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库拉岗日到曲登尼玛,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喜马拉雅山麓

5634
白宇 (北京) LV.31
2018-01-23 19:03 7.8w/718
  • 出发时间/2017-09-27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一切的起因,都源于好友汗斯的这张照片:
在一个山顶的岩砾堆上,汗斯举着登山镐,白雪皑皑的群山之巅,折公错三神湖自北向南躺在山谷间,如同镶嵌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三颗清澈的蓝宝石。
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我就把库拉岗日徒步之行列入自己的旅行计划,本来打算2016年十一假期前往,但因为临时决定跟尼佬一起带队走赞斯卡,只好延期一年,2017年秋天,第五次来到西藏,目标直指库拉岗日。

“那些日出与月色,那些吃过的大餐,看过的电影,去过的远方……让你在计划时开始盼望,享受时神怡心旷,体验后念念不忘——就算作为谈资,经历也比实物要好得多。与其谈你拥有的车,不如谈你曾越过的山,曾渡过的河”

不可错过

羊卓雍措,普莫雍错,库拉岗日雪山群,白马林错,介久错,折公错,过拉卡日雪山,普南雪山和鲁拉娜雪山群,冲巴雍错和玛桑岗,多情错和卓木拉日,岗巴县城的日出看喜马拉雅雪山群,曲登尼玛冰川圣湖

此行收获之一,便是这一系列喜马拉雅山麓东段中段的雪山,或许曾经在一些帖子游记里读到过它们的名字看见过它们的照片,但纸上得来终觉浅,走过一段旅行,这些雪山已经和我生命里一段时光交织在一起,每当回想起这些雪山的身影,同样翻出来的,还有当时灼热的阳光炙烤脸庞的感觉,印度洋暖湿气流穿过亚东缺口的风吹拂在耳畔的声响,嘴唇的干燥肚子里的饥肠辘辘,身体的微微疲乏,还有精神的无比舒缓......当这一切感官都跟随回忆的视角牵动起每一处神经末梢,所有走过的路途遥遥,也就在这方寸时光里鲜活起来......

这次旅行我写了两篇马蜂窝专栏:
1.风雪库拉岗日:http://www.mafengwo.cn/traveller/article.php?id=2146
2.曲登尼玛冰川,星球美丽泪痕:http://www.mafengwo.cn/traveller/article.php?id=1984

队伍成员

前排:我
中间自左向右:洛水,伟情,香姐,季爷,阿寇,深兰
后排自左向右:yak,老怕,达沃斯

我,伟情,季爷,老怕四个人去年十一一起走过赞斯卡
(见蜂首游记:少有人走的路——【秘境赞斯卡】http://www.mafengwo.cn/i/6235982.html

洛水是伟情在北京的朋友,去年也出了印度机票但最终未能成行
yak是我认识最久的北京诗意栖居咖啡馆老友
达沃斯是老怕很多年的驴友
阿寇,香姐和深兰都是通过旅行论坛认识招募

Day1 拉萨集合

9月27号 星期三 晴

早晨5点左右昏昏沉沉醒来,然后背着沉重的徒步包去值机,飞往拉萨的飞机上也是昏昏沉沉眯会儿觉,到达拉萨是上午9点多,本来要等季爷,洛水和深兰的,但她们的飞机都或多或少晚点,可能快12点才能到。
我就自己先坐了机场大巴前往市区。第五次来到拉萨,完全没有高反,看到贡嘎机场附近的山都觉得亲切,到了布达拉宫广场东边的机场巴士终点站,我直接背包步行前往唐卡酒店,香姐昨晚就到了,她今天跟阿寇住唐卡,我则过去她那儿放下行李然后洗个澡。

中午出门,跟半年前认识的邓雅文一起去海怪深夜食堂家吃中饭,这个重庆姑娘辨识度超高,在拉萨这边电视台工作,穿了一身藏族服饰,再加上已经晒成小麦色的皮肤,非常有风情,是我的菜。只不过言语聊天之间,她跟我经常是互怼互调侃,

下午我们又去大昭寺旁边的刚吉餐馆的二楼天台喝甜茶,视野很好,拉萨的慢生活就是晒太阳喝甜茶发呆。后来yak跟香姐也过来一起喝茶聊天,一直磨蹭到晚饭时间,再一起去神力时代广场4楼的一家川菜馆吃晚饭,伟情,老怕,阿寇三个人还没有到,我们剩下的队员都碰头了,达沃斯是初次见面,一看就是老驴,而季爷则是跟我一起旅行次数最多的姑娘,上次见面是一起走的越南

大家简单吃点,晚上各自分工去准备明天的出发。我和达沃斯,季爷还有深兰去采购徒步的食物,yak跟洛水则去火车站的神州租车取车,包括伟情下了飞机之后等了阿寇一起也去了租车点。

采购完毕之后,达沃斯回旅馆休息,我跟季爷和深兰则去布达拉宫广场逛逛,虽然已经是第五次来到西藏,但还是会被布达拉宫的夜色吸引,距离十一假期还有几天,游客并不多,故地重游的时候,总会找回很多过去的回忆,曾经拥有过的那些故事,就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我晚上去了曾经泰国认识的小伙伴惠婷开的六七小筑客栈住宿,明明很困但却睡不着,莫名感觉焦虑,这种睡眠不好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Day2 拉萨 → 羊卓雍措 → 打隆镇

9月28号 星期四 晴转多云

起床后我打车前往八廓街的唐卡酒店,香姐和阿寇的房间还多一张早餐券,可以享受一顿丰富的自助早餐。租的两辆车里有一辆停在唐卡酒店,我和阿寇香姐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然后yak开车带我们去跟其他人碰头,中途顺便把老怕顺上车。
到了碰头的地方发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一辆车坐5个人,我们的行李后备箱还真的比较难塞下,有些女生的东西真的太多了,费了很大的劲才装车完毕,等到出发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

yak,我,洛水,季爷,深兰一辆车,在前边带路,走机场到了贡嘎县,然后往右拐,在岗堆县遇到第一个检查站,问我们去哪里,我们说羊湖,检查站的人说去羊湖往曲水县那边走,翻传统的岗巴拉山垭口,我们解释说要去东拉乡,检查站交警才登记我们证件放行。

大部分游客都是走岗巴拉山口去羊湖,而我们这次则选择一条小众的路线,翻海拔4700多的加若拉山垭口前往羊卓雍措然后顺时针转湖。

几乎没有什么游客,也没有什么往来车辆,天堂般的风景,被我们队伍独享!

全天的行程大约从湖的12点钟方向转到8点钟方向。过了加若拉山垭口之后,开始能看到湛蓝的羊卓雍措湖面时,大家的心情开始变得高昂兴奋,加上天气晴朗,云的影子让湖面的颜色变得更加色彩斑斓,西南方向的宁金抗沙雪峰也清晰可见。

接下来继续顺时针绕湖,因为赶路连中饭都没时间吃,到了东拉乡之后,我选择偏离主路的轨迹往湖边开,虽然会多开一些路,但这段路沿着湖畔开会更美,只是路况比较一般,沙石土路,但风景是绝美,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辆车,是来婚纱摄影的,不得不说比甘巴拉垭口那些拍婚纱照的选址更迷人。

我们在公路靠近湖边的地方走走停停,拍了第一张也是全程唯一一张10个人都在镜头中的合影。我还会爬到湖边的小山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羊湖,颜色鲜艳得跟假的一样,让我想起当时骑行阿里北线看色林错的感觉。

要是姑娘们的衣服再鲜艳一些就完美了!

像是世外桃源

只是最后要从另一头回归主路时,发现,路竟然断了,没法开,我当时提议把垒起来的石头推开,铺出一条路,但这样做显然不靠谱,最后为了安全起见,大家不得已原路返回,回到东拉乡之后,再继续顺时针转湖。
此时已经下午4点左右了,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在萨隆寺附近的小镇买东西,以及在一处湖畔高处停车解手,几乎一直都在赶路。

湖边的路在这里断了,只能掉头

不过即便坐在车里,看窗外的风景也是绝美,有一段湖面,湖水静谧,倒影清晰,连同视线尽头里的山峦,形成一幅完美的对称图形,天空之镜一般魔幻,而即便下雨的时候湖水成为深绿色,也非常漂亮。

傍晚开始下雨,但湖水的颜色依然很蓝!

