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白宇的专栏 > 一个贝都因人的金字塔骗局

一个贝都因人的金字塔骗局

By 白宇 2017-04-1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450人阅读

那是我到达埃及的第一天,也是人生第一次踏足穆斯林世界。

 

认识当地人阿里纯属一场他精心策划的“邂逅”。阿里是我在旅途中遇到的一个陌生人,热情好客,换了我在北京遇到来中国旅行的他,也会这样,所以我并没有防备他。

 

在开罗埃及博物馆附近老城区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他丢来一个善意的微笑,我回了hello,问他附近哪里有可以吃饭的地方,他带我去了街边一家快餐店,买了烤肉卷,接下来他邀请我去街边露天茶馆喝茶,他见我的相机不错,又提议我去吉萨郊区他家所在的乡下,见识一下贝都因村落的风土人情。“我想你一定期待着拍到当地人的婚礼”,他一边开车一边兴致勃勃地介绍,“今天结婚的那对夫妻,新郎是我表哥,按习俗我们今晚就有一个大型家庭宴会,很多村民一起庆祝,他们尤其欢迎你这样的外国友人,你去了就是我们的贵宾”!


(贝都因村落的儿童)

 

阿里带我在村子里逛,街边许多孩子玩耍,看到东方面孔也不会含蓄,一下子全都围上来对我微笑跟我握手,我问阿里是否可以拍照,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狡黠一笑:“随便拍,不收钱,孩子们很喜欢被拍。”接着阿里又带我去买当地长袍,在他家喝茶。直到这时,一切都合我心意,第一次来阿拉伯国家,跟当地人接触,阿里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的友好很有分寸,没有过分殷勤,我觉得他不会有什么叵测居心。


(阿里和大胡子)

 

接下来我们去村子口路边店喝咖啡,周围烤馕店、水烟店的老板伙计都认识他,会问候几句顺便和我打招呼,气氛自然。很快,阿里的朋友开着越野车来接我们,一个高大壮实看上去严肃的大胡子,戴着墨镜,上车之后递烟给我,他和阿里抽着大麻,问我需不需要,我礼貌拒绝了。车子一直向西边的沙漠深处开,阿里此刻的话语开始变得不克制,“如果你想爬金字塔,没问题,如果你想,我们甚至可以在金字塔顶支上烧烤架,买点啤酒烧烤”!看我将信将疑,他又补充,“真的,这边都是一些没开发的野金字塔,没有游客来,只有我们能进去,包场带你逛”。

 

我有些警惕,跟他确认了几遍:“这一趟包车游玩需要多少钱?”阿里每次都摊开手耸耸肩,一脸人畜无害:“we are friends, do not talk about money!”我的心里开始隐隐不安,可从下午认识到现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有所企图,连最开始认识都是我主动找他聊的天。我的潜意识一直在帮他找各种借口,说服自己他不是坏人,比如街坊邻居都和他很熟,比如他要真是骗子怎么会带我去他家并且让妈妈和外甥和我一起喝茶……

 

我正沉浸在自己的逻辑分析中,车子忽然停下,我被喊下车,此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大胡子掏出一张单子,满纸阿拉伯文字,几个看不懂的章,阿里帮忙翻译说我们已经进入军事管制区,要游览这些野生金字塔需要特别通行证,这是大胡子通过关系搞到的,为此我需要支付300美元。我脑海里嗡的一声,瞬间明白自己中招了,墨菲定律最终应验了。


(荒凉的撒哈拉沙漠)

 

我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就不逛了吧,两个人开始面露愠色,说话变得凶起来,尤其是大胡子,阿里打圆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明摆着一个意思:不给钱你今天别想离开。这沙漠腹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人生地不熟,只能寻思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花钱买教训吧。得知我愿意给钱,两个人消停了,但也不怎么搭理我了,我坐在吉普车后座上听他们用阿拉伯语交谈,不知所云。到达第二座金字塔废墟时,刚好赶上日落,一望无际的沙漠,金字塔顶已风化成碎石,夕阳的光线覆盖了所有的荒凉,仿佛瞬间穿越到数千年前的古埃及文明时代。

 

金字塔脚下有一间土坯房,门口坐着不懂英语的看门人,阿里和大胡子跟他挺熟,三个人坐下来喝茶,招呼我进屋喝,可能因为外边风沙比较大。可我哪敢进那个小黑屋,随便谁把门一堵我就成了瓮中之鳖,只好推辞:“我在外边呆着就好,看看夕阳。”我佯装轻松,内心忐忑,越来越觉得自己陷入危险境地。恐惧一旦蔓延开便无法收拾,不由自主向深渊滑落:人质,割喉,谋财害命,抛尸荒野……闪念之间回想起一开始在贝都因人村子里和阿里一起逛的时候,一位陌生的路人给了我一个非常微妙的眼神,我终于明白了含义——你怎么跟阿里这种人在一起逛?

