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雅砻河畔随想—自驾西藏

56
峰子 LV.15
2017-10-19 17:49 1241/5
  • 出发时间/2017-09-29
  • 出行天数/19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一个进藏的旅者都会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西藏——题记

引子

        七月来了,气温一下子窜到一年里最高的时刻,上班的情绪被热烘烘的环境烤蔫,骨子里的惰性似乎也在随着气温一路飙升。中小学已经放假,母亲们都在抓紧安排一年一度的旅行计划,灼热的空气里有了一些旅游话题所激发出来的荷尔蒙,稍稍可以提振一下萎靡的情绪。
        S在电梯口遇到我,照例问:“今年准备去哪?”
        我迟疑了一下、不像往常那样爽快,开了一个玩笑:“不告诉你”,附带了一个顽皮式的笑,又补充了一句:“回来后告诉你”。
        不敢直说是因为这次旅行的时间长路程远,不确定的因素多,也不清楚自视完美的计划会否与现实和平相处还是被打的千疮百孔落荒逃窜。
        当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便可以大声告诉你:“我们去了西藏山南,而且是自驾去的”!

旅之眼

        你见与不见,我就在这里,孤傲地屹立在雪域高原。这是来到西藏最具仪式感的时刻。

        旋转的是经筒、游走的是僧俗,亘古不变的是对幸福的期许与渴望。

        辩是一种学习方法,更是藏传佛教的一种哲学思维。年轻的辩者仿佛在临摹一千多年前的那场著名的“渐顿之争”。

缘起山南

        在中国的版图上东部沿海、南部诸岛、北部边境都曾留下过我们的足迹,唯独版图的西边——西藏一直未有驻足,不是担心高反和身体不适,我们曾从滇藏线来到过雨崩,从川藏线到达过理塘。寻思着没有去西藏甚至没有动过去西藏的念头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进藏的切入点。这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搪塞的理由,会被很多的旅行达人所不屑,因为在他们眼中,旅行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事情,那样才会充满激情、偶遇和未知。
        这却是一个根本的理由和原因,也是近些年旅行兴趣点发生细微变化的结果。自己喜欢拍照,照片拍的多了,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过段时间再来回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光影捕捉的再好,风光片它仍然只是一张风光片,人文片却是在讲述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故事,忠实定格我们的生活和记忆,平淡中显露它的历史价值。从热衷风光到注重人文的变化也带来了旅行目的的改变,每到一处总是想去了解眼睛所看不到的那些个背后的故事。

        偶识山南,暮然间发现那里是将雪域高原的神山圣湖、古老的藏传佛教,虔诚始终的普通民众连接起来的最佳之地,那里不仅有高原胜景,还是藏文明发祥地之一,我们去欣赏壮阔的自然风光,我们去认识西藏的第一座寺庙、第一座宫殿,去感受一个民族曾经辉煌的历史,更想去找寻那一直找寻的答案:看起来晦涩难懂的外来教义何以在这里生根、发扬?朝拜的普通民众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我们是不是一直在人云亦云、先入为主,把我们自以为是的思想、情感强加在他们的身上?也许永远找不到准确的答案,但它确是我们走进西藏走进山南的最大动因。

《雅砻河畔随想》

        西藏,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雪山、高原、湖泊,还有少男少女们竞相抒怀的各种“朝圣”、“虔诚”、“净化灵魂”……如果你再深入地了解一些它的历史,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思与想:

                                                                     

        雍布拉康凸起的几座碉楼就像扎西次日山上的哨兵,挺着腰静静地守护西边这片河谷。岸旁整齐格一的杨树林在风中晃着,有如饮马河边行将出征的将士。天空中展翅的神鹰在低徊盘旋,像是正在攻城拔寨的先锋。纷乱的思绪在现实与历史的时空中穿梭,彷佛闯入了那个曾经鼎盛一时的王朝……

