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孙助的专栏 > 走西口(上)

走西口(上)

By 孙助 2017-07-11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6174人阅读

“走西口”的主意是老驴阿坚出的,当时有几个朋友响应,赶到出发的时候就剩我俩了。我对“走西口”这仨字是有影视情结的:穿着大花棉袄的小妹妹,站在黄土高坡上,泪眼汪汪地目送情哥哥去口外讨生活。挣钱回来的毕竟是少数,挣钱回来还娶小妹妹的当然更是少数,这就为“走西口”蒙上了一层浓重的悲剧色彩,感动了好几代人呢。

 

山西人“走西口”,大体上有五条路线,三条要经长城关口,两条要过黄河渡口。我们拟横切过去,沿着长城和黄河,即山西的北界和西北界,粗略考察一下实地和民风。


(“走西口”最常见的路况)


第一天,行四十里,经忻州令归村到了涧河铺;第二天,又行四十里到了原平;第三天,再行四十里,至崞县:第四天,行四十里至代县阳明堡;第五天到达一个“四道十儿”的地方,走了三十里。从右玉至杀虎口20里路。出了杀虎口,便到了内蒙地界,最后到了一个叫“红岱”的地方。

 

★ 大同老城

 

大同古城正在全部重建,半个城市变成了工地。当地人讲,整体费用以数百亿计。大同博物馆是一座巍峨的仿俄建筑,因它正好坐落在城墙遗址上,现已将它切开,以便让崭新的城墙穿过。新建的城墙是中空的,外覆青砖,里面是钢筋水泥架构,将来也许可以开发成没有窗户的商业走廊,或是物资仓库。

 

城内著名的圆通寺、上华严寺、下华严寺和善化寺,大部重建。除在建的圆通寺外,其他的都在收费。圆通寺内播放着《金刚经》录音,第一进殿供着弥勒佛,两侧金刚怒目的四大金刚,如今只是四个没有裹泥的木架子。上下华严寺位于新建的古建一条街上,多数门脸没有开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上华严寺居然落款“颜真卿题”,稍微有点历史和书法知识的人,都会知道古时是不带这么落款的。既然是集字,落成“颜真卿书”也许还能糊弄过去。


(大同的古城全部重建,古建一条街上,人还不多)

 

步行至南城墙,善化寺也是修葺一新,因收费未进。看宣传册,知该寺始建于唐开元年间,称开元寺;五代后晋时改名大普恩寺;辽末被严重破坏;金天会年间重修,改为现名;南宋通问副使朱弁,曾被派至云中与金国议和,结果被扣留在此寺达14年之久。

 

南城墙上立着一座崭新的砖塔,八角七级,形制可疑——我们本欲找的那座古塔,名曰“雁塔”。打听老乡知:古塔已经拆了,比这漂亮,四角的,很像西安的大雁塔;老城墙仅剩三十米,这还是老百姓争取的结果。我们看到,那截城墙外砖已被拆光,高度仅约4米,现在为了保护,基础部分修了裙墙。

 

★ 左云老城

 

乘公交去左云县。路边多见黄土梁子,草木稀疏,但雾霾少,比想象的空气好。这一路,自进山西之前至此,均可见北面荒凉的山坡或山上,散落着凋敝的土堡、烽火台(墩),以及断续的城墙。

 

据载,明代建立了卫、堡、墩防卫体系,沿边十里一大堡,一二里一墩;堡子又分官堡(大堡)和乡堡(小堡);当时大同官堡56个,小堡453个,墩台1640座;山西镇边官堡64个,屯垦堡28个,墩台765座。

 

左云老城墙高约7、8米,西墙最完整,长约600米,外砖已被拆光,盖了民居;城内有些老院,门梁木雕精致,门楼多已扭曲,勉强撑着。老乡说,南墙还在,已不完整;老城门和鼓楼早拆了,年代不详。

 

住15元/人店,吃小餐馆。饭馆老板娘说:楞严寺还在,但已全部翻新;有座天主教耶稣堂,也是新的;全县12万人,有煤矿;年青人下矿打工,收入2000-3000元/月;这个饭馆不足20平方米,租金15000元/年。

 

★ 左云的宁鲁堡和破虎堡

 

早晨打车15元/人去北面的宁鲁堡。司机讲:左云右玉这名,始自辽萧太后的两元大将,萧天左和萧天右,他们与宋战,镇边关;这里主种土豆、胡麻和莜麦,几无降雨,靠天吃饭。

 

