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昆仑的专栏 > 库木库里大沙泉亲历记

库木库里大沙泉亲历记

By 昆仑 2017-05-15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873人阅读

2016年的库木库里盆地之旅,我们安排在国庆长假期间。从9月29日清晨起,我们九人两车就辗转行进在前往塔东南的路途中。出于对那片高原盆地的基本了解,这次,我们准备了两辆性能良好的四驱越野,并携带了足够的自救装备,储备油料和食品。

 

车队取道312国道向东,又在小草湖转入314国道向南,直奔库尔勒。从那里开始,我们沿塔里木盆地贫瘠的东缘,前往若羌方向。这一路,总行程880公里,赶到若羌时,已是入夜时分,县城灯火已息,只有楼兰广场被五彩的霓虹勾勒着,城垣与戍堡的轮廓悬浮在暗夜中,真像是闯入了楼兰古国的某座城池。

 

若羌县城位于东昆仑的东北支脉阿尔金山北麓,是由北侧进入库木库里盆地的必经之处。当晚,我们宿在银峰饭店,只睡了四、五个小时。一大早,我们又去农贸市场做最后一次给养补充,随后便匆匆赶往若羌县最东部的小镇——依吞布拉克——那里是新疆、青海两省交界处,又是塔里木盆与柴达木盆地之间的喉口地带,连接新疆、青海两省的315国道从小镇通过。印象中,此间300公里路途上,特别是墩里克以东,行色匆匆的重卡车队络绎不绝、呼啸而过,带着沉重的吼声,扬起冲天的灰尘。仅仅从这条路上的繁忙,就能感受到西部大开发的步伐。

 

但在依吞布拉克以南,当我们离开315国道转入铁木里克乡境内,这种喧闹感就彻底消失了,代之以一种极度的寂寥和宁静。早在巴什库尔干开始,海拔高度就已经攀升到了3500米,进入了人类活动强度相对较弱的地带。离开国道向南,折入阿尔金山与祁漫塔格西段相衔接处,它本就是青藏高原北部缓冲带的一部分,山高水远、天玄地黄的自然特征十分明显。这种特征,随着我们南进的步伐愈发突出。在铁木里克乡以南,除了道路和简陋的道标设施外,广阔视界内已难见到人类生活的痕迹,满眼都是山峦、沟壑、阡陌、旷野以及祁漫塔格一线连绵的雪顶,一幅大气磅礴、苍茫无际的图景,与315国道上吼叫着的重卡车流相比,这里的寂寥恍若隔世。

 

在依吞布拉克,午餐和履行接洽手续耽搁了一些时间,到达阿塔提罕河已是下午。这条河发源于祁漫塔格北坡,向西注入库木库里盆地北缘。我们沿河向上游方向前行,行进中,河床两岸的丘陵逐渐隆起为山地,并急剧收拢,最终形成一个陡峭的V形山口——一面国旗飘扬在一座玻璃钢搭建的拱顶建筑顶端,红白相间的横栏拦截在山口最狭窄的部位——那里是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东北大门阿塔提罕站卡,站卡上只有一位工作人员。在持函介绍后,他对九人逐一履行了身份验证和登记手续,并交代保护区规则,随即开栏放行。


(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阿塔提罕站卡)


通过站卡后,我们再次研究地图。315国道上的300公里路,我们本是东南走向,依吞布拉克镇后,却折转身成为西南走向。看地图,兜过这样一个大圈子,完全是为了绕开玉素甫阿里克大雪山。这座雪山绵延100公里,东西走向,挡在阿尔金山与库木库里盆地之间,成为继阿尔金山之后,进入库木库里盆地中央的第二道屏障。现在我们位于它的南坡,已经从东端绕过了它。之后,我们还需跨越第三道屏障——位于玉素甫阿里克大雪山南部的祁漫塔格主山脊,才能真正进入库木库里盆地的中央地带。

 

但事实证明,即使是在祁漫塔格北坡的缓冲区,一旦进入保护区的东北大门,就进入了野生动物们的世界。

 

