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刘冉的专栏 > 别让生活把你给过硬了

别让生活把你给过硬了

马来西亚搭车记

By 刘冉 2017-07-13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9314人阅读

奥修塔罗里我经常抽到的一张牌是The Fool (愚者),卡片上是一个拿着花束在悬崖边轻快走路的孩子。奥修说愚者是一个永远信任的人,无论多少次被骗被抢,因为真正属于他的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骗被抢的。小孩子一生下来没有任何模式,只有对快乐很深的渴望。在马来西亚搭车的时候,我总在想这张牌。刚刚从印度尼西亚的热情好客中离开,很难一下子适应马来西亚搭车的困难。其实没什么可以抱怨的,我在一天内如愿地从吉隆坡机场搭车到了槟城。可是此间的困难,让我对马来西亚有了一些思索。


 

在吉隆坡市郊的一个加油站,我习惯性地走近人们,问候他们,询问他们将要去往的方向,然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恐惧,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他们匆匆进到店铺付款,低着头加油,急急忙忙上厕所,然后跳进车里逃开。我在这个加油站呆了半个小时,未能和任何一个人产生连接,持续地被拒绝和被躲避甚至让搭车多年早该适应这些的我情绪颇有波动。那是一种自动的反应,当第十个人像躲瘟疫一样在我还没张口就说”no”的时候,我不禁生起气来,质问他道“我都还没有问出来你怎么就说no,你为什么这么恐惧?”……他依旧防备地给车加油,似乎怕我趁机跳到他的车上,像是跟自己说话一样重复着“我很恐惧,我很恐惧”。在我尝试问他究竟在恐惧什么的时候,他终于把油加满,钻回到他车里的安全小天地中了。至少他是诚实的。

 

我突然之间哭了起来,被拒绝的沮丧,对天黑之前到不了槟城的担忧,还有对这些恐惧的人的怜悯。我决定允许自己哭一会。过了几分钟,那自我怜悯的劲儿也就过去了,我去卫生间擤了擤鼻涕,觉得那一阵强烈的情绪还挺搞笑,像陪小孩玩游戏,明知道是游戏却被带了进去,竟为了输赢闹起情绪来,怨念只是反弹了司机身上的恐惧,而这样负面情绪的反弹只能带着双方进入一个无底洞。

 

这些年搭车的经验告诉我,自己的精神状态越不好,就越难搭上车,而情感上的痛也只会吸引到更多的痛,比如猥琐的司机。我洗了把脸出来,吃了一个芭乐果,想想其实也没啥可担忧的,最差最差今晚找个地方露营,明天也肯定能到槟城。想到要和好朋友们重逢,我又开心了起来。

 

我感到自己可能不会在这个加油站有什么好运了,于是走到高速公路上,在阳光下对着车流微笑。不过几分钟,一个印度后裔中年男性停在了路边,对印度男性的刻板印象让我有所迟疑,但是屡次被拒后有辆车停下着实不易,而且他还直达槟城,我没想太多就上车了。

 

有太多的因素可以让我对他产生怀疑。他提到去中国玩儿,广州的夜生活,眼睛眨着。我猜他所说的夜生活没有那么简单,有了一秒的害怕,但是我突然之间十分平静,只是平淡地说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似乎不再像当年一样心虚地要戴婚戒,编造在下个城市等待的未婚夫的故事;开始相信诚实,对于一个女子搭车这件奇怪的事也不再觉得心虚。我提到自己念社会学,这话题自然就转到了更加学术的方向上。

 

司机师傅叫Kama,他不停地说着马来政府的不作为,腐败导致马来西亚货币不断贬值,人们心灰意冷。他说搭车难是因为不断攀升的犯罪率,政府提醒大家独自开车上路都是危险的。我对犯罪率的攀升有些怀疑,政府最爱制造恐惧,以使大家对权威更加依赖,而大多数人的习惯也是急不可待地散播未经考验的恐惧,即使带着爱和关心的名义。就好像我搭车的每一个国家和地区,所有人都说“搭车是可以,可是在我们这里太危险了”。我在更年轻时做了一些现在想起来会后怕的事情,现在也没有那种用自己的行为去证明主流社会的过度恐惧是错误的劲儿了,但是仍然提防着,这极易陷入其中的夸大的恐惧,它所带来的无力感,彼此间的隔阂。

 

在后来几天的搭车与和当地人的接触中,我感到人们之间的不信任,还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族权间的矛盾,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似乎更加明显。马来西亚主要是三大族群,本土的马来人多数是穆斯林,人口最多,也掌握着政治权利;自19世纪末开始下南洋的华人,大概占有1/3,是马来西亚经济的支柱;另外一个重要的族群是英国殖民其间从印度带来的劳工后裔(占人口7%),他们多数从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省而来。这三大族群中的矛盾源远流长:马来人认为自己是原住民,理应有更多特权,更有甚者认为其他族裔的人应该离开;华人因经济条件更好些,看不起印度人,而对马来人掌握政权又颇有不满;印度人呢,对于自己被歧视的状况很不满意,也对马来人和华人分别有许多负面的刻板印象。人们似乎很难超越对于一个族群或文化的归属感,自动地误解或者看轻其他的形式。而挑拨社群之间的矛盾则是政府在经济不景气时期的常用伎俩。

 

我在雅加达的沙发主是华裔,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跟我解释华人被不平等对待的状况,纪录片《The Act ofKilling》更有20世纪对华人的屠杀的惨痛回忆,可是在民间的交往中,似乎并未有如此强烈的不信任感,华人面孔的我搭车也没有感受到那么大的阻碍——这使我想起了越南和柬埔寨的区别——同样是深受美国扩张行动的国家,柬埔寨和越南有很不一样的民族心态,越南似乎仍有许多难以释怀,并在对待外国人(尤其是白种人)时抱着似乎有些报复的心态,“你欺负了我,我要还回来”似的;柬埔寨则更加友好开放,东南亚的背包客中对两个国家的印象对比鲜明。

 

历史的伤痛,多民族/种族共同生存的压力,是很多国家都经历的,能否放下过往,原谅,带着更开放的心态去看其他族群的个体,我想这些问题也是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值得思考的问题。在我们痛心自己的社会人心不古的时候,也可审视自己的言行,对于我们彼此间的信任或恐惧,是否多添了一笔。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刘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寄身苍洱间,比行于天地,受气于阴阳。
TA的微信公众号:冉嘫
TA的窝大耳朵猴儿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寇爱哲��ר��

    寇爱哲

    国际新闻独立撰稿人,关注印度、美国。
  • ���м�佟海宝��ר��

    佟海宝

    东北爷们,不喜欢去人群扎堆的名胜古迹,独爱爬山,他的目标“走遍世界犄角旮旯”,梦想是完成7+2(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两个极点)。
  • ���м�狗子��ר��

    狗子

    本名贾新栩,1966年生于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1、2,随笔集《一个寄生虫的愤怒》,《活去吧》,《散德行》。
  • ���м�斯库里��ר��

    斯库里

    文学评论家、影视评论达人,出版作品有《北京镜鉴记》《生命》等。
  • ���м�孙小兽��ר��

    孙小兽

    野生独立写作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