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马大象的专栏 > 一封Casablanca的来信

一封Casablanca的来信

By 马大象 2017-05-26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713人阅读

(Photo by Deniman)


世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有那么多的酒馆,你却偏偏走进了我的这一间。

 

原谅我用一句被人引用过很多次的台词作为文章的第一句。因为他在这座城市的时候,仍然能够和姑娘讨论爱情。想象在一个小小的酒馆,普通得就像街角的一间布莱克书店,里面有一个神经质的老头,对生活毫无要求却又自得其乐,每天还要面对账本上的一堆乱糟糟的数学符号。

 

他曾有过这样一个酒馆,放着一堆凌乱的CD,曲目各有不同,却诉说着发生在每一个不同城市的故事,或一个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的故事。姑娘坐在吧台前一个人喝酒,吧台里放的是李志的山阴路的夏天。他看到姑娘凑过来问他,爱情是什么?

 

他说爱情就是生活的屁啊,一激动一巴掌牌桌上晃翻了一支高脚杯,掉地上碎了。他和姑娘聊得很来,因为姑娘长得好看。他和姑娘没留联系方式,这样未免太没情怀了,有缘再来醉一场。于是姑娘离开了,房顶的灯光柔和迷人,他静静看着那盏灯。

 

他的酒馆开在这个原本只准备作短暂停留的城市,从海的那一面赶过来之前,他甚至都不清楚这座城市。但命运就是这样,不经意间轻抚羽扇,把你扇到未知的位置。他只是觉得留在这里,没准还有一丝希望呢,或者只是他觉得他最远也只能离开这么多了,离她近点也好。然而她来了,来到了这座城市。当熟悉的音乐响起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她。他怒不可遏,将一连串自己臆造的理由甩在她脸上,端起酒杯,感觉自己莫名的情绪被疏散一空时,她转头走出了酒馆。房间吊顶灯昏黄,柔和地洒下来,他面无表情看着灯,并不刺眼,普通到可以从任何一个市场买来。

 

他走进了那家酒馆,她也进去了。酒馆里有着异常的沸腾和喧闹,轮盘赌上那些起伏的人头,和轮盘背后随着命运起伏的姑娘,姑娘的命运从来不应该在床上起伏。人间烟火在这里起伏,不轻佻,不沉闷,恰到好处的气氛。甚至连不容易照到的黑暗,都和周围明亮的灯光融合得刚好。他和一些陌生人谈了话,他们的命运和他紧密相关,但他们却未曾某面。他看着不远处天花板上刺眼的灯,灯背后的黑暗仿佛从未被看透。


(Photo by Loree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我以为看《卡萨布兰卡》时,你爱上了我

Holding hands neath thepaddle fans

在点着烛光的里克咖啡馆里的吊扇下牵手

In Rick's candle lit cafe

Hiding the shadows from thespots

我们躲在聚光灯照不到的阴影里

Monoccan moonshine in youreyes

你的眼里映着摩洛哥的月光

 

他来到了这座城市,平静得就像走进了一个没有大胸姑娘的酒馆。他并不激动,这只是他人生计划的一部分,无论多么偏离正轨也只是生命本该有的一部分,更何况,他对生命一无所知。他走进了这家酒馆,似曾相识,那些从短暂的记忆中拼出来的那个讲他和她的故事的酒吧。他坐在赌桌前,那里没有神色紧张的赌徒,也没有着急去美洲的姑娘,只有桌上的筹码,永远停留在22的位置,威士忌还是熟悉的味道,忧愁像一个迷人的玩笑。灯光明亮,照出所有的过去,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交错相应。

 

他的酒馆被关了,因为一些七七八八的原因。生活没有让他交到朋友,所以他一直不让别人的选择干扰到自己,甚至是她。她伏在他肩头哭泣。他想起所有美好的事情,所有不美好的事情,但这些都已经发生了,他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过去。每一分钟,有很多人做出仓促的决定,每一个决定,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在不远的将来,会看到这些决定导致的改变,但你从未质疑它的合理性。吊顶的灯变暗许多,天花板散发着迷人的生机。

 

他知道一点她的事情,但是他知道她爱他。所以一个理想主义者做出了一个豁达的让步,抑或我们可以称为:做出了一个绅士的让步。这个绅士的让步会让他失去她。他甚至会为政治理念放弃自己的生活。他同样会为她放弃自己为了坚持政治理念而斗争的机会。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她看起来很幸福,如果她幸福,那我,愿意为这一切的发生而放弃我的幸福。他坐在台阶边,对着他说。灯光明亮,天花板深不可测。


