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不再是我的牡蛎

    世界不再是我的牡蛎
    这个世界不再是我的 oyster,拖家带口的我无法再天真无畏的从悬崖上跳下去。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至少,不完全是那样的。我好像又唤醒了自己身上那个愚人,那个沉迷于未知的我,那个不断打破束缚与质问常规的我,那个不随着人群赶下一班车的我。也许...
    68 1
    By 章晶 2017-07-27
  • 去了西藏才毕业

    去了西藏才毕业
    旅程的结业,一定是在拉萨火车站。当开出拉萨的火车呼啸离开的时候,我们都长出了一口气。青藏高原的专属列车,那个叫25T BSP的家伙,见证了无数年轻人的西藏往来后,已经远远没有十年前光鲜,粘上了时间的灰。好在虽然车窗不能轻易打开了,虽然一路空...
    115 0
    By 尼佬 2017-07-27
  • 七月六日晴我离开你

    七月六日晴我离开你
    旅行完毕,散伙饭完毕,我们又回到开头,毕业的那一天。七月六日,晴。我们走出图书馆,知道这次走出去之后,将被永远地拦在那冰冷的自动刷卡设备外面。多少次深夜里从东门归来,在门口就能看见图书馆刷卡器那绿莹莹的灯光,从今后,这里不再是我的家园。从明...
    96 0
    By 王小心 2017-07-27
  • 毕业旅行,矫情的力量

    毕业旅行,矫情的力量
    我不也曾像他们一样青春飞扬吗?但如今已是逝者不可追,往事不可留了。日子不知不觉地在流逝,我无法抓住它而是被它传送着向前走,一座座陌生的城市从我面前飞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从我面前消失。我感到虚幻,但这虚幻却又那么真实……我当时还不满18岁。毕...
    113 0
    By 刘子超 2017-07-27
  • 你还记得那个被雪落满肩膀的人吗?

    你还记得那个被雪落满肩膀的人吗?
    他们笑着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一种久违的轻松,因为这笑容是如此熟悉,仿佛照片上的某种东西已经在我们的生命里扎下了根。我相信没有好的或者坏的青春,但告别可以是美好或糟糕的。送别青春时,我希望可以有一座长亭,让我们缓慢地走远,彻底地诉说珍重...
    73 0
    By 吴非 2017-07-27
  • 一本书与两千块开始的毕业旅行

    一本书与两千块开始的毕业旅行
    现在的我依然很庆幸自己在毕业后工作前的那段时间里,选择了一段长达三个月的任性的毕业旅行,尽管后来的我,依然会以各种方式继续旅行的脚步,尽管随着经济渐渐宽裕,我不会再为旅行的花费而担忧,也不用再为省钱而风餐露宿,但无拘无束的毕业旅行,是我所有...
    58 0
    By 唐人立 2017-07-27
  • 白马雪山下的藏族小学

    白马雪山下的藏族小学
    那个夏天,白马雪山雪线下的高山针叶林还是一片郁郁葱葱,那个夏天,一场不算毕业旅行的体验之旅,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但同时再也离不开,无论时光如何荏苒,我的心里总会有那么一小块地方属于白马雪山脚下的这所藏族小学,那是我生...
    130 0
    By 白宇 2017-07-27
  • 我们该不该去水族馆看海豚?

    我们该不该去水族馆看海豚?
    原来,并不是我原本以为的只是精神与灵性的问题,而是在基本生存上,就已经有争议了。在看到关于海豚寿命的事实时,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在海洋馆里专门问了工作人员这个问题,他竟然骗我了,所以我当时才会告诉孩子,被圈养的海豚更安全,有更充足的食物,生...
    400 1
    By 净源 2017-07-27
  • 浙东的古迹

    浙东的古迹
    公园山顶有几座炮台遗址,还有一座“鸦片战争纪念馆”。印象最深的是,65岁的处州镇总兵郑国鸿,身伤十几处,仍挥舞长刀杀向英军,直至战死。那把大刀至今家传,一人多高,很像关公那把,估计我搬不动——谁能帮我想象一下冷兵器对付热兵器的无奈和悲壮。...
    861 0
    By 孙助 2017-07-26
  • 法南的夏日

    法南的夏日
    此刻,我正在法国南部的小镇Frejus度假,它紧邻地中海,是绵长的海岸线上很受意大利和法国游客喜爱的地点之一。在海边,自然不能错过品尝海鲜,而全世界的鱼市都一样,从清晨6点营业到上午9点,每天睡到10点的我,虽然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周,但还是没...
    1348 1
    By 喜喜 2017-07-25

蚂蜂窝旅行制片厂

推荐书籍

  • 环亚旅行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
    作者:
  • 一路向心

    一人一单车,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阿里南线、川藏公路、阿里北线,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
    作者:

推荐作者

  • 狗子

    本名贾新栩,1966年生于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1、2,随笔集《一个寄生虫的愤怒》,《活去吧》,《散德行》。
  • 葱婶

    自由撰稿人,旅行者,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间隔年,一个女孩在游行》作者;射手座,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
  •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
  •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
  • 净源

    不是旅行,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亚非欧美都有过家;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现居美国西雅图,自由职业。
  •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
  •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 雷梓

    白族,资深媒体人,行踪遍及中国,惟余台湾;有些地方于我,已超越旅行概念,而成为灵魂居所;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十四次去到青海湖,并以十日徒步环湖;与爱人相伴,逆沅水、酉水漫游湘西全境。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