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专栏 > 张海律的专栏 > 集齐意大利20大区,算真爱么?

集齐意大利20大区,算真爱么?

By 张海律 2017-09-29
蚂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555人阅读

沿着湛蓝的第勒尼安海岸,乘火车离开意大利这支靴子尖处的雷焦卡拉布里亚(Reggio di Calabria),我就算完成了对全意20大区的“集邮”。如若去往频次最高,是作为对第二故乡的定义的重要标准,那么6年来11次出入意大利,远超其他国家和中国省份,怎么都该把那儿当作自己某种意义上的第二故乡了吧。

 

当我在鞋尖部位的卡拉布里亚大区,向稀有能说英语的当地人提及自己收集满20大区的“壮举”时,总会被问到以下几个问题:为什么那么频繁的来?最喜欢哪里和哪个大区?意大利对你算什么?可你为啥还完全不会意大利语?

 

对于最后那个问题,我实在应该感到惭愧,迄今只会一天不同时段的问候、抱歉、感谢以及数字1到10,这还能叫做对一个国家的真爱?我给自己找的借口是,实在太美太有意思而我又实在太贪玩了,没空去学。这与去年在拉丁美洲环游半年情况相似,明知不会西班牙语虽不至于寸步难行但会失去很多乐趣,可一直不愿花时间和一小点钱,在一个城市待上一个月去学上点日常运用。这或许与性格有关,有人能在喜欢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每天喝着咖啡看着行人发呆享受缓慢时光,可那种日子真会要了我的命,我总是脚步和好奇心都闲不住,即便在以慵懒著称的意大利。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出差机会和第一印象所导致。因为2011年替腾讯出差报道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意大利成为我所到的第一个欧洲国家。要知道,第一次总是最美好最记忆深刻的,这就导致了后来或公或因的不断回访。而自由职业者(等意于无业游民)的身份好处在于,忙完电影节的报道工作,其他正式采编人员最多待个三四天就得打道回府,而我则可以继续深度浪迹于亚平宁。渐渐地,我成了跑电影节记者们的“旅游信息中心”,“威尼斯结束后你建议去哪呢?”、“双年展的票在哪换?”、“知道你肯定去烦了彩色岛,再陪我去一次嘛!(这么提要求的注定是姑娘)”。当然,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工作之后的行程依然与第一次到意大利的游客差不多,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米兰,购物回国。


(今年威尼斯电影节的亚历山大Ÿ佩恩和马特Ÿ达蒙)

(威尼斯电影节新推出的VR竞赛,特设在一个岛礁上)

(威尼斯双年展主场光的军械库)

 

至于最喜欢哪个大区?实在难以回答上来。第一次被问时,我的回答是:普利亚、撒丁岛和拉齐奥。虽说不用多想的直接回答总是倾向于最走心的,但如若再细想,我的答案就会变得非常不确定。普利亚或许是最让我放松的地方,第一次到大区首府巴里,我就被请到当地人家,那时候HBO黑帮剧《大西洋帝国》刚刚开播,在厨房下着Tortellini(意大利面饺)的姑娘得意地宣称,“里面这些黑手党狠角色,卢西亚诺、阿尔Ÿ卡彭……都是我们意大利人。”火车检票员Francesco则带我逛了长相古怪的锥顶屋(Trulli)城市阿尔贝洛贝罗,以及亚德里亚海边一堆以悬崖跳水锦标赛著称的高颜值小镇。说到颜值,意大利之外很多国家的游人都服服帖帖得自叹不如,要山有山要海有海,托斯卡纳丘陵地带还在数千年间通过人工种植成就最为亮眼的葡萄园和农田。几大名城中,只有旅游景点相对稀少的米兰颜值较低,可在那个最富裕最适合生活的时装之都里,市民的颜值又成了亮点。无论让我进行多少次排名,前三甲中的普利亚或许可以被西西里、翁布里亚或特伦蒂诺-上阿迪杰取代,但撒丁岛和拉齐奥必定存在。撒丁岛的入选,是因为那儿有着一位老友Giancarloi,这个七旬老头曾是著名汽车设计师乔治亚罗的伙伴,常年坚持撰写汽车测评稿件,也因此都灵、摩德纳或慕尼黑有了什么新款概念车,总会运到岛上让他先试为快。第一次到意大利,我就在他家住了小一周,他那个在蒙扎赛道做测试员的儿子,带我在山涧海滨体验了一把“速度与激情”,信仰社会主义的老两口还带我去到岛屿中部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葛兰西的故居,并拜访了一位103岁的老意共,通过只有养女才能听懂和翻译的句子,我们得知老头长寿的秘诀在于——红酒和女人。拉齐奥的高排名,自然是因为永恒之城罗马。我知道很多人对罗马的印象因为著名景点周围的脏乱差所败坏,可我又有幸深入了解了这座首都,一位拍摄和记录了城中重要外景地的电影制片人,为我勾勒出一众伟大作品的拍摄地,比如《偷自行车的人》中爸爸粉刷墙壁的街巷——2000年罗马队好不容易夺冠时,这个街区被粉刷成了红黄两色;比如《罗马不设防的城市》中,父母被带走时孩子踢打纳粹士兵的公寓楼;再比如《罗马假日》中奥黛丽Ÿ赫本借钱后,格里高利Ÿ派克告诉她在哪可以找到自己……2012年一部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绝美之城》,再次把罗马最隐秘的漂亮地方,以费里尼杂耍式的把戏变幻出来,成为我21世纪迄今最爱的电影,我也在2014年第三次到访罗马时,把包括古罗马水渠、浴场的游客稀少地点找了个遍。