这一路阿寇状态非常不好,一直高反晕车,还下车吐了几次,而伟情则是一直坐在副驾驶座睡觉,我们到达巴纠错湖边时已经是傍晚,夕阳将影子拉得很长,后来又在湖边公路上遇到成群结队的羊群,不得不停车给羊群让路。

但是夕阳逆光中的牧羊人,他们爬满皱纹的脸上依然精神矍铄,从容淡定地一边驱赶羊群一边接受我们的拍照,史诗一般的场景,我和季爷想到去年走赞斯卡的时候被一群牦牛淹没的场景,也是尘土飞扬。

最后几十公里路是天黑赶路,到达打隆镇时也不知道进入城镇的道路,险些就要开过头,一直在路边问人,才缓缓驶进黑漆漆的城镇,好在有藏民家庭旅馆,条件可以将就,旁边也有一家云南菜馆可以吃腊排骨。
同行的女生里,伟情和阿寇均有不同程度高反,深兰和洛水状态也不好,我们开始担心后天即将开始的徒步之行,并且随时做好改计划的打算。晚上跟同住这家旅馆的另一波驴友聊了很多,他们都是90后,两男三女,这次是豆瓣上结伴的队伍,然后一起来西藏旅行。

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有活力,相处也很好,晚上吃完饭大家不是各回各房间,而是一起在大厅里喝甜茶聊天,像极了我年轻时候背包出行在路上与陌生人交流的热烈画面。
他们明天去40冰川,也是我们徒步完库拉岗日之后我们要走的路,但是客栈老板娘说现在十九大即将召开,边境地区管得很严,40冰川和普南冰川都不让去,道路上边防警察设置了哨卡,这下我心里还蛮忐忑的,辛苦大老远赶来,如果最精彩的一段路线不让走,真的是比较遗憾。

Day3 打隆镇 → 普莫雍错 → 洛扎

9月29号 星期五 多云转阴

清晨的打隆镇格外安静,我们吃早饭的时候,昨晚遇到的那一拨要去40冰川的小伙伴已经先行出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去成。
我们吃完早饭之后差不多10点出发,今天行程不赶,第一站就是普莫雍错,海拔4980米,从打隆镇出发经过几个村子之后,就开始一段盘山公路,路过村子时我们还是很小心翼翼的,因为yak说只要撞到一只羊或者牦牛或者狗,就要赔偿两万,所以两辆车开得都非常谨慎。

到了垭口之后,出乎我的意料,并没有下坡,垭口就是湖边,果然是海拔近5000米的高原海子。
天气不是很给力,不是晴天,南方地平线上有很多云,传说中能看到七座雪山的普莫雍错在阴天里是深蓝色,东南方向能瞥见库拉岗日的一角,然后是湖东南最近的一处雪山,看来接下来几天的天气堪忧啊。

阴天里的普莫雍错

我们在垭口停车片刻,就前往普莫雍错东北边的推瓦村,这里是俯瞰湖面的最佳观景点之一,村子建在高处湖面大约20米的一块高地上,村子尽头是一座寺庙,依着湖岸悬崖而建,大伙儿就在这里休息,yak拍了几张很有feeling的姑娘们的照片,我也找季爷当麻豆拍了一下黑冰羽绒服的广告片。阴天,湖水的颜色并不像昨天羊湖那般梦幻,不过墨绿色和深蓝色也有一种别恙的魅力。

紧接着我们又开过湖的东岸,在驶向洛扎县之前,我们在岔路口先往下索村的方向开了一段探探路,因为库拉岗日徒步结束之后我们要从这里去普南冰川和40冰川,路还不错,是新修的水泥路。
沿着普莫雍错南岸,从地势较高的地方可以看到整个湖泊如大海般宽阔蔚蓝。探了大约不到10km的路,调头,开始前往洛扎县,翻越海拔5360多米的蒙达拉山垭口,垭口虽然云雾弥漫,但过了垭口还是能看到库拉岗日的山尖在云层中显现着其凌冽的形状,要是蓝天该有多好。

下午的计划是轻徒步,从扎日乡的劣温寺出发去库拉岗日大本营的冰川,原来以为车可以开进去,后来发现车只能开到寺庙,从寺庙出发到大本营冰川以及冰碛湖,还有8km左右,徒步肯定是来不及的,但我在地图上看到这里距离东边的一条冰川末梢的冰碛湖并不远,直线距离大约是4km,应该可以走到。

普莫雍错南岸公路回看普莫雍错和卡若拉山

我觉得今天的行程很宽松,太早到洛扎县城也没什么意思,便想着还是自己去徒步玩一下,让大伙儿自己开车去洛扎,我徒步出来之后自己搭车去,后来达沃斯,阿寇,香姐都表示愿意徒步,于是yak也留下来殿后。另外一辆车的五个人在老怕带领下先行前往洛扎

在海拔5338米的蒙达山口,终于看见茫茫云海中轮廓依然犀利的库拉岗日群峰山尖,悬浮云端,幻境一般。

爬山途中回望劣温寺

实际上走的,要比直线距离更远更复杂,需要翻过三个山脊,可以选择走直线翻山,爬升多一些,也可以选择走等高线绕山,爬升少,距离远,我按照自己的体力走在最前边,yak殿后,大约走到一半时,我等到达沃斯上来,一起前进,但没多久他发现距离比他想象要远时,他选择返回下撤,并说遇到香姐和阿寇也会带她们一起下撤。
我则一个人速去速回,天空偶尔还下起下雨,最终走到冰川末梢堰塞湖的高地上,俯瞰时,却有点失望,因为地形问题,看不到冰川,堰塞湖也只能看到一部分,而且阴天湖水的颜色很浑浊,从我这一侧往湖边的山坡非常陡峭,也很难走近,只能居高临下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然后匆匆返回,不想让伙伴就等。

返回的路遇到下坡时我几乎用跑的,回到劣温寺,却发现只有yak和达沃斯在,两个女生呢?!
达沃斯告诉我他返程时候遇到香姐和阿寇,但香姐不听劝硬要继续前行,阿寇也只能跟着她一起,我返程时候也没遇到她们,山上没信号又联系不上,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爬上去找两个人。(就当是为一个月之后的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比赛做拉练了!)

又饿又累,本来都想见面之后劈头盖脸地训斥一顿香姐,但是担心和焦虑渐渐占据上风,以至于我最后找到她们时,心里还是比较庆幸开心的,人没事就好,我也犯不着生气,就当高海拔越野跑训练了~

当时已经5点多了,其他小伙伴已经担心到准备报警了,当事人两女生倒是很淡定,她们说其实没有迷路的危险,山坡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远远看到几公里之外的扎日乡,但是就是害怕万一扭伤脚或者高反,不过人没事就好。

我是饿得只能先吃达沃斯拿给我的红枣垫垫肚子,经过两道检查站之后,终于来到洛扎县城,安顿好住宿之后,几个人一起在附近的川菜馆吃晚饭。
下午徒步的时候阿寇还是神采奕奕,结果这会儿坐完车到洛扎县似乎又有点高反,也没来吃饭,进屋就睡着了。
我们开始担心明天徒步的行程,并且按照现状压缩了一下第一天的徒步行程——车开到白马林错湖边,第一天徒步介久错,第二天回到停车场然后前往折公错,第三天体力好的翻垭口,体力不好的返回白马林错停车场。

Day4 洛扎 → 白马林错 → 介久错营地

9月30号 星期六 多云转小雨

库拉岗日徒步第一天

徒步行约7km,海拔爬升300m,露营地海拔4680m

达沃斯帮洛水调整背包背负

上午吃过早饭之后再给车子加油,大家把徒步不需要带的东西(比如充电器,电脑之类)寄存在洛扎县的宾馆,达沃斯帮女生们调整背包背负系统。
出发时已经10点多,沿着洛扎雄曲峡谷一路往东,顺河谷而下,路况还不错,但就是有时不时的路面塌方,大约30多公里之后拐向色乡,路窄,但风景慢慢好起来,山坡上多了很多绿色的植被,云雾氤氲仿佛仙境。

到了中国不丹边境的喜马拉雅山区,空气中的水汽变得饱满。昨儿大家还在担心从色乡通往白马林错停车场的路会不会很难走,今天开上去发现,其实虽然是土路,但还是蛮容易开的。

到达处圩村的时候大约12点多,这是走进库拉岗日徒步之前最后一个居民点,我们在这里找了一户小卖铺吃午饭,一部分人吃泡面,一部分人吃碗面,多云的天空随着我们一点点靠近山里而变得阴霾,心里一直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那就是,天气不好!

