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天地玄纁 凤搏龙虎】问郢纪南城

18
朔庭空 (苏州) LV.10
2017-07-17 21:37 101/1
  • 出发时间/2017-06-16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500RMB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纪南城,你是这样的章华台,你是这样的云梦泽。”

纪南郢都,章华高台云梦大泽,积淀着那段遥远而诗意的历史,也是尘封在少年记忆中的地名。兴之所至,随性而行,天涯小白闲逛荆州,问郢都寻楚国旧迹。

近年得益于《楚居》问世,让楚国历史拨开了迷雾,从楚人的传说,到荆楚二字的来历,再到楚人迁徙的路线,两千年前的事情都犹如昨日之事般清晰。此次同行有幸有诗文辞赋无双的大律师青先生和琴棋书画皆通的大建筑师熊先生为伴。楚国在春秋时的奇葩存在,又加上熊先生这种楚国皇族后裔浓厚的寻祖兴趣,这次行程的计划其实是由来已久的了。

小话楚国

话说当年武王伐纣,楚人已经加入了周王伐商的阵营,但可惜没能被记入牧野之战的参战名单。没参战那么战胜国的分赃大会自然没你的份了。打仗出力的少就算了,武王灭商后建国大业开大Party,各诸侯都向周天子进贡贡品。别人都是进贡些黄金、青铜、玉器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单单楚国穷乡僻壤,捆了几扎茅草就去进贡。没钱又出不上力,是没道理被分封上诸侯。

后来时来运转,周成王时感动了避祸到楚国的周公。别人本是逃命的,楚人敬之为上宾,犹如雪中送炭,持有了周公的原始股。回头周公回朝告诉了周成王,终于被封了个子爵,成为周的正式封国,跻身诸侯之列。

被封候之后,必然告慰祖先,感恩荫蔽子孙。当年的茅草咱没白送,一直送到今天终于混上诸侯了。当时的楚王叫熊绎,就建了一个宗庙,庙堂的房子建好了,楚人居然没有可以用来祭祀的贡品。楚人没办法就跑到隔壁的鄀国去偷了一头小牛,又怕鄀国的人知道,连夜宰杀了就祭祀了。所以楚国后来的祭祀都一直在夜里进行。如果没有楚居,搁现在专家肯定说楚人崇尚月亮,喜欢黑色,如此如此。其实一个文化传统,也许发源就很黑色幽默啊~
楚国终于被天子认可堂堂正正了一回,好端端一个开国大典,偷了别人的东西在晚上瞎搞,还以为是地下组织歃血为盟呢,中原正宗怎么能看的上你楚国。
没有牛可以派个使者去鄀国借啊,别国一好心直接送你别还了,说不定还和你子爵连个姻,连老婆都能送你。现在搞得偷人家东西都不敢白天出门。想想几百年后吴王端了你郢都的时候,你还逃到人家鄀国去避难,真是难为情啊。

安安静静的当个诸侯不好么,拿了爵位也不安分,周桓王时强大的楚国就和周王提出来封其为王,周桓王不同意,当时的楚王熊通就自立,叫“楚武王”。虽然平王东迁后礼崩乐坏,别人中原大国但也还是桓叔、庄伯、武公这么规规矩矩的叫,又单单你楚国要自立称王。以为封王是花点钱捐个员外啊,想买就能买的。

称王就称王了吧,到楚庄王时,打仗经过洛阳,专门派人向周天子的使者打听九鼎的重量。这搁现在,就是一山西煤老板暴发户看习主席的办公桌不错,问问卖么,多少钱啊……结果被王孙满普及了一通夏商周九鼎的历史,告诉他周朝的国运还未完,鼎的轻重是不可以问的。读书少就别瞎问价,不是啥都能买的。

中原崇拜龙而楚国崇拜凤,中原尊右而楚国尚左,中原右衽而楚国左衽。这简直就是五月花号上那群屌丝的心态,压抑久了的叛逆心态,凡事就要和不一样,英国靠左行,我就要靠右走一样的啊!楚人被中原文明也压抑的一定是太深太深。

 在春秋的中原正统之下,楚国早期代表着蛮夷、贫穷、叛逆和被看不起。后来楚国崛起,又充满着屌丝逆袭、乡村暴发户的气质。以青先生的话来说,楚国干的事情,充斥了“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气息。

DAY1:熊家冢、荆州博物馆、纪南城

又是一个周末的行旅。周五下班后的动车,9点多到汉口站住下。第二天一早从汉口到荆州,动车一个半小时。到了荆州就住在火车站附近的绿地铂骊。整个荆州城还没国际酒店入住,好一点的就万达嘉华和绿地铂骊。本想着这种房地产配套的酒店,携程上花了300多元的好不到哪去,居然给升了一个套房,看来酒店住多了还是有气场的。备品还是贝斯佳的,硬件也还可以,房间里放了个瑜伽球,国内连锁酒店也在发展。

