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唐人立的专栏 > 看不懂的大宝森节

看不懂的大宝森节

By 唐人立 2017-04-1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272人阅读

在新加坡的日子里,我有幸目睹了印度人的“大宝森节”。那天正值周四,在小印度附近的街道上,马路上游行的印度人排着长队。我被这样热闹的场景吸引,上前一看,非同寻常。游行的人们身上扎着钢针,背着巨大枷锁,一边走一边跟着印度舞曲跳舞。


 

“大宝森节”是印度泰米尔人的节日。在这一天里,虔诚的教徒们赎罪、奉献、感恩。信徒们的祭祀方式有很多种,比如剃头,做法事,也有用银针刺穿全身,或是背着巨大枷锁,从一座印度寺庙游行到另一座印度寺庙,借此表达对神灵深深的忠贞不移的信仰,祈求神灵的赐福。

 

作为印度教徒,如果要参与这么庄严的庆典,必须从一个月前开始严守戒律,禁欲,禁肉食。在大宝森节当天,所有忏悔者必须接受寺庙祭司的训诫,进行24小时斋戒,从而在崇高的节日里净化身体和灵魂。他们相信在这场盛大的仪式进行的同时,姆鲁卡神会与他们同在。在印度教徒的心中,只有接受了巨大的皮肉之苦,灵魂才可以得到升华。


 

我站在一旁看着游行的人们,其中一位忏悔者背后插着六只硕大的钢针,钢针后面拴着铁索,铁索拉着一辆游行的拖车,拖车上放着一座神像。尽管拖车并不庞大,但绝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拉动。钢针拉着他后背上的皮肤,把皮肤拉出深深的褶皱。

 

此时此刻,路边的乐手吹起印度乐曲。忏悔者跟着乐曲的节拍开始跳舞,伴随着乐曲的节拍越来越快,忏悔者的舞步也随之加快。围观的人们大声呐喊,忏悔者在音乐中舞动着身躯,拉着拖车向前行进,任凭钢针和铁索刺痛着身后的皮肤。突然,他的身躯开始颤动,跟着乐曲剧烈抖动,身体渐渐前倾,好像就要摔倒,如同走火入魔一般。

 

围观的人们递上饮水,他才渐渐舒缓过来。

 

接下来的忏悔者,头顶一座巨大的弓形枷锁,这样的枷锁便是“卡瓦第”。“卡瓦第”由许许多多粗大的钢针支起,钢针扎进忏悔者的皮肤中。

 

我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装饰。后来,一位印度人告诉我,这些巨大的“卡瓦第”都是由忏悔者亲手打造,他们至少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所需的花费更是不计其数。每一件“卡瓦第”都与众不同,装饰不仅有各色印度饰品、印度神像、孔雀羽毛,甚至还有缩小版的印度神庙。


 

我问一位印度人,游行的人会不会觉得疼痛,他笑了,告诉我,只要神在你的心中,你就感受不到疼痛。在印度人心里,神灵可以大于一切,取代一切,甚至高于生死。尽管从很多游行者的表情中,看得出来穿戴着沉重的枷锁、被针扎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我跟着游行的人们来到丹达乌他帕尼兴都庙,寺庙里正举行盛大活动,这里是终点,他们完成了人生中一件重大的事情,这是对神灵最高的敬畏。

 

人们抬着神像,注视着簇拥着,大声呐喊神的名字,绕行寺庙一圈,然后把神像抬进寺庙大殿。大殿中央是一座神龛,神龛里供奉着神像。远道而来的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来到大殿中,其中也包括身挂钢针头戴“卡瓦第”的游行者。他们会把牛奶供奉给寺庙和神。围观的人们不可以进入神龛,大殿里的电视机直播着神龛内的场景——祭司用水桶舀起牛奶,倒在神龛内红彤彤的神像上。


 

我毕竟不是虔诚的印度教信徒,站在一边看了许久,却一直疑惑这些牛奶的去处。我绕行大殿三圈,最终发现从神龛中不断流出的牛奶,安静地淌入下水道。

 

忏悔者们一一走进大殿,在大殿中又一番跳舞,而后穿过大殿,完成盛大的忏悔仪式。人们帮助他们取下巨大的枷锁,拔出插在皮肤中的钢针。拔出钢针时,身边的人们飞快地把手中的布裹在忏悔者身上,再用切开的柠檬擦拭钢针。据说,他们身上非但不会流血,事后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印度教徒将此视为神迹。不知道这样的说法能不能经得起科学的推敲,似乎在神灵面前,一切现代医学都可以被取代。

 

大殿另一边,是寺庙提供食物的地方。大厅里摆放着长条桌椅,人们一字排开,排排坐在餐桌前。工作人员在每个人面前铺上餐纸,把食物舀出来一一放置。有人见我是外国人,也请我坐下来一同品尝,说这是寺庙免费提供的,我摆摆手,黑暗料理是印度人永恒不变的主题。


 

很难说我当时的感受,我曾两次去印度,目睹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好简单地用对错来评价人们的习惯和行为。

 

面对充满奇葩的印度教,英国人曾经花了二十年时间来研究,最终给出这样的定论:“印度教既是有神论的宗教,又是无神论的宗教;既是多元论的宗教,又是一元论的宗教;既是禁欲主义的宗教,又是纵欲主义的宗教;既是宗教信仰,也是生活方式。”

 

印度前总统、哲学家拉达克里·希南在评论印度教的特点时指出:“印度教在信仰和思想上的这种多元性,正是因为它在对待其他宗教或信仰时表现出一种宽容的态度,只有这种宽容性才使它能够将各种形形色色的思想包容在自己的体系之中。印度教采取宽容的态度,不是出于策略的考虑或者权宜之计,而是作为精神生活的一个原则,宽容是一种责任,并不仅仅是一种让步,在履行这种责任时,印度教几乎把形形色色的信仰和教义都纳入了它的体系之中,并且把它当作是精神努力的真实表现,不管它们看起来是怎样的对立。”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唐人立

生于1989年的天蝎座,在大学期间走遍了中国东西南北,著有背包游记《一个人走世界——大学4年200城的旅行》,并曾在北京798举办个人影展“逃学去旅行——4年200城”,现在南京从事设计工作。TA的窝唐人立逃学去旅行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小心��ר��

    王小心

    城市动物。
  • ���м�袁云准��ר��

    袁云准

    旅日青年国际政治研究学者,草食男青年一只,<br/>偏爱东瀛文化之纤细,孤身远行,游学定居于此,目前于东京某大学潜心钻研政经外交;<br/>学术研究事务繁杂多忙,但凡有闲,定背包出行转换心情。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阎鑫荻��ר��

    阎鑫荻

    媒体从业者;曾想周游世界,自以为是的眼界和阅历并未让胸怀有多博大,我执般的好奇心只是让人更加无法安住;无意义,还要走,生命的本质就是如此不堪。
  • ���м�佳月��ר��

    佳月

    目标在远方。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