大家情绪还不错,只是时间有点紧张,于是我又重新布置了一下徒步计划:
原计划是——从白马林错停车场出发,轻装往返介久错,回到停车场扎营,明天从停车场重装徒步前往折公错。
新计划是——从白马林错停车场出发,重装徒步5km,前往介久错营地扎营,明天徒步10km,上午原路返回,下午去折公错营地。

午饭之后大家开车到了白马林错停车场,距离白马林错湖边大约只有几十米的距离,非常近。大家开始背上各自的重装行囊,女生的包都不重,除了睡袋防潮垫之外其他物品自己斟酌,男生分摊公共物资和食物,我的包很沉,因为背了两个帐篷——自己的和香姐的,外加炉头,气罐和食物。

走出去几十米就来到了白马林错旁边,一汪清澈的湖水总算让大家看到了期待已久的风景~

达沃斯的架势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老驴

我指着南边一座山告诉大家,爬上山坡,翻越山脊,就能看到介久错,今天主要的爬升就是这座小山,300米左右,即便如此,队员们还是特别特别吃力,尤其是深兰,洛水,伟情三个女生,体力是远低于普通户外旅行者的。
yak负责殿后,他们在爬山时便远远落在后边。我在前边跟阿寇,香姐,季爷一起开路,我在最前,每个人之间保持着视线可见的距离,相差不超过100米,因为山坡北面没有明显的路迹,所以在云雾缭绕能见度不高的情况下,必须有人在前边带路保证大方向的正确性。

我最快一个到达山脊,而山脊南侧就是一条明显的下山路通往介久错的三湖和二湖,远远甚至能看到今晚扎营的介久错营地,直线距离也就3km左右,但这段路让很多人都很崩溃。
首先是天气不好,细雨一直在侵袭,季爷甚至还让我早点扎营避避风雨,她以为我们今天的营地就在山顶。
我则大致跟达沃斯指了一下徒步方向,让达沃斯带着阿寇,香姐和季爷先走,我去帮助队伍后边的人。

站在山脊,西南方向就是介久错,凯乐石这件羽绒内胆的冲锋衣保暖和防水性能都超好,越野跑鞋在这种天气中会很快会湿,但湿得快干得也快。

放下自己沉重的背包,开始往回跑下山,接到伟情和洛水之后,让她俩把背包都给我,我一前一后背着两个包,走向山顶,感觉姑娘两个包还没有我一个包沉。
到了山顶之后,我又继续下去帮走在最后的深兰和yak,yak坚持自己背,我则把深兰的包背到山脊,yak是为了殿后收队,而深兰的体力让我比较担忧。
我毕竟也是跑山帮的越野跑运动员,体力比较无敌,今天的徒步路线虽然不到7km,但我折返很多次,爬升会多出许多。

队员之间的体力差异可以从这张图里显示出来,女生中阿寇和季爷的体力最好。

为了帮队员过河,这条小河我来回折返了7,8次

我回到山脊之后,背上自己的包,快速下山,追上前边几个队友,然后一起沿着介久错三湖的北面朝着西边前进,在三湖和二湖之间过河,然后沿介久错二湖的南岸继续往西,远远看到湖边一片凸出的绿草滩,那就是营地。
但是过河比较麻烦,我寻觅了很久才找到一条过河的路,一个接一个小心翼翼地跳石头,然而在最后一块石头,因为石头本身比较滑,而我的包又很重,导致我发力起跳的瞬间滑了一下,可以说不是跳过了河,而是摔过了河,右小腿擦伤,左脚踩进水里全湿。
顾不得那么多,我放下背包,开始帮队员们过河,回到来时的河对岸我选择另一条跳石头的路,很方便,但从北往南过河,还得是我一开始选择的路,而每次最后一个石头的时候我都有点心虚,让所有人小心石头滑。

前序队伍的达沃斯,香姐,阿寇,季爷过河之后,老怕说他在这里等后边的人,让我们先往营地走。我们五个人走了1km之后,我又跟达沃斯明确指了一下营地位置,让他先走。
我则放下背包,返回过河点去帮yak,伟情,洛水和深兰过河,主要是为了帮女生把包背过河,在此期间老怕和yak跟我一样都不同程度地掉进水里,湿了鞋子。
大家暗暗发誓明天返程的时候都不愿从这里过河了。

其实过河之后一直到营地的乱石滩才是不堪回首,我背包太重重心不稳,加上石头湿滑,我一共滑到了两次,每次滑倒之后都很难爬起来,因为背包太重,后边不得不小心翼翼。

事实证明之前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我们重装徒步到介久错营地的这6km多,最慢的人就已经走到了快天黑。即便是轻装徒步,往返也肯定来不及,而且介久错营地露营之夜让我们有幸看到了库拉岗日主峰。

差不多跟达沃斯同时到达营地,也没来得及喘口气休息,就开始搭帐篷,达沃斯本来是想一个人睡自己帐篷的,考虑到10个人只有5顶帐篷,他便让阿寇跟她混帐。
我和达沃斯把三顶帐篷搭好之后,三个女生先到,香姐钻了自己的帐篷,我就喊季爷跟我混帐,5个人各自在帐篷里先暖和一下避避风雨。
我把湿了的鞋子脱下,在帐篷里烧热水煮牦牛肉干,帐内温度一下子很暖和,季爷湿了的冲锋裤上都开始蒸发着水气。

只有季爷笑得出来

阿寇体力也很不错

休息一会儿之后,我又光脚穿着湿了的鞋子出去接剩下的人,老怕已经到达并扎好帐篷,我去接伟情,洛水,帮她们背包。
到了营地,伟情和洛水先进我的帐篷跟季爷一起休息,她们都有点体力透支身体发冷。最后我又去接yak和深兰,他们在队伍最后,总算在天黑之前到达营地,深兰已经走到意识模糊。
yak随口说了一句他要跟深兰混帐不跟洛水混帐,后来洛水就哭了,坐在帐篷里很委屈,甚至背着包走出帐篷到河边去哭,季爷过去安慰了很久。我倒是蛮郁闷,不理解她哪里委屈了,可能这样的徒步对她来说还是太辛苦了吧。

大家饿得一个个没胃口吃饭,都呆在帐篷里不愿意动,夜晚只有我和yak,老怕在帐外抽着烟,吃点儿东西。
我还打了头灯去山坡上俯拍了五顶帐篷的夜景,可惜阴天没有雪山,没有月亮,没有星星,阴沉的天气让心情也滚烫不起来。
不过气温倒是没我想的那么低,我裹着黑冰G700的睡袋一直觉得很热,后来跟隔壁帐篷觉得冷的阿寇换了睡袋,我用她的大红唇B700睡袋,也还是觉得热,毕竟现在的气温是在零上。

Day5 介久错 → 白马林错 → 折公错营地

10月1号 星期日 晴渐多云转阴

库拉岗日徒步第二天

徒步约14km,海拔爬升700m,露营地海拔4740m

昨晚断断续续下了一夜的雨,今天起来时发现睡袋外侧,内帐内侧都比较湿,拉开帐门,外帐顶上的水就漏了下来,这一夜小雨的天气也是没谁了。
我在帐内打开气罐,烧水煮咖啡,顺便让火干燥一下湿漉漉的帐篷,探出头去看看外边,库拉岗日的日照金山其实已经显现,只不过隔了一层云雾,看得非常朦胧,然而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雨雾背后的库拉岗日日照金山

我穿上干的袜子和湿的鞋子,开始在帐外活动,云层渐渐散去,东边的阳光一点点亲吻着我们这片露营地,而雪山那头也慢慢开始云开雾散,山腰虽然一直有云,但是库拉岗日的顶峰一览无余显现出来。
久违的阳光让大家心情也开始变得热气腾腾,清晨一个多小时的高原紫外线,就足以让我们的帐篷睡袋完全晒干。

介久错的颜色也开始变得鲜艳,湖水的绿倒映着雪山的白,库拉岗日主峰在云雾缭绕中探出头来,英姿勃发。雪峰铿锵有力,冰湖静谧柔软,山上的刃脊和乱石尽显荒蛮,一切都是我想要的样子。

而黄色的草地,绿色的湖水,白色的雪山还有蓝色的天空也让这世界变得鲜艳多彩,我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开始拿着相机拍营地和雪山,让季爷当模特拍了帐篷里睡袋的照片,这也是当时黑冰赞助我睡袋时提的小小的要求,此后洛水客串模特晾睡袋,深兰当模特裹着睡袋坐在帐篷门口,都是很好的“广告片”。

8点大家陆续起床,却一直到10点钟所有人才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出发。前半段是原路返回,走昨天来时的路回到白马林错停车场,我跟达沃斯一开始妄图爬到山坡上寻路,但发现除非爬到山脊,否则切山坡走一样很难,于是我又回到湖边,继续跳石头。