首先闯入视线的,是一群七只藏原羚的队伍。它们背对着我们,正朝着前方山坡迅捷地奔跑着,如果不是一跳一跳的雪白臀部,我们一时间很难将它们与黄褐色的山坡分辨开。当我们目送它们绝尘而去,尚不舍得收回目光时,却发现类似的三三五五群落不时冒出,它们中有藏原羚,也有体形更大的藏羚。它们跑出安全距离后,会停下脚步,回转身张望我们,泛白的臀斑消失,躯体隐入黄褐色的山体背景中,难以辨认。唯一可供识别的,是它们一对对微微摇摆着的美丽的长犄角。这很快化为我们的一条经验,在祁漫塔格北山麓层层叠叠的山峦沟壑间,雪白的臀斑或尖俏的犄角,成为远距离识别藏羚羊与藏原羚的一种信号。当然,那只是在最初时段,当它们的分布密度逐渐增大,种类逐渐增多,让我们有些目不暇接时,这经验也就派不上用场了。我们只需根据它们的特征,竭力指认出它们是藏羚羊、藏原羚、或一群绝尘而去的藏野驴就足够了。那天下午,我们兴奋地穿行在野生动物的群落间,欣赏着它们矫健的身姿,感受着随海拔增高而产生的动物种群的变化:低处是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驴的群落,渐次出现了黢黑的、游荡在陡坡和雪原上的藏牦牛,再往高处,向阳一侧的山顶上有岩羊和盘羊的身影在徘徊。当近处看得审美疲劳后,举起望远镜,我们在石壁和巉岩间寻找大角盘羊的身影。印象中,所有的野生动物对我们都持规避态度,唯独体型硕大的藏牦牛,傲慢得像是山中的霸主,瞪起一双牛蛋眼死死盯住你,一幅天王老子的不友好模样。反倒是我们,得始终保持一种低调姿态。


(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依协克帕提中心保护站的夜晚)

 

一路观赏与拍摄花费了两三个小时,但走走停停间,倒也让人忘却了攀爬祁漫塔格北坡的艰难。等汽车带着沉重的喘息到达阿木巴勒阿西坎山口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这山口位于祁漫塔格主山脊上,海拔高度4485米。站在垭口上,已经可以望见阿牙克库木湖那500平方公里湖面的东半部分,以及库木库里沙漠那金黄色的北部边缘。眼力更好者,甚至可以识别出东昆仑那道隐现在大气层后面的朦胧的雪线。登高远望,满眼阡陌,我们本该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但仅仅停留十分钟后,我们就急匆匆地冲下了祁漫塔格陡峭的南坡,赶往山脚下的小尖山西侧,为的是能赶上阿牙克库木湖上壮丽的晚霞。在那里,我们消耗掉了天黑前的全部时光。等到所有的美景都渐渐沉落在库木库里盆地升起的暗夜中时,我们沿着一条千疮百孔的道路,摸黑赶往祁曼塔格乡。那里是保护区中心站所在地,也是库木库里沙漠的东北边缘。这一去,又是上百公里。最终到达时,又一次接近了午夜时分。那里的海拔是3950米,经过两整天的奔波劳累,有队员头晕恶心,竟进入了轻度高原反应状态。

 

次日早晨,体力得到稍许恢复。我们就在李主任的带领下,经依协克帕提湿地边缘,前往库木库里沙漠东北侧的大沙泉。

 

在东昆仑北坡,库木库里盆地、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与库木库里沙漠的关系是彼此嵌套的。库木库里盆地位于东昆仑以北、阿尔金山以南、祁曼塔格以西,是一片高度从3900米到4400米的高原盆地。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占据盆地中的45000平方公里面积,而库木库里沙漠,是这个保护区中的沙漠地带,占有2500平方公里土地。那座著名的大沙泉,就位于这片高原沙漠的东北缘。大沙泉的泉水,源自于东昆仑北坡的雪山融水,经沙漠中的含水层滤过,再从东北部溢出,形成一片广阔的条形湿地——依协克帕提湿地。它的意思是“陷驴蹄子的地方”。


(大沙泉全景)

 

当我们沿着这片湿地的东北沿、也即祁漫塔格的南坡脚下向东驰行时,那一路所见的野生动物之多,倒令我们昨日的感受大为减色。这片湿地周围的藏野驴群,大到以百只以上为单位,而藏原羚群,则一群往往多达数百只。在祁漫塔格与库木库里沙漠之间那片广阔的川地里,这些庞大的有蹄动物群落,时常会掀起一片片昏黄的烟尘,疾速地从那片寂寥的川地里掠过,使你的双眼凝注于这种壮阔的、宛若古典式骑兵军团展开集团冲锋的场景,从而无暇去注意它们中的某个个体。只有那些黢黑的野牦牛,不是以大群体,而只是以三五只个体组成的家庭为单位,护卫着它们的小牛犊,看似悠闲、实则警惕地四处游荡着。鸟类中,只有最后一些尚未开始南迁之旅的黑颈鹤,成双成对地迈着优雅的鹤步在湿地中觅食,享受着它们迁离之前这段最后的好时光。


