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乌拉的专栏 > 贝加尔湖畔姑娘的嫁人问题

贝加尔湖畔姑娘的嫁人问题

By 乌拉 2016-12-2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313人阅读

原以为战斗民族冷艳高贵,忧郁孤独,从欧洲大陆到西伯利亚五马平川,人人自给自足,丝毫不需要外来援助,直到我误打误撞闯进去一次相亲会。

 

伊尔库兹克是距离贝加尔湖最近的城市,被称为西伯利亚巴黎。我猜在西伯利亚居住的人都很孤独,需要用爱情来滋养生成城市,所以这座城市就像巴黎一样,空气中都是爱情的味道。我在十月闯入西伯利亚,这里偶尔会下一点雪,路边存留百年以上的木屋换上了白色的服装,但是大街上的姑娘们却还穿着风衣长靴,楚楚动人。


 

每一个俄罗斯的城市都有一条卡尔Ÿ马克思大街,尽头就是列宁广场。我走进位于列宁路和马克思大街交汇处的一家半地下酒吧(俄罗斯很多建筑的一楼为了冬季保暖有一半埋在地下),早就听人说这里有款风靡全城的苏联工艺酿造的啤酒,泡沫细腻,酒精度数高,入口锋利。进门眼前惊艳的不只是苏联装修风格,还有穿着巴伐利亚长裙的姑娘们,从裙子胸口深深掏出点单簿时,从容的眼神。


 

点一杯啤酒,配上酒吧特制的一种咖喱面包条,撒上蒜蓉。现场爵士乐配着手风琴,略带忧伤的爵士乐把人拉回十二月党人的时代,而把我拉回到现实的,是一个年轻的俄罗斯姑娘。

 

一个波浪卷发及肩的俄罗斯姑娘走过来,兴奋地问我:“Do you have condom?”

我没听清楚,她又重复了一遍。

 

作为一个成熟的旅行者,当然会带上套套。毕竟你不知道在徒步的时候会不会用来捆扎伤口,打水乃至为鞋子做防水膜。只是这个俄罗斯姑娘这么奔放,不会是酒托吧?

 

我从钱包里掏出一个套套,她欢欣雀跃得难以置信。

 

我不为所动。一定是和警察勾结好的,俄罗斯的警察在世界上可都是赫赫有名的敲诈狂,我可不想明天早晨醒来,姑娘带着酒吧里身高超过1.5米的男性堵在酒店要分手费。

 

我头脑中过了三遍蚂蜂窝泡妞集锦中有没有教如何泡俄罗斯妞,她一半是挽一半是拖,带着我走向了DJ站着的舞台,另一只手举着一个套套,我喝过酒的脸通红。她扭头眨眨眼说,“欢迎来到俄罗斯!”

 

 “乌拉!”DJ喊道,可能他第一次看到亚洲人参赛的面孔,台下看热闹不嫌大的人也喊。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乌拉,第一次来俄罗斯旅行。”

 

台下愣了一秒钟,轰然大笑。

 

每个周五的晚上,这里都举办一场“你好,陌生人”的相亲活动,刚才的规则是:谁先从异性身上找到套套,今天的酒水就免单。我稀里糊涂通过海选,杀入一场俄罗斯真心话大冒险的相亲活动中。

 

携胜利的骄傲,姑娘替我拿了一杯伏特加,在我之前坐的吧台坐下。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姑娘足足有1米7高,长了张东方人的精致面孔,又有深邃的蓝眼睛和金黄色头发,身上全是异域风情的美。


 

“Aniya,伊尔库兹克州立大学大四学生,我学的是国际贸易。”

“乌拉,摄影师,从上海过来,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把你写到我的故事里。”

 

喝了三四杯酒,我能够得知,Aniya毕业后的工作还没有着落,这里平均月薪约折合人民币3000左右,嫁人生孩子国家会给2万美金补贴,相当于工作两年半的薪水。

 

“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我就找个人嫁了。”

“你这么好看,一定可以嫁个好小伙。”

 

她嫣然一笑,说这个西伯利亚上的重镇城市,人口逐渐从1990年代的70万人,变成现在的60多万,这几年经济形势不好卢布大贬值,年轻人离开家乡前往莫斯科打拼生活,也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到中国东北读书。二战以来,俄罗斯人送自家男人们前往战场,女孩子们就开始承担养家工作。在现在的超低生育率下,俄罗斯依然女性数量要超过男性不少,想要找个好男人生孩子,咋不去抢呢。


 

古人说,跟漂亮的姑娘在一起可以变美。这样漂亮的姑娘嫁人都要如此努力,我们还有什么借口不努力工作呢?

 

“Aniya,明天可以请你做我一天的导游,在伊尔库兹克逛一下么?”

“当然很好呀。”

“在中国,一个人的美貌程度与吃货程度成正比,你这么漂亮,一定知道哪家餐厅很好吃吧?”

“我知道很好吃的地方。”

“那你可以当我的模特,我给你拍一路照片么?”

“我很性感么?”

“在俄罗斯当模特要很性感么?”

“嗯。”

“很性感。”

“谢谢你。”


 

你没办法不去想念一个俄罗斯姑娘,尤其在她很美的年龄。在贝加尔湖畔,音乐诗人李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月光把爱恋,撒满了湖面,之前,一直觉得贝加尔湖的海豹很孤独,后来觉得贝加尔湖里的鱼啊虾啊应该都挺孤独,至少孤独不逊于海豹。现在,我在贝加尔湖,觉得这个世界很孤独。


离开贝加尔湖之后,我致力于解决这么多貌美如花的俄罗斯姑娘的嫁人问题,并以身作则,娶了我现在的太太,她有1/4的俄罗斯血统。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乌拉

80后,黑眼睛人文旅行创始人;为了这些文字,他需要喝最烈的酒,爱最爱的人。TA的窝乌拉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李贤文��ר��

    李贤文

    资深教育旅行家、国际游学专家、旅行作家,摄影及平面设计狂热分子;隆德大学科学硕士、四川大学思想史硕士、早稻田大学硕士交换生;曾于成都求学,亦曾负笈瑞典与日本,而后北京工作5年,目前落脚杭州;春夏秋冬,快意淋漓;主业是与超过1000位中国学子周游世界,副业却为第二本书头痛欲裂中,著有《旅行不是一味药》(北大出版社,2012年)。
  • ���м�张三��ר��

    张三

    《新旅行》《孤独星球》《风景名胜》等杂志撰稿人,喜欢探险,尝试一切未知,坚信一个人只要知道上哪儿去,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 ���м�梁子��ר��

    梁子

    北京人,16岁当兵,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9次独自前往非洲,是中国首位深入非洲部落进行人文调查的女摄影师,先后在伊朗、印度、巴基斯坦、老挝、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拍摄纪录片和照片,2009年11月,成为第一位进入驻阿富汗北约军营的中国女摄影师。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苏小和��ר��

    苏小和

    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