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胶片记录---应许之地30天

16
初一 (重庆) LV.10
2017-12-24 13:15 945/21
  • 出发时间/2017-07-03
  • 出行天数/32 天
  • 人物/其它

#写在前面#
闲散惯了,并不擅长用点对点的方式精确地记录地图轨迹,更喜欢用镜头去体会感性的世界,用交流去感受彼此的内心世界。本记只截取小部分想哔哔一下的所见所想,见谅。
出发前对此行的重点是与犹太人相关的历史,宗教,家族,生活和他们的世界观,尤其是三个教派的交集,矛盾,互相拆台的争议部分,结果却仍有不少遗憾。
应许之地,如果你是匆忙打卡式游览,你会非常非常遗憾。

#记录一些与犹太人的聊天在下面#
“在我们的信仰中可以对他们(指阿拉伯人),友好相处,不过,我们永远不会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们。”
“你们会看到有很多hei人生活在这里,他们也是入了我们的国籍和犹太教的,虽然我们并不传教,也知道他们撕了护照来加入是为什么,但我们可以选择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你们问圣殿山下那些持枪守护的军队是哪里的?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明明处在我们自己的领土里却归约旦管辖,而且我们犹太人不允许被进入,所以才觉得是其他军人在守护?其实你们错了,那就是我们的军队在守护着它,哪怕不能进入也要守护。”
“当哭墙流泪的时候,弥赛亚会带领着我们迎来第三次圣殿时代。你们看到哭墙上的泪痕了吗?”
“在我们犹太教派中,我是现代犹太教人,传统犹太教的人是不缴税的。”
“走遍了中国我想找一片像特拉维夫一样有那么细沙而且干净的海滩,真的没有啊!”
“我们都是战士,每个人都是。大学毕业后男生三年、女生两年的兵役,我们每个人都会随时保卫我们的家。”

拍摄工具:
相机:Nikon F3   Leica MM
镜头:Zeiss Distagon35/2   85/2
胶卷:Kodak Vision2 5201

2017年7月-8月
第一段:落地本古里昂机场先去了耶路撒冷,全是徒步的密集宗教点6天有些紧张和疲惫,盛夏的天气决定中午最好用来休息,傍晚后除了犹太区都不太安全。
最后一天趁周末安息日去了伯利恒和巴以墙。
第二段: 特拉维夫4天用来休整。从各种严谨和密实的穿衣风格秒回满街的比基尼和肌肉运动男,绝对适合度假和夜生活的地方,我保证你们都会爱上这里的沙滩。
第三段: 沿海岸线北上抵达海法,预计3天,这是唯一一个安息日公共交通不休息的城市。
临时增加3天:继续沿海岸线北上接近边境,阿卡古城,这是我最爱的一座城。
第四段: 租车自驾戈兰高地和加利利湖周边提比利亚和拿撒勒等,一周。
第五段: 从加利利湖南面、约旦西北角的口岸入境,一路向南,10天。
约旦南面过红海埃及,因故取消埃及行程,回天朝。

本古里昴机场位于耶路撒冷特拉维夫两城之间,时间距离都在30分钟,首选了耶路撒冷,这个几乎只能徒步游走的圣城,给予它最充裕的时间和精力。

抵达第一天已近傍晚,选择住在雅法门附近,犹太区会带给我更多的安全感。出门,城门洞里这个带着满身流浪的气息在表演,这是这个国度最常见的乐器,和大卫王手里一样。

耶路撒冷,哭墙,犹太人

从酒店出来近5点,太阳仍然酷热毒辣。走近西墙广场,我就被偶尔行人中的黑色燕尾服长短的礼服和礼帽,还有黑色裤子和皮鞋包裹着的各年龄段男人们吸引着,他们天生方便面小卷的毛发有银色、金色、黑色和灰色,都把耳际的头发留的极长,长到能辫起来,匆匆走路时都在耳朵边各色飞舞着,很是抢眼。他们是犹太人。就这样我跟着他们一直追逐,直到被一个旁边的声音喊停,我愣了半天,听了三次才明白,这是男人去向上帝哭诉的入口,女人的在那边,囧死。听过的历史喂了🐶 ,举起相机就忘了

