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山水良庄,悲情小村 ——高岭土污染揭秘记

6
良庄人 (惠州) LV.4
2017-07-17 20:27 38/0
  • 出发时间/2017-07-01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RMB

我的家乡,人有父母,地有良田,天空有蓝,清凉有风。这是一个普通的客家农村,是发展中的中国的一角,她的过去,我无限缅怀,她的现状,我又怜又恨,她的未来,究竟何方?

良庄村的前世今生,古老六十年代的砖楼,拱形设计坚固有力,典型的俄式风格,八十年代,最热闹的场所不在路边,那时车不多,而是这层小楼里,供销社,大队干部,和谐相处,引来了卖山味的,卖黄猄肉的,奶奶一大盆端回家,爷爷却舍不得吃,奶奶很听话,又一大盆端回去。最恼人的是每月一次的大盘点,供销社不开门,无法买到水果糖。

政府部门工作的细节,这些指示牌或者建筑物的存在,说明农村宗法、自然道德之外,法制的影响力遍及山野。以前大队干部、生产队长是跟人民打成一片的,平起平坐,现在,村委有自己的小楼,干部们忙更多的是上面的指示,以及自己的私利,真正为农村呐喊的人,少了。农村,消灭了我的理想主义,也磨灭了干部们的理想激情。平静,一如既往的春夏秋冬,这就是农村。

石头神龛,从记忆起,它就这样存在,巨大的岩体让藤条绿竹爬满了疯长,岩部底面,裂出来一道口子,像一个呜咽无言的老人,呼唤着生灵的香火。

三奶娘的庙宇,从无到有,印证着生活的富足,农村的进步。三奶娘三只奶,喂养老人、年轻人、小孩子,这是良庄朴素的宗教传说,是道教在农村的演绎。孩提时,祖母唠叨着,孩子头疼脑热,她把解决之道交给三奶娘。

笔直的村道,通往远方。小村偏僻而不闭塞,这里的路通过五华,到梅州,最后可以到北京。前年,我从这条小路直接去黄山,走得越远,眼界越高。

路边屹立的土堆,高岭土。良庄的特产,政府的经济支柱,矿产到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尴尬。这尴尬不是开玩笑,可能还是生命的代价。

径尾,小得不能再小,百度地图刚刚好看得见。这里是良庄的村中之村,很多人,很多事,发生在这里。白泥,即高岭土,也是在村头被挖掘出来的。

耸立在山上的电塔。

迷你版的三峡大水坝。

夏天,芳草萋萋,一岁一枯荣。

太阳能警示灯。

土黄瓜,长不大,几十年未曾有基因突破。

熟透了的苦瓜

茂盛的稻田,谷子将黄。

天空横穿的电线,一只风筒垂下来。

东莞牌。废弃的小四轮。

房子,最显眼的是屋前的石墙。

石头排列规矩。棱角都利用起来,咬合得好紧,像一个家庭的内部事务和矛盾,利用技能,使命,让石头团结成墙,几十年了,不倒。

阔气的房子,有钱人家,自然跟白泥有关,有产业自然富足。

远处的白泥矿场,青山撕开的伤口。

一栋飘逸坚固的老屋,在我记忆里,存留数十年。

隔着高高的河堤,看河。小河,记忆里,它曾经浩大,也曾是绿色。

漫滩的石头,数不尽的乡愁。

白泥矿污染过,再也没有清澈起来。小河不理故我,依旧前流。

山溪水培养的稻田和任意生长的野花。

现代化的设施,地磅。

耕牛系列

临近高岭土矿。破败的砖瓦房,矿车已经开到了屋前,土砖多缝隙,围墙倾欲催。

老房子内景,里面很多农村人的家当。山上的林木,几十年不朽。柴火是临时的。过个冬就会被焚毁,化作能量。

屋头的黑狗,声声犬吠是它的忠诚,熟悉的声音是乡村的活力,无奈,老屋空了,新房子就建在旁边,生活,是有所变,变,流走的既是日子,也是故人,一代又一代,每代有精彩。我们这代,尴尬的是,工业,渗透到了农村,重污染的工业,危害饮用水,山体被掏空,雨天怕山洪,干旱怕蓄水不住,资源挖走了,徒增忧虑啊。

高压电线,三相工业电引入深山,高岭土工厂马上映入眼帘。

高岭土粉碎机。和面一样精耕细作,可卖到更好价格,用水去洗,再用药水的去化学反应,可以提炼出稀土元素,这就是贵重资源,几年以来良庄吸引了江西赣州的技术人员到来,如今国家法律很严,资源也枯竭了,人去山空。

不是洗药池,而是洗矿池。洗药池要人生,洗矿池要人死。认真看看,这块地被污染,不宜耕种,只有蔓生的野草了。

浊色的水流

本篇游记共含1515个文字,20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广东
9114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河源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