 

那么,意大利对我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最理想的风景和生活吧。可以拿几幅典型画面去代表这个国度,月底骑着Vespa小摩托把脏内衣臭袜子带给老妈去洗的40岁儿子;都灵新奥林匹斯球场看台上数十年的尤文图斯拥趸,正被欧冠小组赛中梅西的帽子戏法气得骂娘;坎帕尼亚崎岖山路上开着破旧阿尔法罗密欧,摇下车窗抖着烟灰,轻松把你超过的老太太;晒成古铜色的身体从西西里东岸悬崖上跃入大海,游到自己游艇上的有钱年轻人;阿雷佐破旧楼面的大门打开后,里面是金碧辉煌的宫殿;那不勒斯平民表决广场上对漂亮女孩吹口哨的非主流少年;从3883米小马特洪峰踩着双板冲进瑞士的雪客,旁边有几个更麻溜穿梭于林海雪原的家伙,背着黑色大包,里面或许是腐败官员逃税的欧元现金,滑进保密信誉良好的瑞士银行,万事大吉。


(巴西利卡塔深山里的村庄)

(马泰拉古城里晾晒辣椒的老太太,当然一点辣味都感觉不到)

(普利亚加尔加诺半岛)

鞋跟小镇Castro

(鞋跟小镇Castro的港口)

(鞋尖小镇Tropea)

(长在悬崖山洞的城市马泰拉)

(亚得里亚海Tremiti群岛上唯一的小镇)

 

还有还有,享誉世界的美食呢?不好意思,我是非常严重且愈发顽固保守的西南民族胃,越来越离不开油辣。旅行多了,对主人家热情奉上的菜肴,也就不会讲客套话了。“你那么喜欢我们意大利,肯定包括吃的吧?“南部新认识的朋友们问我。

 

“我能列出最喜欢和最讨厌的三类意面,前三名是Linguine、tagliatelle、fettuccine,都是宽面,我喜欢用老干妈炒着吃;后三名是通心粉Penne、饺子Ravioli和千层面Lasagna。”

 

见我这么不客气的表达对他们部分美食的憎恶,对方就要出离愤怒了,“那比萨和芝士总爱吃吧?没人不喜欢吧?”

 

“不!完全不!我恨透了芝士,至于比萨,经常有其他国家的人赞叹某个地方,我以为自己错过了哪个景点,一听是比萨店后,只能呵呵了。”

 

这可是在亚平宁靴子顶尖的黑手党光荣会的地盘上,我却如此爱憎分明地表示着自己对他们食物的不屑,“当然,这并非食物的问题,是我自己的胃贱”,我迅速圆场。


(Salento出产的最佳品质青口)

(Salento半岛的手艺人)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张海律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TA的窝seamouse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苏学��ר��

    苏学

    旅行摄影师,多家杂志的签约摄影师,<br>2011年度中国十佳数码摄影师。
  • ���м�周海滨��ר��

    周海滨

    非虚构写作者,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新浪▪专栏、百度▪百家、凤凰▪历史签约作者。
  • ���м�马伯庸��ר��

    马伯庸

    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三国机密》等,曾获银河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
  • ���м�斯库里��ר��

    斯库里

    文学评论家、影视评论达人,出版作品有《北京镜鉴记》《生命》等。
  • ���м�岚卿��ר��

    岚卿

    自由职业者,独立摄影师。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