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昆仑的专栏 > 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

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

By 昆仑 2017-08-0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331人阅读

北天山山脉东起甘、新边界,向西一直延伸至中、哈边界上的温泉县西部,全长1250公里,平均海拔接近4000米。这座高耸而又绵长的山体,依海拔高度可以分为冰川雪原带、高山草甸带、森林草原带、中山裸岩带、低山丘陵带直至冲击平原带等六个层级。在它的高山草甸带至森林草原带这两个层级中,孕育着广阔的草场资源,因而分布着数不清的山地牧场。这些牧场大都处于视野开阔,水草丰茂,阳光充足,风清气爽的自然环境中。站在高处,远看峰峦叠嶂,近看苍松翠柏,从皓首银峰到谷地中的牛羊,尽可一览入目。可以说,它们既是天山山脉中牧业资源的富集之地,又是天山山脉中特有的景观资源的保留地。近日去喀拉乌成山北坡避暑,所到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就是其中很迷人的一处。


 

索尔巴斯陶是喀拉乌成山北坡的一处高山牧场,分布于喀拉乌成山主峰以南2000米至2400米高度上。这个高度的山区,本来就是北疆沿天山一带入暑以来最受欢迎的避暑地。加之索尔巴斯陶距它北部的乌鲁木齐、昌吉等城市的距离最多也不足百十公里,又有多条交通线可以直达,便成为自驾旅游者的趋之如骛之地。我们是从乌鲁木齐市出发,沿216国道至永丰乡,又跨越硫磺沟直达庙尔沟乡,然后沿125县道攀升至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的。这条路线虽然直线距离只有六十多公里,但因途中多弯折、多沟壑、且要沿陡峭的山区公路反复攀升,竟然花费了两个多小时。不过,其中永丰乡以南的路段,都是在小渠子景区、硫磺沟景区、头屯河沿岸以及山地草场中穿越。丰饶的河谷、山坡上的花海、七彩的丹霞以及天山北坡郁郁葱葱的原始针叶林,都像幻灯片似的徐徐滑过,又有清新的空气破窗而入,让人一点也感受不到赶路的寂寞,反而要时不时地停下车来流连一番。这两个多小时的路途,反而成为索尔巴斯陶之行很重要的延伸部分,是值得为其颠簸一番的。

 

从庙尔沟乡所在的头屯河河谷到索尔巴斯陶牧场,距离不过10公里,高度却攀升了900米。其中最险要的一段之字形盘山道,几乎集中了路段中的大部分升程。行驶中向下望去,刚刚经过的那些美丽的小木屋,突然间就变成了小火柴盒一般大小,星星散散地抛洒在深邃的沟谷中,令人头晕目眩,心生忐忑。沿着这条之字路线一直攀升至达坂的顶端,才算摆脱了那数不尽的沟谷的纠缠,视野突然间就开阔了起来。向南望去,喀拉乌成山苍蓝色的主山脊自东至西,横贯整个视野。在它的前面,从那片模糊的山影开始直到我们的脚下,铺展着喀拉乌成山北坡那层层落落的阡陌。银白、苍蓝、铅灰、墨绿、橄榄绿、直到翠绿和金黄的色彩一道一道地铺洒在这片洁净的山地中,随着阳光与云彩的游戏而变幻着,宛若一条条彩色的浪涌。在这片大地的色板的中央部位,在周围那些高耸入云的群山环抱中,突显出一片线条柔曼的广阔的台地,那里就是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


 

看上去,我们距那片牧场的巅顶仅隔两条沟的距离,却不得不沿着一条逶迤的山道又爬行了半个小时。当汽车绕过一道弯曲的岬角时,几只肥硕的旱獭被车声惊动,蹦蹦跳跳地躲入了半坡上的几处洞窟中。沿着这条倾斜的视线看下去,在洞窟下方一条浅沟的端口部位,一泓泉水从一堆杂乱的岩缝中淙淙流出,在沟底拉出一条蜿蜒的银线。一位哈萨克妇女正欠身挑起两大塑料桶水,步履沉重地走向一条狭窄的山道。根据这个特征,我断定,我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因为就在两年前,由于与哈萨克牧民哈尔亨的偶然相识,我曾有过到索尔巴斯陶牧场做客的经历。从那时候起,这眼泉就成为我寻找索尔巴斯陶的一处地标。因为在这片海拔2000米以上的台地上,尽管森林茂密、牧草葱茏,但真正涌出地表的泉水却是不多见的。据说,索尔巴斯陶的哈语语义就是指“咸泉”。如果果真如此的话,它的出处也绝对不会是眼下这眼泉。因为我亲自尝过,这眼泉的泉水完全是清甜的,不含半点苦涩味。

 

