,一人一块,醮上孜然、辣椒末,包你吃得心满意足。
       这里海拔高,小麦生长周期长,所以这里的面食都特别筋道、特别香。这时民风纯朴,商品经济滞后,当地居民还不会变着法地赚钱,所以饮食简单。到了塔县,也包括到了南疆其它的一些地方,别找米饭,别找炒菜,别想吃大餐,顿顿面食加羊肉的标配即可,餐标一般就在每人二三十元左右。

        6月6日,到塔县的第一天,行程安排是石头城——红其拉甫口岸——金草滩。
        石头城是一个古城遗址,距今已有2200年的历史。它建在一个高丘上,曾经是古代丝绸之路经过帕米尔高原的最大驿站,直到清代,它仍然在发挥作用。法显、宋云西天朝圣;玄奘取经东归;高仙芝率军远征;斯坦因、斯文•赫定探险考古等都曾在这里驻足。汉代时,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唐朝政府统一西域后,这里设有葱岭守捉所。元朝初期,大兴土木扩建城廓。光绪28年,清廷在此建立蒲犁厅,对旧城堡进行了维修。
        如今,这座为塔什库尔干积淀了厚重历史的石头城堡,与高耸入云的雪峰群、开阔的阿拉尔金草滩、蜿蜒的塔什库尔干河一样,静谧安详。古城仍有或断或续的城垣起伏屈折。隔墙之间石丘重叠,乱石成堆。城中的一些建筑物残存分别有牌子标注它的过往。
        置身于这一类问世已千年或数百年的遗址中,每每想象在遥远的过去这里曾有过的人和事,就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红其拉甫是帕米尔高原上的一个通外山谷,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40多摄氏度,也被称为"死亡之谷"。相传在唐僧西天取经之前,曾有一个多达万人的商队在那里因遇暴风雪而全部死亡。至今还有人孜孜不倦地寻找那支商队丢弃的宝藏。
       红其拉甫口岸是我们追寻神圣感的一个项目。就是无论它景致如此,我们都要站到那里,感受一下大中华的伟大,也挑战一下自己。可惜,我们去时,因某些原因,口岸暂时不对游客开放,我们只到了邻近的口岸护卫班的驻地,海拔应为4800米。
       全国有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塔什库尔干县有一个其他县不具备的特点:一县对三国,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个国家接壤。在中国,再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县。塔县的边界线总长度为888.5公里,占中国陆地边界线长度的4%。还有两个对外开放的一类口岸:中巴红其拉甫口岸、中塔卡拉苏口岸和一个待开放的中阿口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只有3万多人口的小县真的是中国最牛的县。

       不曾料到的是,在去红其拉甫的路上,除了一路风景,还让我们看到了不少极其宝贵的遗址旧址。
       吉日尕勒文化遗址(距今约一万年、旧石器时代)
       丝绸之路的见证、汉唐时期的古驿站遗址
       东行传法第一人、西域佛经汉译的创始者安世高经行处(东汉末)
       东晋高僧法显经行处
       大唐高僧玄奘经行处
       1968年中巴会晤站旧址
       红其拉甫检验检疫皮拉力旧址
       我们这可是赚大发了。

       当我们登车离开红其拉甫山谷时,天色阴暗,并下起的米雪。待将要回到塔县,又是一个艳阳天。

       金草滩是一个优美的草摊。如果出现在别处倒也平常,但出现在高原,就稀罕如珍宝。更何况这草滩上长满了黑枸杞一类的宝贝。司机小王说,如果再过两个月来,就可以摘黑枸杞了。

       到塔吉克人家做客是一次感动之旅。这里的塔吉克人都住在由政府统一建筑的民房里,建筑不如我们想象的有特色,但屋子里满是各种很具民族特色的织物饰品,而塔吉克人的热情好客更是让人感动。原来以为,既然是作为一个旅游项目安排的,理所应当的就要交点钱。不料,带我们去的司机师傅告诉我们人家不收钱。我们几人去叨挠人家,喝了奶茶,吃了上好的馕。虽然也给这家的孩子带了一些糖块,但仍然于心不安。

