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喜喜的专栏 > 伊朗警局一日游

伊朗警局一日游

By 喜喜 2017-04-21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655人阅读

在独自旅行过27个国家后,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直到现在我都懊悔不已。整件事情发生在2016年9月,都说时间可以疗愈一切,可今天,我才有勇气讲出。

 

我到达伊朗并在德黑兰游荡了三天后,决定启程向北,前往距离德黑兰550公里的“叛逆之城”——大不里士。它是伊朗西北边陲的一座城市,也是古城之一,更是历史上很多王朝的首都,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和文明古迹,这些都是吸引我来到这个城市的原因。

 

德黑兰的沙发主人建议我乘坐“夕发朝至”的卧铺火车前往,这样不仅节约时间还省了一晚住宿费,我把所有贵重物品装进双肩背包,拉着装有衣服、洗漱用品的箱子上了火车。

 

火车是咱们国内那种包厢设计,每个包厢可以睡六个人,男女分开。我的包厢里面是两个老奶奶和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大姐,虽然她们不会说英语,但热情好客,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大不里士的沙发主人Mahdi)

 

第二天早晨火车到达大不里士,我给沙发主人Mahdi发了短信,抓起背包和箱子下了火车。出站后人们很快消失在各类交通工具上,火车站重新变得冷清,我把箱子和包分别放在地上,百无聊赖地坐在花园栅栏上等待他出现。

 

过了10分钟,正当我站起来伸伸懒腰活动一下发麻的四肢时,手机响了:“我看到你啦,你往左边看,一辆大吉普就是我的车,你能自己走过来吗?”只见一辆老式灰色吉普停在离我30米远的地方,我挥手致意,拉起箱子,大步流星朝他走去。Mahdi坐在车里没动,我打开车门努力把箱子举到后坐,然后跳进副驾驶,随后我俩边寒暄边掉头往他家驶去。

 

15分钟后,到达他家,我拉起箱子跟随他穿过几条小巷,他爸妈已经热情地在门外迎接我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啊呀,我的背包落在你车里了。”Madi体贴地说:“你在这准备吃早饭吧,我回去给你拿。”一会儿电话打了过来:“我没在副驾驶看到你的背包啊,你确定你放在那了么?”

 

我脑子突然一片空白,转而想起我们接头的场面:我用右手接了电话,就势用左手拉着箱子就走了,压根儿没想起来地上还有一个背包——那个双肩包里装着我的两本护照、信用卡、Mac电脑、Kindle、相机,新买的墨镜,新买的人字拖,新买的衣服……我什么都顾不上了,踩上球鞋就冲出家门,狂奔到巷口时,Mahdi的爸爸在后面喊我,手里还拿着我用来包头发的围巾。

 

哦,对了,这是伊朗。

 

我赶紧接过围巾,快步走到吉普车,一直在大口喘气,冷汗从脊背上冒了出来。

 

Mahdi只有18岁,看起来却成熟稳重,他一边往火车站开一边安慰我:“你别急,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公共场所都安装了摄像头,即使被拿走了也能找回来。”此刻,我还抱有很大的希望,想到这几天接触的伊朗人民热情好客,民风淳朴,“门不闭户、路不拾遗”也不是不可能。

 

捱过了漫长的15分钟后,到达火车站。我高估了伊朗人民的素质,冲回原地的时候,背包已经不在那了。我们又冲进了火车站,“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什么人捡到背包。

 

报警!

 

在我俩前往警察局的路上,Mahdi谨慎地提醒我,如果警察问就说我俩是在他6月来中国玩认识的,这次他邀请我来伊朗玩,“可千万不能提什么“沙发冲浪”啊!”我深知在这种国家随便住进陌生人的家里,会给我、Mahdi、还有他全家带来不小的麻烦,赶紧点头。

 

到达警察局,和警卫说明情况,手机首先被“没收”了。进去后,警察先是给我倒了杯冰水,随后询问情况,我详细诉说了经过,Mahdi负责翻译成波斯语。警察又详细询问了我背包中的物品。最后告诉我,火车站外面没装摄像头,找起来难度有点大。

 

正当我快哭出来时,他让我们前往更高一级的警察局报案。等到我们取回手机,走在警局到吉普车的路上,我不甘心地检查了所有垃圾桶,期盼着拿走我包的人只拿走值钱物品,把包和证件扔进垃圾桶。我对着每个垃圾桶探头探脑的行为引起了旁边浇花大爷的注意,不由对我提高了警惕,聚精会神盯了我很久。

 

到达更高级别的警察局,手机照例被门卫“没收”。Mahdi说明来意后,警察开始给我建立档案。刚写了一半,就有人开始插队。怎么发展中国家人民都一样,一点耐心都没有。一想到拖的时间越长,我的相机、电脑被卖到黑市的可能性就越大,我赶紧用身体挡住了插队者。

 

档案建好了,Mhadi又翻译了警察的最新指示:“现在我们需要去最高级别的警察局做笔录。”我脑海里面马上浮现出了刚学会的英文单词,而且还有A4纸这么大:Bureaucracy(官僚主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希望一降再降,现在我已经不在乎那些钱财等“身外物”了,转而开始发愁没有护照怎么回国。