        公元641年,松赞干布安顿好刚刚迎娶的文成公主,立在布达拉宫窗前面朝东南方,这位年仅24岁的吐蕃赞普看起来有着和他年龄完全不符的成熟,深沉坚毅的嘴角撇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得意之色,他心里明白大唐帝国不会轻允公主远嫁偏隅之地,能够如愿修成联姻正果,这是自己大秀“肌肉”的结果。定江山、抱美人,尽欢之余他也许想起了在雅砻河边韬光养晦的日日夜夜,他深爱着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他还有很多的抱负等待着去实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九年后正值盛年名扬四方的一代藏王将永远地与雅砻河为伴,冷眼面对世间的分分合合、起起伏伏。
        雅鲁藏布江和雅砻河养育着这里的世代子民,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新兴的吐蕃王朝日益壮大,来到松赞干布时代,天时地利人和促成一统西藏大业。功成名就,16岁迎娶尼泊尔尺尊公主、24岁迎娶大唐文成公主,两位公主各自带来了一尊释迦牟尼等身佛像,或许是一个不经意之举,却为雪域高原埋下了一颗弘佛的种子,让这片本已神奇的土地将变得更加神奇。

      松赞干布和他的子孙们从此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也因佛生出恩恩怨怨。
      在藏区的记载中,松赞干布时期占据着前弘佛期的重要地位,也许因为这是吐蕃王朝的巅峰,为后人记念;也许是他遣人创制了藏文,历史从此由口口相传进入了文字记载;也许是他派人翻译了经书,佛教从此由高冷深宫逐步走入寻常百姓家,松赞干布被誉为“子孙三法王”之始。
      三法王之一的赤松德赞则是在尊崇印度佛教上精心策划了一场“文攻武斗”。
       赤松德赞先是迎请印度佛教僧人莲花生入藏与当地盛行的雍仲本教进行了一场“武斗”,印度佛教得胜。接着又迎请寂护的弟子莲花戒与中原禅宗进行了一场“文攻”,历时三年的“渐顿之争”以印度佛教的渐悟胜出而结束。如果说是印度佛教大胜而归,不如说是藏王已经心有所属,印度佛教从此在西藏占据着统治地位。
      三法王中的另外一位赤祖德赞在尊崇佛教方面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曾制定法律:用手指恶意指向僧人将剁指,恶意言语僧人将割嘴,恶意目视僧人将挖眼。这些严苛的规定也许就是如今藏区众多习俗禁忌的始祖之一。

        不是所有的藏王都崇佛弘法,吐蕃末代藏王朗达玛就是大肆灭佛的典型。他关寺庙、驱僧人,给刚刚兴起的佛教以沉重的打击,也给了自己的王朝致命一击。自松赞干布到朗达玛的十一代藏王中至少有三位因为崇佛或是灭佛而惨遭反对派杀害,这是一部浸满鲜血的发展史。

        吐蕃王朝分崩离析、随风而去,佛教却幸存下来,在远离卫藏的地方零星地扑闪着,慢慢在阿里、康、多地区发展,最终反哺当年的兴佛之地卫藏。

        就在吐蕃王朝瓦解841年后的公元1683年,在离当年松赞干布的大本营二百多公里的山南门隅,出生了一位小男孩,他那短暂的人生却是上天编织的最美、最悲凉的故事,他的名字叫仓央嘉措。
        历史似乎在这里产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误会,一个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家庭的小孩被认定为格鲁派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一个极具浪漫诗人气质的年轻人却必须身居佛寺之内,举手投足按部就班、依律而行。仓央嘉措匆匆而去,世间挚情郁郁更浓,他的诗至今仍为多情人奉为经典。
        洁白的仙鹤,请再把双翅借伊,不会远走高飞,只到人间一转就回……

        雅砻河畔,河水静静地流向雅鲁藏布江,历史已离我们远去,历史还会继续书写。藏传佛教的兴起就是一部早期藏区发展史,为政者、僧人和普通的民众他们在推动佛教发展的过程中又是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历史面前?转神山、拜圣湖、磕长头、挂经幡这些最具西藏特色的习俗,在印度佛教进入藏区之前就已出现并为藏区民众所传承……层层的历史迷雾终将会有拨开之时。

        西去的阳光将最后一片金色洒在雅砻河畔,也洒在1300公里以外冈仁波齐峰的山顶,不远处的卡尔东山上静卧着一片残垣断壁,那里有古象雄文明的遗址,据说是西藏文明真正的源头和灵魂,就让我们伏藏又一颗西行的种子,期待它破土而出的时刻……

《转经》

        少了内地都市的尘埃,高原的阳光来的更加朴实和热烈,直愣愣地撞在经筒上,又直愣愣地弹回去,于是经筒便有了不一样的色彩,金黄的色块里裹着小块的耀眼的银色,这银色亮的让人睁不开眼、也看不清路。长长的经廊躲在暗里,模糊的影子在暗里挪着,微微屈着腰,左手摇着经轮,右手推着经筒,走近了看得出一张平和的脸,这是高原清晨的转经者。

