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章晶的专栏 > 柏林的三个冬日

柏林的三个冬日

By 章晶 2017-09-2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128人阅读

我的第二故乡是柏林,这个答案给得毫不犹豫,就像遇到你的灵魂伴侣一样,心想that’s it! 在它面前,可以自在做自己,做一个自由的灵魂,一个更完整的人,你们一起成长,但也保持着赤子之心。

 

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搬来柏林,只拎了两只旧皮箱,找到一间有两只猫与壁炉的老式公寓,短租了一个月,女主人去苏格兰了,她的白色皮毛大衣还挂在卧室里。之后,我们搬去了另一间公寓,在另一个街区,房主是一对即将去柬埔寨度假的情侣,他们的厨房里陈列着许多烹饪书,床头柜的灯上盖着丝巾,可用来切换阅读模式与情话模式,家里有整套Twin Peaks, 一打开浴室的灯,收音机也会自动播放爵士电台。



那是2013年的深冬,柏林最冷的时候,我们年轻而心怀期望,生活是贫穷而浪漫的,这座城市像是我们灵魂的归宿。找工作的日子有些漫长,我们一边迫切地希望马上找到一份工作经济独立起来,一边对物质与“大人” 的世界充满质疑与抵触。我们何时才会拥有摆放着 Eames 皮躺椅的公寓与房车?可这五欧一件的二手皮衣与跳蚤市场收市时低价收购的唱片机不也让我们感到快乐吗?

 

小理找到了一份翻译的临时工作,帮一个健身机构翻译网站,每天在家对着电脑,与一堆肌肉名词打交道。我开始在柏林电影社工作,成为了当代都市artsy unpaid intern /廉价文艺青年劳工的一员。办公室位于一个由红砖老邮局而改造的艺术联合办公机构,里面聚集着各流艺术创意工作者。我现在可以以一种讽刺的口吻来描述那个时空,可对于当时二十出头的我来说,那却是个有磁力的地方。


(曾工作过的花艺工作室)

 

电影社的工作让我结识了很多好伙伴,学电影的可爱澳洲女孩 M, 她热爱小动物,是个吹口哨大师,她曾把她的口哨 demo 发给昆汀·塔伦蒂诺,她和她学哲学的男友也住在一间没有暖气的老公寓里。我们一拍即合,成了好友,午餐一起去咖啡馆分一个熏三文鱼贝果,一人一杯卡布奇诺,从感情生活聊到宇宙万象。我们的工作是在城市的不同场地放映电影,在1920年代的无声电影剧院放Marlene Dietrich的《蓝天使》,在马戏团放 Alejandro Jodorowsky 的 《圣血》。

 

之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下的女人是个散发着酒气的养了许多猫的人,她有个胖儿子,在超市做收营员。我在那间公寓里欢度了我的24岁生日,有很多朋友来,意大利朋友带来祖传秘方的提拉米苏,鼓手朋友带来他的鼓,我们派对到深夜,窗户敞开着,因为烟味儿太重,我有些担心打扰到邻居,心里一直悬着,但又十分享受这个派对。不一会儿,一张被绳子拴着的卡片缓缓地从楼上降下来,我想肯定是邻居来抱怨了,赶紧让大家小声点,然后走去窗边接过那张卡片。没想到,卡片上用英文写着:“生日快乐,欢迎来到柏林。”我感动极了。之后,传来门铃声,我心想,这下肯定是邻居来抱怨了。打开门,一个挪威邻居出现在门口,说,你们的派对声音太大了,吵得我睡不着觉,我带来了啤酒,能进来和你们一起派对吗。我说,没问题,进来吧。


(在家DJ)

(一个小音乐会)

(一间影院)

(一个画展)

 

除了电影社的工作外,我还上德语课,另外给国内的电音电台写关于柏林的音乐专栏。可以说,我的生活,都围绕在自己的兴趣之内,遇到的朋友也都是志同道合的人,这是柏林带给我的最美妙的礼物。即使是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也极少有乏味的时刻,总是少不了惊喜与新鲜感,因为有爱情,有友谊,还有音乐与电影。

 

柏林的冬天是灰暗的,在柏林的生活当然也有灰暗的时刻。走到穷途末路时,得把一分一分的硬币攒起来,与去超市兑换空瓶子换来的钱凑起来买两个冰激凌,去给理发店当头模免费理发。有时也会因为一些无厘头的事与恋人吵到天都暗下来,可谁都没有去开灯,两个人姿势十分不优雅地坐在昏暗的房间里,桌子上摆着几只烤焦了的杯子蛋糕,眼泪都流光了,狠话也撂了个遍,讲到词穷却又无法忍受沉默,直到俩人都被眼前这么糟糕的景象逗乐了,于是点燃桌上的蜡烛,又和好如初,继续下去。



我们在柏林度过了三个那样的冬日。好友 M 在和男友分手后,离开了柏林,去了LA ,他的男友现在成为了一个很厉害的音乐节的创始人。很多朋友都纷纷离开了,去了纽约,罗马,悉尼。我们也在孩子出生两个月后,搬离了柏林来到了巴伐利亚的农场里。如今,我成了一个半吊子的农妇与全职妈妈,但也坚持写作,好友M 继续她的吹口哨事业,四处演出,还获得了一个冠军。

 

几个月前,我回了一趟柏林,带着孩子,就像是回老家一样。一天,我坐在有轨电车上,路过一栋楼,上面写着:Berlin. It’s time to grow up. (柏林,是时候长大了。)

 

我不禁反问,我长大了吗?也许看上去是吧,我结了婚,有了孩子,拥有了梦想中的房车与农场生活。但我内心的答案却不那么确定。也许就像柏林一样吧,这些年来,它有了很多的变化与发展,从贫穷而性感变成一个更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可是骨子里,它还是那个柏林,也会一直吸引着那些自由而年轻的灵魂。


(结婚那天)

(离开柏林前)

 

小时候常常担忧着想象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大人,有人会说,长大后会渐渐变成自己讨厌的模样,这使我恐惧长大,与长大这个概念,就像铁皮鼓里的奥斯卡一样,我抗拒长大。现在,这个或许是长大了的我,已经不再会担心这些成长的烦恼了。感谢柏林,让我顺着自己的心与灵魂成长为了现在的自己。

 

柏林,我的第二故乡,当我结束这一轮的流浪生活后,这是我可以回去的地方。而我那个所谓的故乡呢,却成了回不去的地方。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章晶

现居柏林,生长于长沙,曾在南非与荷兰生活过,去过一些地方,以四海大自然为家,写过音乐专栏,做过花艺,混过电影圈,现从事数字媒体行业。最享受与爱的人一起开着我们的老房车进行漫无目的的旅程。TA的窝章晶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李昕��ר��

    李昕

    重庆人,70后,在中国做过电视,在美国做过广播,前英文网站执行主编。
  • ���м�陈旭��ר��

    陈旭

    《财经天下》周刊高级记者。
  • ���м�章晶��ר��

    章晶

    现居柏林,生长于长沙,曾在南非与荷兰生活过,去过一些地方,以四海大自然为家,写过音乐专栏,做过花艺,混过电影圈,现从事数字媒体行业。
  • ���м�陳輝龍��ר��

    陳輝龍

    现专职小说创作,著作多已绝版。
  • ���м�欢儿欢��ר��

    欢儿欢

    插画师,旅行漫画创作人, 2010年 开始“在路上”的生活方式, 一边打工旅行一边创作展览,曾旅居新西兰两年、首尔一年,现居杭州。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