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云和美景君须记,再来一碗饭下口

16
Gcvhgg LV.2
2018-04-17 00:19 310/0
  • 出发时间/2018-04-14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RMB

公司旅游,去往丽水云和


到了目的地已是天黑,夜雾笼山,一片混沌,只感到宽厚的山绵延包裹着你。打起双跳灯,减慢速度缓缓前行。车灯在夜色中挖出一条朦胧的隧道,有些小雨,细闪在灯光周围。

旅馆在山腰,整治得干净,店家说这几日都下雨,旁边山涧里就落成一条瀑布,听见哗哗水声。

民宿现在是个很时兴的概念,每一个风景点的村民们都为他们宽敞的房子起了一个文艺范十足的名字。

这次住的民宿叫“筑心小阁”,一开始听到时候我心里一惊,以为是“诛仙”,当场就想打一个防御结界后抱头鼠窜,后来看到各路神仙都泰然自若,也就放了心,暗暗撤了心法。

老板是个黑黝黝的淳朴中年男子,眼神明亮,热情地四处发烟,八方点火。柜台前站着一个小姑娘,有条不紊微笑着给我们发着房卡,风尘仆仆,众人耍了一会儿纸牌,老林使出拉斯维加斯辟邪剑法,大杀四方,掏光了我们身上所有的钢镚儿后各自回屋安歇不提

约好第二日早起,日出不指望了,运气好来个云海啊什么的也蛮好。

于是,第二天七点不到,阿布就在楼层里各个房门前拍门鬼叫,惊扰老夫梦里修行,只好呼吸吐纳一番,一个鲤鱼打挺没能挺起来,床板发出一阵哀嚎,后来还是用了驴打滚绝技才得以起床。

早餐是白粥小菜,老林一看我还不太清明,就以他一贯的诚实指着桌上一盆说道:这个大肠好!老实好!阿布拦住,指着另一盘:老王,这个这个,猪肝呐!好吃好吃……一时间我有些纠结了,竟然脑补了昨晚店主一家杀翻了一头大肥猪的样子。

客气地说:素点好,素点好,嘿嘿嘿……筷子不由自主地伸向了猪肝,啊哈哈哈……原来是笋干。杀气外放干掉阿布,转战猪大肠——原来是萝卜干……

一桌子年轻的设计师们视若罔闻,铅笔头狼吞虎咽地咽着鸡蛋,October一边咧着迷之微笑一边从咧开的嘴角塞进去一个又一个馒头,君君捂着嘴,小朱剔着牙,阿森像一个乡镇干部一样表彰粥煮的好。

饭罢上山,雾气未散,十几米外一片迷离。我打着饱嗝说阿布啊,这是拍生化片绝佳的场景,你看那雾气中一团黑影向你扑过来……阿布哆嗦着拍了我一下,拍得老林呵呵地笑了。

还是双跳灯缓缓上行,开窗透气,一阵清冽透进来,青白色雾气笼罩着阳春三月的云和大山,极目远眺都是世事一般茫茫。

知道不远的地方就是空旷,层叠的梯田和山间民居,都被迷雾笼住,我们在云的深处。

半个多小时后绕到七星墩,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做法的地方,我再一次打起了防御结界,但是扛不住冷气,山要是太高,就接近天上宫阙,高处不胜寒。

我把这张照片发给基友,告诉他们:招妖幡已经竖起,诸位可以出洞了。

 天地一片混沌,你像盘古一样躺在里面,暗暗捏紧了手里的斧头,而我在裤兜里只捏到一个打火机。


停好车,找到一条小路走,雾气里的杜鹃点红,山涧间水声汹涌,群山仙气迷离,惹我湿气入体,簌簌发抖,作诗取暖:


花近湍流雾笼景

七星墩上说古今

云和美景君须记

三月烟雨洗客心

走了一阵山路,接近中午。有点累了,累着累着,就饿了,大家凑起来一商量,迅速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回去吃饭。

回到“筑心小阁”,店主早在相侯,厨房里蔬果肉菜满铺,群众们一看,都放心了,吩咐开做后,三三两两地都说要去房间里躺一会儿,恢复元神后可以有力气吃饭。我冷笑得看着他们消失在餐桌前,就剩下我和婷婷坚守。

