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葱婶的专栏 > “对不起”和“太厉害了”

“对不起”和“太厉害了”

By 葱婶 2017-03-0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7028人阅读

我想说两个日本的优点,第一,他们有很多一个人吃饭的地方。比如说去东京筑底市场的那天,每家寿司店的门口都排着长龙,还有痴情食客说自己曾在这里等位超过了五个小时。但是我一过去就吃上了,因为他们有很多一个人的位置,不用和那么多人一起等,这点我很喜欢。

 

第二,日本的吧台和桌椅的高度很适合像我这样的矮个子,无论是去餐厅吃饭还是坐在桌子前面,都能稳稳妥妥地用双脚踏住地面,这一点深得我心。不像有些地方的桌子和吧台都非常高,我每次坐着都会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猴子挂在树上。

 

旅途保持愉快的秘诀是什么,时至今日,我终于有点明白了,那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离开,把对当地的好印象保鲜封存。


 

来到日本第三天的时候,虽然我内心仍然充满了对东京的喜爱,但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我毅然离开了东京。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因为周末东京的房价涨了三倍,于是我就吹着口哨走了。

 

我搭乘新干线从东京前往萱岛,这个地方你们这些游客们一定没有听说过吧?我有一个长居日本的朋友知道我要去萱岛后,她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个偏僻的地方。


 

民宿老板给我发来了一份曲折的路线指导图,这份地图显示我首先要找到卫星发射塔,乘坐太空号飞船并且钻进转接舱,最后和火星探索号一起在某个星球的背面着陆,然后钻出来拍拍灰尘往左边走两步就到她家了。日本的交通换乘的复杂程度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站在京都站令人眼花缭乱的地铁售票机前,我问旁边的日本女孩去萱岛的票要怎么买,她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很详细地给我讲了一遍,最后她说有一段路是同程的,不如一块走吧,于是我喜气洋洋地跟着她们。火车进站的时候,其中一个日本女孩去了洗手间,于是我只能两眼汪汪地看着火车驶去。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人人都很有礼貌,我也没有办法丢下旁边的好心人就跑。

 

在印度的时候,我时刻都想把旁边的人一脚踢飞。在日本的我和在印度的我判若两人,从社会规范的意义上来说,这两个国家就像是世界的两个极端。

 

民宿老板嘱咐我千万不要向人透露我住在她家里,我是订了房间之后,她才发邮件告知我“空中食宿”在日本已经被列为非法网站。

 

我问她:“如果别人问,我应该怎么回答?”

 

她淡然地回了一句:“你就说是住在希尔顿。”


 

我很想告诉她,我之所以跑到萱岛来,正是因为她家的房间便宜,而且距离大阪和京都也都只有几十分钟的车程,对于我这种不喜欢挤在热闹的大城市的人,另一种说法是囊中羞涩的人,这个地方是理想的选择。在迈出萱岛火车站之后,我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因为我发现必须要搭乘出租车才能抵达民宿,我听说在日本打车可能会导致破产,这让我感觉压力很大,我颤巍巍地爬进一辆黑色的出租车,司机师傅还没来得及阻止我去拉车门的把手,我就嘭地一下把车门关上了,然后定睛一看,车门内侧印着一排红字:电动车门,请勿自己开关门。”

 

日本的乡间也是一尘不染,然而我没有顾得上去看窗外的风景,只是一心一意盯着计价器上跳跃的红色数字。最后,我找到了这家神秘的“希尔顿”——一幢灰色的三层楼房,并且惊讶地发现大门没有上锁,我畅通无阻地爬上三楼,民宿老板——一个英国女士,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呼呼大睡。我发现我的房门也没有锁,但是在门的背后有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用这块石头抵住房门,以防止英国女士养的两只猫咪跑进来尿在我的床上。


 

清晨过后,我蹲在路边,手里握着一个吃了一口的铜锣烧,马路上没有人,日本的乡村也是宁静整洁的,道路一尘不染,紧挨着的房屋旁精心装饰着修剪过后的松树和盆栽。我惊觉自己已经有了一种岛民的审美观,我设想自己是那种在沙漠中骑在骆驼背上疯狂抽烟的游侠,如今在日本,却在一个清晨,嘴里吃着铜锣烧,蹲在路边细细品味着一个盆栽。

 

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不知不觉就让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根据我的观察,这个国家的人基本上只说两句话,一句是“对不起”,另外一句是“太厉害了。”你只要学会适当地运用这两句话,就会对日本人的言语模式多一份了解。

 

如果你凑巧出门碰到了一个日本人,基本上你们的对话会是这样的:

 

“你是一个人出来玩的嘛?”

“是的。”

“太厉害了!”

 

“你会说英语和中文哦?”

“是的。”

“太厉害了。”

 

“你这么早就要出门了哦?”

“你的头发上有屎。”

“太厉害了。”

 

无论你说什么,日本人都会说“太厉害了”,有时候你会怀疑他们有没有在听你说话,所以说“太厉害了”就是一句礼貌性用语,和英国人说“真有意思”是一样的。


 

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时刻都会说对不起,说老实话,我还从没有去过一个地方像日本这样,每个人都对自己有如此高的要求,以给别人添麻烦为耻。

 

在面店吃饭的时候,我把一桶冰块都倒在了桌面上,我总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我踏入面店注视着面前那壶冰水时,我就知道呆会我倒水时一定会把冰块都倒在桌上。

 

果不其然,当我颤颤巍巍举起水壶摇晃的时候,一桶冰块喷涌而出哗啦啦地洒在了桌上,我惊恐地看着周围的食客,煮面的伙计噌地扔出一把日本剑丢在桌上说:“连个水都不会倒,来,你剖腹谢罪吧。”


 

幸亏事情不是这样发展,当我一转头,面馆的女孩子已经双手举着一条红毛巾等在了身后,口中连连说着对不起,是她没有及时给我添水才导致我把冰块倒在了桌上。

 

我有个长居日本的朋友讲了一件事情,当她在拉面店打工的时候,有一次店长忘记了给客人的面里放足够的叉烧,本来应该放六片的却只放了三片,但是客人也没有发现。错误发生之后,这个店长为了以身作则给手下看,就手捧着三片叉烧的碟子,双膝着地跪在了客人前面道歉。

 

这是件真事,你一定会想不通他们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吧?就像我也想不通,在这个美好的午后,我为什么不出去玩,却呆在房间里写文章一样。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东京,东京

下一篇: 只想做个京都人

葱婶

自由撰稿人,旅行者,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间隔年,一个女孩在游行》作者;射手座,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TA的窝葱婶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薛荣��ר��

    薛荣

    宅男,前地理教师,作家,慢跑爱好者,景区梦游症患者,大龄书虫。
  • ���м�行者橙子��ר��

    行者橙子

    郭诚,基督教徒,国内第一支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创始人。
  • ���м�刘小顺��ר��

    刘小顺

    前电视台编导,2011年初辞职旅行至今,已出版两本游记,一边旅行一边写作,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
  • ���м�寇青��ר��

    寇青

    最喜欢带着任务和目标长途旅行的85后北京土著。
  • ���м�费宁��ר��

    费宁

    IT界的不安定份子,文学爱好者、撰稿人;每一次远行,每一次从远方飞跃到新的远方,目光都变得明朗,心灵都在成长;笃信生命短暂,要享受生活,要去旅行、去爱。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