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孙助的专栏 > 走西口(下)

走西口(下)

By 孙助 2017-07-12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4610人阅读

★ 右玉的杀虎口和老县城

 

杀虎口完全新建,城墙高大巍峨,一点也不悲壮。没见人也没见车出西口,拉货大车都是进西口的。旁边建有巨大的广场和博物馆,还有康熙西征的威武铜像。


(焕然一新的杀虎口)

 

有新碑曰:杀虎口,汉、魏称“参合口”,隋、唐为“白狼关”,宋、元曰“哑狼关”,明修长城经此,嘉靖年筑“杀虎堡”,万历年筑“平集堡”,被誉为京都锁钥,三晋门户,九边总汇,南北通衢……不知为何,碑上只字未提“走西口”。那我们来这干什么呢?于是直接回返至右卫镇。

 

右卫镇是右玉县城的旧址。老城墙仍在,城门已翻新,城内最新的建筑似乎止于1980年代。住15元/人店,吃炒饼等。老板不怎么照顾我们,说需要什么自取。他忙着在网上包间里玩卡拉OK。老板娘在隔壁打一圈麻将,过来看一眼生意,大骂老板不务正业、沉迷网络。


(右卫镇里已经关门的供销社)

 

★ 偏关河曲一带

 

早晨阿坚说脚疼,半宿没睡。我劝他先回,自己继续向西,无论如何算是完成一个项目。出双碾乡的大泉沟、桥沟,此段沟谷多,石窑多废弃。在老营镇下车。

 

老营镇城墙完整,高约8米,北有五个马面墙,长约600米,东、南、西城门仍在,鼓楼尚存。城内古建较多,多为联排的平顶石窑,房顶遍覆枯黄的茅草。南面城墙开出许多窑洞,至今住着村民。一位老人自豪地讲:现在已经投资开发了,正修下水道,拆除老房子,修建二层楼,再过一年这里就大变样了。


(老营镇的老城墙,窑洞至今住着人)

(老营镇的普通民居)


搭车去偏关,下车即被嘈杂的喇叭声、叫卖声吓着了。车站和民居还是1960、70年代的,商业和人流可比太原的批发市场;商贸楼和广告牌紧紧挤压着古城门,仿佛敞怀的西装露出了里面的花兜肚;不远处的山头上正大兴亭台楼阁,把古代的雄关修成今人想象的样子。偏关的全名是“偏头关”,起因黄河在此拧了一个大弯。本想去北边的万家寨镇,看看那里的古渡,但公交已经下班,遂搭末班车,顺黄河而下,去了河曲县城。


(偏关的老城门)

 

出城向西,仿佛跃上了一个台阶,深沟大壑,墩台遥望,标准的黄土高原景象。在沟寺,始见黄河,河水缓绿,概因接连的水电大坝沉淀了泥沙。崖壁上有座“石径禅院”,在别处看到过一句描写该禅院的诗,意境高远:佛洞无灯凭月照,山门无锁待云封。

 

天黑前终抵河曲县城,抓紧徒步去看文笔塔。它建在一座烽火台上,形似一只朝天的蜡笔,又像一座无檐的灯塔,这在古塔中实属少见。有载,该塔旧称“状元塔”,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九年,1988年重修。

 

塔下新碑曰:河曲县城,十四万人,鸡鸣三省;宋治平四年置县,实陕东重镇,晋右严疆;杨家将和元曲大师白朴的故里;二人台的故乡,《走西口》自此开唱。

 

★ 旧县保德一带

 

一早去看河曲古渡口。现已修成了公园,有人晨练,不再渡船——公路和桥梁已经把船运取代得差不多了。于是沿河南下,南元村还有一截老城墙。黄河边处处挖沙,用于铺路或建筑。元头湾现为依山而建的一个小区,有点小重庆的意思,只是这里的山完全由黄土堆成。山顶有烽火台,好像还有堡墙,河拔百米。


(河曲县的文笔塔)

(河曲县的西口古渡)

(黄河边的挖沙设备)

 

过巡镇镇,一直沿着黄河,因水电站的拦截,黄河不黄,水流舒缓。又过石梯子、沙坪煤矿。跨河的花莲桥向西去了陕西,轰轰烈烈的卡车连排,基本是拉煤的。午时抵旧县,它在民国前还是河曲县城的所在地,本以为有些古建,结果除了海潮庵,看不到任何当年的遗迹。旧县已旧得相当彻底。


(旧县的海潮禅寺)

 

海潮庵,又名海潮禅寺,始建于明万历年间,明末毁于兵火,清代又屡加修葺;依山而建,红墙灰瓦,还有古碑、九师塔林和十三级铁塔。

 

现今的偏关、河曲、旧县、保德一带,因为产煤,绝不贫困,外地司机反而挤进西口,把能堵的路都给堵上了。


(保德县的黄河岸边)

 

先买好了离开保德的车票,然后去繁华街道中的水陆寺转悠。

 

水陆寺碑文说:该寺原名水陆殿,位于东沟,始建于明天启七年,现仅存清嘉庆年间的“西教衍流”一匾;因着这匾,寺庙有了承袭;1980年代该寺在市中新建。

 