出了酒店对门就是神州租车的加盟店,老板给了我一辆脏不垃圾灰黑色的雪佛兰,而且前后没有牌照,玻璃上贴着临时牌照,前面的保险杠还有胶带的印子。老板很贴心的告诉你,没有牌照不怕违章。相信这样的车子一定很能融入乡村道路,让你从一开始就变得很local style。

拿了车子直奔熊家冢。基本乡道周边的小店没一家有欲望进去的。车子开了一半觉得还是要吃点啥的,就找了一个小超市,买了点水和饼干继续开。终于在12点半开到了熊家冢。从熊家冢的停车场我们就发现,又是包场了。

这里又看到了楚国的浮夸所在了,秦始皇也就找点陶人陶马殉葬,这位楚王直接就是找了2个夫人,几十个士人,几百匹马一起殉葬。每一个房子,一堆草下都是一个活人殉葬坑。

而且六十几个殉葬坑里面,有一个是属于狗的。狗的地位挺高的,人不如狗系列,看来不只王可可。

沿着长长的车马坑走过,穿过的是楚王征服天下的愿望。

看着着一匹匹的尸骨,看到的是楚国繁华的背影。马是多么稀缺的资源,而可以一次殉葬这么多,背面还有几个坑是备份的马。躺在地上的不仅仅是马,是一个个楚国的金饼啊。当然,前面的活人的价值更是无可估量……

楚车马坑请了一个讲解,看到墙上牵强附会的与楚有关的成语,会和我们说“别看了,这些都是景区瞎写的。”看到商店卖的荆州关公像,会和我们说“长得像个蜗牛,因为背后看起来有个旋。”看到休息室放着的楚国八百年,会很委婉的和我们说“我们对这个纪录片的一些观点还是不认同的。”该讲的史实都清清楚楚的讲,野史不瞎传,应该是一个合格的讲解,而不拘泥于解说词,话有褒贬,蕴含自己看法的才是一个更好的有理想的讲解。一个三观一致的讲解交流,会让你肃然起敬。

参观完车马坑,小白们不禁同时想起了那个远在新疆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哥,柏孜克里克洞窟的研究员,一个85年学美术的研究生,呆在离吐鲁番30公里的火焰山里。淡季的时候,一天也没两批客人会去那里。我们去参观的时候,会很欣喜的告诉我们,在这个角落里发现了2个汉字,以前还没有人发现过。也会很失望的告诉我们,门口谈琴的白胡子老头,一年和游客合影的收入能有几十万,而他工资只有几千块。
他讲到因为一次坍塌而钻进了一个新发现的洞窟是如何如何精美,也讲到了上报上级文保部门处理是如何如何拖沓,不能对文物不能随意处理而洞窟得不到保护的体制是如何如何迂腐,而一场大雨袭来壁画全部褪去变成白墙是如何如何心伤。而这样的褪去因为每个人都按着规定办而都没有责任,千年的壁画没了也就没了,就当新发现的这个洞窟从来没被发现过一样。
当时也问过为何甘愿在这个远离尘世的洞窟天天吃着泡面,是否还想着回到家乡去。他却觉得人来了总要做出点成就,发表几篇论著,在学界有点点成就再离去。有理想真的很好……

车马坑出来直奔荆州博物馆。在荆州古城中,看着这门脸,一看就是六七十年代的味道,一个有故事的博物馆。本来是来看遂先生的,谁想玉璧、瓷器、漆器、丝绸一样样都是惊喜。

【青铜】
青铜器乃国之重器,中原大地造青铜的时候,楚国先人还在割茅草了。看着这卫星状的敦,脚能折叠的鼎,可是脑洞大开的楚人一定有一颗倔强的心。
一个这样的国家,透过青铜仿佛看到的是北京东三环的奇特建筑,装满了全世界设计师内心的小魔鬼。。。

【玉器】
玉器基本都是在熊家冢出土的。楚王的墓还安静的在地底,但那些陪葬的士人都被挖了遍。保存的完整,挖出了整套的穿戴玉器。
而其中一件整块玉覆面,类似于玉面罩或玉衣的效果,当时全国都是这样的。不过中原都是用小块的玉片,一片片金丝银丝的缝合。而楚国出土了全国唯一的整块的,土豪起色略显。我想这位的心态一定是和中东酋长一样的:我要建造一座最大的玉覆面,于是就有了哈利法塔。
细看敷面,立体感和肤色都特别真,断发中分小胡子,挺现代的。

【遂先生】
遂先生原来住在纪南城东南角的凤凰山168号汉墓,2100年前住进去的。后来被考古工作者发现,被整体移了出来。考古工作者为了防腐,把大脑和内脏都挖出来单独放了。人家好端端的呆了2000年没变化,反而考古工作者一处理,就有了防腐的新要求,给人开膛破肚一番。两千年了关节都还是软的,肌肉的线条,皮肤的感觉都非常漂亮。看起来应该会比天安门那位保存了几十年的都要好。
青先生说看到边上有小女孩一边喝芬达一般观看遂先生,感到后生可畏。

