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喜喜的专栏 > 伊朗,打破禁忌才是生活的常态

伊朗,打破禁忌才是生活的常态

By 喜喜 2017-09-13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704人阅读

伊朗这个国家,就像美籍伊朗裔作者BirdChristiane的书名<Neither East Nor West>那样,它既不东方,也不西方。

 

它地处中东,被伊拉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类饱经战乱的国家包围,政治形势已经足够复杂多变;再加上伊朗在1980年发生的举世震惊的占领美国大使馆,挟持人质事件之后,便遭受以美国为首的“邪恶轴心国”的经济制裁,迫不得已“自力更生”。三十多年过去了,没有东、西方援助的伊朗,依靠自己,发展成有两扇门的独特的国家:一方面,门外需要严格遵守穆斯林教义;另一方面,门内热烈拥抱西方生活。

 

(每天去清真寺祈祷是必做的事情)

 

三十多年前的伊朗,人们吃法餐,泡酒吧,去夜店,男青年拉着女青年的手,女青年则穿着洋气性感的短裙,美国人、犹太人社区蓬勃发展。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流亡巴黎的霍梅尼成为伊朗的最高精神领袖,酒精和所有娱乐活动及各类西方生活方式都被禁止。夜店被砸毁,女人们重新穿起了黑色长袍,“用围巾包住头发”成为上升到法律层面的条令。

 

(伊斯法罕,姑娘们在搭配上尽量多些色彩)

 

不可否认,女性身体总有一种政治意味在其中,而这在伊朗早已有了严格的规定:上衣的长度要能遮住臀部、胳膊,下身要穿着宽松的长裤。首都德黑兰相对开放,头巾基本上可以挂在头上,姑娘们的穿着也是以五颜六色的长衫为主,其他城市的女性就要保守得多,黑色穆斯林长袍是标配。当我的穿着不够符合本地女性的要求时,她们会一脸鄙夷看着我,擦身而过,发出“啧啧啧”厌恶的声音。

 

(在Almut山谷,游客可以享受短暂的服装“自由”)

 

虽然黑色、保守在伊朗仍旧是主流,但是并不妨碍ZARA接连在德黑兰和设拉子连开两家专卖店。这说明再传统的国家也逃不过当今全球化的趋势。店内的衣服自然是和全球同步,并没有因为考虑到伊朗的情况而“特供”一些服装。其实,不管是国际制裁还是国内通货膨胀,有钱人家的姑娘还是会把那些性感的根本没法穿出去的衣服放进购物袋,因为她们可以在门内穿。

 

一些私人别墅外,路边停满的车辆就是最好的证明,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私人派对在门内偷偷进行。钻进大门,女人们早就迫不及待地脱掉外套,摘下围巾,露出性感的腰身,与男人们的见面也大大方方,自动切换成法国上流社会的模式——互相亲吻面颊三次。桌上也摆满了从黑市搞到的各类酒精,混杂波斯传统音乐又融合现代西方流行元素的摇滚乐,正在轰击着屋顶,喝了酒的年轻人伴随着快节奏的音乐能热舞一整夜。霍梅尼曾说过:“音乐有如鸦片一样,应该被禁止。”

 

(克尔曼,土耳其风格浴室)

 

鸦片,当今社会的毒瘤,在伊朗的门内泛滥着。克尔曼,是伊朗东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伊朗至印度次大陆的交汇点,更是丝路上来往商旅的重要驿站,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在历史上必然命运多舛,更不用说也是东方毒品流入西方的必经之路了。

 

提着行李跟随沙发主人爬上一栋老式筒子楼,双腿刚迈上四层,就闻见从邻居家飘出来的鸦片味儿,而沙发主人更是“热心体贴”地向我保证,只要是能叫得出名字的毒品,半小时之内他都能搞到。显然,在这里,人们为所有被禁止的东西找到了出口。我摇摇头,微笑婉拒了他的好意,我可不想余生在伊朗监狱度过。

 

(卡尚的朋友Farshad,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卡尚同样是伊朗之行不可错过的地方,热情好客的朋友已经提前下班在家迎接我了。我刚按响门铃,朋友Farshad马上打开了大门,一进门我就被超薄液晶电视吸引了注意力,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首模仿欧美风格的MV,伴舞的女孩们一律性感、妖艳,男歌手则穿着紧得几乎要爆炸的T恤,在镜头前不停地秀着结实的六块腹肌。我吃惊地问朋友,什么时候伊朗“开放”到这种程度?朋友摆摆手,这是卫星电视,有22个不同类型的频道。虽然是非法的,但是街上任何一个电子小铺都是买设备送安装。

 

哦,原来在这个孤岛一样的国家里,人们拥有绝对的自由,只要这自由不超过原教旨主义的各种严苛教条。

 

(设拉子没有了哈菲兹,却迎来了这位以提供合影为生的老人)

 

