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诗画扬州(一)

  • 出发时间/2016-08-24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RMB

        塞外青城赴扬州,当时无直达,北从京津,南从无锡中转,天津等候时间最短,可也3小时有余,让人尴尬,再长可去市区发呆,再短机场里消磨一会也罢,不长不短只能不动地熬着。可笑的是回去还要多费口舌解释为何去时天津,回时北京,真正在泰兴办完事扬州蹉跎几日倒无人问津。
        候机时选择路线和住宿,去泰兴需从扬州东客站出发,故住宿选择了市中心文昌阁不远处的怡园饭店,到机场大巴站点和扬州东客站比较方便,当时未虑皮包水的问题,然而选择很满意,直接导致以后一直没有换,“最佳早茶处”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知何时起,飞机晚点成了常态,真需要考虑航班延误险了,天津机场苦等4小时后终于登机,腰缠十万贯虽未做到,可骑鹤下扬州可也是人所向往,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吾至矣。
        感谢天航施舍的一小块面包一点小咸菜,没有造就一个饿死在骑鹤下扬州旅途上的笑话,但机场离市区距离不近,机场大巴一个多小时才到北门站点,出门已养成能走路不坐车,能坐公交绝不打车的习惯,离怡园不远,走吧。北门一直往南过桥后10分钟就到怡园,门口有一亭曰四望亭,年头不短,古朴沧桑,后来细看原来本是魁星楼,和文昌阁遥遥相看两不厌。后来太平军守城和清江北大营作战,四周做了脚架成了瞭望塔,四面八方皆可望,最后成个四望亭。怡园那块匾颇有来头,居然是彭冲题词,没看出是老店了啊,应该是他当江苏书记时所提,若是日后当人大副委员长所提就更厉害了我的怡园。

        匆匆入住赶紧觅食去,对面就是一个小巷,随便选了一家点了半份剁椒鱼头,不算贵38,一瓶啤酒解渴,简单祭了五脏庙早早回去休息都没体验一把水包皮的滋味。万能的度娘一搜,怡园居然也是扬州早茶名楼之一,且公认性价比高,正符合要求:只选对的,不选贵的…看来是赚了,不过事后嘛…

        习惯早起的结果就是比早茶更早,只好先要一包扬州魁龙珠,魁针、龙井和珠兰的组合,慢慢等侯,看着窗外熙攘的人流,品着幽香的茶茗,心境飘逸无虑,悠然自得,无欲无求,有时候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蟹黄汤包、千层糕、松仁烧卖、翡翠烧卖、五丁包、豆沙包、烫干丝、煮干丝…,每天换着花样吃,平均50-60吧,早茶其实也不便宜,但那种眼观做工的精细和雅致,深嗅飞腾的芬芳和幽香,细品舌尖洋溢的鲜香和浓郁,即便饕餮,亦应足腹。

        还有正事要办,走时老人们接踵而至,能天天来也要有相当的经济实力。走到石塔寺,等来89路,沿着文昌路直奔扬州东客运站,行不远处就看到了琼花观,想起隋唐演义中好像有一回杨广下扬州观琼花修运河乘龙舟的故事,决定如果今天能返回就在这里下车了,琼花观就是诗画扬州的第一站。
        扬州东客运站上了赴泰兴的大巴,下车3路公交直奔泰兴法院。走在街头,有黄桥烧饼卖,咣然小唔,怪不得有种听说过没见过的感觉,原来是黄桥战役和七战七捷的地方啊,中午买个烧饼尝尝。11点到了法院,法官说还有半小时就下班,真好正好。

        办完事正值中午,又该祭五脏庙了,感觉一天都在路上和饭店,没有烧饼,简单来点吧。

        沿着来时原路返回,下午在琼花观站下了车,诗画扬州,即将开始。

本篇游记共含1337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