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子超的专栏 > 去往大帆船港的螃蟹船(上)

去往大帆船港的螃蟹船(上)

By 刘子超 2017-03-06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012人阅读

在吕宋岛的八打雁港,我第一次坐上了螃蟹船。这是一种木制小船,船舷外有两根竹子做成的浮杆,形似螃蟹腿。据说海上波涛汹涌时,螃蟹腿有助于保持船体稳定,不容易被风浪掀翻。船不大,凡是能下脚的地方都坐了人。旅行指南上说,超载是菲律宾渡船事故的主要原因,但问题是没有更好的选择。无论哪艘船都塞得满满当当。似乎有多少船,就会有多少人将船塞满。作为现实策略,只能系紧船员丢过来的泡沫救生衣,然后一切听天由命。

 

刚一出海,一个不算大的浪头就打进了船舱,把侧翼的乘客打成了落汤鸡。之后,螃蟹船就像义乌小商品市场里卖的玩具,不时被大海腾空抛起,又重重跌落。所幸那天晴空万里,海面虽不是波澜不惊,但也没有大风大浪。晒得黝黑的菲律宾驾驶员,耳朵上挂着香烟,潇洒至极地催促着引擎。超载的螃蟹船就这样半飞不飞地飞驰在海面上。


 

螃蟹船的一大特色是引擎声足以震到耳膜出血。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开始观察船上的乘客。我发现除了一对夫妇旅行者,船上还有一个肌肉发达的大叔。此人长着一张拉美人的黑红脸膛,穿着紧身骷髅头背心,戴着一副绿松石大项链。全船人都穿着臃肿的救生衣,像等待救济的幸存者,唯独他洒脱地把救生衣踩在脚下。不管风浪多大,船只怎么颠簸,都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他戴着雷朋墨镜,扬着下巴,不时看看手机上发来的信息。我注意到,他的右手无名指被砍去了一节!不管怎么看,他都像一个拉美毒枭或者合同杀手,在去加莱港完成任务的路上。他的随身行李只有一个双肩包,里面装的好像也不是什么“浮潜三宝”。

 

在加莱港,我提前预订了一家潜水酒店。我不打算在这里潜水,但是凑巧看到了酒店的网站。上面自吹自擂地列出了自己的很多优点,其中一条是“挑逗的女侍应生(Flirty Waitress)”。

 

菲律宾女性素以性感奔放著称,在这样的地方还能以“挑逗”取胜,肯定功夫了得。虽说我对女侍应生是否挑逗没有过分要求,但还是好奇心起,决定一探究竟。

 

酒店就位于加莱港的码头旁,是一家普通、平价、面向潜水爱好者的本地酒店。我发现,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能称为“女侍应生”的只有坐在前台的女孩。她正吹着电扇,无聊地玩着手机。

 

我试着说了声“有预订”,她冷冷地抬起头。戴着牙套,很瘦。两只眼睛的距离有点远,像小牛的眼睛。她“啪”地打开登记簿,让我自己登记。说话中规中矩,与其说挑逗,毋宁说有点冷冰冰。我怕自己记忆有误,在房间放下行李后又拿出手机,查了查“flirty”这个词:

 

1.    调情的;轻浮的

2.    性感的;有女人味的

 

当然,我的印象很可能是错误的、片面的——经常如此。我也无意把自己的印象强加给读者。希望不要因为我这样的描写,就对那个女孩,乃至那家酒店丧失信心——这绝非我的本意。

 

况且,相比挑逗的女侍应生,我更欣赏酒店的位置。从房间窗户望出去,就是蓝色的大海和停泊在港口的白色帆船。我突然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加莱港”。在西班牙语里,“加莱港”就是“大帆船港口”的意思。


 

那天晚上,我坐在露台上喝生力啤酒,看夜潜归来的螃蟹船。大雨将至,闪电点亮了远处的山峰,也照亮了坠满椰子壳的海岸线。螃蟹船的大灯像一把匕首划破海面,四五个潜水者打着手电筒走上码头。一只猫看了看我,然后蹑手蹑脚地从铁皮屋顶上走过。和菲律宾的狗一样,这里的猫也瘦得不成样子。

 

积雨云移动到了穆埃列湾上空,顿时暴雨如注。住在隔壁的日本老头同时带回来两个菲律宾女孩。其中一个在走廊上看了我一眼,肩膀上露出透明的胸罩吊带。她还算漂亮,但有心事,或许再过十年,她的眼角就会出现几道美丽的鱼尾纹。

 

因为隔音差,那晚我睡得很不好,但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加莱港是外国年长侨民的乐园。他们来这里寻找爱情,寻找菲律宾女孩结婚。你甚至可以找到专门的网站,介绍此类事情的经验。

 

整个东南亚都不乏这样的故事。在万象的湄公河畔,我碰到过一个法国老头。他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是来万象找老婆的。刚到不久,他就去做了一次老式足疗。当那个年轻俏丽的老挝女孩,把他的老脚捧在怀里揉捏时,他说自己一下子就爱上了对方——不可抑制。


“让一个法国女人给你捏脚?”他激动地嚷嚷着,“这完全不可想象!”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刘子超

旅行作家、资深媒体人、定制旅行策划师;1984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2015-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先后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中文版、《ACROSS穿越》;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2014年“蚂蜂窝”年度旅行家;旅行文学作品《午夜降临前抵达》现已出版。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袁云准��ר��

    袁云准

    旅日青年国际政治研究学者,草食男青年一只,<br/>偏爱东瀛文化之纤细,孤身远行,游学定居于此,目前于东京某大学潜心钻研政经外交;<br/>学术研究事务繁杂多忙,但凡有闲,定背包出行转换心情。
  • ���м�老狼��ר��

    老狼

    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大鱼自助游副总裁。
  • ���м�黄观��ר��

    黄观

    自由记录者,在西藏卖天珠,佛珠设计师。
  • ���м�雷小蕾��ר��

    雷小蕾

    插画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咖啡师,平面设计师。
  • ���м�春树��ר��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