哭墙---远处是各方向的安检口之一,永远都停放着军方的车辆、站着持枪上堂保卫的士兵

耶路撒冷,苦路14站起点

周五下午,耶稣受难、受审、殉道、复活的苦路14站的教徒排着长长的队随着他们的人流穿梭。

圣墓教堂内庭,重曝了一张,当我看到这位教徒虔诚地祈祷时

圣墓教堂入口---特别的选了这一张,因为当时经历了一位主教大人的小插曲。
耶路撒冷期间,曾三次去这里闲逛,只为在那几千年的石头台阶上坐着发呆也是好的。这是耶稣殉道和复活的地方,14站苦路的终点。站在这里想等一位基督徒,果然从门里走来一位主教,胸前挂着巨大的十字架,比我手掌还大,我仓促地举相机,准备按快门,就在这时,取景框里见到他的微笑摇头,同时举起一根手指也左右摆着,那神态没有指责、没有严厉、甚至也没有怒气,反而有教育一个孩子般的耐心和期待,其实我知道我来得及按下快门,之前早已测好光调好所有该有的数值,我却就这样放下了相机,心甘情愿的,然后我也抱歉地笑了笑,他走到我跟前,从包里摸出馍馍还是饼,没看清楚,再扯下一块来塞进我的嘴里,又摸摸我的头,我根本来不及思考和拒绝,像被奖励的孩子一样。这就是基督徒和犹太教哪怕拒拍的方式,相比阿拉伯人的野蛮和粗鲁,近三个月的经历,让我完全厌恶那些阿拉伯男人。
讲了这么长一段故事,是想说陌生人之间怎样才会给人最恰当的安全感。
就个人感受而言,碰到和经历的90%阿拉伯男人在我眼里被归为两类:缺乏文明和教养的,和稍微有点智商想用热情来哄骗游客钱包或者企图占点便宜卡点油的。所以,当我面对这些阿拉伯商人、司机、服务人员以及各种路边交集时,内心很被迫地永远都处在战斗防护状态。稍微对他们的热情和笑脸有一丝丝的松懈,心里还没来得及温暖,立即换来的就是让你更加失望的对他们的鄙视,比如:动不动就抛媚眼,动不动就用烂口语说你好漂亮,好喜欢你,讲好的价钱到站强迫要小费,根本没进行的服务也想添加费用,没道理可讲了立即说:‘我不会讲英文’。等你把手机录音的讲价语音放给他听并表示可以报警时,他又立即换一副小可怜的贱人面孔来求同情,哼哼,多五毛老娘也不会给你的,好吗!
和同行的小伙伴晚上闲得无聊分析过我们一路碰上的这些从事服务行业的阿拉伯男人的内心世界,我想他们是极度容易分裂的吧?从他们与生来的信仰和生活圈里,女人是被他们踩在脚底永世不得翻身,被欺压的。可现代社会中,处处碰到其他异教徒的女人,完全不可能顺从他们就不说了,还需要他们在所从事的服务中敬业地去付出,这种既想让这些女人们掏钱包,又不习惯要在女人面前显露职业性应有的恭敬和卑微时,他们会不会疯掉?心里对他们有这样的判断后,再面对这些阿拉伯男人有幻想、想耍赖或者耍诈时,我会比平时更强烈地不客气对待他们,让他们的内心早点疯掉吧。但却发现,这种横眉冷对的方式非常有效,这样的方式也完全与礼貌和素质无关,作为女性游客在阿拉伯区域,甚至这是保护自己和与他们保持距离最好的方式,那就是真的不必客气!
反过来说犹太人,他们的状态该怎么形容呢?哪怕是服务人员,并不十分的热情,却也不冷漠。除非你需要他们的帮助时,否则他们会给予你们最大限度的宽容和存在感,以不打扰你的一切为前提。走在他们身边,你会发现他们总在专注着自己手上的事,或者是工作,或者是家务,或者是祈祷,又或者是自己在独处着自娱自乐,总之,这样的状态反而给予我无限的安全感,也让我更愿意尊重他们的生活状态。
如下图中,公交车上的老人,安静地坐在那里,玩着当期报纸上的数独游戏,用笔仔细地做着记号,他应该近70岁了,这个充满智慧的民族,这个让我对他们的勇气充满敬意的民族。

圣殿山---曾经很不理解在非阿拉伯国家和区域对清真寺建寺间隔距离的严格要求与限制,这次耶路撒冷特拉维夫仅仅两地的氛围对比,立即明白了个中缘由。这种各教派都认为是自己圣地的纷争和各种教徒云集的敏感区域,随时都充斥着极端分子的警惕眼神,比如圣墓教堂、圣殿山和耶稣出生的马厩等。对我们而言,即使走过耶稣殉道的苦路14站,依然不能像教徒一样充满了激动和敬仰,但我尽力在体会你们的虔诚。
在应急恶补历史时百度了圣殿山,虽然如今巴勒斯坦如斯,但圣殿山仍然被禁止犹太人进入,我都可以从旁观者角度理解这对于犹太教的痛苦和愤怒。。。

