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奇拉的专栏 > 梅加拉亚,印度的世外桃源

梅加拉亚,印度的世外桃源

By 奇拉 2017-04-1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7404人阅读

如果印度真有什么地方可以称为世外桃源,那一定是梅加拉亚。

 

气喘吁吁地走在似乎永无止境的石板阶梯上,还不忘适时和Farid感叹一句,“这里一定是天堂”,每当这个时候,Farid就会加上一句,“不,是lost paradise”。


(印度-孟加拉边境Dawki)

 

Farid是我在西隆遇到的法国人。那时我正在游客中心等车,面对四面八方的印度佬提的各种查户口式问题无奈作答,被问到从事何种职业并得到“我没有工作“的答案时,印度佬们面面相觑。这时候旁边响起一个声音“no job,good job”,扭头一看,一个满头卷发笑容满面的外国人出现了。

 

想自己向来独行,大山深处都独自前往也没遇到任何麻烦,而到了东北邦才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hard core,什么喜马拉雅冰川脚下不为人知的小村子,跟东北邦比起来,根本不是事。在这里,网上几乎搜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大部分客栈都不接待外国人,汽车站只有火车票窗口有人,废钞令突然实行,没人知道西隆机场在哪里,对于如何抵达瀑布和树根桥以及当地是否有住宿都是一问三不知。好不容易找到游客中心,终于解决大部分问题,觉得前所未有的累,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个外国人,意味着我再也不用独自闯关,竟破天荒的倍感欣慰。

 

这片高耸的石灰岩高原将阿萨姆的布拉马普特拉河(这条河在中国被称为雅鲁藏布江)谷从孟加拉国的平原上分开,丘陵密布,气候温和,植被繁茂,是亚洲最大的雨林地带。梅加拉亚的雨量巨大,是世界上最潮湿的地区,中学地理课本讲的世界雨极乞拉朋齐就在这里。

 

梅加拉亚还有许多其他称号,是个不折不扣的“斜杠”之邦,东方苏格兰/印度女儿国/摇滚之都/美食天堂,还是印度三个以基督教为主的邦之一,拥有“亚洲最干净的村庄”——这一切都让我惊喜。

 

Farid是2016年第13次来印度,2001年第一次抵达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后欲罢不能,几乎年年都来,他是个自由摄影师,也算“no job”,我问他怎么老跑来这么远的地方,Farid瞪大眼睛吐槽,欧洲太贵了,瑞士一杯咖啡居然要5刀!我苦笑,中国的更贵。

 

似乎印度这个国家永远跟“女儿国”和“干净”扯不上任何关系,可在卡西人的村子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里的村落依然遵循着母系社会的传统,竹编的尖底垃圾桶布满每个角落,卡西族妇女享有特别高的地位,有权管理所有家庭财务,年纪最小的女儿会继承财产,他们恋爱自由,先生入赘到妻子的娘家,小孩从母姓。即便是在梅加拉亚的首府西隆,也经常能看到工作女性的身影,从医务人员到银行职工,从酒店负责人到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她们个子不高,喜欢在衣服外面斜穿一件格子图案的布,无论从事何种职业,脸上总散发着一股自信的光芒,看上去可靠又强大,这跟印度其他邦的女性真是天壤之别。


(亚洲最干净的村庄Mawlynong)

 

也许在女性发挥主导的社会,家庭和环境都会井井有条,抑或是早期的传教士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或者是一百年前的霍乱提醒着人们保持清洁,总之,在卡西人的地盘,讲究卫生是人人都认真奉行的习惯。在2016年5月的一次政府庆祝活动中,印度总理莫迪称Mawlynnong是“亚洲最干净的村庄”,从此这个500人的村庄名声大噪,成为当地的骄傲。

 

