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芝加哥日記(一):十月六日日記——參訪芝加哥建築雙年展、魯克里大廈和芝加哥藝術學院

28
Tienshuo (北京) LV.19
2017-10-12 12:16 305/4
  • 出发时间/2017-10-0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10月6日是一個星期五,因後面的Reading Day休假,且幸擁有週五這一天沒有課,所以我就前往芝加哥進行了為期五天的參訪。行程是我們五人共同商討決定的,參考了Lonely Planet《美國》的芝加哥內容,並下載了Crime Rate App的軟件來決定住宿位置。

關於住宿

早在一個月前便訂好了位於4056 N Mango Ave的Nelson家的Airbnb(小廣告一下),但是在前一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聯繫房東的時候稍微出了點差錯,Nelson人還是很好,但是因為miss communication導致了第一天的行程我們必須全部帶著行李逛展覽,這讓我們很吃不消,這也有我的原因,但之前幾天實在太忙,就忽略了。所以教訓是一定要提前再次向房東發信息確認可不可以提前將行李放到房東家,Nelson家有一個地下室,是供Nelson自己住的,一層是2個出租臥室,二層是整套房間兩個臥室一個衛生間三張床出租給我的,Nelson還提供早餐給我們,有什麼食物都會跟我們說你們院不願意吃一些,人很熱情。床鋪有些舊,但其他還好。最後一天Nelson跟我說他們家屬於傳統美式Bangalow, 屬於中產階級的住的房子,建於1920年代。

關於行程

關於行程,這一天沒有特別的發現,先是凌晨從辛辛那提出發乘坐達美航空的飛機(提前一個月買的,幾百塊錢)前往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再進入盧普區。主要是在盧普區逛了雲門、普利茲克音樂廳和芝加哥文化中心的展覽建築雙年展,參觀弗蘭克 · 勞埃德 · 賴特設計的魯克里大廈中庭,之後回到千禧公園旁邊參觀芝加哥藝術學院,晚餐是Pizanno的深盤披薩,我還點了一瓶Angry Orchard,奇怪的是為什麼塔吉特超市總是見不著這一款蘋果酒。

On Chicago "L"

那啥,沒什麽特別可説的,就是懷著興奮而困倦的心情,面對著老式列車的風貌,我懷念起那曾經在辛村馳騁的列車(Streetcar)來,這個我們課堂裏的Topic將會伴隨我下一個周末,不過沒辦法衹能好好做了。Chicago的捷運其實是非常古老的,而又沒有發展的,在這個automobile橫行的時代,這樣的傳統的卻又方便的交通工具在這座城市中有幸繼續發揮著作用。

對了,下了飛機,購買一張五刀的藍線一次性地鐵票便可以乘坐Chicago “L”了,這個地鐵的速度得有60mph,相當於100km/h,和高速上奔馳的汽車一樣的速度。

還有,這張照片有點照虛了,不過我覺得構圖還可以就留下來了,我不是那種特別喜歡刪照片來尋求每一張照片都符合美學的人,但我深信,我每張照片的内容都有符合美學的成分,而且占比并不低。這就是爲什麽我習慣于記錄每一分每一秒了。當然,我酒後妄言,請諸位見諒。

對冠駛來一列Chicago “L”,我們的列車漸漸行遠,那穿梭不息的汽車,正如奔波于内城與昌平的高速上的汽車哋一般,充滿了戲劇性和normal content一樣,不過那新鮮感還是來源於對那未知世界(直接視覺上的,心理學上的,城市體驗學、或言之城市意象學上的)的豐富體驗的期待,以及來源於我淺顯閲讀而忘記的永井荷風——《芝加哥二日》。

