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春树的专栏 > “我们是否从未停止追求梦想?”

“我们是否从未停止追求梦想?”

哥本哈根(下)

By 春树 2017-06-15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8974人阅读

再次来到哥本哈根,抛去最初的逛街、购物、看景点,慢慢沉下来,我才更加意识到什么是“发达国家”。走在街上,个个都是美女帅哥,年轻年老各有风采,在这里,时光流逝是迷人的,高贵的。我觉得街上有许多女人神似英格丽Ÿ褒曼,天生丽质又友善。而帅哥,真的是太多了,个个都那么迷人,就连中老年人都意气风发有风度,他们会看着你的眼睛微笑。



路过市政厅前面的工地,上面挂着大幅公益广告,图片上都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配文是丹麦语和英语双语,写着“我们是否从未停止追求梦想?”我驻足看了很久。

 

这里是唯一一个让我感觉到我像个没有受过文明熏陶的可怜的动物的地方。这种感觉并不太舒服,但非常重要。哥本哈根提供了一种更高级的生活版本,让你知道在遥远的北欧,还有这么一个高级的人类社会。这个社会又漂亮又公平,出门办事坐车购物都极其方便,它用高科技和人文精简了一切手续,只为了让人生活起来更轻松。它的地铁车是无人驾驶的,你可以用手机APP买票,不需要专门在地铁里买;它的超市有专门的自助结帐区,扫二维码付款,并且有许多付款方式供你选择。


 

哥本哈根同样是环保之城,随处可见骑自行车的人。一座伟大的城市,不仅仅是经济发达,还必须在更高的人文层面成为人类的榜样,而它也希望自己能在2025年成为世界上第一座零碳排放城市。

 

又见到了Ling。这次我们住在她家里。这幢郊外小木屋正在挂牌出售,她与丈夫已经在离婚过程中,打算搬家,这里已经负担不起贷款了。在这栋小木屋卖掉之前,我们还可以住在这里。

 

清晨一拉窗帘,阴沉,下着小雨,但红屋顶很美。云彩流动得飞快,院里的苹果树已经快掉光了叶子,树下堆着几个成熟而坠的苹果。

 

我们去周边吃Brunch。Ling自己开车带着孩子,她很能干。新加坡与丹麦之间的驾照通用后,她就换了当地驾照。我们去了一家很朴实的餐厅,到处是小孩儿和家长们,在这样的地方最能看出当地的餐饮水平。是自助餐,这顿饭我们吃得很舒服,菜式简单但是新鲜,炸鸡块如黄金般金黄明澈,茶包也是水晶茶包,并没有用纸袋茶包来糊弄。


 

我还在哥本哈根剪了个头发。要知道,作为一个亚洲人,在欧洲剪头发是多么冒风险的一件事。对于剪头发的事我很谨慎,之前在纽约、巴黎和柏林都没有剪好,每次我顶着一头看起来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发型都欲哭无泪。这次我特意从网上搜索了一家丹麦名模推荐的美发店,名为“Cim Mahony Studio”。按预约过去,位于一幢楼的楼上,屋里的装潢富丽堂皇,犹如迷宫。对面镜子前正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看起来像个演员,美发师正在替她吹那一头浓密的金发。接待我的美发师是一个热情温柔的年轻小伙子,他引我坐下,先是为我倒了一杯茶,精致的碟子上还放了片蓝色马卡龙,然后认真听了我对发型的要求,随后为我剪出了有生以来我最满意的发型。尽管价格昂贵,我也心满意足地接受了。我决定以后都要来这里剪头发,哪怕特意坐飞机也要过来。

 

又忍不住去Illum商场逛了逛。这家精品商场位于步行街上,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大牌设计品以外,还有许多设计精良的小东西,值得细细逛。我在这里买了一个瑜珈垫。商场楼上还有一家咖啡馆,提供葡萄酒、茶、简单的三明治和沙拉。不要小看这家咖啡馆,虽然量少,但口感一流。推开咖啡馆的门,是一个阳台,对面都是老建筑,正亮着彩灯,不时传来圣诞气氛的歌曲,阳台上坐着年轻人在抽烟聊天,也有谈恋爱的人在耳鬓厮磨。


 

晚上,孩子们都睡了后,我们在楼下客厅喝着红酒聊天,Ling说想回新加坡生活,但因为孩子,又不得不留在这里,现在孩子隔周住在她家和她前夫家。平时她拼命做工,孩子在家的时候陪孩子、做饭、哄孩子睡觉、带孩子出去玩,忙得昏天黑地。她性格比较内向,在这里朋友比较少。她怀念亚洲,怀念亚洲的亲人们。

 

虽然我很爱哥本哈根,但我明白,对一个地方喜欢与否,出于本能,无法强求。再说了,即使喜欢一个地方,长期生活起来要面对的问题也很多。如果你根本不喜欢这里,就完全无法用理智说服自己,怎么会甘心呢。

 

17世纪英国诗人用“最漫长的旅行”来形容两个人不合适的婚姻。Ling的处境,正让我想到了这句诗。

 

她说“我真的想回家”,“这是一种惩罚”,她用了“惩罚”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日子。我听了特别难爱,与此同时又特别理解她,我在谷底时也认为那时候的生活对我是种惩罚,惩罚我做错了选择。生活不是你换种观念改变内心就能好起来的,它真的需要“改变”,内心的改变又谈何容易,它需要哲学的帮助,需要大智慧。简单点的办法是找心理学家,专业人员咨询,找一个他人的视角。

 

外在的改变更为容易一点。通常只有外在的改变才能让心情改变。


 

临告别时,我给她买了盒PETER BEIER的巧克力,这是丹麦手工制的巧克力,属于顶级的巧克力品牌。她说:“这个我不给孩子吃,我自己吃。是给我自己的。”我说对,这是给你自己的。

 

《阿甘正传》里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面对生活,我们要拿出勇气和态度来,当下的不如意并不代表永久。在路上,与形形色色的人相逢,看到截然不同的生活,这给我启迪。伟大的作家Marcel Proust写过,“我们颤抖,不是为了自己,就是为了所爱的人。当我们的幸福不再掌握在他们的手里时,我们对他们就能泰然处之,就能无所畏惧”。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小美人鱼和丹麦女孩

下一篇: 柏林夏天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亦出版个人诗集《激情万丈》及《春树的诗》,写诗是她的最爱。目前她和家人及一只叫Caesar的猫一起生活在北京及柏林。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王郢��ר��

    王郢

    10年行走藏区,曾在拉萨做过4年多小客栈,目前暂居大理;曾在报社和杂志任职编辑多年,因为想看更多的别人的生活而选择自由职业。
  • ���м�张三��ר��

    张三

    《新旅行》《孤独星球》《风景名胜》等杂志撰稿人,喜欢探险,尝试一切未知,坚信一个人只要知道上哪儿去,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 ���м�周海滨��ר��

    周海滨

    非虚构写作者,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新浪▪专栏、百度▪百家、凤凰▪历史签约作者。
  • ���м�雷梓��ר��

    雷梓

    白族,资深媒体人,行踪遍及中国,惟余台湾;有些地方于我,已超越旅行概念,而成为灵魂居所;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十四次去到青海湖,并以十日徒步环湖;与爱人相伴,逆沅水、酉水漫游湘西全境。
  • ���м�邱晨晨��ר��

    邱晨晨

    90后,不知道怎么定义作家与旅行家,但一直折腾着前进。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