设拉子作为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曾经是夜莺、诗歌和葡萄酒的代名词。但如今,酒精也同样转为地下“产物”:有钱的人买欧洲进口的走私酒,没钱的则在家自酿高度白酒。我好奇地问如果被抓住会有什么后果?Almut山谷的导游告诉我,一次被抓施以鞭刑;三次被抓就是绞刑。其实,很多人甚至故意被抓,八十下鞭刑之后,以此为证据申请“政治迫害”,以难民的身份去别国寻求酒精的自由。

 

这座城市,除了诞生葡萄酒酿酒术外,还诞生了伟大的诗人哈菲兹,至今人们仍旧偷偷吟唱着他的诗歌:“我们在酒杯里看见了情人芳容的倒影,懵懂者啊,怎知我们嗜酒成瘾的欢愉。”然而哈菲兹再伟大,也没能感动霍梅尼,歌曲、电影和舞蹈这类代表着“腐朽堕落”的元素也转入“地下”寻找生存空间。

 

德黑兰的Gol-e-Razaieh咖啡馆就是其中充满“地下”感的地方之一,它已经存在了75年,据说和巴黎大名鼎鼎的花神咖啡一样,革命前,是知识分子、记者、作家和艺术家最爱聚集的场所,其中还包括被称为“伊朗的卡夫卡”的三大伊朗现代派小说家之一的沙迪克·海达亚,因为其著作《盲眼猫头鹰》引诱读者自杀,而被当局封禁。

 

(Gol-e-Razaieh咖啡馆内部的暧昧气息)

 

推开咖啡馆的门,幽暗的灯光,暧昧的气息和墙上挂满的世界各地大牌乐队、乐手的海报、照片,都标榜着这里的与众不同。革命后的今天这里仍旧是文艺青年的最爱,午饭时间,姑娘、小伙用勺子把炖菜一口口送进嘴中的时候,还不忘轻声谈论着伊朗的著名导演阿巴斯或者贾法。

 

在母亲广场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有一家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小馆子,但是走进去就会发现一张写有“KFC”三个字母的纸贴在墙上,“他们的吮指原味鸡味道一级棒”,这是一名同样来自中国的游客留给我的评价。

 

其实早在几年前,首都德黑兰就开张了一家名为“清真肯德基”的快餐店,但是它仅仅存活了一天时间。因为,当天驻德黑兰的各大海外媒体纷至沓来,争相将其塑造成伊朗核协议签订以来,西方文化进入伊朗的重要标志性事件。

 

餐厅老板帕祖奇大喊冤枉,声称他的“清真肯德基”是来自土耳其而非美国,并且发誓“没有一分钱来自美帝国主义”,但因为从外观设计到菜单组成都模仿得太像,还是没有逃离被关门的命运。

 

(街上可见的山寨快餐厅 图片来自网络)

 

自此,人们发现了商机,国内的山寨快餐品牌纷纷如雨后春笋般成长,比如“怎德基”(ZFC)、“麦氏当劳”(Mash Donald’s)、“必胜帽”(Pizza Hat),没有真正的美式快餐加盟,人们就抄起花生油、土豆和鸡块制作属于自己的“西式快餐”。

 

打破禁忌是这里的人们所能得到的最强烈的快感。

 

(曾经灿烂的波斯文明,让大批游客前往这个国度)

 

除了山寨美式快餐,他们还走私盗版光盘。德黑兰自由广场旁的闹市区里,散落着一排音像店,货架上摆满了盗版游戏光盘、未删节版好莱坞大片。这些光盘来自欧洲,经迪拜走私后进入伊朗境内,再由游戏店老板复刻后出售。

 

正因为伊朗实行严格的文化审查制度,娱乐生活极其单一、乏味,除了伊朗全民热衷的野餐外,剩下的就是滑雪、爬山了。这些属于“老年人”的爱好,一边让年轻人嗤之以鼻,一边让他们通过打游戏,看盗版电影享受着属于年轻人的美好。

 

这时我才发现,同时生活在门外和门内,过着双重生活的伊朗人,也许不停地打破禁忌,才是他们生活的常态。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意大利之夏

喜喜

自由记者,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我还喜欢和本地人交谈,用“沙发冲浪”的方式73次住进陌生人的家里,用独有的眼光去观察本地文化,写出和别人完全不同的旅行故事。TA的窝喜喜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徐杭��ר��

    徐杭

    70后,图书策划人,钟情于山水,寄情于人文,对日韩文化产生浓厚兴趣,乐此不疲,研习十年,袁腾飞《战争就是这么回事儿》系列策划。
  • ���м�万之逸��ר��

    万之逸

    译作家,高级亚健康咨询师。
  • ���м�姜春苗��ר��

    姜春苗

    LonelyPlanet 广东作者,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爱好建筑、艺术、民俗与美食的慢旅行者;TA的微博<a href="http://weibo.com/u/1427650054">karen失忆樱国</a>。
  • ���м�纪尘��ר��

    纪尘

    广西瑶族人,写作者,旅人。
  • ���м�赵佳月��ר��

    赵佳月

    苏州小日子生活馆主人,在广州南方报社任职十年记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