圣殿山---那块让三个教派争执了N年的石头,就在这个圆顶寺里面,我们不能进入,犹太人也不被允许进入。
朋友们问:都说耶路撒冷是世界的焦点,圣殿山那块石头又是它的中心,究竟你去看了是什么感受?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要怎么表达才最恰当,于是打趣:“那是三个教派都可以在那块石头上和他们的神面基,并得到神旨的地方。”

清晨去橄榄山顶拍日出,脚下是犹太人的墓地群,对面是耶路撒冷老城的金门(那个被石头堆砌封闭的门)金门外面是阿拉伯人的墓地群。这样的墓地对峙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太长,省略吧:)

耶路撒冷,两个博物馆,一整天的时间。被阉割的中文版语音系统+拍译软件+历史故事记忆。每到一个地方尽量用充裕的时间先泡博物馆,其实是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另外提前推荐一个位于特拉维夫大学里的博物馆,对于展现和还原犹太人的生活面貌做得非常立体生动。

Bethlehem`s Apartheid Wall---‘巴以’新闻高频词,居然也有‘拆’,瞬间get到笑点,真是佩服大天朝的游客,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们了

安息日,从耶路撒冷伯利恒大巴车程40分钟。路上就看到醒目的、红色的进入🅰 区的标语,那一刻还是有些失去安全感。(这种区域关于A的分类请百度)

旁边用数码机的伙伴,随手赠送了我们一张现场:)

第二段:抵达特拉维夫

雅法老城,坐在海边的咖啡馆等日落,

特拉维夫白城,包豪斯建筑群。以色列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5.9(约RMB12)随处可达,google地图精准

去找寻《货币战争》中神往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痕迹,卡梅尔街、逛卡梅尔市场……我不是个爱逛街的类型,却在这里流连街头小店,迈不动离去的脚步

咖啡馆楼下就是那个充满着星座标识门牌的老街,路灯亮起时,老街的石头闪烁着温暖的光---同行的小伙伴索尼单反拍摄

#插曲---被严查# 从特拉维夫海法的火车站安检,翻箱倒包折腾完胶卷不被X光扫描后顺利转身通过,正收拾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lady......passport,有点楞神的瞬间我猜到原因:今天的吊带露出了后背的纹身文字……果然!重新把我那一堆不能过机器的胶卷拿出来再检查,就差没给我一个一个拉出来了,还有随身小包,那个警官瞅着眉头很仔细很慢翻阅着护照每一页。为了不惹出更多的麻烦来,完全不能去正面回答对于这个文字的国度有着怎样的看法和理解的敏感问题,只能解释这个文字于我只是一张漂亮的图片,并不清楚其中意义。两位持枪警官的脸比刚才已经十分的严肃和警惕,我知道他们的枪是子弹永远上膛的,那绝对不是唬人般的存在,幸好还长着一张东亚人的脸,不然被取信的程度会低到曝

海法巴哈伊空中花园---这是我并不太喜欢的一个点,但是在进入教堂内部时碰到一个曾在天朝留学的学生,听他讲述这段历史更有趣味。位于迦密山顶,每天9点开放,看到这样的顶光,连举相机的心情都木有,到此一游罢了,我更喜欢站在远处海军基地和该地区最大的深海海港边回望迦密山的夜景。
这是一个极小众的教派,这个耗资巨大的空中花园全部由教徒出资援建和维护,他们从不接受非教徒的任何形式捐赠。说到教徒,比如天朝的潘石屹夫妇就是这个教派的门徒之一。

沿地中海沿线继续北上,近黎巴嬾边境,去了海蚀洞,返程来到Acre古城,一瞬间就决定要计划外地停留下来,结果成了我此行最爱。

选了这家Akkotel,因为迷恋这种能触及年龄的极老旧的石头房子,走进城门就在右边-----该图来自网络

酒店大堂的挂画---阿卡老城旧貌

酒店前台

老城三面环地中海,海岸线伴着日落的逆光,美不胜收

柱子客栈,因施工要关闭一周。偷偷翻跃隔离标识和门栏进入,正值太阳斜照

Acre古城,据考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不仅有保存完好的地上城市,还能看到已经出土原貌如初,并仍在挖掘的地下十字军城堡。

整个以色列西部地中海海岸线上的古城、铁路、隧道,对边境的军事意义来说更重要,这也正是古城地上地下复杂格局的由来。

#小插曲# 这次出来📷 丢了两次。第一次放在特拉维夫大学的长椅上半小时后才想起。第二次放在路边店内一张沙发上,17小时后想起。每次都惊慌失措,结果都安然无恙。

心情太美好,吃完的淡菜壳也能剥成花🍸

阿卡海滩的少年

Amiad Kibbutz Country Lodging路边的公交站台----启程进入以色列北部,没有直达的公交工具,高峰时段45分钟一班,其他就要2小时左右,该段选择了租车自驾