哈尔亨的家坐落在索尔巴斯陶山间台地的最高处,距那眼泉不足一公里。汽车刚刚沿着弯道攀上那片绿油油的台地,那座熟悉的小木屋和白色的毡房就出现在眼前。也许是听到了汽车的声响,哈尔亨一家人都站在路旁的草滩上迎接我们。我注意到,除了哈尔亨夫妇与他们的女儿江沙雅之外,另有一胖一瘦两位哈萨克妇女也在笑盈盈地面对我们,周围还蹦跳着两三个胖墩墩的孩子。这几个突然间多出来的孩子,确实让我们一时间陷入了窘境。因为我们只给江沙雅准备了一对作为礼物的毛绒熊。好在,情急中搜罗出来的一堆糖果才算救了我们的驾。事后我知道,那是江沙雅的姨姨和姑姑。在这个短暂而繁忙的夏季里,她们都带着孩子来到索尔巴斯陶,帮助哈尔亨料理牧事。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沃野清风,牧人家的生活都应该是自由而闲适的。但其实,光那十几头奶牛和几十只母羊早晚两次的挤奶,就是一件极其辛苦的差事,更不必说之后那些繁杂的加工过程。牧家妇女所操持的,是一种看似不紧不慢,但却是没冬没夏、没早没晚、辛苦至极的劳作。这一点,只有融入其生活中,才能有真切的体会。


 

在那天剩下的大半天时间里,哈尔亨开着他那辆箱式卡车去拉羊,他的妻子隔一道山去邻居家办事,江沙雅的姨姨和姑姑一直围着一口大锅、一个露天炉灶、四大桶牛奶和一只羊皮囊在忙碌着,而江沙雅和她的表兄妹们则成了接待我们的主角。他们一会儿为我们烧奶茶、一会儿为我们跳哈萨克舞蹈、一会儿牵着我的手去看一窝小百灵、一会儿又牵來一只小羊羔,给我们讲这只失去了母亲的小羊羔的故事。比起两年前来,江沙雅的舞蹈少了一些蹦蹦跳跳的迪斯科味儿,却明显多了一些哈萨克舞蹈所特有的舒腰、仰胸、耸肩和跪起的动作,动作表情间透出明显的半大小姑娘风韵。由于环境与条件的熏陶,牧民家的孩子们都是早熟的。可以想象,再过两年,江沙雅将不再是一个牵着我的手去看鸟窝的小姑娘,而即将成为一个端庄、矜持又勤劳能干的哈萨克大姑娘。

 

哈尔亨家所在的那片山间台地,是一处观景的好地方。它东临一片郁郁葱葱的原始针叶林,南侧直到西南侧数公里内,都环绕着喀拉乌成山苍蓝色的主山脊。在喀拉乌成主山脊与索尔巴斯陶台地之间,深邃而昏暗的山谷如叶脉状地分布开来,勾勒出苍山与大地多层次的纹理,涂抹着原始森林那羽毛状的条带。这些美丽的色块,随着阳光的角度与云层的舒展不停地变换着色彩,展现着索尔巴斯陶每一瞬间不同的风姿。由于这片台地坦阔而凸起,能够享受到最充分的阳光的照射,又由于台地被更高层级的峰峦所环抱,易于避风。它坦阔的顶部又存得住冬日里的积雪,所以春夏季牧草丰茂,是一处既适于人居、又适于放牧的优质牧场。几十家牧民分享着这样一片坦阔的地域,小木屋与白毡房稀稀落落地镶嵌在这片涂抹着墨绿、金黄与橄榄绿的大地上,情绪上安恬祥和,视觉上错落有致,给人以天人一体的深度美感。顺便说说,哈尔亨家小木屋屋梁上的那窝燕子,已经伴随哈尔亨一家人度过了六个年头。就像是彼此有约一样,每年六月上旬,当哈尔亨一家迁来山上后不久,一对燕子就翩然而至,在那个燕巢里生儿育女。而每当八月底哈尔亨一家离开这片夏牧场,那窝燕子也随即南迁,不知去踪。平日里,哈尔亨一家人从小木屋的门廊里出入,那窝燕子就从小木屋的天窗里出入。至于六年间来去于这里的那窝燕子是同一代人还是它们的后代人,我和哈尔亨讨论了许久,最终也没闹出个结果来。


 

那天,我们拍摄完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的落日余晖后,便告别哈尔亨一家人,匆匆走上返程的山路。走出很远以后,仍能看到江沙雅那娇小的身影在向我们挥手告别。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TA的窝昆仑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吴昊��ר��

    吴昊

    不知名旅游达人,有正当职业的骑行爱好者;2006年开始单车骑行,曾豪言壮志,要用车轮丈量世界;现工作于上海,从事财经媒体工作。
  • ���м�张三��ר��

    张三

    《新旅行》《孤独星球》《风景名胜》等杂志撰稿人,喜欢探险,尝试一切未知,坚信一个人只要知道上哪儿去,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 ���м�凯伦Q��ר��

    凯伦Q

    每年花4个月在路上的持续型穷游者,成都人,80后私营企业主。
  • ���м�李昕��ר��

    李昕

    重庆人,70后,在中国做过电视,在美国做过广播,前英文网站执行主编。
  • ���м�琳家花花��ר��

    琳家花花

    媒体人,天文爱好者,非典型天蝎座,喵星人天然盟友。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