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徒步北京\这里是云蒙山五座楼,半程荆棘半程人烟

  • 出发时间/2018-05-02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RMB

穿山林野趣
揽耀眼星辰、望云海红日
是露营最梦幻的浪漫宣言。


但,
不是所有的露营都能看繁星低垂,
也不是所有的徒步都是一路花开。

五一期间和小伙伴们到位于密云的云蒙山五座楼长城露营,密云水库就裹挟在云蒙山的山脉中,图为云水库夜色初染  水雾初生照。

一行6人两天时间穿山林野径、翻越环密云水库的大小5座山头,俯瞰了不同角度的密云水库风景,登高越谷的阅览了5座古朴、苍凉、基石浑厚的城楼!

这条路线前半程遍布荆棘矮丛威力无敌,注定了绝不能“露肉”的宗旨:必须要脚穿长袜、身披防刺外套、头戴护耳帽,才能抵抗左绌右斜的荆棘枝条。

由于路线的陌生准备不到位,没戴帽、没穿外套的我成了荆棘的重点剐蹭对象,即使半个月后,胳膊上依然留着两道浅浅的伤痕。

真得称上一句原生态的野山野林!人迹罕至,沿线荆棘枝条没有阻碍的肆意生长。

原生态的野径人迹罕至但绝不荒芜:可以看高崖渗水、听水滴从高处滚落时哒哒的清脆声,可以俯瞰多角度的水库全景、看飞鸟掠过的轻盈姿态;可以闻杜鹃花开、可以摘刚刚结果的野杏野桃、可以看大团的紫色白色蒲公英,甚至还会发现野猪拱过的痕迹,春夏之交的山里充满了生机和野趣。

掩映在荆棘从中的沙石小路轻微硌脚,矮丛枯草间裸露出的羊肠小径盘曲蜿,拨开荆棘条、低头避让繁枝叶,可以很现实的领悟到鲁迅先生经典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坦荡大路的四平八稳永远带不来野路小径的征服感。

一行人是在尖岩村集合进山,村落周边满是栗子树,据说村中全栗宴负盛名,本是计划中的第一餐,但是汇合后发现携带食物超量,为避免爬山时负担过重,决定进山前吃掉减负,遗憾的遗憾的放弃了全栗宴席。

五座楼所属密云云蒙山,这是一片上山路线多样、分支岔路交汇的穿越区域,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所有的轨迹最后都指向五座楼长城。

然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选择错了就意味着要多翻几座山头!

翻山越岭的行程最是焦灼,后来人且行且珍惜!


不得不承认
我们大概走了一条最绕远的穿越路线,
就像进山伊始这条铁轨,知道脚下的方向、知道远方的终点,
但是看不见下一站在哪里,不知道多久到下一站,
也不知道自己会停留在哪里。

守在长长的铁轨旁,静候一列驶过的列车,
列车鸣笛、驶过时跟着一起欢呼、跳跃,
这么悠闲又幼稚的事情只有小时候才会做。

那时候年纪还小,铁轨没有护栏,
我们也不知危险为何物;
那时候火车很慢、时光很闲、我们很傻,
跟在车尾追出很远的傻事没少做。
在铁轨上飞奔的那一刻,
仿佛又回到了那时那个年纪。

进山第一餐选在了一个小山谷的平台处,距离起点很近的一个地方。

当时,没人意识到这是我们今天遇到的第一个平坦处,也是唯一一个,甚至今晚的露营地面积都没有这里宽敞、平台,还兴致勃勃的辨认着周边的几棵长着的野果到底是桃还是杏。


在大吃大喝、小怡小乐中,喂饱了五脏庙,继续爬山赶路。

在天色沾染青烟时,终于攀升至了一个可以环视周边山峰的高地,终于看清密云水库的轮廓,视野中也不再是漫山的绿色屏障,气壮山河的景象一览无余,一路上大汗淋漓的疲累瞬间消失殆尽,生了一种可以主宰世界的胸襟。

但是站在可以环伺群山的山巅之脊处,依然不见五座楼烽火台。

此时,开始怀疑走错了路、爬错了山,队长大咖们又进行了一场六只脚、两步路轨迹的比拼,综合各路信息后,大咖们说:直线下降100米到达谷底,再爬升,五座楼长城就在另一座山峰!

总要在烽火台或长城周边扎营才有安全感,100米而已,不远也不会累,触到谷底反弹后的风景感受会更美!

只能说少年经验少,轨迹套路深!