      转经是高原最常见的有别于内地的习俗。
      在寺院、在山顶、在村头的小片空地都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转经场所,有回廊型的、有长条型的,也有独个的。转经是藏民族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和雪域高原空灵纯净的自然世界组成一幅精妙绝伦的五色图画。
      每每见到转经和朝拜,旅行者总是穷尽最精致的词汇来表达心中的感动,久久不得平复。我一直在说服自己用平常的心态来看待藏民族这种被他们自己视为很是平常的生活,任何冲动的感受都是先入为主的,有将自己的感受强加他人的嫌疑。
      我们冲动因为我们的生活缺少让我们冲动的元素。满世界尽是势利散发出来的呛人的气味,正义与善良亦然成为稀有之物,内心世界焦躁成为牢骚者的牢骚话题,负面似有压制正面之势。
      细想一想这正是文明进步社会发展的一种现象,旧的社会准则终将会被进步的文明所打破,进而建立新的准则。藏区的民众今天所认同的东西随着经济发展、交流增多必定发生改变,内地也是如此。当新的社会准则出现的时候,我们定会为它感动、执着追求,直到一个全新世界的到来。
      尽管我仍然留恋记忆里的那些个质朴与善良。

《辩经》

      色拉寺的辩经是很有名的。
      所谓有名,并不是我很了解辩经,而是各类媒体信息中见的最多的就是色拉寺的辩经,因为它是对外开放的。话又说回来,能够对外公开,也说明不怵外界的挑剔,真金不怕火炼。

    
      到了辩经的时间,繁密的榆树底下的空地上霎时飘来一群红色的影子,这红色却是好看,是那种暗红艳而不俗,在高原清冷的空气里就像飘来的一团团的火,让人倍感温暖倍感兴奋。辩经者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一对一辩的,有多对一辩的,有手舞足蹈表情夸张的,也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稳如泰山的。
      一截矮墙将辩经场分成两块,前边的场地更大人数自然更多,辩经者年轻,辩经的火药味也更浓,声音高动作大,意在用气势压制对手。后边的场地更小人数也少,年纪也要更长一些,双方辩论起来多是微笑着面对对手,平和的话语似乎在向对手昭示自己占据着优势。我猜前边的一定是低级别的学员,后边自然是高级别的僧人了。
      我对辩经的内容一窍不通,却惊讶它的形式。辩经是僧人们学习佛教教义的一种必修方式,包含在严格的学制之中,这是内地学校所缺乏的,啥时候内地学校也开办辩论的课程,下一代的综合素质定会提高不少。
        有人曾经粗略估算了一遍,一个7岁的儿童把藏传佛教规定的内容学完,差不多要到23岁,和内地儿童入学到大学毕业的时间差不多。藏传佛教学制严格,只有完成全部学制课程,甚至要获得更高的格西学位才能有资格担任各个寺院的行政负责人或是学术负责人。在各个寺院里修行的不仅有佛教经律,还有医学、技术、文学等内容,实质上这就是藏民族的综合性学校,对民众日常的衣食住行产生着深刻的影响,这恐怕也是藏传佛教在雪域高原根深蒂固的原因吧。

《布达拉宫的早晨》

      高原的早晨来的晚些,七点了天还是一片昏暗。
      布达拉宫旁的药王山上,隐隐看见人头攒动,这里是外地游客的集聚地,都在等待日出时刻,好带回一张日照布宫的经典照片分享给亲朋好友。
      打破布达拉宫宁静的不是远道而来的游客,也不是环卫工人,而是环绕布宫的转经者。也许布达拉宫就不曾有过片刻的宁静,天未亮,就有民众完成转经开始返回了。

      太阳越过远处的山脊,直射向布达拉宫,布宫金色的外饰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药王山上顿时响起短促的“哇”声,随后又是安静,有支着三脚架投入拍摄的,有拿着微单见缝插针的,还有一边拿着手机拍视频,一边同声分享此时感受的。
      阳光有些蛰人了,人们纷纷开始收工,带着一脸的满足感离去。尽管当天的天气并不理想。
      药王山上的人群渐渐散去,绕着布宫的转经者达到了高峰。转经就像内地早上人们散步,这是一种习惯。转经者中有独自一人的,有结伴而行的,有的步子走的很快,也没有拨动经筒,有的口中在不停地念着经文,有的则干脆聊着天。当然,最经典的应该是一手拿着佛珠、一手摇着经轮,口中念念有词,不过,这样的转经者已经不多见了。人群中也有外地游客尝试着跟随人流拨动经筒,却显得有些局促、也有些生硬。