大概对于印度人来说,没有垃圾的地方是一件特别不可思议的事,不可思议到一个村子能因为“干净”变成景点,所以现在这里旅游大巴一辆接着一辆,运送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印度人。其实卡西人的村子都很干净,根本没必要专门来到Mawlynnong。Farid一路上非常认真的试图在地上找到一块垃圾,以此来证明所谓最干净的村庄不过是浪得虚名。最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成功发现一小块纸片躺在角落里,这货激动坏了:“快看,这里有垃圾!它不能被称为亚洲最干净的村庄!”我实在是,无言以对。

 

热带雨林的多样性特质,在方方面面都影响着居住其中的人们,并且经常带来令人赞叹的结果。在天空放晴,阳光照耀的时候,汹涌的瀑布、部落居民点和由丛林树根架构的桥梁便会跃然眼前。


(穿过铁索桥才能看到树根桥)

(卡西人走在树根桥上)

 

这些活着的树根桥才是我此行的重点,它们无疑是梅加拉亚最为惊喜的所在,几千级台阶和狭窄的铁索桥之后,才能亲眼目睹卡西人的杰作,它们无比坚固,并且不断的生长和修复,一次至多可承受50个成年人同时经过,据说这里最古老的树桥,已经使用了超过200年。

 

当然,想要亲眼目睹这些真正独特的自然人造奇观只能深入隐蔽的山谷——距离乞拉朋齐十几公里,被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遗产的Nongariat村,便是树根桥的家园。

 

要到达这些桥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乞拉朋齐的热带雨林氤氲了最为潮湿和原始的气息,幼长的青藤呼呼上场,巨大的树木猛烈生长,走在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台阶上,水气渐渐弥漫了全身,不一会便满头大汗。狭窄摇晃的铁索桥给恐高症患者带来了难题,甚至连卡西人自己,都要时常停下来休息。

 

Farid问我是否知道这些台阶的数量,我痛苦的摇了摇头,于是Farid卖了个关子,决定等看到桥的时候再告诉我,大概是我的样子太过狼狈,不忍心告诉我真相。我怎么也看不出来Farid是个50岁的半老头,这家伙走起路来身轻如燕,经常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影,等我追上他时,他正坐在台阶上悠闲的跟当地人聊天,见我到了打个招呼又起身继续前行,而我不得不坐下来喘口气。

 

有个同伴终归是好的,有人拍照,有人聊天,最重要的是,省去了请向导的钱。在乞拉朋齐的时候遇到另外两个外国背包客,我们拼了一辆出租车,本来大家都在讲英语,后来Farid突然听到他们在用法语聊天,马上加入了阵营。在我云里雾里的时候,Farid高兴的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们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到Nongariat村的路只有一条,完全不需要请向导。

 

最终,当我看到第一座树根桥的指示牌时,兴奋极了。Farid在路边等我,我们一起按图索骥,见到了传说中活着的树根桥,还买了几包当地人兜售的纯天然肉桂。

 

可是Nongriat还没到,台阶也还没有完。我的双腿依然在颤抖。

 

想想《人类星球》的摄制组,要扛着那么多机器,才能拍摄到这些丛林奇观,我安慰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小小台阶,有啥可怕,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真正的美景相伴。能在天堂里爬台阶,也是件不错的事。

 

来到Nongriat就像回到过去,它的历史流淌在人们的血液里,在这里,你看不到任何现代化设备,没有通讯信号,出行靠双脚完成,全部生活都来自丛林,而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卡西人教会了后人,如何在湿热多雨的山谷里建造一座坚固耐用的桥梁。


(瀑布早已成为当地人生活的一部分)

 

卡西山地是来自孟加拉湾的西南季风吹向青藏高原的第一道屏障,急劲的季风穿过深谷迅速升高,撞击到崖壁,凝结而成的大量雨滴瓢泼般地降落,使得溪水汹涌,河流咆哮,无数壮观的瀑布因此而生,同时也给当地人的出行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最初,卡西人用竹子造桥,但是这种结构根本不足以承受强大的季风和随之而来的湍急水流,它们会渐渐腐烂而后断裂。后来,在大约200年前,一位卡西部落的长老想到了一个巧妙的解决方案。他注意到当地的印度榕(Ficuselastica,又名橡皮树)具有非常发达的次生根和侧根系统,而这种树在乞拉朋齐到处都是,它的树根坚韧无比,早已适应了岩石和倾斜的土地,许多次生根甚至跟主干一样强大,是搭建天然桥梁的理想材料。