对于户外徒步来说,天气的影响真的太大了,无论是对于风光还是心情。

经过早晨太阳的的照射,今天的石头没有那么湿滑,我跟阿寇,香姐走在最前边,在介久错的二三湖之间,为了避免在第三湖的南岸继续跳石头,我们还是选择过河,也就是完全照着昨天来时的路走,过河之后,路就好走多了,也结束了湖边乱石路的噩梦。

帮助两个姑娘过河之后,我们三先走,达沃斯和老怕负责后续队伍的过河任务,翻越介久错和白马林错之间的山脊时,看到介久错南岸山坡上也有几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是另外一支重装徒步的队伍,我们便开始隔空喊话聊天。
总得来说库拉岗日还是比较小众的景点,即便是到了十一游客也并不会很多。

远处冰舌末梢的冰碛堆中间是介久错第一湖,需要爬到山坡高处才能看到。

等我们到了山脊最高处,卸下背包开始在俯瞰白马林错的角度拍照时,其他队员才刚刚过了河,我们第一梯队的速度是真心快。
接下来也不着急下山,趁着天气还ok,两个姑娘开始脱衣服拍照,当然不是全裸,而是穿着运动bra,阿寇是练健身的,脱衣有肉的节奏,肌肉线条很牛逼,摆的pose也超级酷,彰显力量之美,而即便不是晴天,只要没有云雾,莲花生大师的魂湖——白马林错还是非常清澈梦幻的。

我们大约在这里玩玩拍照20多分钟,远远地也能看到北边折公错第三个湖的一线蓝色,折公错的湖面高度要比白马林错高出近200米,那也是下午我们将要前进的方向。玩够拍够了之后,我们瞄准了白马林错停车场的方向下山,到了车里先烧水然后煮了两袋山之厨,作为我和阿寇的午饭,香姐决定不继续徒步了,今早大部分人都决定知难而退,回到停车场之后结束徒步,坐车下山住宾馆。

等到季爷下来后,她也决定不继续前行,因为天气不好,让我意外的是达沃斯这个老驴居然也放弃,老怕因为胃不舒服也不愿意继续接下来一天半的徒步。
最后只有我和阿寇选择继续前进。阿寇体力很好,而且意志坚定地表示这次出行就是为了好好徒步,而两三天前她还是身体状况最差的那个!
于是下午两点钟我和阿寇整装出发,为了完整地走完这次库拉岗日徒步行程。从停车场出发,一路向北,这条通往折公错以及卓木拉垭口的徒步路径非常明显,路也好走,前边两公里多是爬升居多,可以很清楚地回望白马林错。

等到可以看到折公错时,今天的主要爬升路段就已经结束,剩下的是沿着湖边走,一直走到折公错的二三湖之间,有一处紧挨着折公错第二湖南岸的营地,今天的行程比我们想象还要轻松,一路走走拍拍,四点左右就到达营地。
路上还碰到一个向导带了三个轻装背负的游客,应该是白马林错停车场出发一天往返的行程。下午的天气没有上午那么好,尤其是我们到达营地之后,雾气开始一点点弥漫,偶尔下着小雨。

让人意外惊喜的是,今天我们不用扎帐篷了,因为就在折公错三神湖营地,有一顶牧区藏民的黑帐篷,里边柴火炉子,毛毡被褥,水壶脸盆一应俱全,我们只需要拿出睡袋裹在身上就可以舒舒服服睡一晚,这黑帐篷遮风挡雨的效果可比露营帐篷好太多了。我跟阿寇坐着一边休息一边聊天,外头依旧阴雨,到得早却也闲来无事,阿寇提议用牛粪生炉子,炉火会大大提升野外露营的幸福感。

我一开始并不积极,因为当年贡嘎徒步的最后一晚,我就是跟阿宽,郁童在一间藏民木屋里度过,当时有柴火和牛粪,但是我和阿宽弄了很久也没把炉子生着。阿寇很积极,反正天黑前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也加入帮忙一起生活,干枯的灌木作为引燃物,讲牛粪慢慢点着,灌木烧得很快,牛粪往往来不及点着就已经灭了,但这次我们有汽油!
我们在牛粪堆旁边找到一壶汽油,用瓶盖一次装一点儿,火堆快要熄灭的时候就倒点汽油进去助燃,大约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牛粪堆的炉子终于熊熊燃烧起来,相比于炭,牛粪烧得更快,需要时不时添加,而且烟也比较大,帐篷里还蛮呛人的。

天色慢慢黑下来,帐篷的主人估计今天是不会过来了,我拿着水桶去湖边接水,吃完饭之后还烧了热水洗脸,相当舒服,然后跟阿寇分享着我那瓶威士忌酒,聊各种旅行故事,这样的夜晚还很舒服,晚上把两个睡袋一个用来垫一个用来盖,和衣而睡,相当暖和,就户外而言可以说是五星级舒适了。
只不过半夜里外边一直传来类似野猪的哼哼声,而且还一直在磨固定黑帐篷的木桩,弄得有点心神不宁。
我心里还挺感谢阿寇的,要不是她愿意跟我一起徒步,如果只身一人在这荒郊野外,心里应该也会瘆得慌。

Day6 折公错 → 过拉卡日垭口 → 浪洛公路

10月2号 星期一 多云转雨雪

库拉岗日徒步第三天

徒步约24km,海拔爬升600m,回到洛扎

昨晚一夜都被不知名的野兽搅合地睡不安生,终于等到7点多的黎明到来,我是想起来看日出或者日照金山的,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外边一片雾海,近在咫尺的折公错和稍远一些的过拉卡日雪山也只是隐约可见,郁闷!
阿寇要去上厕所,我先她一步走出帐篷,就是想确认一下周围没有可疑的野兽,比如野猪。之后烧热水,洗脸,吃山之厨的土豆牛肉盖饭作为早餐,时不时出帐篷走走,蓝天若隐若现,但是山谷里依然被一阵一阵的云雾侵袭,能见度不高。

我们打包好行李之后,不到9点就出发,这样可以在爬垭口的路途中尽可能走慢一点,一来节省体力,二来可以时刻等待天气好转,正常2小时就能到达的垭口,我们磨磨蹭蹭走了3个小时。
一路上将折公错三神湖都甩在身侧脚下,当云雾散去时还是可以见到清澈湛蓝的湖水,尤其是最靠近冰川的那个冰碛湖,有一缕细细的瀑布从冰舌末梢坠入湖中,像是传说中的九天瑶池。阴云天气里,能看到一点湖面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我计算了一下路程,认为只要1点半之前翻过垭口,都能在5点左右完成徒步全程,所以现在其实不着急过垭口,因为过了垭口就看不到折公错三神湖了。
我带着阿寇一起转头攀上冰川神湖东北方向的山脊,当时汗斯拍摄的那张经典的折公错三神湖的照片应该就是在那边的山顶拍摄。

还需要爬升大约150米,路不好走,一段是草甸一段是松散的片状岩砾,我们选择一块稍微平坦的草坪,在海拔5200多的地方搭起了帐篷,并且在帐篷里点着气罐,帐内温度不错,挡风保暖,我们在此休息,等待天气好转,只要确保下午1点半之前翻过垭口就行。

也就只能拍到这样的,三神湖- -

搭好帐篷后阿寇先吃午饭,我则背着相机继续往上爬,探探路,到处是砾石板的山脊不太好爬,石头也比较滑,但并不危险,我大约爬升了100米,从这个角度能够完整拍摄折公错三神湖——如果没有云的话。
当时心情真的很沮丧,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这个观景点,当年汗斯他们走库拉岗日所拍摄那张经典照片的位置,可是天气却如此糟糕,能见度非常差,很快云雾涌起来什么都看不到,变本加厉地开始下起雪来,我穿着夹着羽绒内胆的冲锋衣并不觉得冷,但是风雪一直呼啸,我干等着也没意思,于是便先下撤回到帐篷。

帐篷外开始飘雪

云看样子是不会散了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这雪一直下了至少5个钟头,我和阿寇在帐篷里呆到下午一点,也没有见天色要好转的样子,一路陪我们一起徒步的狗狗趴在雪地里,背上都积满了雪。
放弃了,天气是不会好转了,我们只能在风雪中收起帐篷,然后开始下撤回徒步主路,然后翻越垭口,两小时的雪已经让垭口呈现出白茫茫的一片,注定与过拉卡日雪山无缘,剩下脑海里只想着早点走出去。