如果说上山是在荆棘丛中穿过,那下山就是在遮天蔽日的密林下穿行。

下山的路很滑中间一段还很陡,这段路会让人对上山容易下山难的俗语有更深的理解,本就遮天蔽日的谷底夜色来的更快一些,偌大的山谷中风声都静了下来,只能偶尔听到不知哪个峭壁上潺潺的水声。

倘若是朗朗盛光的白日,一定会循着声音找寻潺潺细流,可是在鸟都倦而归巢、夜色如浓墨般的谷底,而营地都还没有着落的现实中,勇气都丧失了。

看着怪异的山石在头灯光圈映射下更加诡异,产生了各种鬼怪幻想的时候,恐慌彻底爆发了,但是还忍着不敢提出来,担心会影响团队的心态和行程,那时特别想看到一盏能把带我回人间的灯火,又担心遇上鬼火婆婆的诱惑。

荒芜的夜色中爬山赶路真的是更加耗神,在耗尽精力、体力前终于登顶了,都说付出不一定有回报,很不幸我们遇上了:在手电、头灯聚焦扫射下,不说烽火台、就算一块平坦的适合扎营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另一侧是壁立千仞的悬崖……

此时,除了万念俱灰真的想不出任何能描述心情的话,对长城的执念更是消失殆尽。

此时,最难捱的是不知今夜将露宿何处。

路两边的灌木丛中藏着安全隐患:一侧是垂直90°壁立千仞的悬崖、一侧是角度颇大的缓坡,在夜色的掩映下分不清边界,夜间山路确实危险,更何况我们对路线并不熟悉。

经验丰富的队长让大家在原地等候,自己卸下重装、独身向前探路,随着时间的延长,和队长的喊话只有回音没有回复时,大家开始焦急起来,阿文说真的该带着手台的!

户外徒步没有想当然,再多的后备通讯设备都不为过!

感觉等了很久,在忍不住要去找的时候队长回来了,带回了前方也无更好的露营地时,相比最初的难捱,此时已经欣然接受了这一结果,中午切水果时鲜的刀也成了整平营地的工具:削土包、填凹地、刨枝条,零星的还落了几滴雨,还好很快就停了,最后帐篷总算支起来了。

体力透支到倒头就睡,连晚餐都没有参加,虽然地面还是凹凸不平,但是竟然是近期睡眠质量最好的一晚。

第二天是在鸟鸣声中醒来的,此起彼伏的鸟鸣声就在耳边,在呼呼的风声中显得尤为清脆悦耳,也许山间的清晨日日如此欢快悠闲,但是对初初在此露营的我,竟然在帐外风紧拉扯帐篷摇晃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赖床的温暖舒适。

出了帐篷环视周遭,才知道营地到底处在了一个怎样的环境中,诧异自己竟然还能一夜安眠。

清晨的山野格外的翠亮,相较于昨日的匆忙与焦急,此刻才有了漫步山林、悠然观景的心情。穿过营地的灌木丛,少了枝叶的遮挡,视野瞬间开阔起来,五座楼长城的烽火台也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中,临睡前还想着可能要和五座楼失之交臂,今早就又发现了惊喜。

果真,夜色下掩盖着很多的事实真相。

之前也有过很多次的露营,户外就餐也只是解决温饱、吃的一个野趣而已,这次跟着大神们走真的是感受到了不能凑合的精致,真的不夸张,很普通的挂面就是在家里自己做的都没有这个早上的美味,给广阔天地的野趣野景添了烟火味道。

更惊奇的是大神们带着的鲜鸡蛋在重装中还保存完好、队长自己的腌鸡蛋也是一绝,每一次的户外徒步都能收获新的体验。

早饭后拔营,烽火台已经显露身影、刚刚补充过能量兴致高昂,轻松之余开始关注着山林里的画画草草,讨论沿途遇到的各种新奇的植物,在发现同行的小伙伴中有一位脑神经学博士的时候,讨论的话题从植物学飙升至脑科,不得不感叹小伙伴们的渊博。

第二天的路途上明显多了徒步爱好者们留下的路标,系在树枝上指引方向的红布条,不需要时时和轨迹校对后的行程格外顺畅,但是攀升较多也颇疲累。

途中还发现一处颇有规模的泉水,在两个大岩石的缝隙中汩汩而流,旁边用红漆标注着“神仙泉”;途径一处峭壁悬崖,不知是谁细心的安上一段铁栏杆,防止意外滑落,队长说有专业的户外徒步组织会在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安装防护栏或是进行竖牌警示。

