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曾敏儿的专栏 > 苔原上的驯鹿与彩虹

苔原上的驯鹿与彩虹

By 曾敏儿 2016-12-2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046人阅读

决定2014年国庆假期去俄罗斯,完全只是一念之间。当我买好了机票,才开始想:除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我并不知道我还会去哪里,只是想着,至少,要去看一眼伏尔加河吧?于是去看地图,还没等看明白,突然一眼看到了北极圈,看到摩尔曼斯克这个地名。脑子还没有来得及想,嘴里就已经在说:呀,我要去北极圈,要去看萨米人和他们放养在苔原的驯鹿。

 

据说俄罗斯的洛沃泽罗是北极地区著名的驯鹿民族萨米人的村镇,而萨米人是在北极地区靠驯鹿维生已达数千年之久的古老民族。这样一段简单的描述,是我无意中知道的点滴讯息,立刻决定放弃伏尔加河,改成萨米人生活的苔原。后来,终于确定好路线,预订好摩尔曼斯克沃洛泽罗小镇的极地别墅,坐着游艇抵达湖岸边的别墅,又去了传说中的萨米人的圣湖,坐在温暖的木屋里晚餐的时候,想着期待中的萨米人与驯鹿就在第二天,我们竟然突然心生茫然,不知道这般艰难终将抵达的苔原,到底会是什么模样。

 

清晨上了小艇,我们看温度计,5.8摄氏度,想着在艇外,怕是更冷。这一次湖面的航行,又是70分钟。行至一处岸边,极地别墅主人、我们的好向导瓦涅尼和我们一起下船,温和示意跟他走。不知道前方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萨米人和驯鹿在哪里,跟着瓦涅尼才刚刚走过环湖岸边的那片艳红金黄的灌木,眼前的一望无际就令我们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对萨米人的苔原一直充满期待,但因为没有更细致的文字或图片作为想象的范本,所以只是简单地知道,哦他们生活在苔原。可是此时此刻的眼前,就是一片深深浅浅、松松软软、旺盛生长着各式各样苔藓植物的原野啊。苔原的第一眼,真的是接近荒原了,尤其是这接近正午的时刻,天色正深深地阴沉着,云层那么厚啊,这片以棕褐色打底的原野,像是一大块被泼翻的大地色系的调色板,缀着一团团暗红、深绿、枯黄,还有一团团纯白,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层薄雪。可蹲下来细看好久,那一团团纯白,竟是白色苔藓地衣,在这样近距离的凝视里,它们呈现着细致而娇嫩的姿态,像一朵朵海石花,精雕细琢地放肆铺排着,它们甚至还是娇俏的,在高寒的北风之外的北极圈苔原上,恬淡精巧地美丽着。——事实上,在这完全无法数清种类的苔类植物之外,还有无数有着艳丽树叶的低矮灌木,同样结着无数艳红紫蓝的桨果。


 

艾略特写下《荒原》之前,可曾来过此处?

 

这是一次空前的行走,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无边,却又全然放空与好奇。与蓝色小湖擦身而过,与萧索的树擦身而过,与无数浆果擦身而过,与偶尔透过云层的日光擦身而过,前方,还是只有瓦涅尼独自行走的身影。


 

我们稍微掉了一点队,却是不知道何时,瓦涅尼的身边,多了两个人一条狗,他们简单地说着话,在朝不同方向指着。很快瓦涅尼朝我们做手势,又换了一个方向走。待再回头,那两个人一条狗,似乎已经不见踪影了,他们仿佛是虚幻又真实的存在,他们是萨米人吗?他们为什么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这一路的很多很多,都是突然。比如不久后,眼前就突然出现一片白桦林,是树干上的眼睛告诉我它们的确是白桦林,深深浅浅地穿过,又突然看到一面碧蓝的湖水,从树林里走出来,直接便是湖岸,甚至,还有一小湾沙滩……又是突然,我叫起来:彩虹。


 

是的,一道彩虹就在右前方,横跨在不远处的湖面与树林,阳光撕开了云层,粉雨轻俏地洒一阵,像置身在一个梦境,仰着头,想起一句歌词:你曾是我的天,让我仰着脸,就有一切。

 

瓦涅尼还在示意我们继续走。这一回,没走多远,看到前面有一个简陋的白色帐篷,旁边堆着木头段,还有一把斧头凛然立于一块木头上。再往湖边方向看,有一个更小的屋子,一株开着红滟滟花朵的树。一个穿着军绿外套的大妈正在湖边打电话,看到我们,很快结束电话笑着走向我们。再回身,却是另一位老爷爷英武挺拔地走来,下意识举起相机,为他拍了一张极帅的照片。瓦涅尼告诉我们,在这里午餐。已是正午,阳光突然明丽起来,看到一条小路,摇摆着通向又一个梦幻的远方。这是和之前阴晴不定的天色完全不同的时刻,我们坐下来,闭眼,想着,这可是北极圈里的阳光啊,多么温暖。

 

很快瓦涅尼就在招呼我们,说可以吃饭了。帐篷看起来很小,里面倒是宽敞,中间是悬吊的铁锅和火堆,两边铺着大块的动物皮毛,我们坐在其上,觉得皮毛暖和,毛针极坚韧粗大,瓦涅尼说,这是鹿皮。我们终于可以提问:萨米?他点头,说:萨米。原来他们就是萨米人啊,可是驯鹿呢?想想又没问,反正有就是有,没有也就算了,何况,燃烧的火堆那么温暖,铁锅里煮的是鱼汤,奶白色,翻滚着,大妈在我们对面,不停地张罗着:碗、杯、勺、面包、饼干、茶……时不时又拿出一样,极像我们小时候去走亲戚,人家恨不得要将家里的好东西全部都拿出来招待。