 

于是,聪明的卡西人开始将槟榔树干挖成中空做成管道横跨在河上方,通过管道改变树根的生长方向,直到根系长到河对岸,遇到土壤扎了根,成长为能够承载人体重量的天然桥梁的骨架,然后将石块和泥土放置在错综复杂的根系缝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石头会牢牢地嵌入根部,最终形成一条平坦坚固的石板路。


 

这是一项漫长的任务,一座树桥真正长成需要耗费10-15年的时间,但这漫长的等待是值得的,没有哪种桥能像树根桥这样美丽,坚实,耐用,环保。每座树根桥的结构当然是独一无二的。除了上面提到的由一棵树的树根延伸到河对岸形成,还有一些是通过位于两岸不同的印度榕树根相互编织缠绕而成,还有的会在溪流中间的岩石上固定一个第三点支撑——我们见到的第一座树根桥,便是这种结构。


这些桥梁最不平凡的是,最初建造它们的人并没有看到建造的成果,这是一项为了造福子孙后代而开始的长期事业,而他们,才是卡西人真正的世代桥梁。


(Jingkieng Jri树根桥)


这些活着的树根桥渐渐将所有卡西山脉的村庄紧紧连接在一起,又有着“国王之路”的称号,由树根桥架构而成的交通网络在维持当地的槟榔贸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据说,这里有一百多座这样的树根桥,大多数都位于极难到达的深山之中。


(Umshiang双层树根桥)

 

来到最出名的双层桥Umshiang,在桥边的茅草屋里吃了一份卡西人的食物。一份颇接近中国大米的米饭,配上没有任何咖喱的蔬菜,加几块散养的黑猪肉,总共6块钱。再次感慨梅加拉亚的食物真是好吃又便宜。

 

桥下的水池边,一群孩子在游泳,几个印度人在做天然鱼疗,一群卡西女人在干活。Farid看上去一点都不累,拿着相机各种拍,一会用胶片机,一会用卡片机,我就盘腿坐在房檐下,像个看店的卡西女人,享受这一刻无以伦比的舒适。


(通往nongriat村的路,当地人的天然泳池)

(Nongriat村)

(Nongriat村的基督教堂)

(Nongriat的彩虹瀑布)

 

到达最后一站彩虹瀑布的时候,Farid终于告诉我,这些台阶总共有2500级,而我们要原路返回,还要继续走上2500级。可这些汗水带来的是天堂般的景象,时而幽静时而开阔的空间深处,蓝宝石般的河水、若隐若现的瀑布和那些卡西人年年月月的美丽工程,正以从未有过的清澈,静静的存在。

 

最棒的旅行,总会让你拥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奇拉

被汉化的蒙古人,漫游癖重症,世界音乐爱好者,无酒不欢的异域风搭配小能手,不吃蔬菜,但在寻找当地美食这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同伴比风景重要,内心想法高于一切,走出去了便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美好。TA的窝奇拉c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万之逸��ר��

    万之逸

    译作家,高级亚健康咨询师。
  • ���м�余晨��ר��

    余晨

    在校研究生,蚂蜂窝蜂首作者,常驻广州。
  • ���м�张昕宇��ר��

    张昕宇

    优酷《侣行》栏目主人公,极地自由探险的倡导者,2008年开始踏上户外探险之路。
  • ���м�叶孝忠��ר��

    叶孝忠

    旅行家,踏足80多个国家,曾任孤独星球(北京)指南出版人。
  • ���м�张弛��ר��

    张弛

    生于沈阳,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北京病人》、《我们都去海拉尔》、《夜行动物馆》等。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