      布达拉宫后边的宗角禄康公园也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靠近公园中央的一片空地上响着熟悉的悠扬的古琴声,近百号的汉族居民在打太极拳,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紧邻不远处,数百号的藏族居民伴随着欢快的藏歌跳着集体舞,就像内地的广场舞,跳舞者大都衣着得体,皮肤保养也很好,看得出很多人都是从事室内工作,或是高层次者,他们或许是内地文化的第一批感受者、传播者。
      布达拉宫的早晨在继续,陌生里感受越来越多的熟悉。

图说旅程

拉萨不能代表整个西藏
◆眼睛才是记录雪域高原美景最理想的载体!



◆图说旅程之自然风光

        毋容置疑,川藏线和青藏线景色都非常美,但由于赶路的缘故不能停下来等待一天中的最佳时间,只能走到哪拍到哪,而且大多数时间是在车上拍的。可以提醒一点的是每天早上一定是最美时刻,不会错的。

        到达新都桥当天晚上下了一整晚的雨,第二天早上停雨后一路的云雾缭绕,也才明白今年的折多山比2015年更加漂亮是由于雨后天晴的缘故。

        早上从芒康出发不久,翻越拉乌山口,阳光刚刚好照在山顶,一队藏民来到景点营业,我们大喊“扎西德勒”,得到的是同样热情的回复。

        七十二拐是川藏线上的必拍景观,在进入七十二拐前,当地安检人员提醒,七十二拐除司机免费外,其余人员要收10元费用,但一直下到山底,仍未见收费点,难道是国庆期间的福利。

        然乌镇察隅方向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可惜由于要赶路的原因不敢往前走的太远,这里的雪山、湖泊、草地和牦牛令人留恋。

        从然乌到林芝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的海拔低、植被厚,雨量充沛,也是整个行程中雨下的最大的一个地方,云和雨是伴生一块的。

        羊卓雍错作为一个景点很难控制逃票现象,因为绕整个羊湖的路都非常好,去浪卡子县必须经过羊湖,所以专程去观羊湖不如去浪卡子顺带免费游羊湖,而且可以从多个角度去欣赏,正面的、背面的、侧面的。我们原本要去普莫雍错,可是在普玛江唐乡被拦下了,不能前往,理由不清楚,要去必须绕道洛扎县,时间不允许,计划赶不上变化。

        从拉萨往西出城不久,见到当地在收青稞,于是上前蹭拍照片,正在装青稞的藏民停下手里的活,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拍照姿势,让我拍。

        青藏线给人的感觉是广袤中稍显荒凉,由于平均海拔高的缘故,见到的雪山没有川藏线上的雪山陡峭、挺峻。

        昆仑山两边的气候特点感觉有些不同,带来的结果是可可西里保护区的道路由于冻土塌陷的缘故,路面起伏很大,而过了昆仑山口,通往格尔木的道路就像是高速公路。





◆图说旅程之寺院及信众

【布达拉宫】

        拉萨自然是自驾西藏的中心环节,我们在拉萨住了四个晚上,其中前三个晚上都住在布达拉宫的后面,与布宫仅一街之隔,也正是这个便利,我们可以方便地呆在布达拉宫的旁边,慢慢拍摄围绕布宫转经的人们,通过长焦镜头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拍下了他们的平和与专注。

        这位转经者给我们的印象最为深刻,因为他是如此与众不同,首先是那种热情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其次是身着大红的服装,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见到的主流的藏民族的生活习惯或喜好。

        这位老人一个人坐在布宫外面的长凳上静静地摇着经轮,端庄的形态就像是油画里的优雅的女主角,她的皮肤也没有那种常见的高原红。

        布宫的周围不仅仅有转经者,它的背面展示的更多的是普通生活场景。身着盛装的人们在跳集体舞。

        各种年龄层次的人们正在健身器材上锻炼。

        人在画里。

        落户在宗角禄康公园的海鸥。



【色拉寺】

        色拉寺最有名的是每天下午三点开始的辩经活动。当天从林芝赶往拉萨办理酒店入住手续后,即前往色拉寺观看辩经。辩经活动分为辩经与诵经两部分,一般是辩经一个半小时,诵经半个小时,我们前往的那天是大诵经日子,辩经和诵经各一个小时。也许是观看辩经后参观的游人少了,对色拉寺的感觉不错,并拍了一些人像片。

