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纪尘的专栏 > 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

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

By 纪尘 2017-08-07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820人阅读

从六月最后一周到七月的前三周,不知有多少人醉倒在兰茨胡特(Landshut)街头。这一个月来,时光仿佛倒流,大街小巷不时能看到散发着古老气息的魅影:传教士、待女、角斗士、贵妇、手工艺人、茨冈人(吉卜赛人)、士兵、杂耍卖艺者……


 

那些男人,他们穿着纯手工缝制的中世纪布衣皮革,长发齐肩,眼神欣快,腰间挂着大大的铜酒杯,一天又一天,酒杯总不断被灌满又一饮而尽。他们走在街道,走在人潮汹涌的圣马丁教堂,走在每一个陌生人面前,高举酒杯,一遍遍大喊:“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直至声音嘶哑、步伐踉跄。


 

女人更多是与鲜花为伍,发端、手腕、胸前、裙摆……花儿无所不在。鲜花真是上帝为女人专造的最美之物,特别是那些少女啊,花环佩带于卷曲蓬松的齐腰长发,身着典雅长裙款款而行,仅只看着背影,就足以令人怦然心动。她们成群结队,挥舞手中鲜花,喊着同样的话:“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其中一位少女,喊着喊着突然急切地越到队伍面前,扬手一抛,街边一位小伙的头上随即多了个花环,面对从天而降的礼物,小伙一脸惊讶,待看清仍在频频回头挥手的姑娘时,小伙脸色随之一片得意。


 

这情景就像中国古老的抛绣球,不同的是,这儿抛鲜花的并不仅限于女性,只要看到自己的心仪者或仰慕者,无论男女老少,均可将早就备好的鲜花抛过去。

 

男人爱酒,女人恋花。这一个月来,兰茨胡特就只由酒和花构成,因为时逢全欧洲极著名且盛大的历史庆典,兰茨胡特婚礼。公元1475年,为了抵抗唯一能挑战欧洲基督徒国家的奥斯曼帝国,波兰公主海德维希(Hedwig)奉命踏上了迢迢政治联姻路途——前往当时巴伐利亚最富裕强大的政治文化中心——兰茨胡特,与拉奥尔格公爵成婚。婚礼自然极其隆重,浩大的婚庆队伍穿越整座城市,数万宾客载歌载舞、吃喝玩乐,整个婚庆持续长达三周之久!



时光荏苒,几个世纪过去了,世界分分合合,帝国在强盛与衰败间周转轮回,但当年那场万人嘱目的婚庆却成了口口相传的不朽。十八世纪,艺术家在兰茨胡特市政大厦用画笔重现了和亲盛景,然后,1903年,在当时只有两万多居民的兰茨胡特,百余位参演者首次演绎了婚庆景象。可很快世界大战就来了,而且不止一次。当战火终于结束,废墟得以重建,人们的生活重得平静富足,中断多年的婚庆游行才重又启动。自1981年起,兰茨胡特婚庆每四年举行一次。

 

只有在兰茨胡特出生的人才有资格申请加入婚庆协会,不少人为此早早留发蓄须,而几千件服装,也全由手工缝制而成:其色彩、样式、材质,均参照史书以最接近真实的效果完成。尽管如今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但婚庆真正的核心仍是巴伐利亚——它的传统、它的独特、它的狂野和自由。

 

四个星期来,人们没完没了地狂吃海喝,姑娘们没完没了地艳光四射。“我们先是巴伐利亚人,然后才……才是德国人……”每当狂欢,我总能听到有人这样大着舌头自豪地说。他先用英语表达,然后转入地道的巴伐利亚语——哪怕就是德国人,若非来自巴伐利亚,也常对这粗犷乡土的方言一脸懵逼。

 

人们坐着喝,站着喝,休息时喝,走路时喝,不游行时喝,游行时也喝。喝高了就放声歌唱,唱高了就大力拥抱、手舞足蹈……身着传统长裙的女侍者,每次出现都搂着整十个一升装的沉重酒杯,她们汗如雨下,步履如飞,不时粗声大气吆喝:注意!让开!她们的手臂跟半裸的胸脯都如此茁壮结实。

 

酒如同水一样在人们体内流淌,再如同水一样被排出:河边的大树下常歪歪扭扭地站着眼神迷离、尽情拉撒的人,哪怕就离你半米远,哪怕你是位窈窕淑女。我就看到过一位警员,淡定又无奈地等在自己的警车旁——一个家伙正对着车轮胎满不在乎地敞着裤子拉链,完全沉浸在高度膨胀后的“放空”中……警员说一句,对方就大着舌头回头咕哝一句,直至最后睁眼看见一张罚单。