我們先不要過分地追求及時的快樂的美,我們先看一看芝加哥的郊區是什麽樣子,在這樣的一個遠郊,我們追求的是平靜而安寧的生活,誰也不希望自己的領地位于黑幫rather than公共安全部門管制下的地區,而O' Hare與Downtown之間的安全形勢十分複雜,我之前按照價格選擇的住處,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十分安全的地帶,不過,比起Austin來講,安全多了。我也希望,芝加哥的未來,能夠變得,更有inclusive和security,但是目前來講,Chicago還是一個安全形勢複雜,且黑幫勢力肆虐的地方,所以奉勸諸位,在選擇住宿前,一定要多方面地查詢犯罪率信息,避免自己住在不好的區,以免發生惡性事件。當然了,我們都懷有探索危險的心情,有些人或許會嘲笑我這種“杞人憂天”,然而, 當地人會告訴我,不要去的地方的List,他們似乎早已對於這些惡性事件的發生,習以爲常了,而且,在有些比較Racial的人看來,黑人貌似並不怕住在所謂的“黑人區”。但事實告訴我,那些正常生活的非裔美國人們,實際上也不敢進入那所謂的“罪惡之地”的。我們作爲外來者,當然不要涉足,所以除非必要,我的理念,都是乘坐Uber,有人會Argue我說我這樣浪費錢,但是這是對于我來説最佳的方式,別人可以指摘,我堅持避險第一的原則。

那些該説的安全方面的話都説完了,我來講講美國的捷運站的構成方式吧,這種捷運站在地面的情況下,變得十分簡陋,完全比不上國内的捷運站那般彰顯自己在城市中的地位,這種謙卑,似乎在宣揚,那些住在Bangalow裏面的人們才是這座城市真正的主人。我不想説太多,這座城市給我的初印象太多太多,我到現在體驗到的回憶,卻也衹有三言兩語,難以去研究當時的我是如何的心情。但我和Z、L同學坐在同一個地方,我衹是站著呆呆地望著列車外遠去的地平綫,發愣。那十分讓人懷念的30分鐘,帶來的衹是Chicago的第一筆風光,并不是那種能與集中式的Paris,甚至是壓制式的Peking一般的秩序感,而是一個説不出的Chaos,這種自以爲是的建設狂潮,以及那種逝去繁華的悲戚感,以及當代人們對於前代人們的這種在建築表皮上的炫耀,給予的一種,非尊敬,亦非領悟的感覺,這,終究是逝去的繁華,以及名爲“尊重歷史”的窠臼,我更希望的是看到除了“這種”方式,人們還有哪種不一樣的“看法”對待這個以摩天大廈和財產爲傲的世界。我從來沒有期盼,芝加哥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我總會在不經意的角落發現這個問題的答案。

列車行進在高速公路旁時不時鑽入地下,又鉆上地面,直到快到盧普區的時候鑽入了地下,我們便接近了目的地Washington站。

行走在盧普區(Loop)

我們站在十字路口東張西望了五分鐘,兩個月以來第一次來到大城市的我們感受頗豐,那人流密集的街道給人以安全感,大家各司其職,繁忙的汽車,密集的行人,各個種族的面孔都很常見,這座城市不愧是一座多元文化共存的城市,而仔細看那些摩天大樓,和上海天津、紐約的摩天大樓有一些相似之處,不同的是,Skyscraper的歷史與這座城市息息相關,芝加哥作為摩天大樓的誕生地,芝加哥建築基金會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當然,還有那規則到沒朋友的grid,讓我們的視野望向筆直的遠方,大家挺起胸膛前進在大道上,這樣的巴洛克式的Grand Manner,繼承了希波丹姆的遺產,把芝加哥的規劃,做成了現在如此規則的形式,而兩百年來,這個形式從未改變。

行走在盧普區,從地鐵站上來第一站看到了畢加索設計的一個雕塑,似牛似馬,不知所云。

高聳的高樓大廈鑽入雲端,看不到頂端的風采,芝加哥的陰雨使得整個城市隱藏在霧中,這裡沒有北京嚴重的空氣污染,但霧總是讓人心情憂鬱的,芝加哥並不是那麼美麗的一個城市,LP的簡介說:“愛上芝加哥,就如同愛上了一個鼻梁骨折的美人。”這座城市不在於時時刻刻入畫的風景,而在於純正的美國腔和從歷史里積攢來的摩登文化,以及最讓人心動的建築與藝術的博覽會。這座城市也有黑暗的一面,奧斯汀區和唐人街以南地區,是黑幫控制的區域,這次行程只路過過南邊的那個區,安全形勢遠不止三言兩語便可說清楚,請來芝加哥的同胞們自行下載Crime Map App,可以知道這個地區的犯罪率,來決定出行方式,我同學去年來美國的經驗是,在危險區不要乘坐公交車。

為了緬懷前幾天在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中死去的人們,芝加哥很多機構的樓前都懸掛了降半旗的美國國旗。