到了垭口发现,不知为什么有人用石头垒了一堵矮墙,似乎是不让徒步者经过,当然这堵墙并不能阻拦我们翻越,到了垭口下边100米处,又见一堵石头垒的墙拦在路上,可能以后库拉岗日是真的要修成景区吧,垭口都不让翻了。
到了海拔低的地方,雪渐渐成了雨,我也把相机塞进了背包里避免打湿,在垭口以北的过拉卡日营地,还有几个游客扎了帐篷,可能是要等到明天日出,可这一下午的冰雨可有他们受的了。
拉卡日雪山观景营地下边有一段山路很陡,之后都是沿着冰川溪流的平缓路,4km之后成了宽阔的机耕道,海拔下降到4500米以下,也走出了乌云,能见到太阳,我身上都快湿到内胆的冲锋衣也终于可以晾干,阿寇步行速度还蛮快,不需要我经常停下来等她,经此一次徒步,我觉得她是我认识的重装徒步的姑娘里体力最好的一个了。

昨天就跟yak说晚上5点到浪拉公路的出口处接我们,而我们恰好在下午5点走到公路上,等着yak来接,他们刚刚出发,大约20分钟之后,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影,原来今天yak带伟情和季爷一起去色乡附近泡温泉了,也才刚刚回来,他们今天的行程很悠闲,却不知高海拔的地方我们被风雪雨雾淋得很惨。

心情还是挺低落,此次旅行的重头戏,徒步库拉岗日,却感觉很狼狈。
晚餐大快朵颐毫无吃相可言,除了达沃斯老怕和深兰其他人都在,伟情和洛水看上去恢复得不错,精神很好,还陪我和yak喝了些拉萨啤酒,但我真的很困,回到旅馆之后就只想睡觉,从10点半便睡昏迷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半,这是此次旅行以来自己睡得最舒服的一晚。

Day7 洛扎→普莫雍错→卡若拉垭口→江孜

10月3号 星期二 多云转晴 

上午从洛扎县城出发,又是两道检查,边防证身份证都要检查,非常繁琐,前后只差一天,但今天库拉岗日的天气就不错,至少我们在翻越蒙达拉山口的时候,回望库拉岗日,主峰是露出来的!
也就是如果我们晚一天进山徒步的话,今天就可以在过拉卡日垭口看到完整的折公错三神湖以及过拉卡日雪山全景了,就差这么一点点缘分。

我心情也是特别纠结,觉得自己千辛万苦过来徒步,却因为天气原因悻悻而归,实在是很难受,可能是我的预期太高,或者我的旅行目标太过执着了,但还是想下次找11月份左右的时候,拉上几个真正热爱徒步的同伴再来走一次库拉岗日,就像第一次稻城之行的遗憾,在后边两次稻城之行都得到了完美的弥补。

蒙达岗日

翻过蒙达拉山之后,天气又转晴,我们原计划是去普南冰川和40冰川,但是之前也得到消息现在那边都被封锁不让游客进入,我们还是想去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从普莫雍错西边走普玛江瑭县回到打隆镇,沿着普莫雍错南岸从东往西开没多久,便来到一片地势较高的公路边,回望阳光下的普莫雍错,那样湛蓝的湖水真让人心醉神驰!

把车停在路边尽情拍照,yak还特意趴在地上拍我脚上那双凯乐石飞翼跑鞋的特写,照片命名为:“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yak坐拥姑娘们的照片,他的原话是:不怕被老婆看到!

到了下索村,我们就被拦下来,登记身份证驾驶证,登记完之后居然告诉我们不让过,不让过,真的不让过!!!真不明白不让过还颇费周折登记干啥。
今年十一出行真是诸事不顺,先期队员高反,库拉岗日天气不佳,现在普南冰川和40冰川之行也完全泡汤。在路上我们还碰到另外两车人,其中一个哥们儿下车打招呼说想跟我们一起走去普南冰川,这会儿大家只能悻悻而归时在湖边拍照。

好在今天天空晴朗,普莫雍错比我们来时的那一天更美,湖面辽阔蔚蓝,北方的宁金抗沙雪山和东南方的无名雪山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姑娘们站在车顶随便摆个pose都是经典,还有一张yak坐拥6个美女的照片。

后来我们又开到湖边的地方,一处天然形成的沙堤隔出一片宁静的水泊,构成天然的镜面倒影,我在这里拍了全裸的照片,然后季爷也在这里穿着运动bra摆拍了几张,但只有我,yak,季爷三个人来到湖边,其他人都在车里呆着,可能出发时第一天第二天大家已经把羊卓雍措和普莫雍错的蓝色都看够了吧。

一路又开回打隆镇,在之前吃过的餐馆吃午饭,然后往浪卡子方向开,进入浪卡子通往江孜的S307省道之前,又是一道检查哨卡,今天这已经是第四次下车登记检查过关卡了。

时隔三年半,再一次回到熟悉的路上,2014年5月,正是走S307从江孜到浪卡子,风雪中翻越卡若拉山口,如今故地重溯,天气晴好,确实完全不同的景象,我之前根本不知道卡若拉山垭口两侧是两座高耸的雪山,宁金抗沙雪峰和卡若拉冰川是那么耀眼。
我们在垭口附近找地方停车,却只有我和香姐徒步了一公里多,爬升150米左右到达卡若拉冰川面前,尽管冰川末梢已经退缩到距离景区门口至少500多米的地方,但站在巨大的冰川面前还是能够感受到其震撼。

回程时他们的车子已经开到了景区下边两公里,并且不愿意上来接,我无所谓,反正我不在乎走这两三公里的路,毕竟风景很好。最后还是yak好心开车回来接我们,他们也不是故意不等我们,而是因为卡若拉冰川景区前后一公里都不允许停车。

我们上车后,在前边又跟老怕的车汇合,回望雄伟的宁金抗沙雪峰,我跟小伙伴们说:“3年前我骑中尼公路的时候来到这里是阴天还下雪,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漂亮的一座雪山的存在!可见天气是多么重要!”
两辆车继续往江孜县城方向赶路,过了满拉水库也没怎么停,本来我还想拍一张跟三年半前同样角度的照片呢,感觉大家只想着赶路,对看风景没有任何欲望,这也是让我颇为闹心的原因。


三年半前骑行中尼公路时路过满拉水库时候的样子

江孜县城前,是今天第五次下车检查登记身份,无语了。找旅馆还算顺利,200块钱一间,虽然离市中心隔了两条街但反正我们有车,接下来一起去找吃饭的地方,大家重口难调,季爷,洛水不怎么吃辣,但是在西藏主要还是川菜馆,不吃辣都不行,我们选择了一家竹笋鸡,这顿饭吃得比较爽。
席间我还挨个儿敬酒打了个圈,基本上提到了每个旅伴对于我来说都意味着什么:比如,老怕是我旅途中遇到最合拍的“老年人”,达沃斯是我旅途中遇到的重装徒步最专业的老驴,阿寇是我旅途中遇到的重装徒步体力最好的女生,轻装徒步体力最好的还是小柒,深兰是我旅途中遇到的最宅最懒最不愿意下车的姑娘,季爷是我旅途中最合拍也是跟我一起旅行次数最多的女生......洛水,伟情,yak都属于北京原本就认识的朋友便没有再多说。

晚上去看了看宗山城堡的夜景,然后回去休息,本来还说晚上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去套怕叔和达沃斯的八卦的,结果晚上也没有人组织,yak在群里喊了几句,只有达沃斯送小西红柿过来给我们吃,然后洛水也过来拿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的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情节,总觉得这次出行大家并没有真正玩到一起去。

Day8 江孜→冲巴雍错→多情错→岗巴

10月4号 星期三 晴 中秋节

从今天起规定了早晨集合时间,超过集合时间到达的请大家吃早饭,于是,8点半,大家神色匆匆都背着背包赶到了楼下车旁边,基本没人迟到,接着一起去吃早饭。
8点半集合,9点半吃完早餐出发,一路向南前往康马,路上又遇到了三处检查站,真是闹心,在西藏旅行比出国麻烦多了,每天得全体人员下车登记身份检查边防证N多次。

今天游玩的第一站是冲巴雍错,距离冲巴雍错还有十几公里的时候,玛桑岗雪峰就已经矗立在群山之巅,巍峨壮观,冲着雪山方向开去,到了冲巴雍错湖边,有一处哨所,我们算是自投罗网过去登记,守卫公安收了我们的身份证,让我们就在湖边附近玩玩,不能往里走,因为有部队已经在普南冰川那边驻扎了。