按照过去的一些经验,能守住饭桌这张阵地的人,命运会给予馈赠的。

果然才喝了一会儿茶功夫,店主姑娘端上两盆大菜,一盆鱼汤,一盆鸡汤。香气四溢,我当时就没能守住节操,嚎叫着扑了过去——婷婷娇嗔了一声:王总,你这样好吗?当我想要回答的时候,却被嘴里的鱼肉挡住了,接下来是鸡汤、鸡肉……婷婷终于放弃了挣扎,麻利地拿起了一双筷子……

后来我告诉婷婷一些法门,韦爵爷当年在怡春院偷吃的时候,练就了一身本领,端给客人之前非但能够吃个半饱,还能看不出动过筷子,这种手艺没有一定的天赋学不会的。

这种法门在我喝到第一口鱼汤的时候就忘记了,这是多么好喝的鱼汤啊啊啊!乳白色本来很危险——城市里这样颜色的鱼汤往往是化学作品,而这一口鱼汤入口就知道是本真,洋溢着高山流水的清甜。


仅仅过去一分钟,旁边的鸡汤上就结起了一层金黄色的油——很多年前我亲手逮到一只括苍山上奔跑鸡,才会有这样质地的汤,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用大勺子兜了几勺到碗里。


当然,我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很体贴地在群里发了三遍信息:


开饭啦!


开饭啦!开饭啦!开饭啦!


开饭啦!开饭啦!开饭啦!开饭啦!开饭啦!开饭啦!!!


不一会儿,楼梯上就传来万马奔腾的声音,我暗自庆幸,这帮饿鬼一旦下山,能捞到一根鸡骨头吮吮就阿弥陀佛了,嘿嘿嘿……


当诸位护法,四大金刚,五方揭谛纷纷到齐,各式炒菜也上桌,大家围着欢乐地吃着,赞美着,我打了个不为人知的饱嗝附和着,怜悯得看着铅笔头用眼镜探照灯一样逡巡着碗底,用筷子徒劳无益地一遍又一遍捞着碎末。


当老金第三次叫加饭的时候,店主姑娘脸上的笑容有点犹豫了——显而易见,以前来这里住的大都是斯文人,往往用牙签叉几粒米饭吃吃过就算数,当真是没见过这样鲸鱼一样整碗倒进嘴里吃饭的人,而且是一群……


我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倒是表现得斯文些,所以就在一边打圆场:哈哈,姑娘啊!好吃!做得太好吃了!下次还来,还来嘿嘿嘿……


三大碗饭再次精光的时候,端上一盆梅干菜扣肉,君君当即眼冒精光:啊哈!这个是好东西,下饭!


老金本来已经在腆着肚子剔牙了,一听见下饭这个词汇,拿起筷子端庄的尝了一口,立马扯起嗓子喊了一句:老板,再来一大碗饭……


我后来才想起来要拍照片,但是当时兵荒马乱的,自顾无暇。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桌空,一片狼藉,那些净坛使者扫荡过后都去门口晒太阳,只有我心怀感恩地拍下了这张照片,事实上,我觉得这要比齐齐整整的一桌饭菜更有说服力,它充分证明了好吃程度

很久没有饱的这样踏实,没有太多的油腻和添加,山里食材本真就足够鲜美,再加上店主质朴而没有任何花俏的做法,一家人诚心对待顾客,希望着你下次还能回来,而不是知道你即将赶路匆忙,标些花头,胡乱做就。也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宿。


质朴和本真,本来就是乡间美好,只不过现在偏离这个本来的太多。就像我们在这个繁华的世界里,忘了入骨的相思,艰难的坚持。


一家美好的小店,可口的饭菜,会点缀在记忆里,而味觉记忆,是大脑群组中,最难忘记的记忆。


加店主姑娘微信的时候,她说她姓兰,笑着说:很少见的吧,我是少数民族。我差点冲口而出:兰凤凰!你家坛主她还好吗……



附上几幅梯田美景都

本篇游记共含2681个文字,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丽水   浙江   中国
2229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云和梯田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