 

可这又怎样?节日仍在继续,酒仍要继续喝。他们坐在你对面,跟你微笑交谈,说着说着突然头一低——酒神到了梦中。有时走着走着你会突然踢到什么,低头——一个裹在皮袍子里的大胡子男人的腿。周边游人如织,瘫倒在地的人却酣声如雷。人们耸耸肩小心绕过,继续谈笑风生——没什么好操心的,医疗队或熟人叫来的的士自会尽职尽责地收拾这各式各样的烂醉如泥。

 

“这儿太不一样了”,一位从柏林来的小伙,站在街头吃惊又开心地看着这一切——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几年,他却从不知道这个节日,也从没见识过巴伐利亚人这般奔放生猛的庆祝方式——他们当中的一些看上去简直就像刚从森林里走出的熊。

 

整整一个月,兰茨胡特到处杯盏清脆,人声鼎沸,数以千记壮美的骏马列队通过彩旗飘飘的街巷:它们当中的一些,将会在古老的城堡之下,跟主人一起为节日献上精彩绝伦的古老竞技。

 

一群衣裳褴褛的茨冈人赶着几只山羊和驴子走过,走一阵,就停下来奏一阵吉卜赛音乐。乐声美妙动人,我随之而去。突然想起美得致命、无与伦比的《卡门》,又突然想起某个傍晚,在一个小店,两个吉卜赛女子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下明目张胆地拿走一堆果蔬。店主的眼神满含恼怒和无奈,她诉苦说她们有时甚至一天来白拿两次,可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因为这些人居无定所,游来荡去,根本无从收容也无从遣返。

 

茨冈游行队用力击鼓,振声大喊。人们回以热烈——人们对茨冈人的喜爱和接纳,大概多半只在文学艺术里吧。何况这些人不过只是茨冈人的扮演者。

 

我手捧花环,在人群中探头张望那个小小的茨冈女孩,尽管明知她只是扮演,却在迎面对视的刹那被震动,多么与众不同的野玫瑰!活脱脱的小卡门!

 

我追出几步,用力抛出花环。小卡门回头,长睫毛扑闪几下。花环落在了她面前的空地。她望着我,眼神些许的迷茫淡然,她大口大口吞食着手中面包,随即跟上队伍,头也不回地走了。

 

“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一位喝得满脸通红的壮硕士兵一个箭步上前,开心地用长矛将花环挑起,也歪歪扭扭地走了。

 

“哈罗!哈罗!”一个面容熟悉的长发家伙高举酒杯、摇摇晃晃地迎面而来。他大喊着,随之一个花环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落到我头上,就像几年前的婚礼一样。那花环,是那天早晨他亲手编的,当时他不怀好意地说,定要找个漂亮姑娘抛出。

 

“哈罗!天堂兰茨胡特!永恒兰茨胡特!”身旁众人轰然欢呼。我微笑地抬起头——天堂兰茨胡特,光芒万丈。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纪尘

广西瑶族人,写作者,旅人。有小说及散文发表于国内文学刊物,曾在亚、欧20多个国家和地区独自行走。现居德国。微信:yuanfangjichen 微博:远方纪尘 蚂蜂窝ID:纪尘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老张��ר��

    老张

    曾先后供职于《信报财经新闻》和出版社,现从事策划编辑工作;昆明人,北京受教,现居香港,每周一篇月旦城中小事,怕被记仇,用假名;喜欢历史但不穿越,喜欢军事但不好战;纸上旅行没有边界,信三分,七分是幻。
  • ���м�傅真��ר��

    傅真

    80后,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开始间隔年旅行,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
  • ���м�肉松��ר��

    肉松

    媒体从业者,巨蟹男,尤文图斯球迷,出版旅行笔记《拉丁欧洲,走过没有围墙的艺术馆》。
  • ���м�姚琪琳��ר��

    姚琪琳

    80后,新华社常驻韩国的媒体人,非典型摄影记者,用镜头展示传统与现代完美交融的别样韩国。
  • ���м�J调de华丽��ר��

    J调de华丽

    2013年新浪十大旅行家唯一女性入选者,蚂蜂窝旅行家,知名旅行博主,专栏作家;《摄影旅游》《城市地理杂志》《旅行家》等国内多家旅游报刊杂志撰稿人;曾游历过意大利、挪威、冰岛、西班牙、日本、希腊、法国、新西兰、塞舌尔、毛里求斯、留尼汪、尼泊尔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