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昆仑的专栏 > 坎儿井造就的绿洲奇迹

坎儿井造就的绿洲奇迹

火洲旅行(之一)

By 昆仑 2017-09-14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086人阅读

初秋时节,我离开边城乌鲁木齐,沿连霍高速向东,去吐鲁番盆地了解坎儿井的现状。

 

吐鲁番盆地俗名火洲,最低点在海平面以下,是世界上几处有名的低地之一,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部。


(托克逊境内的白杨河,河水源自东天山博格达峰南坡,终结于艾丁湖以西,是吐鲁番盆地中不多的地表河流之一)

 

在新疆境内,连霍高速被北天山分割为北疆段和南疆段,我们的行程正好跨越其间。整个行程中,以达坂城山口为界,山南山北,气候有明显的阶梯差。在达坂城以北的一百公里,入秋以来,受大气环流影响,热浪已成强弩之末。虽然天空中依旧骄阳高悬,但空气中已渗入了一丝初秋的凉意。这凉意虽不明显,但足可令人觉察。进入后沟以后,高耸的山体一时间遮挡住了阳光,那漫滩的河水以及满沟的葱绿甚至给人以阴冷感。

 

但仅仅二十公里之后,汽车刚刚驶出小草湖收费站,几乎就在觉罗塔格山的山脊线刚刚从视野中出现以后,干燥的热浪便迎面扑来,涌进车厢,填充进每一处空间,立时就让人感到燥热难耐。赶紧升起车窗玻璃启动空调,却又被扑面而来的冷气激出个大喷嚏。那时的车窗外,盆地的北部大戈壁已经摊开在眼前。这个喷嚏,竟成为我们跨入吐鲁番盆地边缘的一种宣示。

 

吐鲁番盆地位于北天山东段和觉罗塔格之间,盆地中央还隆起一道低矮的克孜尔塔格,即火焰山。吐鲁番地区三个县(吐鲁番、鄯善、托克逊)的绿洲地带,大都分布于克孜尔塔格南北两侧。从达坂城山口到小草湖再到吐鲁番盆地中央,海拔从1500米陡降至与海平面等高的水平。这就使得这片盆地好像一口大锅,一览无余地袒露在旅人面前。只可惜这个空间太过深远,让悬浮的微尘朦胧着人们的视野,细节难辨,以至于只能从模糊的色彩过渡中判断出盆地中绿洲的存在。当然也并非一无例外。因为在这深远的空间中,依然有三条线是基本清晰的,那就是北侧的北天山东段山脊,南侧的觉罗塔格山脊,以及从车轮下伸展出去的那条闪亮的公路线的条带。随着车轮的滚动,这三条曲线不断地舞动着,变幻着。渐渐地,随着海拔的降低以及克孜尔塔格的隆起,北天山东段那条灰蓝色的山脊线就逐渐地沉落了下去,最终消失在克孜尔塔格那砖红色的、多皱褶的山体后面。

 

吐鲁番盆地的地理中心位于吐鲁番市。吐鲁番,维吾尔语的本义为“洼地”,这恰如其分地表明了它的地理特征。这是一片丰饶之乡。它不仅以盛产优质葡萄瓜果而闻名遐迩,它的交河古城、高昌古城 、帕孜克里克千佛洞、艾丁湖古墓葬、海洋姑师墓葬群、苏公塔、以及那处号称小麦加的吐峪沟圣人墓等等,都是中国西域数千年历史文化的积淀地,都足以构成人们趋之若鹜的理由。但那天,我们却顾不得这一切,甚至顽强地抵御着路边店里那些散发着浓香味的红烧斗鸡的诱惑,从圣金沟穿越克孜尔塔格,直奔它的北侧而去。之所以如此行色匆匆,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多留出一些时间给我们要去寻找的坎儿井。那是一些至今仍服务于农业生产、而不是仅供旅游观赏的景观式坎儿井。它们中的一部分,就分布在克孜尔塔格北侧的鄯善县七克台镇境内。


(吐峪沟大峡谷南端,搬迁后的玛扎村一角,从中依然可见浓厚的乡土建筑风格)

(吐鲁番盆地东南部,沙漠边缘小村迪坎儿的一户农家) 

(吐鲁番盆地东南缘,经修复的迪坎儿拱拜孜)

(吐鲁番盆地南部沙漠边缘,一座被废弃的旧民居)

汽车冲出胜金口以后,北天山东段那条灰蓝色的山脊线,又重新跳入了我们的视野中。而且,由于距离逼近了一大步,此时的山脊线尤其显得高大而雄俊。

 