(Photo by Deniman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go

但当我不得不看着你离去,我也感受到那种伤痛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噢!卡萨布兰卡的亲吻依旧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但没有了你的叹息,那吻已不成吻

 

他对他说:“这座城市,人们的礼貌伴随着刚好的热情,不像其他城市,热情会让你一不留神成为一个提款机。我觉得过去就是过去,我从未在意它的样子,至于以后,我也没有打算,该在哪里的东西就应该在哪里。你对人生充满了莫名的焦虑,他们告诉你一个丧失独立思考的弯路,告诉你那是唯一的出口,你随波逐流跟所有人一样心安理得,你不能不经意间飞走。而她,她觉得事情就这样了,过去就当他死了,该做计划的事情就该做计划了。但对于我来说,如果出门怕被车撞死,那就干脆不要出门走路好了啊。不改变外界条件了,改变一下自己算了。”

 

他对他说:“你留在这里吧,我是个相当务实的人,你也耳闻过我的事情了,我已经等到了这个机会,我选择留在她身边。我永远不会让别人干涉我的决定,我会和她离开,你留下。”

 

他对他说:“我大概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了,当我看到她进酒馆看到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们之间有一段过去,不过我没有问她,我知道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会寂寞,如今我们在一起了,但是你们之间有过的事情因为我而深埋的情感,如果有一个非选不可的理由,那么我一定会选择浇灌这段情感。”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他,他,她,站在昏暗的路灯下,他给了他一些东西,警察来了。

 

他说有一天他站在她面前,当她真正的站在他的面前,那些过去的嫉妒,那些不合时宜的喜怒无常,都没有了,有可能他会停止寻找过去的那一瞬间,放弃了去寻找,他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画面,当她裸体站在他的面前。他看到她露出来的肩膀,像牛奶一般光滑。他心里终于获得了一个念头,那么好的,就是她了,我们不可以冒昧的把这称为一种责任感,管他妈的对错,就是她了。拥抱背后,床顶的灯摇摇晃晃。

 

他看着他被警察带走,路灯背后的天黑得无法被揣摩透。

 

他被警察带走了,路灯背后的天空在仓皇的脚步中一晃一晃。

 

他说,有一天他站在她面前,当她真正的站在他的面前,那些过去的嫉妒,那些不合时宜的喜怒无常,都没有了。他看到她露出来的肩膀闪着光泽,像牛奶一般光滑。他心里终于获得了一个念头,那么好的,就是她了,我们不可以冒昧的把这称为一种责任感,只是给你一种不管是正确或者错误的感觉。就是她了。拥抱背后,床顶的灯摇摇晃晃。

 

这时候,天花板背后的黑暗突然消失,然后DylanMoran说:哐!一个巨大的笼子从天而降。

 

I guess there’re many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我猜,在卡萨布兰卡有很多伤心人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been there. so, I don't know

你知道我从未到过那里,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Photo by damian entwistle)

 

10月的第一个夜晚,我搭着最便宜的那班中转雅典的廉价航班到了开罗,下飞机匆匆拿着行李去了一家旅馆,我不清楚在哪但价格便宜。听了太多埃及的骗子,于是也懒得对着街边的人挤出一个友好的表情,坐完飞机的感觉永远是乱糟糟的,面无表情的下了车,拿着行李迅速问路然后一头扎进了一座古老的英式建筑。门廊很高,走廊狭窄,散发着一股浓重的猫尿味。青旅就在楼上,是日本人开的。他来了这里。

 

这是我和他的故事。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马大象

曾从事建筑设计,目前长期旅行,写身边发生的故事。 微信公众号:badasstrip 微信:uglyelephant 微博:神经病马大象 TA的窝放倒马大象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行者橙子��ר��

    行者橙子

    郭诚,基督教徒,国内第一支公益驴友团队80公升创始人。
  • ���м�乌拉��ר��

    乌拉

    80后,黑眼睛人文旅行创始人;为了这些文字,他需要喝最烈的酒,爱最爱的人。
  • ���м�赵文伟��ר��

    赵文伟

    译者,会讲英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喜欢读书、旅行、电影、音乐、艺术和一切与美有关的事物。
  • ���м�阿滋楠��ר��

    阿滋楠

    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旅游名博。
  • ���м�郭烁��ר��

    郭烁

    任教于北京某高校法学院,最高人生志向其实不太好意思说出口:有点儿小钱,四处闲逛。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