遂先生之所以叫遂先生,是发现他的口中含着的印章,一个“遂”字。

【丝绸】
青先生说,楚国当年可是战国“巴黎”,时尚之都,中原诸侯会盟,大家都是中规中矩,唯独楚国玄纁之色,招摇过市,一股杀马特风,真是一股清流。
荆州博物馆的丝绸,来自于一个墓葬。十三层丝绸衣被,层层解开。花纹到现在都是那么体面,放了几十年的复制品看起来比2000年的真品还要旧。譬如那个六边形的罗,现在估计织不出来了。

【瓷器】兔毫盏,秘色瓷,梅子青,都是随便放放的。

【漆器】漆器馆也是现代感十足。任何一个放在现代艺术馆,也必然是精品。
鹿角当翅膀的造型,人头长鹿角啥的,还有根雕的蜥蜴。。。
另外那个鹿角的造型,一看便觉得精美,于是问了下馆内工作人员。居然说这是真鹿角,外面刷漆做的漆器。
又展现出了楚国人的聪慧奇葩,领先春秋两千年……

荆州博物馆是看到闭馆被出来。一天熙熙攘攘的旅行团和各色游客,4点多博物馆的大妈们就开始打扫卫生拖地,不停的有人催促你快点看啊。而走进没有人的展厅,待在里面真的有时空穿越的感觉。

出了荆州博物馆已是5点多钟,夏至日的太阳还高悬。便驱车去纪南城。
纪南城位于荆州城北四公里,面积比现在的荆州还要大。

先去了纪南城北边的城垣遗迹,路上坑坑洼洼,租的车子底盘也是各种凶险。
城墙基本看不出来,夯土上堆满了周围村民的墓葬。一路都是。

行至路穷处,只能回头走。
回到纪南城东南角,四五平方公里,唯一有纪南城标志的地方。
夕阳下的纪南城,寂寥荒芜。刚刚博物馆中的文明,在这座都城里毫无痕迹。烽火台、城垣都已没有湮没。

第一个到这里的吴人是夫差,柏举之战吴人一举入郢。但是被申包胥到秦国哭了七天七夜找了秦人后退兵。而最后一个终结郢都的也是秦人,鄢郢之战白起破楚拔郢。郢都付之一炬,从此消失,直到现在仍是荒原……

荆州城的另一个地标,是花了15亿打造的一个全球最大的关羽像。真是继承了楚人的基因,和那个玉覆面何其相似。好端端的楚文化和纪南城被埋于此,却要新造一个二爷像。

这二爷像真是很大,威武雄壮的样子,在荆州东南抬头便能看到。据说还围起来收了钱。

就在我们到荆州的那天,荆州城组织了全城企业家到二爷像下面去承诺诚信经营。只能说二爷能保平安、求发财,什么时候冒出来可以监督人们诚信经营了?
只见身上纹着带鱼的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给二爷上香保平安的,二爷夜夜读春秋,看的都是兵不厌诈,怎么求诚信啊~还搞了篇不中不洋的祭文……

DAY2:章华台(也许是~)

第二天要去潜江的龙湾,另一个楚国的遗址。虽然学界争议不断,但从旅游宣传的角度,抢注了一个章华台的商标,还给自己冠名了一个芈月故里。。。也是没啥底线。。。

这章华台门票40元,去的时候正在对折。想着这么一个国保单位,居然连个灯都不开。搞得和去盗墓的一样。就因为屈原《九歌》中的“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朱宫”,就用来证明章华台遗址。想想贝壳的七彩淫光,楚人的审美也是可见一斑。

和纪南城一样,当年最高的章华台,也是掩于地下,没有任何地面的遗迹了。也就是目前地面上的便是章华台的最高处。据熊先生说,章华台有专门的地宫,用于楚王晚上开party的,这次也并没有看到描述。可喜的是章华台边上依然有考古工作者在挖掘,重复朴素的工作下,也许也能有惊人的发现。

回程路上,荆州武汉一线,都是原来云梦泽的范围。而周围都多水地,种满了荷叶。较江南水田,这里的水要深,而且幅泽辽阔的多。这是古人山海经中的海。

高铁回来路过武汉的云,亦形如楚人崇尚的凤鸟,凤舞于天。

后记:苏博【大邦之梦】

此次行色匆匆,未及去武汉的鄂博,也与越王勾践剑失之交臂。但也在荆州博物馆也看到了越王州勾剑,越王不光剑,和吴王矛。而越王勾践自作用剑也出自于荆州城,只是被省博给弄走了。也算是一份慰藉。

谁料回家才数日,就得知苏博大展,聚吴、越、楚三国青铜于一处。没去成的鄂博,却在家门口看到了,还是一展厅看全。

南邦三国,吴国梦断于越国之手,越国梦碎在楚国之境,而楚国之梦终归于秦国一统。千年已逝,沧海桑田……耳边自然响起的是那首刻在骨子里的楚辞。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

本篇游记共含5003个文字,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怎么说呢?就是混了这么久的蚂蜂窝,第一次看到家乡荆州的游记,给个赞~

2017-07-20 16:0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