冲巴雍错

于是,我们只能靠腿,一路沿着湖边往东走,渐渐能看清冲巴雍错全貌以及玛桑岗雪山,逆光下,雪山倒映在湖水中很梦幻,但湖边的湿地到处都是溪流和水泽,很难走,有一处小河只能选择涉水而过,我膝盖以下的鞋子袜子裤子全湿,但也方便了。
接下来可以不用避开湖边的水泽滩涂,甚至可以走进湖里,方便拍摄,阿寇,香姐,季爷跟随达沃斯还有yak一起走过来,姑娘们拗着造型,我们拍着倒影,季爷和香姐都是脱了鞋走到湖中拍照,阿寇更是跟我一样直接穿鞋走进水里

回到车上时,一辆从冲巴雍错东边更靠近雪山的岔路开出来的川A的车辆告诉我们里边视角更好,我们才醒悟原来这边哨所根本不检查车辆,于是我们也开车往里走,自东向西在顺光的视角看整个湖面和雪峰,果然漂亮很多。

深兰穿了裙子开始走T台,yak手动对焦的相机拍得很吃力,而我大多都在拍季爷。这边视线虽好,但唯一不爽的就是风特别大,下车一会儿就会很冷,玛桑岗雪山东边一些侧峰,山顶的云层像被冻在雪山上一样,笼罩着山脊,相当神奇。

一直玩到中午1点,终于告别冲巴雍错,我们开始寻觅吃午饭的地方,最后在嘎啦乡的一家川菜馆吃了饺子和混沌。从这里往西边走,路过嘎啦错便是前往岗巴县,但在去岗巴县之前,我们还需要往南开一段走去看多情错和卓木拉日雪山。

玛桑岗和冲巴雍错

吃完饭,继续往南开几公里,便可以看到多情错,相比于冲巴雍错,多情错更想是一片水泽,湖边是颜色鲜艳的红草滩,白色的盐碱地和绿色的草甸,栖息着各类水鸟,水面似乎在慢慢退缩,平静如镜,倒影着东南方向一排雪山。

远眺卓木拉日雪山

最雄伟的便是南方的卓木拉日,这也是老怕此行最期待的雪山,我们沿着湖的西岸一直往南开,通过一片积雨云,然后等待着卓木拉日的珠峰从乌云中探出头来,一直开到了多情错的南岸,才等到乌云褪去,卓木拉日雪峰傲然天地间,不虚此行。
折返的路上,我们也多次停车,在多情错湖边看野鸭野鹤等水禽怡然自得,湖面如镜,天光云影通透地让人神清气爽,湖岸西边的山丘上则是边防解放军正在操练演戏,果然靠近边境地区还是不太太平。

本来这个湖名字是藏语的音译,叫多庆措,不知哪位文人骚客直接将名字翻译成“多情湖”,一下子为这片水泽赋予了浪漫的含义,而且还立碑为证,不过多情错真的是水草丰满各类水鸟的湿地天堂。

从嘎啦乡往岗巴县城的110公里路,我们差不多开了三个小时,因为路况很烂,全土路,而且多处坑洼不平,开起来尘土飞扬,跟那些大卡车错车时候,我们就像驶入一团沙尘暴一样,害怕从尘土中钻出时会穿越到另一片时空。

经历了这110公里的折腾,我们的车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最后通往岗巴县城的一段路,已经可以看到南方泡罕里,岗城耀和卓木玉雪山在夕阳中沐浴着金光,像是一个个泰坦巨人,但对于司机yak来说,正对着驾驶座直射的光线让他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而且前窗玻璃很脏,更是让能见度下降到没法开车。到达岗巴县城时已经快8点。

唯一一家像样的酒店神水酒店,没有洗手间,姑娘们不太愿意,后来绕了县城一周才知道,所有的旅馆都没有洗手间,这个县城都是用公厕的,我们再回到神水酒店时,前台的人干脆不愿意把房间给我们住,无奈我们只能选择条件更差的一家邛崃旅馆,非常简陋,但我无所谓,因为在藏区旅行我住过比这差得多的地方,安顿下来之后终于可以去吃饭,是旅店老板姐姐开的一家邛崃餐厅,大盘鸡和水煮鱼的分量都很足。
今天中秋节,yak还带了莲蓉双黄月饼,也算是过节了,同时还是伟情生日,可惜似乎大家觉得旅途疲惫,也没什么心情喝酒,老怕这一路胃都不舒服,精神状态一般,也就我和yak比较闹腾一些。

Day9 岗巴→曲登尼玛冰川圣湖→日喀则

10月5号 星期四 晴

虽然很困很累,但想着这次出门旅行还没看一眼雪山日出未免也太多遗憾,于是7点10分挣扎着起床,拖着yak大一号的徒步鞋(我的鞋昨儿在冲巴雍错全湿了),往岗巴县城西边观景台的山坡上走,寻找到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

从西边的日玛纳雪山和珠峰东坡,到正南方向的干城章嘉群峰,曲登尼玛雪山,再到东边的泡罕里雪山,岗城耀雪山,卓木玉雪山,可谓一片喜马拉雅雪山长城,非常壮观,最先被晨曦点燃的是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东北雪壁被阳光染成淡红色,成为整个世界苏醒之前灰暗色调里最鲜艳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实天气不算冷,只有没戴手套频繁按快门的手指会有点僵。

这里或许是国内难得的雪山日出观景小镇,唯一的缺憾是,距离雪山确实太远了,最近的曲登尼玛雪山也在四五十公里之外,珠峰更是有百公里远。

看完日出之后,回到旅馆,打包行李装车,今天也没有人迟到,大家一起去旅馆老板姐姐家,也就是昨晚那家邛崃饭馆吃早饭,稀饭馒头鸡蛋包子,简单但管用,之后这一天会比较辛苦。

9点半便出发,是最近这段时间出发最早的一次,到昌龙乡的一段路也是土路,路况比昨儿好不了多少,但是从昌龙乡到曲登尼玛寺这段路,虽然没铺上柏油但总体非常平整,周围视野也很开阔,偶尔可以见到一些野生动物。

一路开向雪山,右手边的日玛纳雪山也离得不远,大约1个半小时之后,到达曲登尼玛寺庙。从曲登尼玛寺到东西圣湖的路更是新修的柏油路,两个山谷里的停车场,距离两个冰湖分别都只有1.2km的直线距离。
西藏传说里,莲花生大师和空行母益西措杰曾经来到这里,觉得这片雪山形似一根金刚杵,于是赐名“多吉曲登尼玛”,而雪山脚下的曲登尼玛寺,正是莲花生大师出藏时路过岗巴所建,原名多吉尼玛寺,而我们来到这里,不仅仅只是为东圣湖和西圣湖……

即便如此,第一个东圣湖和曲登尼玛1号冰川,洛水和深兰都呆在车里没有下车,我真是完全不理解她们此次出行的目的,难道就是换个地方吃饭睡觉玩手机吗?第二个西圣湖和曲登尼玛2号冰川,更是只有我,达沃斯和季爷三个人去,其他人都不愿意再挪动脚步。
但我和季爷一致认为:这次曲登尼玛冰川圣湖之行,确实是整场旅行最高潮的一段。

想要到达冰川,必须先绕过冰碛湖,无论是东圣湖还是西圣湖,湖左边的岩屑坡都非常陡峭,无路可走,右边的山势稍缓,贴着湖边勉强可以走。一开始我们徒步前往东圣湖,从停车场大约步行20分钟就能走到湖边,而冰川就躺在直线距离一公里的南边。


我并不确定能否沿着湖边走到冰川上,只想着能靠近一些去观赏巨大的冰舌末梢,果不其然,艰难地沿着湖岸走了近半小时,距离冰川仅剩不到百米的地方,一处陡峭的岩壁拦住去路(上图右侧),往山上攀爬绕行或者是抓着岩壁走,都有掉进冰湖的危险,我想着还是安全第一,只能返回。

接下来继续来到西圣湖停车场,这次整个队伍10个人里只有我,达沃斯和季爷三个人选择下车徒步前往湖边。停车场往前一点儿便是浴池,许多当地人来这里用富含矿物质的圣湖山泉裸身洗浴,就是为了能够治愈身体病疾。
我和达沃斯刚刚迈上阶梯就见到右前方十几米外一个全裸的妇女正在擦拭身体,饱满的乳房格外显眼,怎么说呢,不觉得色情或诱惑,只感受到大山怀抱中滚烫的生命力,我跟达沃斯不敢多看,径直上山。