        很遗憾寺院规定辩经是不能用相机拍摄的(手机可以拍摄),这几张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到的,就让我们从有限的几张照片中来了解辩经者的各种有趣的表情吧。



【哲蚌寺】

        哲蚌寺是格鲁派最大的寺院,当天正好赶上寺院在重新装饰外墙,有些寺院没有对外开放。据寺院负责维修的人员介绍,每两年寺院都会对外墙进行重新粉饰,而且要选择在他们认为是吉日的时间进行。一般是用牛奶加白糖另外再加涂料混合由人工一瓢一瓢的浇在外墙上,上面的则利用水管把涂料均匀洒在墙面上,当天估计有数百号附近的藏民参与。
    在哲蚌寺遇到了一件很是遗憾的事情,一位在寺院外清理地面白色泥水的藏民向一位游客讨要现金,游客没有理会,就在游客踏入寺院参观的时候,该藏民用扫帚将奶白色的泥水洒在游客的身上,游客转身看着这位藏民的时候,她却装着在扫地。这种现象将会越来越多,这也坚信了我的这一观点,经济发展与交流增加对藏区传统的习俗将会产生巨大的冲击,直到新准则的出现。



【大昭寺】

        相比于前面的色拉寺和哲蚌寺,大昭寺就是他们的前辈,藏传佛教还没有传入到拉萨之前就有了大昭寺。大昭寺在当地藏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每天从早都晚都有很多信众围绕大昭寺外的八廓街转经,也有很多外地的藏民推着小车临时驻扎在大昭寺外进行朝拜活动。

        这是当天见到的唯一一位围绕八廓街进行磕长头朝拜的藏民,深深吸引我的是他的这一双眼睛。

        藏式写真和藏式婚纱摄影成了这里的一种时尚。

        人家说我闲话
        自认说得不差
        少年的轻盈脚步
        踏进了女店主家
      不管是不是仓央嘉措写给玛吉阿米的,觉得倒是挺贴切的。站在店前,我在思考一个特俗气的问题,从布达拉宫到这里还是有挺长的距离,要绕过众多的民众夜会情人,仓央嘉措挺辛苦的。



【桑耶寺】

        桑耶寺是西藏历史最悠久的一座“佛法僧”齐全的寺院,在这里发生过很多影响藏传佛教的事件,历史上有八名佛教信徒在这里剃度成为寺院僧人,也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批剃度僧人,这就是藏区有名的“八觉士”。据说桑耶寺是为莲花生等僧人建造的,在殿内供奉着数百个形态各异的莲花生像。来这里参观的游客少,信众也少,到此一游心情比较舒坦。

        桑耶寺所在地区沙化比较严重,用消防车洒水降尘,也算一大特色。



【昌珠寺】

        昌珠寺规模不大,历史却很悠久,为松赞干布所建,据传说如果松赞干布携文成公主荣归故里的话,冬天就住在这里。在寺院的二楼见到了昌珠寺的镇寺之宝——珍珠唐卡。在这里没有见到不能拍照的提示,僧人很是悠闲、转经的藏民也很是悠闲。





◆图说旅程之高原生灵

        没有想到此行能拍到这么多的高原野生保护动物,属于意外收获。

        这是在山南哲古草原附近见到的四头藏野驴其中的一头。见到此驴的代价还是挺大的,在近四十公里没有铺装道路的草原上颠簸得让开车的女车手呕吐,此前只见过坐车晕车的,开车晕车呕吐还是第一次见到,车轮胎在这里也受了一点小外伤,还好在拉萨让轮胎店的小师傅补了补安全开回了家。藏野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这是在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区沱沱河站附近拍到的藏野驴。

        这不是藏羚羊,是藏原羚,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最兴奋的是能够在这样的光影下,在这样一个地点,拍到了他们。