       7日,本来计划是返回喀什的日子,因为听说塔什库尔干县库科西鲁克乡,有个还没有完全开发的八寨沟,我们决定改变计划。这一整天,我们在路况极不好的山间颠簸了一天。沿塔什库尔干河一路深入,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了塔什库尔干,了解了帕米尔。塔什库尔干河是叶尔羌河的一条重要支流,河谷两岸的大山巍峨,巨石嶙峋,裸露荒凉,却总有一条碧水在山间流淌,那河水或碧蓝或碧绿的,确实与九寨沟的水有得一比。更加奇妙的是,明明两边是寸草不生的绝壁,可在河流的每一个转弯处,往往会有一片绿色,会有湿地、草场、田地。一个个宁静而祥和的村庄,虽然都不大,却串联出一条跨越苍凉大山的绿色通道

     这条怪石嶙峋的山沟就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杏花沟。到了春天,这里杏花盛开。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来这里看杏花,那感觉一定会与去西藏看桃花一样,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在八寨沟,冷硬与柔美,苍凉与生机就那么怪异的相处,让塔什库尔干,把帕米尔的两个极端在同一空间共存。
        八寨沟似乎还没有正式列入这里的旅游版图,网上也还查不到对它的介绍。希望能给她起个更恰当而吸引人的名字,希望有更多的人来这里感受帕米尔的两个极端。

       6月8日,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塔县,返回喀什
       返回途中的一个重要项目是游览慕士塔格山。慕士塔格山终年积雪不化,冰珠闪烁,如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父,又因为它是冰川形成最早的山峰,所以被人们称做“冰山之父”。
       慕士塔格山耸峙于帕米尔高原东侧、昆仑山西端。它的主峰有7,546米,向来是登山者冲击的目标。据记载,1956年,中国和前苏联联和登山队的31名队员经奋斗拚搏,最后全部登顶成功
       不过,我们只是去观光旅游,就简单得多了。到达售票处  每人花160卖张门票, 然后车辆可以进入, 沿着景区的砂石路行走12公里,到达冰川脚下。再然后需要步行780米就可以触摸到慕士塔格的四号冰川了。不过,我们开始步行地方的海拔起码也在4600米以上吧。在那样的高海拔地段爬坡几十分钟,是可以自己佩服自己的了。

       6月9日,结束此次旅行,各回各家。
       现在可以回应出发前的两个顾虑了。
       新疆行,是否会过于车马劳顿?的确,在新疆,特别是南疆,肯定要长途跋涉。一天的行程经常在三四百公里以上。但是,不是说那里是一路风景吗?有风景看,会让你忘了劳顿。何况这一路的路况大多还是不错的。
       新疆行,安全吗?在新疆,特别是南疆,一路上,肯定会不时地遇到检查关口,并要三番五次地下车刷身份证;在街头,也会不时见到全副武装的武警;宾馆酒店也会设有行李安检机。可这些并不是因为刚发生了什么而增设的警戒措施,而是一种安保常态。所以你不会因此紧张,反而会因此放心。若要问当地人这里安全吗,他们会说“安全的嘛,坏人都给吓得跑到别的地方了嘛”。就是呀,新疆应该是全国警力配备最强的地方,也是到警速度很快的地方。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更何况那里的少数民族兄弟姐妹都十分友善,语言交流有困难,他们给予外来者最多的就是亲切的微笑。
       回到喀什,在路边等待去办事的同伴。一位老太太见我拿着相机,就主动让我给她和两个孙儿照相。过后,同伴问,你又没法把照片给她,她图什么?这让我想起在那个塔吉克人家时,我也这么问司机,让我们叨扰了半天却不收钱,他们图什么?还有一路上,我们这些人有时会以猎奇心态,要求与别人合影,几乎从未受到过拒绝,他们又图什么?看来我们都还是些俗人。
       所以,去新疆,放下顾虑,带上微笑就好。当然,必要的小心和戒备还是需要的。

       应该说,南疆行,了解了南疆,见识了大美。我们开玩笑说,去了西藏,走了南疆,以后还有什么景色入得了我们的法眼?呵呵,当然我们还会永远葆有一颗能发现美、感受美的心。
       还有那些总是慷慨地馈赠以微笑的人们,他们会让你相信生活不需要隔阂中的误解,而是需要了解中的信任。
       当然,与同学把臂同游,其快乐也是难以言说。
       这个初夏,我们南疆行,这个初夏,是个美好的季节。

本篇游记共含10722个文字,1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