 

我说要和大妈合影,她笑起来,手指拢拢头发,跟我面对面凑近,一齐看向镜头,笑。只差剪刀手。

 

云层又厚了,再次上路却是满身心的舒服,萨米大妈不时停下来等我,蹲下身去摘一把红蓝浆果,给我看,说了它们的名字,然后自己吃了。心下不由大喜,早就想吃了啊,赶紧也摘一把,红蓝透亮,像一把晶莹的宝石,一粒粒吃下,得出的结论是:蓝色比红色好吃,略酸甜,红色虽然更漂亮,却没什么味道。这真的是一片荒原吗?荒凉无边只是表象,生生不息才是苔原的真相。

 

这是日光天色诡异的一次行走,阴晴不断转换,铺展着遥远如天边的苔原,在这样的苔原上,时间不存在,最真实的存在是突然出现的几头驯鹿。和想象的不一样,只有四五头驯鹿,每一头的脖子上都系着铃铛和极长的绳子,想来是为了不致走失又可以更大范围地自由觅食。后来才知道,那天以为鹿角最美的那头是雄鹿,并不一定,因为驯鹿是唯一的雌雄都长着美丽鹿角的鹿。鹿角那么完美挺拔,一转头一俯首,都被我贪婪地收入镜头,疯狂的念头不可自持地奔涌而出:如果能够做一个自由的驯鹿人,就在这样一片北风以外的苔原之上,无思无虑,没有爱和纠缠,多么好,多么好。不远处还有几头驯鹿在草地和灌木丛间散漫地漫步,低头吃草,或是浆果,它们美丽的大眼睛漠然地飘过我,云层在高空翻来卷去,又一道彩虹出现,横越在苍黄绿褐与白色苔藓的苔原上,横越在驯鹿的头顶——它们对这样的美不自知,而来自燠热的中国南方的我,却几乎忍不住想要在这片苔原和彩虹之下哭泣——我只是就那么简单纯粹地,被这片好容易才到来的北风以外的苔原与彩虹,满满地鼓胀起很多隐藏的疼痛,那些坚硬与广褒啊,从此不曾是我的,我只是想要哭,被这荒凉与不驯之美痛快地击倒。


 

彩虹还悬着,一转头,却又有日光透过另一个方向的厚厚云层,洒落下光芒,刚好落在另一头驯鹿的身上。这是一张被摄影师朋友小黑盛赞的照片,他觉得这是上帝的光芒。如果他在,一定会和我一样,为这样有力量的苍凉之美颤抖而跪倒其上。阳光又隐秘地出现,是迷人的金色,洒在我们身上,深深吸一口气,狠狠地将眼前的一切景象留在眼里。此时此刻,全然超越此前所有。


 

到底还是要离开了。瓦涅尼和大妈已经在好远的地方,我一步一回头地走向他们,却又在身边看到又一道彩虹。它一再出现,一再诡谲,一再短暂。


 

瓦涅尼和萨米大妈等我们的地方,有一间白色小木屋,门口已经堆着不少柴禾。瓦涅尼说,这是他们过冬的地方。据说到11月就是湖面的结冰期了,不久之后,这一对年老的萨米人就将离开帐篷来此处越冬。说过再见,在跟着瓦涅尼走向湖岸时,我仍一步一回头,看着那间白色的小木屋在日落的金色里渐渐成为一个小白点。

 

终于走到湖岸,上船,瓦涅尼笃定地坐在驾驶位,启动。我坐在船舷边,想要把自己摊开好好晒晒这一天最后的阳光,却又看到一道彩虹横在湖岸边,很短的一段,在湖岸遥远的另一头,看到了另外一段。这是同一道彩虹,中间高远的一长段被日光与云层掩盖,它却仍然绚丽地在落日里降临在金黄的树林与碧蓝的湖水之上。


 

船的前方,瓦涅尼轻轻做一个手势,说,birds。前方的碧蓝湖面,有一列白色的水鸟列队前行,在湖面击打起细碎美丽的波纹,在我们前面横越而去。

 

这一天,我们在北风之外的苔原上,只遇到了四个人、一条狗、几只驯鹿、四道彩虹。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曾敏儿

旅行作家,四川人,居广州;热爱旅行和文字,曾出版《刹那芳华》《香格里拉的前世今生》《广西行知书》《行走大埔》《让我在路上遇见你》等。 为什么要去旅行?只是因为,我想把这个世界多看几眼。
TA的窝茶玫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林殿理��ר��

    林殿理

    现居上海的台籍葡萄酒与烈酒作家、培训讲师,以尝遍好酒为己任,经常往来各国产酒区,担任葡萄酒专业评审之余游览各国酒庄。
  • ���м�赵文伟��ר��

    赵文伟

    译者,会讲英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喜欢读书、旅行、电影、音乐、艺术和一切与美有关的事物。
  • ���м�姚遥��ר��

    姚遥

    壹基金传播部副总监。
  • ���м�洛艺嘉��ר��

    洛艺嘉

    出版《同居的男人要离开》等3部小说后,突然放弃优裕舒闲的生活,开始一个人的世界游。
  • ���м�马大象��ר��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