 

夕阳沉入沙漠地平线的另一端,天色变得幽暗,我内心也越发恐慌,几次提出:“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大胡子司机还有阿里都摆摆手,很不耐烦的样子,只回了一句:“别急,还有最壮观的那个金字塔没去呢。”我本想继续沟通,但他们根本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一直用阿拉伯语交谈着什么,我心头的疑云越来越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我算是被绑架了吧?他们会不会随时掏出一把手枪?那几乎是我生命中最难熬的一个小时了,每一分一秒都过得很慢,心跳超快,被恐惧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悄悄脱下了冗长的阿拉伯长袍,穿好鞋子,把所有值钱的都放在车座上:相机,手机,钱包,口袋里只留了护照和几十埃镑的散钱,做好准备——只要他们动手行凶,我就立刻跳车逃跑!值钱的东西我都不要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觉生命受到威胁,跟911飞机失事前的那些人一样,我甚至已经在手机里编辑好“爸妈我爱你们”的短信,做了最坏打算。


(进入沙漠腹地)

(天黑之后逛的最后一座金字塔)

 

逛完最后也是最大的金字塔,天已完全黑了,此刻的我几近绝望,然而他们居然掉头返回,在村口收了我300美元,大胡子把我和阿里放下,开车离开,没一句多余废话……厉害了!很讲江湖规矩,收了我的钱,就真的带我好好逛一遍,一个金字塔都没落下。可我,从一开始就完全没心情逛,只剩担惊受怕。

 

事情还没完。

 

回到村子,阿里又开始忽悠我今晚住他家,明天一起参加他堂兄的婚礼,真是当我傻,于是我直接问:“需要我包个红包以表心意么?”阿里会心地点点头说是的,不用很多,1000埃镑就够,我笑而不语,大脑高速盘算着怎么脱身。终于等到阿里去洗澡,我毫不犹豫背包出门,凭自己超强的方向感,愣是在黑暗中摸索了一条路,走出迷宫般的贝都因人村落,上了一辆tutu车,在年轻的司机带领下火速离开。

 

语言不通,他看出我的慌张,开了一小截路后停下,用手势和眼神示意我冷静,紧接着拿出手机给他一个在开罗工作的朋友打电话,那个朋友会说中文,在电话里充当翻译,我解释自己的遭遇,表示只想赶紧回到开罗。司机是个好心人,示意tutu车没法去开罗,拿了我40埃镑,帮我买了当地小巴的车票,还很贴心地帮我买了水和饼干,最后送我上车。


(好心的tutu车年轻司机

 

前往开罗的小巴终于发车,司机向我挥手告别时,我大口呼吸,内心渐渐平复,晚上8点左右,从副驾驶的位置望着窗外一轮明亮的满月,我才想起今天是中秋节。看司机在抽烟,找他讨一根,他打开烟盒发现已经空了,尴尬,索性停车询问哪位乘客有烟,然后递了两根给我,我点上烟,深吸两口,为自己感到庆幸——有惊无险,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词。

 

这次遭遇旅行骗局,让我明白了两件事:真正的恐惧来自于恐惧本身,钱真的永远是身外之物。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什么是少年心?

白宇

一个不浪会死的二货,一个热爱姑娘和远方的旅行者,一个拿不相信的事去说服自己的loser。Lofter ID:Rick's cafe 微信公众号:baiyu1984321 TA的窝无边落木的天空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老张��ר��

    老张

    曾先后供职于《信报财经新闻》和出版社,现从事策划编辑工作;昆明人,北京受教,现居香港,每周一篇月旦城中小事,怕被记仇,用假名;喜欢历史但不穿越,喜欢军事但不好战;纸上旅行没有边界,信三分,七分是幻。
  • ���м�彭棠��ר��

    彭棠

    旅行指南作者,典型水瓶座,多年来行踪不定,虽为汉族,却酷似少数民族,不管去哪儿都会被认作成当地人,常出没于喜马拉雅一带,一度怀疑自己上辈子曾是那里的修行人,喜欢探究旅行与心灵的关系。
  • ���м�林琮盛��ר��

    林琮盛

    前台湾《旺报》记者,现自由职业。
  • ���м�郑轶��ר��

    郑轶

    摄影师,策展人;从事影像创作(摄影&Video),Audiovisual arts(Visuals & DJ)以及写作;嬉皮风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终身职业;曾游学欧洲多年,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曾在奥地利维也纳从事Audiovisual arts;热衷于研究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是个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
  • ���м�叶孝忠��ר��

    叶孝忠

    旅行家,踏足80多个国家,曾任孤独星球(北京)指南出版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