(库木库里沙漠边缘的藏野驴)

(依协克帕提的藏原羚群)

(依协克帕提湿地景观)

(祁漫塔格南麓,阿牙克库木湖上的晚霞)

 

20公里长的依协克帕提,的确是一处波诡云谲之地。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导引,我们决难穿越这片湿地,到达它的另一侧。但尽管有导引,我们仍不免数度在其中辗转徘徊,迂回探路,从中摸索出一条通道,走过了一段极为复杂的蛇形路线。半个上午,野驴蹄子没见陷落,我们的两辆越野车倒成了烂泥团子模样。等摆脱了沼泽地的羁绊,行驶在库木库里沙漠那干燥的沙面上时,竟有了一种特别的安全感。

 

大沙泉的泉口海拔4000米,敞口直径200米,锥台高度约180米,是一处有三个泉口的巨大的锥体空间。为了节省体力,我们用两辆越野车沿不同的路径轮流冲坡,一次又一次,均遭败北,最终不得不在三分之一高度上放弃。那时,我们置身于4100米高度上,又面对一条180米高的大沙坡,大部分人都已放弃冲顶。我轻装简从,只携带一架相机打算攀上泉口顶部。经过半小时我自认为足以泣鬼神的努力后,最终不得不在三分之二高度上放弃,因为越野车正鸣响着喇叭催促回返。等下到半坡中间,我再回望那个即将到顶的高度时,心中后悔得要命。


(大沙泉主泉口)
 

更大的痛苦还在后面。我们的车在反复冲坡时没有遇到麻烦,却在返身下坡时遭遇了险情。在一个看似十分安全的大转弯处,我们这辆车没有按照车轮的转向前行,却沿沙坡产生了侧滑。这一侧滑,就差点翻入左侧的大沙河中。前方车辆已经走远,对讲机呼叫不应。我们不得不像土拨鼠一样拼命地又挖又刨,一边还得腾出人来压住它的重心,并快速卸载所携装备,以免侧翻。等前方那辆车回转身来寻找我们并帮我们解脱困境时,已是两三个小时后。

 

这次险情并未发生在依协克帕提湿地——陷驴蹄子的地方,而发生在一处本不该陷驴蹄子的地方。如果不是侥幸,大沙泉那个地方,差点就成为我们的滑铁卢。这给了我们一个沉重的教训。


(我们在大沙泉下险些折戟沉沙,正前方是祁漫塔格,左前方是库木库里沙漠)

 

在回程路途上,我们刚刚冲过一道沙梁,就居高临下地看到,有四辆车在依协克帕提的一片烂泥地里乱成一团,正在合力牵引一辆陷得很深的北京吉普。几条钢缆绷紧着,一端的车轮冒着青烟,另一端的车轮扬起漫天的泥水。那是另一只探险队的车队。他们的陷落位置,正好处于我们上午迂回过来的通道上。不知是哪一把方向盘没打好,就使那辆北京吉普陷入了深重的苦难中。

当天晚些时候,我们再次翻越阿木巴勒阿西坎山口,如约返回了依吞布拉克。此次库木库里盆地之行,让我们饱览了这片高原盆地恢弘壮丽的自然景观,充分领略了保护区内野生动物们的风采。至于对它那波诡云谲的自然环境与艰难险阻的道路交通的认识,更将成为我的旅行生涯中一份新增的财富。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TA的窝昆仑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陈夏红��ר��

    陈夏红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博士,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专注于近现代法律人物研究,协同著名法学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编有《法意阑珊处:20世纪中国法律人自述》、《辛亥革命实绩史料汇编》等。
  • ���м�傅真��ר��

    傅真

    80后,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开始间隔年旅行,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
  • ���м�林帝浣��ר��

    林帝浣

    中山大学教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人文旅游摄影师,专栏作者,画家。
  • ���м�邬鑫罗兰��ר��

    邬鑫罗兰

    <span class="KSFIND_CLASS_SELECT" id="2KSFindDIV">邬</span>鑫罗兰,内蒙古呼和浩特人,从事过导游职业,被尼泊尔的神秘和美妙吸引,数次到尼泊尔旅游和考察。
  • ���м�花总丢了金箍棒��ר��

    花总丢了金箍棒

    网络红人“花总”。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