紅燈,亮了,那充滿濕氣的空氣中彌漫著汽車轟鳴的味道,那些髒亂的街區早已被Urban Beauty的運動所掩飾,我卻又不敢接近那個表現城市黑暗面的真實,唯一的方法,仍然是試圖去理解這座每個人自說自話的城市,究竟美在哪裏?我覺得,芝加哥的美,在於在一個近乎完美的地形,近乎完美的Grid規劃,以及近乎完美的執行者與並不完美的被執行者之中的一場——知道開始時間的, 卻又不知道終結時間的——百家爭鳴。這或許是沒有體驗過紐約市井氣息的人們所不能理解的,因爲我們中國平常所言的高樓大廈,或言“Skyscraper”,並不等同真正它起源地的樣貌。這裏的建築最讓人解恨的,就是不需要考慮陽光和日照,這樣的妄想衹能存在與癡人説夢的那些藝術和狂想曲之中的,那種溫和的九龍寨城,存在於當地人看來的甚至是美國人早已習以爲常的,Grid中,就像在360 Chicago那樣一個充滿酒吧與時尚街區的角落一般,所說明的,即便臨近大湖,也要安心地接受這一個Strictly Existed Grid。這樣的心情,這樣的驚愕,這樣的擔驚受怕,這樣的欣喜若狂,從未在我的母國實現,在這塊所謂的“新大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新的,都是未知的,都是知道自己知道許多也於事無補的,期待。

那些Multi-cultural的事物或許衹是在影響著招牌形狀的不同,而建築本身的不同,則是那些elite們和天才一般的建築師們合作的成果,那些看似平常的設計早已存在在這座城市幾十年,不管他們在總體上多麽無聊,我也敬佩于他們,可以將那些看似平常的設計,在四十多年的風雨後,仍然,保存著青春的風貌,這一點絕對是不平常的,然而這座城市總會給我失落的時候,那些不可避免的命運,不可避免的矛盾衝突和不寬恕降臨的時候,看似視自己為世界第一自由的領導者,則仍然脫離不了苦集滅道的折磨啊
!不過我敬佩他們的膽識,我知道在這座城市最初建立的時候,沒有凌駕于他們之上的法律的存在,全憑著清教徒的Faith和有序地開發新領地的那種對大家互相的信任建立起來的定居點,哪怕是大半年的與外界的,失去聯係,仍然不能阻擋他們的勇氣。

殘酷、血腥的戰爭以及對待黑奴的壓迫確實是那批乘坐五月花號前來的人們的黑暗面,但是,在另一方面,一個全新的國家,就在這片位置特殊,便於通航,景色宜人的先前是美洲原住民易洛魁人控制的角落裏發揚光大了,他畢竟有著這個當今逐漸完善的System,變得越來越Inclusive。現代的人們正適合于創造屬於這個時代的作品,雖然欠缺裝飾式細節,但是,並不讓人覺得無聊,反而覺得這是歷史真實性的體現。

當然也有不降半旗的美國國旗。

正如我們夢見的那樣。無論如何,這座矛盾的城市的衝突還會一如既往地繼續下去,不同的是,人們關心的事物,早已不是那些鎸刻在豪華歷史復興風格以及裝飾藝術風格建築表面的花紋了。

路燈的特寫,從風格上看,一些路燈和我們所常見的路燈別無二致。

但有些路燈就古典主義,顯示著經典的力量,永恒地影響著這座看似平常,内心優雅的城市,平靜永遠不是這座城市的主旋律,但富有節奏的優雅,是的。

那些繁忙的人們忽視著我們的存在,我們的人影在這些未知的平常生活中,顯得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

然而,那立柱上平滑的紋理,那整潔如新的玻璃幕墻,那著裝雖不高尚品味,卻有著自己性格主見體現的風格的路人們,還有控制不住自己飲食,喫遍芝加哥天下美食的超重者們,年輕的,年老的,黑種人、黃種人、白種人,大家一起,雖然三三兩兩地結隊,卻又鮮有互相的交流,這便是大城市給人帶來的一種安心感吧。

芝加哥市公交車的樣子和辛辛那提是一樣的。

竟然有永井隆雄的名字在地板上面,這是日本當代的一位實業家的名字,芝加哥像這樣的人行道地板上有很多投資者的銘牌。想當年是誰寫下了膾炙人口的《芝加哥二日》,我忘記了是三島由紀夫,還是與這位實業家同姓的永井荷風?