徒步一公里多,爬升150米左右,我们来到西圣湖边,眼前的景象与刚才的东圣湖相似,但比东圣湖更美,也许是海拔更高的缘故,西圣湖有相当一部分的湖面结了一层薄冰,水面上还漂浮了数以千计大大小小的冰块,仿若冰雪奇缘里的仙境,稍微大一点的浮冰非常坚硬,我试着抛掷十多公斤的石头砸向冰块,却只砸出来一点点冰渣,脑海里突然想到泰坦尼克号撞冰山的场景。
观察了一下湖右岸似乎有比较好走的小径通往冰川,为了不留遗憾,我决定再次尝试接近冰川,并且喊达沃斯和季爷一起,季爷说先看我是否能走过去再说。

这次湖边的路比刚才东圣湖的要好走,甚至湖边窄窄的沙滩上可以看到其他徒步者的脚印,走了20多分钟后我终于来到冰川脚下,刚好遇到三个人从冰川上走下来,他们嘱咐我不要太靠近冰舌末端,很不稳定,持续有碎冰断裂坠入湖中,但是可以放心大胆地沿着冰侧碛往高处爬。
我踩在稀松但冻得坚硬的土坷垃上一点点爬升(其实土层下边也是冰),左手边是洁白的冰墙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另一侧是脏兮兮的冰碛和砾石,泾渭分明,相对来说大陆性冰川要比海洋性冰川更加干净,比如贡嘎雪山海螺沟那种海洋性冰川就会比较“脏”。

回望湖边一个红色身影,是季爷跟过来了,而达沃斯则不知去向。在季爷爬上冰川之前,我先自己往高处攀登探探路,接触到这浩瀚连绵的巨大冰体,才由衷感慨大自然造物主是多么不可思议——时间和引力,宇宙中最伟大的两样东西,让粒雪盆里的积雪一点点结晶成冰,千万年的光阴飞逝,冰川就像是寒冰利刃,一点点切割着地表高耸磷峋的山体,水凿石穿,冰削岩碎,冰舌融化汇聚成冰碛湖,或者直接潺潺成溪流,回归到整个星球的水循环之中。
冰川是这个美丽星球地质变迁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我小心翼翼地站在一座小冰山边缘,回望来时的路,冰川尽头是乳蓝色的圣湖,而雪山的方向,这一道坚不可摧的冰雪长城一直绵延到山体高处的粒雪盆。

等季爷上来之后,我们便尝试着爬上冰川拍照,也意识到冰川有多美丽就有多危险,远看洁白光滑的冰面,其实表层都是粒雪冰,密度低呈白色,因为风化和水蚀的作用形成细细密密的冰棱,尖锐如针,很容易划破手指,我和季爷都没有戴手套,爬上爬下几回,手掌和手指都被划破了几道小口子,冰川表层下边,经过充分挤压和重结晶的冰川冰才真正彰显极寒之美,那些幽蓝色翡翠色冰洞,冰隧道和冰裂缝才让人着迷,千万年来她们就在这里孤独地熠熠生辉。
我们就爬到了两处冰裂缝,分别是翡翠色和幽蓝色,在阳光下半透明的色彩光泽都很纯粹,简直美得让人不敢靠近,生怕玷污了这份圣洁。如果带了冰爪和冰镐,其实可以在冰川上走得更深,但这样其实比较冒险,冰体坍塌或者冰裂缝滑坠的危险无处不在,我们拍照的时候,也不敢靠近冰墙边缘,光是时不时传来的冰块挤压的隆隆声就已经让人心虚了。

出发之前季爷还问我,有哪些徒步路线可以近距离接触冰川,我说这次旅行就会有啊,普南冰川和四零1号冰川,可以直接走到巨大的冰墙上,也是这次我们线路的精华。结果到了洛扎县发现悲剧了,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和有关部门的规定,边境线附近的普南冰川以及附近喜马拉雅北坡冰川一律禁止进入,别说通往两条冰川的公路直接设卡封路,就连普莫雍错南岸从下索村到普玛江塘乡的一段县道也不让走,我们想远远看一眼鲁娜拉雪山的增岗日和康普岗都没机会。

相比于普南冰川和四零1号冰川,曲登尼玛1号2号冰川(又称冦拉岗冰川)虽然体量偏小,但是更加精致,且灵性十足,可以说是教科书一般的冰川地貌:高耸在视线最高点的是雪峰山尖,北坡雪线之上是粒雪盆,两侧脊刃之间是冰斗,冰川盘亘其间,海拔落差好几百米,冰舌末梢有着明显的断裂面,暴露出冰川年轮的纹理,都是时光的烙印,冰碛湖散发着静谧而寒冷的气息,蓝得有些不真实。

我无比庆幸自己最终还是选择试探性地接近冰川,季爷也觉得她跟着我过来是正确的,因为此行从一开始她就特别希望能够近距离感受雪山冰川,普南冰川和40冰川的遗憾,被完美地弥补了,然后我在这里拍下了自己此行的第二张裸照,更加震撼。

不过那一道翡翠色的冰裂缝真的太过美丽,我们都准备离开了,还是决定要去凑近了去拍张照,季爷当模特,小心翼翼地在陡峭的冰坡上横切,然后一边一只脚跨在冰川裂隙上,跟身后那一抹绿色的自然晶体完美合影,摄影师也表示心满意足。

无比庆幸,在东圣湖尝试走近冰川失败之后,最终在西圣湖跟曲登尼玛冰川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普南冰川和40冰川的遗憾,被完美地弥补了,只可惜其他几个小伙伴不愿意上来一直都在车里等待,我们也不好意思让队友等太久,意犹未尽也只能匆匆返回。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两点半,估计车里的人等得很着急,我和季爷匆匆下山,3点15左右回到车里,yak,洛水和达沃斯似乎都比较淡定,而老怕他们那辆车早已先走一步,已经在岗巴县城喝羊肉汤吃午饭了,显然,比起午饭来,这次冰川之旅才真正让我知足。

先是原路返回到岗巴镇,然后上了柏油路面,一路前往日喀则,告别了雪山,风景开始变得单一,只有途中一段能看到宁金抗沙雪峰,此外还有三处检查站需要过,真是够了。到了日喀则,终于住上了舒服的宾馆。

我去房间时没有拿背包,忘了给yak说,yak还一直在车里等着我拿背包,后来他回到房间见我一脸淡定在修图,估计气坏了,然后我们吵了一下,大致是关于这次旅行大家很多的分歧,以及我作为队长应该做和没有做的,我也对这次旅行感到很不爽,就是因为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一样,跟去年赞斯卡相比,这次简直是一盘散沙,很多人只知道只好点儿住好点儿,玩手机,坐在车里根本懒得动,我也有点无奈。但事后冷静下来想想,其实这么多人能一起同甘共苦,也是缘分~

吵完也没事,大家晚上一起去日喀则一家藏餐厅吃藏餐,说好的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也没人响应,吃完之后就是各回各屋休息,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Day10 日喀则 → 拉萨

10月6号 星期五 晴

早上yak和伟情把车开出去洗车,我们11点左右从日喀则出发,一路赶回拉萨,这一段318国道的风景并无亮点,而且还有三道检查站。

从12点多开始大家就在关注有没有停车吃饭的地方,本来尼木乡过去之后有一排餐馆,但当时开在前边的老怕他们车压根没有停的意思,最后到1点左右我们才在路边找到一家川菜馆吃饭,而且是前后5km内唯一一家餐馆,这也是这次边境雪山之行所有成员最后一次一起吃饭,因为晚上季爷和洛水就要离开了。

吃完饭继续前行,到曲水县的时候我和yak下车休息抽烟,让季爷想想是跟我们一起去拉萨吃晚饭还是直接去机场,她选择直接去机场,入住预定好的酒店,明天一早的飞机,也在这里大家跟季爷告别,洛水则先跟我们去拉萨火车站退票,然后再自己坐机场巴士去机场,她是今晚的飞机。

我们在唐卡酒店住下来之后,yak跟伟情去还车,老怕已经很饿了就拉着深兰一起去德克士先吃了点儿,然后逛街,达沃斯胃不舒服在酒店休息,阿寇和香姐去大昭寺逛了一圈也吃了点东西,说不饿。
最后晚饭就我,yak,伟情,深兰,老怕五个人一起吃,选在小肥羊吃火锅,公款里最后还剩的一些钱,大家干脆在群里发红包,最后我和达沃斯运气不错,抢了30多块钱。

饭后,买了板栗,大家去逛大昭寺,一轮明月在大昭寺背后升起,转经和求佛的人只顾磕着长头,广场上还有很多6,7岁的藏族小女孩兜售中国结饰品,我们几个走着走着就走散了,老怕和深兰转了一圈就回去了。
我和yak,阿寇转了一圈之后就在大昭寺正殿前坐下,等伟情和她的朋友转完三圈,伟情跟朋友告别后,跟随我,yak,阿寇一起去了海怪家深夜食堂。