紧挨寺庙边墙,一圈医院和民宅的高楼。抬望眼,这座寺庙仿佛沉在一口井里。一憨厚中年人,拿着经书,对着庙门的对联或墙上的偈语,拉着我逐字求解。一开始我踏实回答,后来突然警觉:这人在考我吗?还是精神有问题?我看时间不早,意欲脱身。他说:你是好人,你有耐心,他们都不理我。心生惭愧,忙说:我也是一知半解,瞎说,不好意思啊。赶紧灰溜溜夺路而逃。

 

“走西口”之所以脍炙人口、路人皆知,几十年前的阶级斗争、忆苦思甜是原因之一,更深的原因,也许是它的故事,达到了国家与个人、政治与经济、饮食与男女、开拓与怀旧的那个G点上。

 

经济落后时期,“走西口”是污点,谁也不能提,谁也不想抢。现在是后工业时代,是旅游读图时代,是炒作眼球的时代,大名就是大钱,点击就是效益,所以争着抢滩“西口”的知识产权,把那口子都快撕破了。有人考据民歌“坐船你要坐船头”,推论“河曲古渡”才是“走西口”的苗红正根,未免牵强。当年“走西口”的哥哥们可不是追星族,赶上时候了,无论关口渡口,是口子就会往外漾,来不及挑个“高大上”的名份。

 

有一首民歌值得记载,讲述当年“走西口”的人所从事的活计:上杭盖,掏根子(即甘草),自打墓坑;下石河,拉大船,驼背躬身;进河套,挖大渠,自带囚墩;上后山,拔麦子,两手流脓;走后营,拉骆驼,处问充军;大青山,背大炭,压断背筋;高塔梁,放冬羊,冻死活人。

 

附录:

 

史料

 

1.“走西口”指明、清至民国初年,由长城内的山西、陕北、河北及邻近地区居民因经商或谋生而向长城外少数民族地区的移民活动。

2.1571年,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与明朝达成隆庆合议,始通关互市。于是少数内地人开始私越长城去内蒙谋生。

3.清兵入关后,与蒙同盟,禁止汉人私自越关,沿长城北侧划了一条南北宽50华里、东西长2000华里的禁地,分隔汉蒙。禁地内不准农耕放牧,每年烧荒,称为“黑界地”。但不绝对,顺治皇帝曾允许少量晋陕冀百姓去蒙地垦荒,但须春去秋回,这些人被称为“雁行者”。

4.“走西口”有两次高潮。第一波是在康熙年间,社会稳定,人口增加,汉区土地承载能力不够,出现了第一次大规模外迁。第二波是在光绪年间至民国,内忧外患,政治腐败,土地兼并严重,连年灾荒迫使移民。尤1901年《辛丑条约》后,清政府为减轻赔款压力,开放荒地,收“押荒银”;同时为抵御沙俄吞食,号召“移民实边”。至民国初年,内蒙汉人达300万人。晋商则大部发家自旅蒙贸易。包头即为“走西口”移民较多而形成的城市。


(走西口的老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当年主要路线

 

公认的“走西口”线路有五六条,有的还要经过河北的张家口。山西境内的主要路线如下:

1.大同线:,以大同为起点,一路向北过丰镇,入察哈尔草原,他们多在丰镇、商都、集宁等地落脚。

2.雁门关线:山西省忻县、定襄县、宁武县、崞县、代县一带人走这条线路。他们北上雁门关,有大道可行。一般经商者多走此路,有驿站可通邮。

3.偏右线:山西省偏关、平鲁、右玉、左云等相邻各县走西口的路线。这一代人北上经过杀虎口,北出蛮汉山,到达内蒙古的清水河、和林格尔、凉城、托克托县,继而北上大青山,到达武川、固阳等地落脚。

4.河保线:以山西省的河曲与保德县为出发点。这里的人走西口,在河曲西门外的黄河古渡口上船。渡过黄河后,进入十里长滩,而后北上。或于鄂尔多斯地区沿途定居,或再渡黄河,继续北上,到达包头、河套等地。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走西口(上)

下一篇: 浙东的古迹

孙助

山东人,暂住北京十余年,旅行作者;曾独自单车骑行中国海岸线8000公里、环骑塔克拉玛干沙漠3000公里、环骑台湾岛、海南岛、青海湖等;徒步穿越华北、华中的大部分山脉。《一路向南》编著者,在各类旅行类杂志发表游记数十篇。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唐人立��ר��

    唐人立

    生于1989年的天蝎座,在大学期间走遍了中国东西南北,著有背包游记《一个人走世界——大学4年200城的旅行》,并曾在北京798举办个人影展“逃学去旅行——4年200城”,现在南京从事设计工作。
  • ���м�肖瑜��ר��

    肖瑜

    前媒体人,现公司人,专栏作者。
  • ���м�三少��ר��

    三少

    背包客圣经 LonelyPlanet (孤独星球)中国区社交媒体总监 / 顾问;旅行媒体“西皮青年”发起人;《出国自助游教室》作者;豆瓣“出国自助游教室”小组发起人。
  • ���м�吴玺名��ר��

    吴玺名

    台湾宜兰人,在北京8年,《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广东》作者、《孤独星球》杂志作者、2014湛江旅游达人。
  • ���м�春树��ר��

    春树

    作家、诗人,已出版《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光年之美国梦》等长篇小说,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喜欢摇滚乐,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现在是巴黎脑残粉。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