除了众所周知的葡萄以外,鄯善县其实还盛产风凌石。它最大的风凌石交易市场,就设在七克台镇。因此,当远远地看到路旁排列着的那些造型奇异的巨大的石块时,我们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果然,当拨出一个区号为0995的电话后不过几分钟,一辆农用三轮摩托就急匆匆地出现在镇旁的小道上。前来迎接我们的,是七克台镇七克台村村民裘凤莲。她头裹一条印有杂色碎花的浅色头巾,身着红蓝格上衣和绿军裤,脚蹬解放鞋,是那种最典型的农村劳动妇女打扮。比这身打扮更典型的,是她那小麦般的肤色和一脸憨实的笑容。这种肤色和笑容,都是那些常年只埋头和土地打交道的劳动者所特有的。在此之前我并没见过裘凤莲,但从这张脸上,我却立即就读出了她与另一个人所共有的那份遗传基因,那人就是她的女儿程菲菲。小程就职于区农科院,我们相识已久,但她父母的生活竟与一条古老的坎儿井有关,我却是前不久才知道的。为此,我们当即驰行三百多公里,前来造访他们。

 

七克台位于吐鲁番盆地东北部。如果把北天山东段叫做东天山,七克台就位于东天山南麓与克孜尔塔克北麓之间。其实,东天山海拔五千米,克孜尔塔格最高峰也只有七百米。相比较而言,克孜尔塔格充其量也就是吐鲁番盆地中的一道红土丘。但这道红土丘夏季里的高温,却使它享誉着“火焰山”的美名。更由于明代作家吴承恩的嫁接,使之成为一部神化故事中不可或缺的章节,因而名扬天下。不过,美名多具娱乐性,要实打实地比较东天山与火焰山对吐鲁番盆地的贡献,还是东天山来得更实在一些。迄今为止,东天山仍是吐鲁番绿洲唯一的生命之源,并且,这种格局至少在有限的时日里是不会改变的。只不过,它提供生命源的方式却有些与众不同。在新疆境内长达一千四百公里的北天山,它的西部山段高达六千米以上。其间发育出的巨大的冰川群,能在西天山南北坡营造出众多的河流,去灌溉肥沃的草场和绿洲。而东天山则无此幸运。由于其山脊多在四千米以下,冰川发育不充分,其涓涓融水很快便渗入地下,很难形成地表河流,即使有,也多数带有沟渠特征,从而使吐鲁番盆地中的大部分地表呈干旱态。这种干旱态,似乎只能使盆地成为一片不毛之地,而奇迹般地使这种状态得以改观的,就是那些曾经遍布吐鲁番盆地的坎儿井。


(克孜尔塔格,即火焰山,胜金沟南端沟口,连霍高速由此穿越火焰山)

(东天山南麓,鄯善县北部地区,山前戈壁上的坎儿井链) 

(考察队员沿着井洞去探寻坎儿井的源头)


人们借助于山前戈壁的自然坡度,利用地下平渠与竖井的组合,集腋成裘地将地下水收集起来并引出地表,用以灌溉农田。吐鲁番绿洲便因此而形成。在吐鲁番盆地中,如果你占据有利地形用心观察,几乎每一片在戈壁荒漠中突兀出现的小绿洲,都可在它的上游方向找到一条条形同串珠般的坎儿井链。这种坎儿井链,一般都始于山前戈壁,然后沿自然坡度向低处延展数公里,一直到达小绿洲的边缘。以它们作为线索,你大可还原出一个庞大的地下水利工程。这个地下水利工程并不那么显山露水,但其作用,却足可与西天山地带那些大大小小的地表河流相比美。它使这片灼热、干旱、几乎注定是寸草不生的大地,奇迹般地变成了一片片小绿洲,以至于蜂飞蝶舞,瓜果飘香。


(火焰山北麓,连木沁汉代大墩遗迹)

(火焰山腹地,吐峪沟大峡谷中的崖壁佛窟)

(火焰山下的玛扎村)

 

裘凤莲所在的七克台村,就是其中的一个范例。在吐鲁番盆地那些遍布原野和沟壑的小绿洲中,七克台小绿洲至今还部分保留着使用坎儿井浇灌农田的古老传统。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TA的窝昆仑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傅真��ר��

    傅真

    80后,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开始间隔年旅行,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
  • ���м�Janet谢怡芬��ר��

    Janet谢怡芬

    旅游节目主持人,1980年出生于美国得州休斯敦,踏遍40多个国家;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被小S推荐进入演艺界,主持Discovery旅游生活频道《疯台湾》,在2011年获得金钟奖。
  • ���м�薛荣��ר��

    薛荣

    宅男,前地理教师,作家,慢跑爱好者,景区梦游症患者,大龄书虫。
  • ���м�张向东��ר��

    张向东

    张向东,1977年生于陕西,毕业于北京大学,NASDAQ上市公司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中国自行车及骑行文化推动者,著有《短暂飞行》、《我手机》、《创业者对话创业者》。
  • ���м�陳輝龍��ר��

    陳輝龍

    现专职小说创作,著作多已绝版。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