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意游味尽之那不勒斯烟火人间

131
金虎虎 LV.13
2018-04-19 14:28 2025/33
  • 出发时间/2017-10-01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都说上帝偏爱欧洲,可唯独对南意大利一点私心没留;高耸的亚平宁山脉将意大利拦腰斩断,山脉北面是富饶的波河大平原,物产丰富;取而代之的南部除了海岸滩涂,就是崇山峻岭;受地中海“雨、热不同期”的气候影响,作物生长期干燥炎热,缺少水源。
在靠天吃饭的农耕时代,这样的天候足以呈现上天的刚直不阿,不想老天爷竟然为南意加了戏码,直接送来两活火山:维苏威和埃特纳,导致南意成为欧洲少有的那种时不时来个天灾的区域。
几百年的经营造就出酒色之都“庞贝”,一场如梦繁华在维苏威的天劫肆虐下灰飞烟灭不过就是转瞬之间。

风不调雨不顺,勉强过个太平日子也不行。西西里岛和那不勒斯湾地处地中海战略要地,自古以来就是欧洲人和北非人互殴的战场,迦太基人,罗马人,希腊人,阿拉伯人,诺曼人在此杀来杀去,城头变化大王旗。
一座13世纪的主教教堂,或天灾或人祸,被无数次重建......

穷山恶水之地出草寇刁民:黑手党想不在此地生根壮大都对不起这险恶的自然条件和残酷的人文环境。从最初的结团互保,到后来的恶霸一方,除了墨索里尼时代差点被绞杀灭亡,黑手党一路在南意可算得上是顺风顺水。因为黑手党三大势力之一的Camorra(卡莫拉),荧幕上的那不勒斯永远是嗜血残暴的存在。 尽管这里不缺迷人的海景,


美味的海鲜,

浪漫的夜晚

以及......巡防的荷枪实弹

海是包容的,平静的海面上看不到历史曾经的巨浪滔天;街道是诚实的,风尘得没有半点遮遮掩掩。

经营多年的黑手党早已从街头巷尾消失成功转型到上层产业链。何况其“祖训”也包括不进行任何的“非名誉活动”,比如赌博、组织卖淫、盗窃。在这里闲逛很有安全感。

悠然自在的小店

咖啡是意大利人生活的一部分。对于咖啡的热爱,如果意大利人排第二,没人敢自诩第一。在高速路上的休息站,大家基本就是一杯“特别快”的特浓Espresso,站在柜台前,三两下喝完。Espresso在意大利不能叫“Espresso”,也不能坐下来花时间喝完。还有我等这样喜欢咖啡加奶,下午还点Cappuccino,也是妥妥被嫌弃,下午居然喝加奶的咖啡?!还好没点拿铁Latte,不然可能直接上来一杯牛奶。难怪世界咖啡连锁的星巴克始终不敢在意大利开店,不然肯定一脚踢到铁板。

这里冷饮咖啡馆随处可见

民以食为天。对于吃,意大利人虔诚且傲娇。正当其他各参战国在二战战场上成就战魔或者战神的时候,意大利却在这场生灵涂炭的杀戮战史上逆势进阶打成一代食神。为了在战场上吃到美味食物的强大信念,当其他国家都在忙着开发新型武器时,意大利发明了冷冻干燥的保存食物法;别人忙着行军备战,意军忙着埋锅煮面。

破旧的街道掩不住烤炉里散发出的香气;虽然穷乡僻壤,可那不勒斯是意饼的原乡。披萨从这家小店走向世界。百年老店经营的是传承,贩售的是经典;百年来只做两种固定披萨,从不改变。天天排队,日日客满。

此披萨跟我们在国内吃得披萨真真是一点不一样:饼薄且软,因为只能用手推压,所以饼并不十分圆整。上面材料极其简单:番茄+芝士。却是不简单 -
番茄:圣马扎诺西红柿,一种长在维苏威火山南部平原的长而少汁的西红柿;
芝士:坎帕纳水牛奶马苏里拉芝士,水牛奶来自坎帕尼亚拉齐奥的半野生州中的沼泽地。

意大利餐饮专治各种不服。同行朋友尝试向餐厅申请国内常吃的意大利肉酱面,餐厅领班一点没客气直接回绝,并带着一脸的不肖:那是米国人胡乱糟改出的玩意,跟咱意大利面半毛钱关系没有。好吧,肉酱面不要,加点cream可行?餐厅小哥态度稍好,但答案一样杯具:那是英国人乱加出来的玩意,不能加。为了不被餐厅赶出来,靠谱的做法就是有啥点啥,上啥吃啥。反正啥啥都美味。

那不勒斯,没有人会把这座城市与旅游胜地佛罗伦萨威尼斯以及罗马混为一谈。它不是天堂,不是地狱,只是烟火味道的人间。

本篇游记共含1537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