        藏原羚与藏羚羊的区别是,藏原羚屁股上有白色的毛,黄色的尾巴搭下去就是一个醒目的“m”,还有藏羚羊的角更直。

        这群野生动物的个头比藏原羚大,体型也更肥一些,后经比对是雌性藏羚羊的可能性很大。





◆图说旅程之嘚瑟篇

        来到西藏拍人像片是必不可少的内容,寺院的色彩搭配非常漂亮、协调,是最佳的自然外景地,不管是否雷同、是否千篇一律,就尽情地拍吧!嗨吧!嘚瑟吧!另外提醒一句最好还是带一个外置闪光灯,尽管重一点,但很管用。

        不管怎样在布达拉宫都得来一张,这是一种仪式。

        傍晚的阳光照在色拉寺白色的墙面上,墙面返射的光是最好的补光。

        大昭寺的二楼也是一个不错的拍摄地。

        哲蚌寺外。

        茶卡盐湖早上厚厚的云层,让很多想一睹天空之境情景的游人很是失望,我倒是喜欢这样的天气拍人像,要不蓝天白云下,阳光一出来就是耀眼刺人,拍不出这种效果来。

自驾行程

出行装备

旅程攻略

      一、关于自驾行程安排
      自驾西藏拉萨不是唯一的目的地,否则不如飞机来的效率高。建议尽可能不跑夜路,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特别是早晨和傍晚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光,值得你停下脚步慢慢欣赏或拍摄。
      二、自驾注意事项
      ◆选择长假318进藏,一定要早出发,最好7点前到达雅安,如果雅康高速通车另当别论。长假期间318上的客流主要去往稻城亚丁、经新都桥去往丹巴四姑娘山等,进藏的车流不大。
      ◆318过西藏界到芒康县路况较差,小车拖底的可能性较大,要慢点开。
      ◆芒康出发要加满油,连续翻越两个垭口比较费油,由于芒康要8点后才能加油,我们大半箱油跑起来一路战战兢兢,到左贡见到加油站成为当天最幸福的事。
      ◆建议到达住宿地当天加满油,第二天早上加油可能要排很长时间的队,耽误时间,节假日尤为突出。
      ◆109部分路段由于冻土塌陷路面起伏较大,过昆仑山口到格尔木路况明显改善。
      ◆如果要住沱沱河,有一个诺拉宾馆不靠路边还算安静,标间不带卫生间180元。
      ◆长途行驶除了注意安全,还要按规定行车,路上限速的标准五花八门,稍有疏忽就等着收单吧
      ◆随车带些垃圾袋,收纳在车里产生的垃圾,随手往外扔垃圾,给自己拉低了好几个档次,也不符自驾者应有的形象和素质。
      三、关于高反及预防感冒
      高反主要靠适应,感冒要预防。一般高反通过一两天的适应就会消失,每天泡葡萄糖水喝。999感冒灵冲剂据说是高原治疗感冒灵药,我们两次高原之旅带的都是此药。其他缓解头痛的药及氧气罐均未用到。
      四、其他
      如果喜欢摄影,长焦必须带,可可西里保护区拍摄野生动物,藏区拍摄转经场面都用得上。

后记

      历时19天,行程8000公里,一路带着兴奋,也带着一丝忐忑从318川藏线到109青藏线。其间经历了担心油量不够而不得不控制在最佳油耗车速,也经历了在几乎没有铺装路面的山南草原上的颠簸,更是经历了将返程线路由214滇藏线临时更改为青藏线的局面。这种看似并不完美的过程恰恰就是自驾旅程的一部分,也许很多年以后记忆最深的正是这些。

      旅行西藏,感受人文甚至要超过欣赏自然风光,藏传佛教对西藏民众的影响,藏民族纯朴虔诚的特质都是每一个旅者最想了解和着墨的,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文中的观点也许非常肤浅和幼稚,但是自己的所思所想,绝非人云亦云。
      所见所闻中有所思所想,期望今后的旅行都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既然愿意就继续自娱自乐吧,把它们留给未来的自己。

本篇游记共含9627个文字,10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峰子 的图片:

漂亮

2017-10-19 21: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fenger502 发表于 2017-10-19 21:05:31 的回复:

漂亮

回复fenger502:川藏线确实很漂亮

2017-10-20 09: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片子真楱。LZ学历史的?

2017-10-24 10: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谷哥哥 发表于 2017-10-24 10:42:22 的回复:

片子真楱。LZ学历史的?

回复谷哥哥:只是对人文的东西感兴趣,特别是西藏人文感受要超过对风景的欣赏,也就准备的充分些。谢谢你的鼓励

2017-10-24 12: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峰子 的图片:

2017-11-02 16:2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