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孙小兽的专栏 > 四过南京(上)

四过南京(上)

By 孙小兽 2017-05-11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8902人阅读

到新疆工作的第20天,回内地出差,正好“烟花三月下扬州”。先从伊宁市坐6个半小时火车,到乌鲁木齐住一晚,第二天一大早飞往南京。应南京朋友之邀逗留一晚,次日坐大巴前往扬州。这是我的第四次南京之行。

 

1.

 

第一次去南京是2007年4月末,即将大学毕业的我,作为实习导游从兰州带了个44人的“华东五市黄山千岛湖九日单飞单卧”团。第一站是上海,接团的导游是位南京小哥,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是大华东环线金牌导游,也是位专栏写作者。听他做完自我介绍,我一脸崇拜地坚信他一定精通民国八卦史。

 

但一小时后,这位偶像就因为向客人推销自费夜游黄浦江项目不利而对我发难,在确认我是个不懂行规的小白后,他只好翻着白眼跟司机用南京话大吐苦水,南京话因此给我留下了匪气的第一印象。

 

这位南京导游全程跟随,讲解招呼十分到位,然客人们的购物消费水平仍旧一般,以至于他始终没有露出超过4颗牙齿的笑容。

 

客人是甘肃省某县城银行的员工,除了三个年轻人,都是中老年人,普通话不太灵光,讲的方言我又听不懂,加上五一旅游旺季,所有景点人满为患,整个行程如同行军打仗。我脚下鸡飞狗跳,内心孤立无援。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南京,到夫子庙、中山陵等著名景点打卡观光后,我利用最后仅有的自由活动时间,脱团去老城区串小巷。刚入5月的南京已是初夏,晴朗的午后,无事一身轻的我开怀暴走到最后一刻才肯跳上去火车站的公交车,遇上塞车,经一位大爷建议改乘地铁,后又一阵飞奔,终于在开车前5分钟冲上了火车。

 

迎接我的是客人们热切的目光,就像“你醒啦”表情包中唐僧师徒四人的一样。我大口大口喘着气,傻乐不能自已。那一刻,我终于感到我和他们是一伙儿的了。

 

随后的毕业季节,我迷上了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许逊(陈羽凡饰)的茬歌神曲《南京知青歌》,成了我那段时间带团活跃气氛的保留曲目。每当唱到“长虹般的大桥直耸云霄横跨长江”时,我脑海里的画面却是小时候姥姥家墙上用油漆画的南京长江大桥,至于真实的大桥,我却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小时候我姥姥家墙上的那种南京长江大桥宣传画)

(南京长江大桥老照片)

 

按理说,旅游团一定不会错过这种著名景点儿,唯一的解释就是,真实的大桥太让人失望,为了延续美好的记忆,我选择了继续相信照片。

 

2.

 

2010年十一,刚成为旅行杂志编辑的我去南京参加同学安的婚礼。这个西安摇滚女青年,临毕业为了和院草的黄昏恋放弃了去法国留学,跟他去了南京。

 

新郎不是院草,而是在她和院草分手无家可归时收留她的南京土著经济适用男杰,确切地说是杰和他妈——这位资深单亲妈妈,用博大的慈悲和一个月不重样的每日靓汤,滋养了同样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安,让她毅然跨越三观的鸿沟,一头扎进家庭的温暖。

 

那次在南京住了三晚,活动范围主要在安位于“东(南)大(学)以南、南(京)大(学)以东”的家附近。从她家去婚纱店,车子穿过古城墙,蔽日的浓绿之下,车尾轻甩停当,车门一开,桂花扑面香。去玄武湖拍照的路上,鸡鸣寺匆匆划过车窗,层叠蓊郁之中堆垒着的几小块明黄,成为我对“庄严”最早的理解。

 

从酒店回安家要穿过一片夜市,我和安挽着她妈,她爸则刻意和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杰走在我们中间努力维系着整体感。二老离婚多年,安妈仍心存芥蒂,向我嗔怪安嫁得太远,言语间充满忧虑,最后矛头指向从小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作为局外人的我也一时语塞,一团尴尬的沉默笼罩着我们,穿过闹市的喧嚣。

 

婚礼次日,安妈的戏份愈演愈烈,离家出走了。安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确认她安全后,没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蹲在阳台一边抽烟一边流泪一边痛经,杰也点了根儿烟蹲在她旁边抽。杰妈煮了红糖姜水,盛了一碗送到安手上,也没说话,关上阳台门,拉着无措的我到了客厅。

 

让他们两个苦孩子同病相怜一会儿吧,杰妈说。然后一边洗安妈从西安带来的小柿子,一边说着对安的心疼:唉!她妈妈还是想不开啊……也就顺势说起了她自己的故事:

 

杰一岁时,她发现杰爸出轨,她平静地提出了分居,协议在杰面前佯装无事,一直到他上小学后时才正式离婚,之后独自抚养杰长大,一直没有再婚。

 

听安说,做财会工作的杰妈在单位是劳模,退休后兼职做得风生水起,同时仍能做到让她这个儿媳都赞不绝口的称职妈妈。

 

我一边吸溜着软糯的柿子肉,一边打量这个生长在上海沧桑于南京的女人:五官坚毅,皮肤黝黑,完全出离我对江南女子的想像,但一口比柿子更加软糯的吴语着实润人心脾。

 

我特别留意到每次我和安出门前,杰妈都会慢声细语地叮嘱一番,而安都会用同样软糯的口音回一句:晓得啦!

 

新婚和所有新生命一样元气十足,这场小风波很快被疗愈。第二天,安在拉着我散步去她的社区图书馆——先锋书店的路上,仍像上学时那样没心没肺地谈笑。

 

这家由防空洞改造的停车场改造的书店,灰色的门面比停车场还要其貌不扬,门内确是别有洞天。长长的缓冲斜坡还保留着黄色停车分割线,两边铺满书籍,尽头处黑色十字架高悬,实景演绎了博尔赫斯那句名言——如果有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


(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店)

 

我点了杯咖啡,翻出一本心愿单上的书,读完才肯走,自诩这才是天堂的正确打开方式。您问我读的啥书?光顾着享受当下了,读完就忘了。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孙小兽

野生独立写作者。做过导游,当过记者,演过小剧场话剧,编过奢华旅行杂志,2013年辞职浪游至今。在路上也没治好拖延症,美其名曰“住下来旅行”,偏爱探寻地图上的毛细血管,因此至今尚未走遍中国,但已成功把新疆伊犁、泰国清迈、云南红河&昆明、四川泸沽湖、海南北部等他乡变故乡。新浪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蚂蜂窝ID(565158):孙小兽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傅真��ר��

    傅真

    80后,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开始间隔年旅行,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
  • ���м�万之逸��ר��

    万之逸

    译作家,高级亚健康咨询师。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魏蔻蔻��ר��

    魏蔻蔻

    生物科学博士,定居荷兰,现任医药产品研发及市场拓广经理;业余时间爱好写作,旅游;创办微杂志微蔻 (微信订阅号:WeiKoMagazine),关注中西文化教育和思维差异,分享留学定居海外的生态面面观。
  • ���м�狗子��ר��

    狗子

    本名贾新栩,1966年生于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1、2,随笔集《一个寄生虫的愤怒》,《活去吧》,《散德行》。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