海怪尽了地主之谊给我们品尝了好几轮精酿啤酒,大家也聊得很开心,我突然开始怀念这些年轻时候就认识的老友,虽然联系不多但是每次相见一起喝酒总是非常痛快。
阿寇和伟情都表示很羡慕海怪,能够自由自在旅行,在旅行中认识心爱的姑娘并且结婚,然后在一个喜欢的地方安顿下来,开着喜欢的店铺做着喜欢的生意,每年冬天都有足够的假期出去玩,这才是理想的生活啊。

Day11 拉萨

10月7号 星期六 晴

今天就是在拉萨呆着,早上先去吃自助早餐,出门时赶上深蓝和阿寇拖着行李出门,她们一起打车前往机场,刚好可以告个别,早餐后我然后洗澡出门,跟老怕,yak和伟情一起在光明茶馆喝甜茶,同座的还有三个拉萨当地的西藏人,他们说现在拉萨的房价已经很贵了,市中心片区到了2w一平,而更多有钱的藏民则选择去成都买房。

喝完茶回到酒店,伟情出发去机场,香姐去布达拉宫玩,只剩我,yak和老怕三个人一起去附近一家餐厅吃米线作为中饭,吃完又去大昭寺广场转寺,我逛到天堂时光书店里,买了几张明信片,分别寄给远方的朋友们。

回到酒店后,老怕和yak都在午休,我也困得不行睡了一小时,老怕4点钟出发去机场,我才醒,又是一次告别,这是连续三年十一假期我跟老怕一起旅行了,2015年的贝加尔湖,2016年的赞斯卡徒步穿越,再加上今年,以后应该还会有机会。

下午yak去小昭寺逛,而我则带上相机和三脚架出门,骑上摩拜单车,先去六七小筑客栈拜访惠婷姑娘,出发之前住在她客栈里,她当时要出门都没来得及聊天,这次特意去再叙叙旧。

6点多我骑车前往拉萨河南边,这是自己想做很久的一件事情,在拉萨南边的野山上俯瞰整个日光城,其实前四次来西藏就一直都有这个想法,但一直都因为懒没付诸实践,这次决心要拍拉萨夜景的全景。

这城市华灯初上

布达拉宫是拉萨这座城市的魂

将单车停在隧道入口处,然后开始寻觅上山路,找了许久也只看到防止山体滑坡的铁丝网,无奈只能沿着铁丝网爬上,然后沿陡峭山坡而上,一直来到大约300多米高的一处水利设施的房屋,在架好三脚架之前,我还特地去研究了一下下山的路,不然天黑之后就完蛋了。

从日落到夜幕降临,我一个人独享着这特殊的视角,在快门声里看整个拉萨城华灯初上,空气变得安静而寒冷,等不到月亮升起,8点半左右我开始打着头灯摸黑下山,凭着山野经验总是能找到正确的小路,顺利一路小跑下山,徒步走过隧道,发现来时我停在路边的那辆摩拜单车还在那,安安心心骑回市区。

去了海怪家的深夜食堂,给海怪讲安娜普尔纳徒步的路线和攻略,他接下来打算跟老婆一起去徒步,yak来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晚饭。

每个人两瓶拉萨啤酒优哉游哉地喝着,很舒服,回忆起两年前我跟铁人第一天没赶上去狮泉河的大巴所以得以跟yak在拉萨碰头然后一起在海怪这里团聚故事,转眼都两年了,真不知道这次离开之后,第六次再来西藏会是什么时候。
相关游记:进入空气稀薄地带,骑行   www.mafengwo.cn/i/5344230.html

Day12~13 拉萨 → 青藏铁路 → 北京

10月8号 星期日 晴

终于是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早晨,也是近十天来第一次在8点半之后起床,连丰盛的自助早餐都舍弃,只为补觉,醒来已经11点,洗了澡,跟yak一起收拾打包行李,然后退房寄存,他去小昭寺逛,而我则与邓雅文姑娘约了中饭,一家川菜馆,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听雅文说她有家暴迫害妄想症的故事,喝着隔壁街买的美式咖啡。
她骑了一辆很好看的电瓶摩托,还质问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坐后座让她载我,而不是我载她,一下子我想到了越南之行让从没骑过摩托车的季爷尝试骑摩托并载我的情形。

饭后去了天堂时光书店,继续买了三张明信片,分别给钟雯馨,蒋雯和马赫里哲寄,雅文姑娘一直想买本书送给我,第一本我不是很喜欢,讲佛像历史的,第二本月亮和六便士我早已看过,索性我自己挑了一本《人类简史》,还让她给我赠书签名,姑娘签了:人丑就要多读书!我表示......

2点30我赶回酒店,因为雅文的电瓶车被拖走,我们找车还耽误了些时间,大约2点50跟yak一起背着包打上出租车,前往拉萨火车站,这是我第三次坐青藏铁路,从拉萨前往北京,两次安检,非常麻烦,第二次安检,我放在yak一个食品兜里的《人类简史》遗漏了,直到火车开动才发现,真是很郁闷,刚得到的喜欢的礼物就这么丢了,有点心疼。

火车上跟yak聊聊天,然后一路看看风景,还是熟悉的一切,比如年青唐古拉山比如措那错,青藏高原的日落时分,晚霞很美,假期结束,留了一些遗憾,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重返西藏

火车上第二天的亮点是:上午醒来已经在青海湖附近,白天的行程就在西宁兰州中卫这一段,中午我就吃了山之厨的米饭,而yak吃泡面,一下午他都觉得饿,说是要吃肉,然后托他小姨找人在兰州站给他送了两斤牛肉两瓶黄河啤酒。

于是过了兰州站之后,我们坐在车窗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看着外边大雪纷飞的河西走廊,还有甘肃北边靠近宁夏的巧克力色彩的山丘,火车上的时光其实还蛮好打发,尤其是在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

旅途结束,却总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一同走过去年赞斯卡的季爷,伟情都表示感觉没有去年那么开心,可能是因为这次人有点儿多,而且大多时候都是在旅途奔波劳顿中,没有哪个夜晚是大伙儿一起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看看星星的尽兴时刻。

这次旅行也留下了很多遗憾,我也在心里告诉自己:库拉岗日,普南冰川,我还会再回来的......

旅行攻略

行程路线

Day1 拉萨
Day2 拉萨 → 羊卓雍措 → 打隆镇
Day3 打隆镇 → 普莫雍错 → 堆瓦村 → 洛扎
Day4 洛扎 → 白马林错 → 介久错营地                (库拉岗日徒步第一天)
Day5 介久错营地 → 白马林错 → 折公错营地     (库拉岗日徒步第二天)
Day6 折公错营地 → 过拉卡日垭口  → 浪洛公路 (库拉岗日徒步第三天)
Day7 洛扎 → 普莫雍错 → 卡若拉垭口 → 江孜
Day8 江孜 → 冲巴雍错 → 多情错 → 岗巴
Day9 岗巴 → 曲登尼玛冰川圣湖 → 日喀则         (曲登尼玛冰川圣湖徒步)
Day10 日喀则 → 拉萨
Day11 拉萨
Day12~13 拉萨 → 青藏铁路 → 北京

旅行费用

1.往返拉萨路费
飞机票:1695 北京转机西安拉萨
火车票:763   拉萨北京Z22火车硬卧
2.自驾租车费用
租车费:1444.8(人均)
油费:214.5(人均)
3.沿途酒店住宿:拉萨:500+沿途647.7(人均)
4.三餐+零食+水果+水:拉萨500+沿途536.5(人均)
5.其他个人开销:200左右,拉萨啤酒,烟,明信片等
总开支在6000以内

出发前准备

边防证:此次行程进入西藏山南日喀则的边境地区,虽然拉萨也可以办边防证,但最好是提前在所在地的公安局办好。
户外装备:KAILAS全套,包括带羽绒内胆的冲锋衣,秋冬季冲锋裤,飞翼越野跑鞋(这次我尝试用越野跑鞋代替徒步鞋来进行户外徒步),以及户外45L背包和帐篷;外加黑冰G700睡袋,黑冰羽绒背心以及压缩羽绒服;火枫的炉头和套锅;其他包括头灯,登山杖,手套,抓绒帽,墨镜,药品,防晒霜之类不一一赘述。
徒步经验:库拉岗日徒步整体难度适中,但海拔都在4500以上,因此需要有高海拔的户外经验。

本篇游记共含23179个文字,3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