紛亂否?非也,人各有志,悉皆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也,這座透明的櫥窗帶來的透明性,在這座lao'pai'mo'ti老牌摩天大樓城市中顯得多麽微不足道,我理解建築的流動性在自己的家内的作用,但在城市中,這樣一座“純粹”摩天大樓的城市中,竟然少有這樣的感受,transparency,還是對於芝加哥來説太高了。

芝加哥的老建築,非常高大,又是精雕細琢的風格。

街角的銅藝鐘錶。

芝加哥的街角隨拍,道路並不乾淨,又不至泥濘。

街中的芝加哥

街邊的高樓大廈,古典主義的餘音繚繞。

遠處可以看到建於1967年的馬里亞城。⬆️

上方可以看到高樓隱沒在霧中。⬆️

芝加哥地鐵站的樣子。⬆️

高空一直串聯下來的防火樓梯也是一大看點。⬆️

又到了Chicago “L”,只不過這次是棕線或紅線了,是高架的。⬆️

道路正在施工中,工事車輛停泊在馬路旁,簡單的攔了幾個橙色的標誌桶就行了,簡單粗暴。

在歷史復興風格的摩天大樓內部的梅西百貨。

Chicago "L"高架橋的下面。

Washington/Wabash車站的局部特寫。

那些裝飾得十分華麗的(卻又沒有印度的公交車華麗的)——捷運列車。

列車下面,歷史悠久的鋼鐵森林,支撐著這一個不平凡的交通綫。

無盡的體驗,就在這城市摩天大樓森林之中,各個時代的各個風格的,或喜或悲,或晴或雨的,建築表情,讓我應接不暇。

我衹想快速地穿越這座魔幻的城市,努力地壓抑著自己興奮的心情,越過一道道十字路口,前往那避開一切喧囂的目的地——密歇根湖畔。

再往前走,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更加開闊的景色,那左邊的對稱建築,便是芝加哥文化中心。在芝加哥文化中心之後,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顯得多麽地less important!

這座不算高的摩天大樓的應急疏散樓梯,就這樣簡單粗暴地懸挂在空中,這樣的景色我們易于理解,卻又富有新鮮感。

而Less Importance,仍然是後巷髒亂的主旋律,我們充滿了好奇心,卻又不敢踏入其中一步,誇張得甚至不可理喻地說,這是文明社會,和黑幫社會的交界點。

如此近的距離,很難照全這座文化中心的南立面,我便在各個角度補拍了很多張,以構成一幅完整的景致。

對面的建築也很耐看,雖然我後來發現,每一個裝飾物件似乎都是批量生產的。

十點開館時間還沒有到,現在還是九點多,我們先前往千禧公園一探究竟,比起印象中或者宣傳中的千禧公園,沒看到雲門和普利兹克音樂廳之前,我們的内心是平靜的,或許是有一些失落的。

但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這座運動中的城市,也有靜謐的一面。

這座靜謐的公園,也能望見城市喧鬧的一面,永不停息。

生命。

極目遠眺,我們還可以看到近北區的箭牌大廈。

再接著,從這個原本的路口,沿著千禧公園向北冒雨前進。

我拍到一張芝加哥文化中心的全景,整個建築籠罩在“展覽進行中你們快來看”的急切氣氛中。

千禧公園:雲門、普利兹克音樂廳

芝加哥輪到建築本身所言,是看不厭的,雖然壓抑沉悶并不少見,但是這種古典主義的餘音繚繞在城市中的情況,讓我們不由得追隨那些創業者們的回憶。

城市如一面墻,似外灘,又似巴特里。

走在熱鬧的公園,全世界各國的人民都來到這裏觀光。

平坦的,寬濶的,vague but certain。

花叢后的大街。

雲門!

雲門!

雲門! 

雲門!

Bean!

Bean!

Clearance and Uncertainty, came together.

雲門!