 

到了最高级别的警局,警察先是从一个小孔里面瞄了瞄我们,然后警惕地打开门上的小窗,我们赶紧递上前一个警局开的证明,这才放我们进去。手机又被收走了,才刚进入大楼,一名警察就找来了黑色的布卡,告诉我按照规定必须把全身都包裹起来。身心俱疲的我根本没法对付这条比我身高还长的黑布,只好罩在头上,用手抓住两侧固定在下巴,这身打扮再配上木然的眼神和绝望的脸,我想我看起来一定像个游走的僵尸。

 

我又把情况汇报了一遍,警务人员在我的档案上面写了几行字,让我们回去等消息。

 

回去的路上,我感受到了灭顶的绝望,忧愁地对Mahdi说:“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都不知道怎么回德黑兰,之后还要去中国大使馆补办护照,还需要钱去机场。”Mahdi安慰我道:“你别急,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和你一起去德黑兰,我哥哥住那,他也可以帮你。再说了,你是外国人,政府处理这类案件也会优先的。”

 

晚上我正疲惫地躺在波斯地毯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好消息就来了:Mahdi接了电话蹦起来,原来一位出租司机在车里发现了客人留下的一个纸袋,里面装着我的两本护照和所有信用卡。这番话让我也兴奋得一跃而起,要知道伊朗人也怕拿着外国人的护照惹上麻烦,而且由于美国制裁,伊朗和全世界的金融系统都是割裂的,在这里只能用现金兑换成当地货币,那些国外信用卡就是摆设,所以拿我包的人“好心”地一并把信用卡留给了我。


(在意大利穿的裙子必然在伊朗没有销路)

 

得知第二天一早就能去警局领回这些证件,我心里好受了一点,决定去洗个澡休息下。换好干净衣服后,我顺便看了看箱子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换钱的,发现全部家当都是从欧洲带过来的夏装——短、透、露,根本没市场。又想到没准儿我可以试试卖血,但转念一想我的血也不清真,肯定没有市场。

 

胡思乱想之际,Mahdi通知我今晚是特别为我准备的“波斯之夜”,一会儿还会有很多人加入:一对刚刚跨过边境的香港情侣,两位澳洲朋友,搭车旅游的六个朋友,还有亲戚们。


(Mahdi的妈妈为我们准备的波斯美食,我强打起了精神)

(“波斯之夜”大合影)

 

一向在路上秉持“既来之、则安之”原则的我马上高兴起来,加入聚会。不一会儿,人到齐了,男孩们纷纷换上短裤,女孩们摘掉围巾,我们坐在波斯地毯上边吃边聊,吃饱了歪在一边喝甜茶抽水烟,随后就是表舅的手风琴伴奏着表叔的波斯歌曲,表弟的电子琴伴随着表哥的萨克斯。六个年轻人坐不住了,围在一起跳起了波斯舞蹈,起初害羞的我后来也加入了他们,不协调地扭动着身体,试图跟上音乐的节奏。


(为了让我散心,第二天一起带我去附近公园玩)

(没有钱,清真寺的工作人员让我免费游览)

(伊朗归来,包没了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箱子)

 

愉快的一夜结束于凌晨4点,第二日取回了我的护照和信用卡,随后顺利返回北京。

 

每当我和朋友提及此事,她们总会握着我的手,说一些破财免灾之类的话安慰我,乐观的我给自己的借口是,旅行不能总是景点签到,而要生活在其中,它意味着既会有好事发生,也会有坏事发生。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我还喜欢和本地人交谈,用“沙发冲浪”的方式73次住进陌生人的家里,用独有的眼光去观察本地文化,写出和别人完全不同的旅行故事。TA的窝喜喜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薛荣��ר��

    薛荣

    宅男,前地理教师,作家,慢跑爱好者,景区梦游症患者,大龄书虫。
  • ���м�乌拉��ר��

    乌拉

    80后,黑眼睛人文旅行创始人;为了这些文字,他需要喝最烈的酒,爱最爱的人。
  • ���м�大咔嚓��ר��

    大咔嚓

    蚂蜂窝旅行家,留学英国的工程师;北京土著,爱摄影、爱写作、爱远行;曾经在伊朗工作旅行了三个月,又回到英国从怀特岛到苏格兰萨瑟兰郡大环游;认真对待每一次旅行,就像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
  • ���м�郑轶��ר��

    郑轶

    摄影师,策展人;从事影像创作(摄影&Video),Audiovisual arts(Visuals & DJ)以及写作;嬉皮风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终身职业;曾游学欧洲多年,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曾在奥地利维也纳从事Audiovisual arts;热衷于研究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是个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
  • ���м�叶舒婧��ר��

    叶舒婧

    曾在京都游学、作为一个日料深度中毒者,吃掉近100颗星星,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上路的心,目前正在中东开始新的冒险,尝遍世界美食就是我旅行的意义,TA的窝<a href="http://www.mafengwo.cn/u/5259781.html">妖猫猫在路上</a>。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