户外徒步真的是一个有野趣有大爱有益身心的运动形式,了解的越多会越发的爱上她

约三个小时多次的小歇阔论后,累积攀升1400米,终于又登上了山顶,100米处的烽火台巍然的矗立着,好一座整洁完好的炮楼,和印象里野长城的残砖断墙不同,远观底座的石灰基石严丝合缝没有被破坏侵蚀的痕迹。

这里俨然和之前只余一条小路通行的营地不同,这里异常的开阔远近可容纳10余个帐篷,周围残留着较新鲜的果核、果皮等,猜测着我们昨晚刀耕火种的整理营地时,这里也有一波户外爱好者们在此大快朵颐。

烽火台瞭望口离地约6米,攀登的入口只是用石块搭成的简易石阶,踩着还是很稳定的,只是距离入口还有一段距离,进去还是破费了一番力气。

烽火台内部保存也较为完整,弧形的顶部拱券没有丝毫的开裂,墙壁也很平滑,而地面及瞭望口的有很多的碎石。


烽火台内有三纵三横的通道布局,敞亮通风,可以向外观察四面八方的情况,不知道谁扛进来一张桌子,大约是当做餐桌和牌桌的,看到桌子又遗憾起昨晚向往的城楼内露营到底是没实现。

烽火台上基本上是周围最高海拔了,周围的山脉全在脚下的感觉,极目远眺,密云水库尽收眼底,远处的气象站都可依稀辨认清楚。

烽火台上已是杂草丛生,还有一棵约10来年的小树,可能是被风带来的种子在落地生根,迎着最高处的风来回摇摆。

瞭望口外生机勃勃,周围的林木茂林返青又泛黄,几百年的繁衍生息中代代年年的与城楼相守相望。

如果说前半程的人迹罕至、荆棘密布的寂静,后半程则多了人烟,有人活动后的痕迹:烽火台是几百年前的活动痕迹、周围的炭火则是近期的活动,再喜欢独处的人也需要从群居生活中获得安全感,在我们遇到了另外一队登山者时,即使是完全的陌生人,心里也是极为欢喜和倍感亲切的。

我们最后只攀登了两座烽火台,没办法几座烽火台各独自占据几个无座山头,除了登高爬低的翻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

回程中途径了云龙涧景区,2008年的“京”字奥运标还是那么显眼,在进山伊始就能看见想近距离观赏一下,却一直没有找到以为会带着遗憾结束这次行程时,她就这么和你转角遇上了。

人生不也就如此么,只要继续前行,你所期待的总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出现在生活中!

向右转是奥运京标,向左转则发现一处废弃的小道士清修的道房,大概是几座山峰间唯一一处以生活居住为目的的居所。

石板搭建的小房子狭小简陋,有着仅容纳一人的局促。小道房不远处有条石板路已杂草丛生,沿小路分布着石碾子、蓄水井、种植园、粮窖、道场等,依稀可以看出小道士自给自足的清修生活。

不知道小道士如何在深山中一点点的d搜集打磨石块,搭建自己的居所等日常所需,单是在深山清修中要忍受孤独、防止野兽,还要自己种植劳作,如果没点信仰在这远离人烟的密林中应该很难坚持吧。

因为进入景区,下山的路有人力的加工好走了太多,两天积攒的垃圾也终于找到了归所——垃圾桶,为丢掉了一点重量如释重负。

可是在走了半程后才发现即使是五一,这里也没有人来人往、游人如织的场景,除了人工修正过的小路和走过的深山野林也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还发现了即使在野径中都没有发现的野猪拱过的痕迹。


云龙涧最经典的景点应该就是这道从山顶顺势而下的山泉了,贯长几百米的细流中途形成很多个山洼,如果是雨季水量丰沛应该会形成小水瀑、冬季则成冰瀑。

如果嫌弃假期人多,户外徒步又担心安全问题,云龙涧景区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兼具野山和人烟的景点,而且交通特别方便,景区门口有直达密云县城和市区的公交车。

五座楼地区,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荒山野林,因为周边散落着很多的村庄,大部分是因为密云水库建设时整体搬迁的村庄,所以即使是在山里,但是通讯信号大多时间还是有的,通讯信号整体来说还是可以良评。

来时,我们是在东直门乘980到密云县城换成密8到终点站,进入五座楼山区;回程则是直接在景区门口乘坐到密云县城的车换乘980返回市里。其实还有另外868可以直达市区,更方便还有座,但是因为我们下山较晚过了868的营运时间了。

不是所有的露营都能看到璀璨星河,不是所有的穿越都能看见繁华盛景
徒步更多的乐趣是发掘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本篇游记共含4693个文字,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