夕阳把加利利湖和远处的戈兰高地照得浮光矅金

湖边餐厅

晚霞伴着归帆片片,湖水七彩流溢

在提比利亚停留的四天,打开猫头鹰APP按图索骥搜索排名前四位的餐厅,这是我们爱的一家,虾和牛排都好吃

提比利亚住了两个地方,一家是犹太人的历史博物馆酒店,另一家就是青旅,很推荐这家。
以色列境内住的唯一一家青旅,推荐的原因是老板娘有提比利亚周边自驾游的很多线路,楼下就是停车场(周四晚8点起到周日停车场免费),步行海边和老城均在5分钟,该店也有单人双人和三人间,其它和拉萨的青旅类似。但这里的氛围更多是各国旅行者的混合交流体。比如他们会问到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我们会问到他们的圣殿山等等敏感问题,但彼此都能够感觉到并无恶意的好奇心。

拿撒勒

迦百农

八福山

鸡鸣堂

五饼二鱼堂

戈兰高地---Annan coffee,google导航输入这个位置能更顺利到达

#中东绞肉机# 远方正叙利亚黑门山,中间就是著名的‘眼泪谷’,以军曾在此用一个团的兵力抗击叙利亚两个师的兵力,易守难攻显而易见。

现在还能看到的重武器机位,我是完全看不懂军事类的,只能弱弱的理解为拍照占领的机位差不多吧

在提比利亚期间,碰上一起新闻事件。关于两名三年前被俘的19岁士兵,三年后宣布其作为俘虏的身份死亡而引发的。官方、军方及媒体在城市广场的一个抗议活动。

以色列的新闻媒体记者efish抓拍到当时的我,充满强烈好奇心的我完全没注意到这个过程,看到他传来的照片时,心里顿生感激。

#洗礼# 这边是以色列,河对面就是约旦,很窄的河域

离开以色列前的最后一站:#洗礼# 以色列之行从耶路撒冷约旦河洗礼18天匆匆结束。正逢周五,下午2点已经进入安息日前的不工作状态,前往侯塞因关口进入约旦境内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约旦部分,再续

本篇游记共含5663个文字,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初一 的图片:

楼主把控光与影的技术能力很强!

2017-12-24 14:31

引用 初一 的文字:

约旦部分,再续

期待楼主的街拍!

2017-12-24 14:33

好的,抽时间一定继续

2017-12-24 15: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初一 的图片:

2017-12-24 18:58

2017-12-24 20:54

引用 初一 的图片:

拍得漂亮

2017-12-24 21:55

2017-12-24 23: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生命线 发表于 2017-12-24 21:55:12 的回复:

拍得漂亮

回复生命线:谢赞

2017-12-25 16:2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7-12-26 23:03

引用 xiaofeiniu2008 发表于 2017-12-26 23:03:57 的回复:

回复xiaofeiniu2008:

2017-12-27 14:46

引用 樱花雪🌸 发表于 2017-12-24 23:48:15 的回复:

回复樱花雪🌸:

2017-12-27 14:46

引用 生命线 发表于 2017-12-24 21:55:12 的回复:

拍得漂亮

回复生命线:

2017-12-27 14:47

引用 烈酒 ≈ 发表于 2017-12-24 18:58:48 的回复:

回复烈酒 ≈:

2017-12-27 14:47

引用 生命线 发表于 2017-12-24 21:55:12 的回复:

拍得漂亮

回复生命线:

2017-12-27 14:48

大屠杀博物馆不可以拍照啊而且实在不忍心拍

2017-12-28 20: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June Lam 发表于 2017-12-28 20:58:33 的回复:

大屠杀博物馆不可以拍照啊而且实在不忍心拍

回复June Lam:有阻止拍照的保安人员,但也并不是所有隔间都不让拍,根据内容来。历史是应该记住的,只是经历的国家会采用怎样的方式面对

2017-12-29 12:58

很不错

2018-01-02 10:34

谢谢

2018-01-02 13:59

引用 冈仁波齐 发表于 2018-01-02 10:34:06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冈仁波齐:

2018-01-02 14:00

引用 初一 的图片:

可恶与可怜

2018-01-03 12: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L大𠃍心龙 发表于 2018-01-03 12:03:21 的回复:

可恶与可怜

回复L大𠃍心龙:是的

2018-01-09 23: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