參訪位于芝加哥文化中心的芝加哥建築雙年展

接下來是芝加哥建築雙年展的記錄,我中間離開了一趟去了麥當勞喫了Grilled Chicken,回來繼續走馬觀花地看了剩下的内容:
幾大看點:
★★★☆☆ 門口的銅牛(Bronze Cow)
★★☆☆☆ 門廳的馬賽克裝飾
★★★★★ 頂層的中庭穹頂
★★★★★ 芝加哥建築雙年展 (2017年10月開始展覽到明年春,具體時間查詢官網)
★☆☆☆☆ 窗外的景致(看不到密歇根湖有些失落)

不同視角下的建築肌理。

垂直森林展廳。

影展。

神奇的PS,航空母艦與摩天大樓的結合。

幾何的截面演變。

竹。

Chapel

中庭的展示。

入口處中庭留影。

參訪魯克里大廈

這座大廈是世界第一座摩天大樓,裏面有世界第一部電梯,我昨天提前預約了Rookery的參觀講解團票,今天如約在1:00PM來到了這裏,一路上我們狂奔過來,十分疲憊,好在熱情的服務員允諾幫我們看行李。白髮蒼蒼的黑色濃眉的老人是本團的導游,講解了魯克里大廈耐人尋味的歷史:

幾大看點:
★★★★★ 世界第一部電梯
★★★★★ 世界第一座摩天大樓
★★★★★ 路易設計的外立面和旋轉樓梯!!!
★★★★★ 弗蘭克 · 勞埃德 · 賴特設計的中庭(改造項目)

售票及咨詢可向弗蘭克 · 勞埃德 · 賴特基金會詢問。

奇妙的交織的空間。

美妙的中庭。

賴特(白色與金色)和路易(深棕色鐵藝)的共舞。

Tour Began,老先生先帶我們走出了魯克里大廈到了對面的大街上觀看魯克里大廈的全貌。

老先生提到,他以前就在這座(Wintrust Financial Corporation)樓裏辦公,就是魯克里大廈的旁邊。

外表很普通的建築卻很有細節,這就是芝加哥建築怡人的地方。

進入二層(只允許跟團的人進入),我們可以看到賴特使用的玻璃磚(有舊的有新的)。

欄杆據説是賴特對東方藝術的現學現賣。

這個角度的照片的反方向是一張著名的照片,拍攝主體便是這座旋轉樓梯。

路易設計的著名的樓梯。

原有的鐵藝,保存到現在。

賴特改造前特意留下了這一片原有的磚,并竭盡所能尋找同樣顏色的石頭,將這個Design發揚光大。

感謝老先生的講解,讓我對魯克里大廈的内部空間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參訪芝加哥藝術學院

看點:
★★★★★ 喬治 · 修拉,《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
★★★★★ 克勞德 · 莫奈,《麥草垛》
★★★★★ 愛德華 · 霍珀,《夜鷹》
★★★★★ 歌川廣重浮世繪作品
★★★★★ 騎兵盔甲
★★★★★ 阿基保爾 · 約翰 · 莫特利,《夜生活》
★★★★★ 巴勃羅 · 畢加索,《老吉他手》
★★★★★ 瓊 · 米歇爾,《城市景觀》
★★★★★ 安迪 · 沃霍爾,《莉兹3號》
★★★★★ 馬克 · 夏加爾,《美國之窗》
等8000多件藝術品。

日本繩文時期藝術

日本佛像

中國唐三彩

日本茶具

日本浮世繪——歌川廣重

克勞德 · 莫奈《麥草垛》Claude Monet, Stacks of Wheat

喬治 · 修拉《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Georges Seurat, 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 1884

騎兵盔甲 Armor for Man and Horse

畢加索作品

巴勃羅 · 畢加索 《老吉他手》 Pablo Picasso, The Old Guitarist

勃拉克作品

建築:倫佐 · 皮亞諾芝加哥藝術學院當代館

安迪 · 沃霍爾 《莉兹3號》Andy Warhol, Liz #3

愛德華 · 霍珀 《夜鷹》 Edward Hopper, Nighthawks

阿基保爾 · 約翰 · 莫特利 《夜生活》 Archibald John Motley, Jr., Nightlife

Grant Wood, American Gothic

馬克 · 夏加爾 《美國之窗》Marc Chagal, America Windows

本篇游记共含7522个文字,6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赞赞赞!

2017-10-13 01:07

引用 Hydration 发表于 2017-10-13 01:07:43 的回复:

赞赞赞!

回复Hydration:謝謝支持

2017-10-13 06:3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ienshuo 的图片:

2017-10-13 10:12

引用 Tienshuo 的图片:

2017-10-16 20:1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