宁鲁堡土墙仍在,尤西墙完好,外砖亦已拆光。它约是一个200米×200米见方的堡子,堡内的青砖房和土坯房各半,有些已坍塌。五六个老人和妇女在闲逛、拉家,一位牧羊人正赶羊上山。阿坚打听该堡的史实,回答皆含糊。问到有无老教堂,人指着二里外的八台村,说有,但只剩塔楼了;楼顶的十字架,文革时被人砸了下来。


(宁鲁堡的城墙还很完整,墙砖被全部拆下,盖了民居)

(宁鲁堡内一景)

(宁鲁堡内的影壁墙)

 

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这边的地名取得朴实直观,比如“宁鲁”,就是“让胡虏安宁”的意思,“八台”就是指村子边上有八座烽火台。后面还会提到“破虎堡”、“杀虎口”、“平鲁”、“偏头关”、“河曲”等等,均可按这个路子去理解。

 

出北墙破口,过苗圃,翻过一道梁子,山上多见墩台(即烽火台),土路上常有老砖古瓷。八台村有些新房子,也没什么人;村子最北一个较新的院子,院门上立有十字架,木杆上挂着一口铸铁钟,院门锁着,院内地上扔着蓝色路牌“八台圣母山”。


(八台村的德国老教堂遗址)

 

终见老教堂的塔楼,突兀地立在黄土坡上,与周围的残垣、土墙、墩台、废长城相呼应,演绎出一派荒诞诡异的气氛。塔楼残高约20米,哥特式,全部青砖垒砌,砖雕繁复精致。更远的山上,另有一座白色石亭,内有雕像,打听知是圣母怀抱耶稣像。


(八台村后山上的德国教堂,仅剩一个钟楼)

 

有记载称,该教堂为德国人所建,名“圣母堂”,可容纳850人;清光绪十六年(1890),天主教传入左云,先后在邻近村子发展教徒18户83人;光绪二十六年(1900),夏金官、曹老五为首的义和团杀死外国传教士14人、中国教徒4人,烧毁教堂;光绪二十七年(1901),《辛丑条约》签订后,重建教堂,从此该地逐步成为左云、大同、凉城、右玉等地教徒的活动中心;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后,教堂又多次遭到破坏。

 

沿路盘山上行,天降小雨。过摩天岭垭口,海拔约1500米。在一路口下车,沿着尘土没过脚踝的土路徒步,路边即长城残垣。我们时而城北、时而城南,往返穿行。遇到一只半灰半白的野兽,尾长等身,跑得飞快。我觉是狐狸,阿坚说也可能是大尾巴狼——我发现,真难走的路,反而记得不多,比如这一段。


(老驴阿坚的身影越来越像焦裕禄了)

(八台村孤独的牧羊人)

 

行约3公里,至破虎堡。城墙残破,城门仍在,城内一片土坯房,见妇、老、残者不过十人。村民说,这里本是大队公社所在地,原有供销社商店,现在都撤了。幸遇一流动售货车,每人一瓶啤酒、一根火腿肠,算是解决了午饭。


(破虎堡残破的民居)

(破虎堡残存的城门楼子)

(破虎堡内一景)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黔东南“二人转”

下一篇: 走西口(下)

孙助

山东人,暂住北京十余年,旅行作者;曾独自单车骑行中国海岸线8000公里、环骑塔克拉玛干沙漠3000公里、环骑台湾岛、海南岛、青海湖等;徒步穿越华北、华中的大部分山脉。《一路向南》编著者,在各类旅行类杂志发表游记数十篇。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张海律��ר��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м�蔡博艺��ר��

    蔡博艺

    写作靠灵感,常拖稿,不靠谱,有自己对于文章的坚持;《我在台湾,我正青春》意外获评香港亚洲周刊2012年度十大好书之一。
  • ���м�郭子鹰��ר��

    郭子鹰

    自由摄影师、旅行作家,曾是国内著名旅行杂志执行主编,自助旅行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为佳能相机特聘摄影讲师。
  • ���м�路佳瑄��ר��

    路佳瑄

    写作者,钢琴老师,现居北京;代表作:长篇小说《空事》、《世界很好,我们很糟》、《这一生,心中无事是最要紧的事》、《坛城》、《留味行》,随笔集《左眼微笑右眼泪》、《素日 女子 初花》,短篇小说集《暖生》,旅行随笔《在世界尽头相遇》。
  • ���м�岚卿��ר��

    岚卿

    自由职业者,独立摄影师。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