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封Casablanca的来信

    一封Casablanca的来信
    10月的第一个夜晚,我搭着最便宜的那班中转雅典的廉价航班到了开罗,下飞机匆匆拿着行李去了一家旅馆,我不清楚在哪但价格便宜。听了太多埃及的骗子,于是也懒得对着街边的人挤出一个友好的表情,坐完飞机的感觉永远是乱糟糟的,面无表情的下了车,拿着行李...
    186 0
    By 马大象 2017-05-26
  • 在想象中的摩洛哥进行一次旅行

    在想象中的摩洛哥进行一次旅行
    在Tangier,享受阳光、海滩、爬山、吃蜗牛、去披头士和滚石等成员都光顾过的Hafa咖啡馆喝薄荷茶、读Paul Bowles的作品。...
    289 0
    By 春树 2017-05-26
  • 向着大西洋的南方流放

    向着大西洋的南方流放
    西迪伊夫尼 (Sidiifni),这个1969年由西班牙交给摩洛哥的渔港,终于成了我在摩洛哥海岸线大西洋漫游的终站。再往南就是西撒哈拉了,穿过漫长的沙漠海岸公路,六到八个小时的车程可以抵达阿雍,那是三毛和荷西居住过的撒哈拉之城。可是,故事早...
    92 1
    By 尼佬 2017-05-26
  • 旅游业,新的殖民方式?

    旅游业,新的殖民方式?
    我想,摩洛哥暂时沦陷得没有国内一些地方与景点糟糕。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传承与对传统的敬畏,使得这个国家有鲜明的历史与宗教的烙印,在旅游业这种新殖民力量的冲击下,它既是吸引力也是枷锁。我们既不希望看到它因伊斯兰化而走向封闭,也不希望它被打造与维...
    83 0
    By 章晶 2017-05-26
  • 阿特拉斯雪松下的男人

    阿特拉斯雪松下的男人
    “这颗阿特拉斯雪松是我家乡的树,从村子里往西看,总能看到一排半山上的绿色,到了秋天,就渐渐变红了。”他说,“1995年到现在,我只在梦里见过撒哈拉和母亲……”...
    64 0
    By 吴非 2017-05-26
  • 梅尔祖卡为什么值得停留?

    梅尔祖卡为什么值得停留?
    柏柏尔人才是摩洛哥的原住民,最早的记录来自古埃及前王朝时期,甚至还有欧洲人被当作奴隶贩卖给柏柏尔人的历史,一直到公元639年阿拉伯人入侵埃及,在北非传播伊斯兰教和阿拉伯文化,从此柏柏尔人开始了漫长的与外界文化融合的历程。...
    66 0
    By 曾敏儿 2017-05-26
  • 丹吉尔的韩先生

    丹吉尔的韩先生
    我回忆着前天在直布罗陀眺望丹吉尔时的感受。当时,我坐在港口的一家酒吧里,正在喝西班牙啤酒。一个此前创业的朋友发来一封邮件,附有一个男人的照片。朋友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合伙人。如今公司面临破产清算,而这位合伙人突然“失踪”。据朋友得到的可靠消息...
    162 0
    By 刘子超 2017-05-26
  • 大峡谷:对《西部世界》的致敬

    大峡谷:对《西部世界》的致敬
    对我们来说,公路旅行的重点在于风景、随遇而安、和对刚看完的《西部世界》第一季的致敬。我们希望看到染红的山峦,高耸的孤塔,穿着蓝布花裙的女牛仔,以及美国作家Edward Abbey 所说的“地球上最奇怪、最奇妙、最奇幻的地方”。而对于小朋友来...
    2325 4
    By 王小心 2017-05-24
  • 欧洲人民也为“下水”狂

    欧洲人民也为“下水”狂
    牛肚和血肠对于擅长且热衷吃下水的我早就见怪不怪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意大利人除了也吃下水外,还食用马肉,尤其在乡下农场,马肉非常简便易得,而且极好保存,烹饪起来也不复杂,大家怎么做牛肉就怎么做马肉,因此在一些专门卖马肉的熟食店,就可以买到全...
    1707 3
    By 喜喜 2017-05-23
  • 江油,李白的城

    江油,李白的城
    走在江油的路上,我无时不刻能感受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状态的闲散和舒展。也许正是因为李白精神的浸润和盛唐时文化的留存,才孕育出让诗人们感动的方方面面。尤其是这里的人情味儿,实在浓郁。有好几次,我都被服务员的热情打动了。还有,与大城市不同,这里...
    4884 14
    By 春树 2017-05-17

蚂蜂窝旅行制片厂

推荐书籍

  • 环亚旅行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
    作者:
  • 一路向心

    一人一单车,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阿里南线、川藏公路、阿里北线,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
    作者:

推荐作者

  • 葱婶

    自由撰稿人,旅行者,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间隔年,一个女孩在游行》作者;射手座,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
  • 海尔森

    业余游民,现居广州。
  •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奇拉

    被汉化的蒙古人,漫游癖重症,世界音乐爱好者,无酒不欢的异域风搭配小能手,不吃蔬菜,但在寻找当地美食这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同伴比风景重要,内心想法高于一切,走出去了便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美好。
  • 雷梓

    白族,资深媒体人,行踪遍及中国,惟余台湾;有些地方于我,已超越旅行概念,而成为灵魂居所;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十四次去到青海湖,并以十日徒步环湖;与爱人相伴,逆沅水、酉水漫游湘西全境。
  •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
  •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
  •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 净源

    不是旅行,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亚非欧美都有过家;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现居美国西雅图,自由职业。
  • 孙小兽

    野生独立写作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